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话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4|回复: 0

当代福尔摩斯李昌钰谈连环杀人案 高智商犯案疯狂残忍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9-12 11:47: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当代福尔摩斯李昌钰谈连环杀人案 高智商犯案疯狂残忍

资料图:李昌钰。吕明 摄

  9月9日上午8时,在重庆市渝州路一宾馆内,一位年近八旬的老人正伏在办公桌前,对着电脑键盘敲个不停。这位老人,便是有着“当代福尔摩斯”、“华人神探”美誉的著名国际刑侦专家李昌钰博士。忙于工作的他还没来得及吃早餐,夫人宋妙娟便按照多年来的生活习惯,早早为他泡上了一杯乌龙茶,微笑放在桌前。

  9日这一天,中华司法研究会2016年年会暨第二届中华司法研究高峰论坛在重庆召开。作为受邀嘉宾,李昌钰在会上做专题演讲。而在其客房中,利用他上午9时参会前的一段时间,这位精力充沛的老人甚至放弃了吃早餐的时间,接受了成都商报记者的专访。

  以前有人说“full moon”(满月),满月时分要杀人。有时候月相的变化、地球的转动、潮汐的变化,包括遗传,都会影响犯罪的心理。

  农业社会时是大家庭制度,三代同堂,大家能相互有个照顾,心理不平衡时会得到家人的及时纠正。

  我们所做的只能治标,可以给被害人家庭一个交代,给社会做到一种保护作用。但要治本,就要从家庭、从教育、从社会整体来改变。

  成都商报记者 王雅林 发自重庆

  /人物/

  年近80的拼命三郎

  每晚只睡4小时

  从警57年的时间里,李昌钰如今已参与处理过8000多起案件,获得过800多项荣誉,他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在美国的鉴定中心担任主任期间,一年最高时曾主持处理过近千件案子。至今为止,他参与调查过20多个国家的刑事案件。

  虽然已经退休过多次,但李昌钰每天的行程安排很满。这对一位近80岁的老人来说,未免太过奔波和忙碌。但他却自得其乐。他几乎每天工作16个小时,每晚只睡4小时。“我通常凌晨两三点才睡,昨晚也是,只睡了4个小时。”他解释说,“因为两三点时我美国的办公室那边正在工作,我们目前正在破一件冷案,因此他们要跟我联络。”

  在被问及他是如何保持如此旺盛的精力、永远都有工作激情时,他笑着回答说,“每个人其实都可以只保持4小时睡眠,睡眠讲究质量,我上床不到2秒钟就睡着了。”在闲暇时间里,他同样还会利用碎片时间让大脑休息,“比如在坐车时,我选择闭目,放空大脑。”

  /对话/

  建冷案中心

  冷案越久越难破原因有很多 刑警调职退休都会影响进展

  记者:类似白银案28年才破获,这类难案、积案在破获时有哪些难点?

  李昌钰:美国每年发生1.5万至1.8万刑事案件,破获率为73%,未破获的接近30%,一年算下来有五六千件凶杀案未破。其中性犯罪大概100多件,破案率只有50%多。没有破的叫冷案,国内叫积案。冷案越久越难破,原因有很多,比如原来调查的刑警被调职或退休,档案不齐,物证没有收集好等一系列原因会影响破案进展。

  近几年来,我们在美国成立了冷案中心。许多新的技术也可应用在破案上,比如DNA技术;第二就是指纹,早期模糊的指纹无法辨认的,如今可以用化学仪器或药剂提取或显性;第三,以前模糊的痕迹证据,现在也可以用科技方法使之显性;第四个新方法就是数据库,如今犯罪资料、嫌疑人指纹等等资料都可以入库,建立档案。假如一个指纹,当时只能找嫌疑犯比对,如果嫌犯不在附近或无法比对,就没有办法。而现在即便他跑到上海,全国建档,也能将其比对。

  教别人破案

  最近破了一件40年的案件 一看就发现现场是伪造的

  记者:您现在还参与调查案件么?主要做些什么?

