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章节

发威

作者: 来源: 时间:2019-09-07 08:02:37

王姨娘被气的狠了,一手捂着剧烈起伏的胸口,一手颤巍巍的指了指李中淮,随即扑向老太太的,凄厉的哭道:“老太太,您可得为侄女儿做主啊,大少爷这话可是想要侄女儿的命啊……”“王姨娘

发威小说精彩章节

王姨娘被气的狠了,一手捂着剧烈起伏的胸口,一手颤巍巍的指了指李中淮,随即扑向老太太的,凄厉的哭道:“老太太,您可得为侄女儿做主啊,大少爷这话可是想要侄女儿的命啊……”

“王姨娘,你既然做了妾侍,就应该认清楚自己的身份。”李中淮冷眼扫过想要张嘴替王姨娘说话的老太太,忽然笑道:“老太太,您也知道,我爹是当官的,这当官的,最忌讳宠妾灭妻,虽然我爹不会这么做吧,但架不住有人乱说话,若是这会儿不让她们认清楚自己的身份,将来不定得惹下什么大祸。”

老太太虽然糊涂,但至少知道一件事情——儿子远比侄女儿要重要,孙子自然也要比侄女儿重要,若是这侄女儿耽误了儿子或者孙子的前程,就算是那是亲侄女儿,她也得处理了。

所以原本她是想要斥责李中淮两句的,但听完李中淮的话,就有点儿不自在了。王姨娘自然是看清了老太太的神色,赶紧又哭了两声:“老太太,大少爷这话说的可不对,咱们王家也是书香世家,侄女儿自然是知道宠妾灭妻要不得的,老太太瞧着,我日常里可让老爷对太太不尊敬了吗?”

“我是替我们王家抱屈啊,怎么说,老太太您也是这府里的老祖宗,身份地位没人能比得上,可是今儿大少爷就当着您的面说我是下人,是能买卖的,可一点儿都没给您留面子。”

见老太太神色微动,王姨娘继续哭:“这长辈跟前的猫猫狗狗,做晚辈的都得让着点儿。虽然我是个……可大少爷也太目中无人了些。”

一番话说的老太太又是一阵心火怒长,只是她也并非彻底是个傻子,一面对李中淮不给她面子恼恨无比,一面又顾着儿孙的前程,真真是将一颗心分成两半,恼不得,恨不得,怒不得,憋的一张脸都成了紫红色。

“哟,这是在做什么呢?”正在老太太对王姨娘也心生厌烦的时候,门口忽然响起一个声音,李巧慧欢快的扑过去:“娘,您怎么过来了?”

“我这不是等你去学女红,等半天没等着人,以为你又玩的忘了时间吗?”李张氏笑着在李巧慧额头上点点,拉着她往前走了两步:“给老太太请安,老太太这是怎么了?可是身子不舒服?”

没等老太太说话,李张氏就冲一边的王姨娘说道:“王姨娘也特没眼色了点儿,没见老太太脸色不好吗?我和老爷让你在这里伺候着,可是为了逗老太太欢心,你若是伺候的不好,还不如尽早回去!”

“不是她伺候的不好!”老太太一看见这个自己很不喜欢的儿媳,心里的怒火就更盛了,李张氏挑眉:“那是谁惹您生气了?老太太您说出来,儿媳马上将人给卖出去!”

老太太噎了一下,李张氏转头喝斥王姨娘:“站着做什么?还不赶紧的给老太太端茶?伺候人都不会,你还能做什么?”

“行了!”老太太拍桌子:“你来我这儿是为了摆你太太的威风吗?”

“瞧老太太说的,我怎么会是来摆威风的呢?”李张氏拎着帕子笑的十分好看:“怎么说我也是家里的主母,这下人不听话,我要是不敲打一番,日后他们还不得在主子头上作威作福?”

“老太太身子不大好,一向不太出门,大约是不知道的吧。”李张氏长长叹口气:“我想,大伯写信的时候应该也说了,这扬州府也算是富饶之地了,嗯,算是上府看,大伯这次可算是升官了。”

老太太的脸色稍微好转了一些,但是没摸清李张氏想说什么,也就没接话。李张氏原本也不是想让老太太接话的,笑着说道:“不过,我听老爷说了,这次扬州的知府,原本是想同级调过去一个的,像是太原府的知府,也到了任期了。大伯原定的是凤阳府,虽然不是下府,却也不是很好。”

老太太更摸不着头脑里,她一向很少管外面的事情,自老太爷过世,甚至连府门都很少出了。其实就是她想打探外面的事情,她也是分析不出来什么有用的东西的,索性也就不再过问了。

“这太原知府,姓杨,家里有个端庄持重的妻子,还有个貌美如花的小妾,妻子年纪大了,难免就不好看了,小妾正当妙龄,自是百般受宠。只是那小妾是个有心的,日日挑唆着让那杨大人将管家权什么的,都从那正妻手里夺过来,她自己掌在手里,可是她会料理家事也就罢了,顶多是将事情遮掩的严实一些,可那小妾什么都不会啊,没多久,就将那杨家弄得乌烟瘴气……”

