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话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5|回复: 0

江波摘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将大奖 新一代作家令刘慈欣刮目相看(图)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9-12 17:30: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16年讯,昨晚,第七届“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颁奖盛典在国家图书馆艺术中心揭晓,中国科幻更新代代表作家江波凭《银河之心3-追光逐影》获最佳长篇科幻小说金奖。

左二最佳长篇小说奖金奖获得者江波、左三为最佳长篇小说奖银奖获得者王晋康、左四为最佳长篇小说奖银奖获得者何夕、左五为最佳长篇小说奖银奖获得者郑军

江波在科幻文学圈名气很高,也创作过不少畅销作品,这是他第一次拿到星云奖的大奖,得奖后江波很开心,不住说“拿到这个奖我的确心情有点激动,手也有点小抖,让我先平静一下”。江波感慨,自己写科幻小说已有13年了,“我是龟兔赛跑的乌龟选手,一直以来爬得很慢”。

1978年出生的江波毕业于清华大学微电子专业研究生,现在上海某外资企业从事半导体研发,边工作边写作。江波2003年发表处女作《最后的游戏》,迄今已发表中短篇科幻小说二十篇,其中以《随风而逝》、“洪荒世界三部曲”、《湿婆之舞》、《追光逐影》、《天垂日暮》最受读者喜爱,其代表作《湿婆之舞》曾被译成日文,在日本科幻杂志上发表。

“我拿到这个奖有点侥幸,十分感谢《科幻世界》的姚海军老师,没有他的帮助,我这本书就不能及时地出版,感谢吴岩老师,他帮我在各种场合介绍这本书。”江波尤其提到前辈们的扶持,“我特别要感谢韩松老师,我的《银河之心》三部曲他都在帮我推荐,尤其是这部获奖作品帮我写了很长的一篇文章作为序,前辈作家对后辈作家的关心我铭记在心。”

第七届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的不少获奖者都是80后和90后的年轻作家。最佳短篇科幻小说金奖由中国科幻更新代作家陈楸帆《巴鳞》摘得。陈楸帆生于1981年,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是中国更新代代表科幻作家之一,以现实主义和潮风格而著称,被视为“中国的威廉·吉布森”,他的作品曾多次获中国科幻小说银河奖、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最佳长篇小说金奖、科幻奇幻翻译奖短篇奖等国内外奖项。

新锐科幻作家张冉的《太阳坠落之时》和顾适的《嵌合体》获最佳中篇科幻小说金奖。“我一直觉得,最开始,我写科幻是给自己写的,之后我觉得是给他们写的,最后我发现我是给你们写的。”张冉在拿奖之后特别感谢一直鼓励他的读者们,张冉这几年作品表现亮眼,屡屡获奖,2015年10月,他就凭借作品《大饥之年》荣获第六届星云奖的最佳中篇小说奖金奖,这次获奖让他罕见地蝉联了最佳中篇。

90后青年作家周敬之的《星陨3——沙漠的狼与公主》获最佳少儿科幻图书金奖。成全夺得最佳科幻编辑金奖,新加坡华人科幻作家胡绍晏获最佳新秀金奖,最佳科幻评论金奖由海归美国博士李广益的《凡尔纳的中国旅途》获得,上海著名科幻爱好者组织“科幻苹果核”获最佳科幻社团金奖。

解读刘慈欣:年轻一代作家有跨学科的知识面

作家刘慈欣此次作为星云奖的评委以“光剑”装扮亮相颁奖仪式时,收获了台下一片尖叫,刘慈欣此前也曾获得过星云奖,这次作为科幻界的前辈作家,他的角色是担任评委和颁奖嘉宾。星云奖各奖项揭晓后,刘慈欣接受了《北京晚报》的专访,以评委视角为读者介绍了本届星云奖的特色。

在刘慈欣看来,本届作品的风格差别很大,很难用一句话去概括,“我的观察是这次的入围作品很丰富,什么样的主题都有,有很硬的技术型的,也有偏文学化一些的。”对于江波获得最佳长篇的《银河之心3-追光逐影》,刘慈欣赞赏有加,认为这部小说视野广阔,描写整个银河系宏伟的场景,符合江波一贯的那种很硬的、很技术的风格,作为作品的第三部,也继承了作品宏达叙事的风格。

对于此次获奖的许多80后作家如陈楸帆、90后作家如周敬之等人的作品,刘慈欣认为年轻一代作家的视野更加丰富,所受的专业训练也更多,“你可以看到他们故事主题的多样性,因为他们的学历普遍都很高的,还同时具备跨学科的知识面,比如郝景芳她不单是博士,还有物理学和经济学不同的专业背景,视角会不一样。”更年轻的作家们“对时尚有更深的感受和把握”这一特点也让刘慈欣刮目相看。

