童话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5|回复: 0

揭秘儿童玩具租赁店玩消失背后 会员一不多经营陷困境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1-28 23:28: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16年11月28日讯,几个月前,吴迈(化名)以每年2988元在兜哒玩具为3岁的孩子租赁玩具。在他看来,儿童玩具动辄几百上千元,孩子们却大都只有“三分钟热度”,租赁玩具的模式能让孩子时刻保持新鲜感,看起来挺不错的。
                    

兜哒玩具曾经的实体店

兜哒玩具曾经的实体店
一个月前,吴迈通过APP更换玩具,一直没有成功。客服电话无人接听,后来发现实体店也已经关门——这家玩具租赁店“跑路”了。
此前租赁的两件玩具,静静地躺在阳台上,孩子对玩具早已失去兴趣,而新的玩具却迟迟无法送到,旧的玩具也不知该如何处理。吴迈的租赁卡明年才能到期,剩余的金额该又如何处置,这些问题困扰着吴迈。
北京晚报记者调查发现,应运而生的玩具租赁行业得到了很多家长的认同,会员不少,但是在卫生、品类、安全特别是预付款的安全等多个问题中,存在着混乱的现象。
租赁玩具模式看起来很美在吴迈的家里,上百件大大小小的玩具堆在衣柜里、阳台上、书柜中……每隔一个半个月,他就会从柜子里翻出一袋玩具,替换掉孩子正在玩的玩具。
“光买玩具的钱就花了不少,可是每个玩具孩子最多玩两三天,然后就很少触碰。从玩具店买走时孩子爱不释手,到了家玩一会儿就扔那不玩了。”吴迈说,孩子对玩具有些喜新厌旧,在家里各种闲置玩具成了处理无门、弃之可惜的“鸡肋”。
在吴迈的周围,许多同事也面临着这样的问题。一名同事的女儿对芭比娃娃爱不释手,买回家后新鲜感却大大降低。“父母摸不透孩子的心思,花了不少冤枉钱。”
几个月前在一家商场中,吴迈发现了一家名为兜哒玩具的玩具租赁店。不大的店面里,摆了许多种玩具,有益智类的、遥控类的、休闲类的。“周末的时候,店里有挺多体验和办卡的小孩和家长。玩具租赁就是交纳一定费用,成为会员,孩子可以从玩具店中几百种玩具中进行挑选,玩腻了可以再更换新的玩具。这样的话,家长的经济压力可以减少一些,也不用操心被淘汰玩具如何处理。”
销售人员告诉吴迈,兜哒玩具租赁一年卡2988元,二年卡4888元。每星期可以租赁两件玩具,每星期都可以进行更换,再通过物流进行配送。“每次可以租一大一小两件玩具,一个玩具屋要是买的话就得两三千块钱,孩子也不一定会玩多久。”吴迈开始有些动心,租赁的玩具每星期都可以更换,会让孩子对玩具更有兴趣,也不会造成浪费。
吴迈办了一张一年的会员卡,开始体验为孩子租赁玩具的方式。
品类少更新慢然后玩消失在尝试了几个星期之后,吴迈对这种方式非常认同,也在向同事进行推荐。“有的大玩具是很难为孩子去买的,孩子玩的兴趣也就两三天,花几千元买它实在不值。”
每次更换玩具,孩子都会围在吴迈身边,两个人看着手机选择玩具。从游戏屋、电动汽车、小厨房、超市推车……每次选择好玩具后,孩子都期待着物流人员敲门送来新的玩具,“有的时候睡醒了,第一时间就会问,新玩具来了吗?”
就这样租赁了几个月之后,吴迈发现,想要租赁的玩具总是数量不足,而无法租赁到。“能租到的玩具,总是那几个品类的玩具,虽然外观不同,但是总体上大同小异。”
一个月前,吴迈在APP中操作着更换玩具,在等待配送一栏中,显示着新选的玩具。可是,这一等待就等待了一个月。“以前都是选了之后,一两天新玩具就会从待发货的状态变成待收货,而这次却一直没有变。”期间,吴迈打了两次电话,客服人员表示会尽快安排送货。“我再去实体店,发现店也没有了,我觉着有点不对头。”
