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话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9|回复: 0

黄怒波谈“诗歌已死” 赞地球村诗集彰显新方向(图)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9-11 20:13: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中新网北京电 (记者 应妮)中国诗歌学会联合北京大学中国诗歌研究院日前在北京大学为基层岗位的优秀诗人漫天鸿举办作品研讨会。中国诗歌学会会长黄怒波评价,在生活、感情和语言日趋同质化以致有人哀叹“诗歌已死”的今天,诗人漫天鸿的题材立意是中国当代诗歌的新现象。

河南诗人漫天鸿从1978年开始诗歌创作,笔耕不辍38载。作者怀揣着“地球一统、人类大同”的诗意梦想,从《地球村诗抄》《地球村诗札》《地球村诗柬》到日前出版的《地球村之光》,用自己的诗句密切关注着人间万象及世界风云,抒发了诗人对生活的热爱。如“我的爱横亘在武仙星座的胸口/我的情落在银河系的第三支旋臂”(《大自然小唱》),“我的心放大若干倍/就是一个地球/就是一爿敞开的天空/就是一方卧着的山水”(《我的心……》)。评论家认为,漫天鸿的“地球诗”,想象天开地阖,诗思纵横驰骋。

黄怒波认为,中国当代诗歌的问题在于处在以人为中心的过程当中,总说我、我们,不关心别人,也不关心自然,造成当代诗歌没有张力的特点。“中国发展了30年,我们富得很快,导致了我们关注能不能更富,不关心地球、不关心自然,导致我们的文学、诗歌没有艺术力也没有生命力。因为当你只关心自己的时候,现代性的同质化就决定了生活同质化、感情同质化、语言同质化,所以这是诗歌之死。”

他表示,从这个意义上,看到漫天鸿地球村这个诗集,不禁眼前一亮。他的写作彰显了新的方向,同时也表明中国当代诗歌和诗人开始介入到人跟自然生态的关系,这个很了不起。所以是不是可以考虑中国的当代诗学从现代主义诗歌转向生态批评上走。

评论家徐忠志则指出,在写作方面,不仅诗歌以及其它门类,我们现在写矛盾、写冲突容易出彩也抓人也有市场。但是正面强攻的作品非常少,写得好的、有美学上的价值非常少。套用一句俗话,有满满的正能量特别少。即使也说了,你也打动不了我。从这样一个角度来讲,来看漫天鸿的诗歌,他的努力方向是值得肯定的,对诗学高度的追求是孜孜不倦的。

着名诗歌评论家吴思敬说,仅仅用环保诗歌、绿色诗歌来概念还不够准确,漫天鸿的地球诗更体现了一种大的胸怀,就是人类大同的思想。他的诗歌中,一方面有对理想的憧憬,另一方面又对当下国际国内现实的批判,这种批判意识是非常明显的。同时,在他的诗歌当中构建了一套自己的话语方式,既包括整体的构思、也包括语言功底,里头出现精彩的句子,这都是能力的体现。但吴思敬也坦言,伴随着诗歌构架太大,有的时候就难免写空,希望作者能有更多思想独特的发现。

据介绍,中国诗歌学会从成立以来,已先后为数十名基层诗人举办过作品研讨会,悉力为各行各业的诗人提供平等而宽阔的交流契机和严谨的诗学帮助和指导。如今活跃于诗坛的专写农民工的诗人刘迅甫、战士诗人胡松夏等,就是由中国诗歌学会走向全国的。

中国诗歌学会副会长唐晓渡主持了“漫天鸿地球村系列作品研讨会”,黄怒波、徐忠志、刘玉琴、吴思敬、曾凡华、王家新、树才、北塔、杨志学、蓝野、方文等十余名诗评家、诗人、学者参加了研讨会。

中国诗歌学会是中国作家协会主管的国家一级学术团体,经中宣部批准成立于1994年。首任会长为艾青和臧克家。(完)

(原文地址: http://www.chinanews.com/cul/2016/09-11/8000755.shtml)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童话村 |网站地图

'); })();

GMT+8, 2016-12-8 00:22 , Processed in 0.050922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