幕后首次设立科幻电影奖多部作品版权售出

值得关注的是,因为越来越多的科幻作家开始参与到科幻电影电视的创作中,本届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特别设立了科幻电影创意专项奖。活动收到参评科幻作品100多部,经专家评审选出15部入围科幻电影创意奖。

在评奖期间,入围作品有10部与文化影视公司签署了科幻文学作品改编影视版权出让协议,其中包括中国科幻四大天王之一何夕的名著《天年》、《伤心者》、《爱别离》,中国更新代科幻作家旗手江波的《银河之心》三部曲。

《天年》的作者、知名科幻作家何夕刚刚凭借这部作品拿到了另一科幻奖“银河奖”的最佳长篇奖,何夕认为,科幻电影创意专项奖是电影和科幻的结合,说明现在华语科幻电影的路越来越宽了,而当晚最大的赢家江波的获奖作品《银河之心》也同时获得了科幻电影创意专项奖,对此江波也表示,“我们有了影视奖,意味着科幻小说改编电影有了一条路,希望以后中国科幻电影会越来越优秀。”

链接中国文学从不缺乏幻想

前天,由新华网等主办的“科幻·中国与世界”国际科幻高峰论坛暨第七届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开幕式在京启幕。论坛将陆续迎来雨果奖得主刘慈欣、郝景芳,科幻作家王晋康、陈楸帆,日本科幻研究者岩上治等将亲临现场,开启一轮科幻思想的交汇与碰撞。

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的创始人董仁威讲述了星云奖从无到有的艰难历程。董仁威看来,星云奖的创办与中国科幻文学的发展分不开:中国科幻文学具有悠久的历史,1902年,梁启超先生就提出“我们要有自己的科幻小说”,1903年,鲁迅先生翻译了法国作家儒勒·凡尔纳的科幻小说,将西方科幻小说引入国内。1984年以后,中国科幻文学出现了一蹶不振的状态,1990年后,科幻文学才开始有了一点起色,渐渐有了一些发展。

2010年初,在一次四川省科普作协的聚会上,《科幻世界》的主编姚海军跟董仁威提起创办华语星云奖和华人科幻协会的想法。两人很快找到了在北京师范大学从事科幻教学多年,跟国内外作家非常熟悉的吴岩教授,决定把全世界的华语科幻能量发动起来,并开始谋划举办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艰难中我们尝试着前进,还记得第一届星云奖,我们用5000元在成都租了一个不知名的小电影院举办,最艰难的一次,科幻作家韩松还把自己的一万元奖金拿出来帮助星云奖渡过难关。”董仁威说。

在中外科幻作家高峰论坛中,读者们为科幻作家刘慈欣的头衔“陕西省阳泉市作家协会副主席”而大笑,而“大刘”则认真地回答主持人关于“未来人类可能发生最悲惨的事情”:“在我看来,科幻小说中描述过的最悲惨的人类未来,就是人类全部灭绝,其实追溯到宇宙尽头,人类肯定是要灭绝的。”不过80后科幻文学代表作家陈楸帆就用刘慈欣的作品开玩笑,称自己看过的科幻小说中最悲惨的未来就是刘慈欣的《三体》故事里描写的那样。

在论坛上,中国作协书记处书记阎晶明认为,近两年来,中国科幻人在国际上取得了巨大的影响有其必然性。“中国文学从来不缺乏幻想,我们很早就有幻想文学,但一直没有科幻文学,在现代中国才出现科幻文学,将科学精神注入到文学中。”阎晶明说,“我们经过了几代作家的努力,才有今天的成绩,现在文学界的人士有一些声音,质疑科幻作品中究竟哪些是文学,然而我认为,我们的文学应该具有更多的专业知识。”

“对于中国的科幻奖,我们与其他国家不同的独特问题是参与者都很年轻,有些经济上还没有完全独立,我们在探索一个美国的门票机制,向大众售票。”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的创始人之一、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吴岩说,如果外国科幻作家在中国有出版商,有译者,有亲密的读者和朋友,他们就会愿意来中国,“前几年我们提出来一个想法,可以做一个亚洲的科幻节,以星云奖为基础,这样亚洲市场就有更大的吸引力。”

(原文地址:http://www.takefoto.cn/viewnews-913571.htm)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童话村 |网站地图

'); })();

GMT+8, 2016-12-4 16:09 , Processed in 0.048794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