十天前,吴迈再次拨打兜哒玩具客服电话的时候,电话已经无人接听。“实体店找不到人,客服电话没人接,这回彻底消失了。”
北京晚报记者辗转联系到了兜哒玩具配送人员的电话,该工作人员称,兜哒玩具被另一家名叫玩多多的玩具租赁公司收购,兜哒玩具的客户也会被转至新的公司,由新的公司继续服务。
记者与玩多多玩具租赁公司取得联系,一名工作人员表示,该公司并未收购兜哒玩具,对此并不知情。
“手里还剩下两个玩具,扔也不是,留也不是。”吴迈有些郁闷,还有几个月会员卡才会到期。面对兜哒玩具玩起的消失,手中的玩具和会员卡余额又该如何处置。
会员少瓶颈多导致运营难与吴迈的遭遇相同,小杨也在兜哒玩具办了会员卡,最近一个月也经历了无法更换玩具,无法找到商家的窘境。“官网上和APP中没有任何通知和说明,就是找不到人。”
北京京禧律师事务所律师刘洋认为,一些玩具租赁、儿童游泳、儿童乐园以办理会员的方式作为经营模式。用客户的钱去做采购、运营,不占用自有资金,通过这种方式去逐渐扩大经营规模。但是在办理了会员之后,一些店因为会员人数不够多,难以为继,从而出现了关门的情况并卷钱跑路的情况,而会员对此毫不知情。会员的利益因此受到损害,会员可以通过工商、消协等部门进行举报,以此来维护自身利益。
在朝阳区常营附近的一家小型玩具租赁店中,一名80后的创业者刘先生表示,采用会员卡与临时租赁的方式。在会员的年费中,三分之一用来采购玩具,还有三分之一是配送等服务的费用,剩下三分之一是利润和给销售的提成。创办一年多的玩具租赁店,从开业时的信心满满已经变成了现在的信心不足。“会员人数不足百人,很难维持后续的经营。很多玩具租赁店,一旦过了市场的新鲜期,就开始出现经营困难。”
在刘先生看来,孩子与家长的兴趣在最初两三个月的时候比较高,“但是后期出现了玩具更新不够,家长与孩子的兴趣不再那么高了。玩具更新是他目前遭遇的瓶颈之一,另外玩具维修也是一个问题。“一件玩具经过几次租赁后,有的时候就会变得面目全非,原则上由损坏的客户赔偿,但是实际中却很少进行赔偿。”
家长还担心卫生安全方面刘先生在经营中发现,家长对玩具的清洗消毒、卫生状况和质量等问题十分担心,这都在一定程度上制约着玩具租赁业的发展。
刘先生表示,玩具租赁行业可在进行店面布局和形象推广时,都会把家长最关心的消毒流程、消毒用品、消毒方式等进行重点展示。“在选择玩具的时候,也尽量选择大品牌、质量好的玩具。”
一名曾经经营过玩具租赁公司的业内人士表示,大多数的玩具店采用了消毒液擦拭和紫外线消毒等方式进行消毒。“但是消毒、清洗到什么样的标准,这没有统一的规定,也没有统一说法,靠的就是自己的操守。有的小店面,一台消毒柜子就是消毒的全部家当了。”
消毒、清洗也成为吴迈担心的一个环节,经过多次流通的玩具,如果消毒不够彻底,会滋生病菌,引发交叉感染。“消毒效果到底如何,家长还是感到心里没底。”
“租来的玩具,在卫生上靠谱吗?”一名家长有着同样的担心,她在犹豫之后选择不租玩具。“我比较担心玩具租赁店里的玩具在不同人家循环,消毒不彻底的话,反而传播疾病,对孩子健康造成影响。”
吴迈曾经租用的蹦蹦床就因为扶杆缺少了一根螺丝,孩子在玩耍时直接摔到了地上。“我也被租来的玩具螺丝未拧紧的原因被划伤过。安全性和卫生性,确实让一些家长有些顾忌。”
在刘先生眼中,火热的玩具租赁市场下,存在着一些问题。“我们这些从事这个领域的人也在探索,找新的发展方向,或许以后可以搭建一个平台,让家长与家长进行分享,为玩具的租赁找到新的生机。”
来源:北京晚报 北晚新视觉网  记者 赵喜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童话村 |网站地图

'); })();

GMT+8, 2016-12-10 03:15 , Processed in 0.057265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