  李昌钰:我除了在自己的冷案中心仍接受处理一些冷案之外,现在做得更多的是教别人如何破案。主要有6个方向。

  首先是现场,原始记录完不完整,如若完整,则可以分辨出这是第一现场还是第二现场,是动态或静态现场,是有计划或临时起意,是一人行凶还是几人行凶,嫌犯的形象,身高、体重等。第二是物证,包括指纹、DNA、咬痕、脚印、通讯等电子物证。第三是人证,包括目击证人和非目击证人,比如有没有摄像头拍下记录。第四是资料库,第五是公众信息,有些冷案过了很久之后,警方会提醒社会大众的注意,比如十年前有人说他(嫌犯)穿了一间什么颜色的衣服、系了什么领带、或者手上拿了什么东西,或者受害者家中丢了某样东西,当时没有引起注意,这些都需要社会大众提供信息。最后为情报,情报有不同的来源,现在有了网名。

  我们最近破了一件40年的案件,一名72岁的老修女在40年前的某日清晨,在准备做复活节活动时被发现遇害。警方当初认为是性犯罪,因为受害者衣服被掀起,裤子被拉下,身上被刺27刀。

  当新上任的警官来找我时,我说我已经退出江湖,金盆洗手不管这些事了,因为我们自己的案件就很多,没有时间。结果我在威斯康辛州一次讲学时,两名负责的警察就去上课。下课后,这两名警察也凑到跟前说,“博士辛苦了,我们请您去喝冰啤酒。”结果两杯冰啤酒下肚后,他们拿出了资料,说能否帮忙看下这个案件。

  喝了人家的冰啤酒,不得不帮忙了。我一看就说,这个现场是伪造的,此案并非强奸案件。我要求他们把尸体重新挖出来,重新验尸。虽然已是一堆白骨,但嫌犯刺的每刀都很深,依据骨头上的伤痕和当时照片,我们判断出这是一把尖尖的弯曲小刀,并照推断画了一把模拟的刀,有点像开信刀。

  随后我们在eBay发布消息,声称想买一把这样的开信刀,果然有两人发消息称他们有这样的刀。取得联络后,得知这是他们在华盛顿一家博物馆开幕时领取的纪念礼物,只有前100名才能获得。在博物馆的资料库查询后,我们从这100人中排查,找到了住址和凶杀案发生地最近的一个人的信息,他是一名神父,名为罗宾森。

  这便是震惊美国的第一起神父杀修女案件。

  谈犯罪心理

  有钱人抽到一半可能就丢 没钱的抽到烫到手都还抽

  记者:这属于临时起意的单起案件,那连环杀人案的凶手都有着怎样的心理呢?

  李昌钰:他们(凶手)都是心理有变态,是杀人狂。这类案件,我们一般通过现场查验形状证据。因为在美国,许多杀人累犯都是选择被害人,比如杀害对象都是长头发、半长不短,大眼睛、长得很漂亮,这样的女生就要小心了。

  然后是杀人的方法,有的是枪、有的是刀,有的是勒死。杀人后,这些凶手常会有兴奋感。这种兴奋的表现方式也不同,有些喜欢吃死者肉,有的性犯罪,有的则分尸,或虐待尸体。接下来是如何处理尸体,有的是丢在现场,有的把尸体运走,或埋在土里,扔在水里,还有的放进锯木机里。英国有个杀人犯则选择放在大的汽油桶里。从这些我们可以大概判断出嫌犯的动机,运输工具,有无同伙,可能的教育程度或家庭背景。

  接下来便是物证,性犯罪者我们一般可找到DNA。然后是指纹,如果有掌纹,则可以推断出大概的年龄,可能的职业等,还有鞋印及毛发。

  比如美国有18个妓女被谋杀,这些妓女多是黑人,或少数族裔。我们可以判断出他身体很强壮,没有武器。在现场我们还发现几乎快被抽没的香烟头,由此可见其生活条件不是很好。有钱人抽到一半可能就丢了,没钱的抽到烫到手都还抽,有些人抽完之后不熄灭,而是用脚用力踩,像是要把香烟头杀死一样,我们可以得出此人可能年纪轻,心情暴躁。通过香烟头,我们共3次提取到相同DNA,通过数据库我们找到一名叫做约翰逊的黑人。