李张氏说的这么明显,老太太听的脸色时青时白,终于忍不住喝道:“行了,你少说几句!”见李张氏似笑非笑的,老太太一腔怒火想发发不出来,使劲喘了几下,才无力的摆摆手:“我今儿也乏了,你带着他们都回去吧。”

李张氏赶紧摇头:“那可不行,之前我听说,巧慧这丫头惹老太太生气了,我这当娘的虽然疼爱儿女,却不愿她们忤逆长辈,她犯了错,自是应当惩罚的。”

“那就……”说了这半天,就数这句话让老太太心里舒坦了,一张口马上就要说出个三四五,李张氏不慌不忙的接着说道:“老太太,只是这惩罚呢,也得是有个缘由的,总不能无缘无故的就是二小姐惹恼了老太太,所以老太太要责罚她吧?府里上上下下可都是知道老太太是个慈善人的,二小姐年纪又小……”

老太太已经快被憋死了,说要责罚的是她,说不能责罚的还是她,那到底应该是责罚还是不责罚?

“那你说怎么办?”老太太觉得,再说下去,自己很有可能被气死,直接摆摆手:“你看着办吧,你也说了,你是当家主母,我这个老太婆不管事。”

“既然如此,你儿媳就放肆一回了。”李张氏很满意的点头:“这事情,没有巧淑和王姨娘在场,也闹不起来,所以还请老太太允许我将巧淑和王姨娘带走。”

“姑母,不要啊,我……”王姨娘立马急了,这会儿她要是被李张氏给带走,那回头还不知道要被怎么处置呢。

“王姨娘!”李张氏冷喝了一声,从进屋到现在,脸上第一次露出不耐烦的冰冷神色:“你没听见老太太说已经累了吗?别忘了老爷和我是让你来服侍老太太的,而不是来给老太太找麻烦的!”

说完,也不等老太太反应,更不给王姨娘继续说话的机会,直接朝门外的仆妇喊道:“你们还不进来将王姨娘带走?”

门外的仆妇是李张氏带进来的,自然是只听李张氏一个人的命令了,听令之后立马进来,一个迅速将王姨娘的嘴堵上,另一个抓着王姨娘的两只手省的她挣扎,接着就将王姨娘给扭出来了。

李张氏起身拦住快要气死的老太太:“老太太,我知道你很生气,咱们这府里的规矩,也着实太差了些,若是别的府上,这小妾打杀了都是小事儿,老爷在这怀庆府也呆了有六年了,马上就又到朝廷考核的时候了,咱们可不能给老爷拖后腿。”

老太太脸色暗沉,想了想又坐回去了。她可不是傻子,李张氏话里的威胁,她听的清清楚楚!她虽然是婆母,能有几百种折腾儿媳的办法,可是为了儿子的官位着想,却半分也动不得这泼妇!

若不是,若不是张家出了个张英,李张氏怎么能如此嚣张?

“娘,您真厉害!”等李张氏让人将李巧淑也给带走,李巧慧迅速依偎到李张氏身边,扒拉着李张氏的手挤眉弄眼:“您今儿要不去,说不定我最后又得去跪祠堂呢。”

现在倒好,结局翻了个个儿,王姨娘被关后院抄半年的经书,等出来也就该过年了。李巧淑则是被禁足了,每日里连请安都不能去了,等什么时候李张氏想起来了,才能继续走动。

“你个小笨蛋!”李张氏伸手点了点李巧慧的脑门,随即严肃的看李中淮:“今儿你们也看到了,出嫁的女子,想要在夫家过的好,娘家必须站的高,日后,想要保护你们的妹妹,可不光是嘴上能说了。”

李中淮和李中明毕竟大了,赶紧起身应是,李中宁有点儿不明白,不过不耽误他保护妹妹,也挺着小胸脯说道:“娘放心,日后我必定十分出息,让人不敢欺负了妹妹。”

“娘,为什么是娘家站的高啊?外祖父是当官的吗?”李巧慧想来想去,也没想到外祖父张家有什么大人物,只听娘亲说过,外祖家是在京城的,距离比较远,所以才连着几年没拜访过。

李张氏揽着李巧慧笑了笑:“你年纪也不小了,你外祖家的事情也得知道一点儿了,我今儿就好好的给你们说一下。中淮也十二岁了,明年开了恩科就要下场了,到时候必定得上你外祖家拜访才是。”

“娘请说,儿子认真听着。”李中淮笑着说道,他不仅是知道出嫁的女子要靠娘家的道理,他更明白,女人这一辈子,除了丈夫就只能依靠儿子,爹爹虽然对娘亲很好,但架不住祖母对娘亲不满,若是自己将来有个好前程,祖母就算是碍于自己的面子,也不会为难娘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