  在被抓之后,我们发现他没有父亲,母亲就是妓女,因此导致他从小就恨妓女。

  谈高智商犯罪

  他们在心理上控制不住 作案手段更为疯狂残忍

  记者:很多案件中都出现高学历、高智商犯罪。

  李昌钰:很多系列杀人犯都是高学历、高智商。他们的作案手段反而更为疯狂和残忍。我们曾破获过一个案件,嫌犯是从美国康奈尔大学工程系毕业,至少杀死16人。他叫Michael Ross,专门找高中女生。高中生放学后有很多不坐校车,他专门在放学那段时间去找杀人对象。

  刚开始,大家都以为这些女生离家出走,结果类似案件越来越多。我们去了之后,一名17岁的女孩子当时不见了。接连3天的寻找线索过程中,有人报告称看到一辆橘红色的车跟在一个女生后面。扫地式的搜索,还让我们发现树林里一堆很奇怪的石头,在石头底下我们找到死者。

  Michael Ross才20多岁,长得很温柔清秀,又有很好的工作。他从事保险推销,平时时间很自由,根本看不出他居然是凶手。我们在死者身上发现了橘红色的油漆片,经比对来自一款丰田汽车,然后我们把该区所有丰田车的销售资料都找出来,并一一去找这些车主对话。刑警们在调查后报告说,Michael Ross这人有点问题,明天可以再去查查。我告诉刑警,“你们去了就直接告诉他说,他的血型为B型。因为我们已经验出来了。”结果他一听就吓坏了,立马供述了所有罪行。

  有许多杀人犯,在心理上控制不住自己,因此过一段时间就要杀人,杀完之后就很兴奋。以前有人说“full moon”(满月),满月时分要杀人。有时候月相的变化、地球的转动、潮汐的变化,包括遗传,都会影响犯罪的心理。

  谈社会因素

  以前的大家庭制度三代同堂 心理不平衡会得到及时纠正

  记者:为何现在杀人变态的这么多?

  李昌钰:因为人类社会的变迁。农业社会时是大家庭制度,三代同堂,大家能相互有个照顾,心理不平衡时会得到家人的及时纠正,单亲或者孤儿等都是极少数现象。

  工业和商业社会后,许多家庭中父母都不在,儿女交给上一代人或其他亲人带,他们在成长过程中就出现变化,这些变化有些会刺激他们上进,有些则出现问题。

  我小的时候常常被老师打,而现在的老师们不敢体罚学生。家庭和社会的价值观在改变,社会的压力有时会导致人们怀恨在心,比如爱情被拒、事业受挫等。现在到了电子社会,网上负面的新闻,也有可能导致人们模仿,尤其是不少网络游戏。

  我过去常和妈妈开玩笑说,你以往的教育方式放在美国现在就是虐待儿童。被妈妈罚跪时,我经常一跪就是几个小时。前五分钟还不服气,后面跪到一个小时,就告诉妈妈说下次不敢了。

  记者:那您从警这么多年,有没有收到过死亡威胁?

  李昌钰:从警57年,准确来说我有过8次和死亡擦肩而过的经历。第一次抓人时,错抓到对方的刀,至今左手手腕处还有伤痕,被缝了36针。后来追凶犯时曾进入地雷阵,还有被枪打中,打到胸口。但除此之外,我从来不生病,连抓到的犯人都写信谢谢我,很少有恐吓我的。

  我们所做的只能治标,可以给被害人家庭一个交代,给社会做到一种保护作用。但要治本,就要从家庭、从教育、从社会整体来改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童话村 |网站地图

'); })();

GMT+8, 2016-12-3 21:39 , Processed in 0.104492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