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章节

第9章:歪打正着

作者: 来源: 时间:2019-09-07 20:09:32

段之臣挽起长袖乐滋滋的说:“皇上,来点小惩罚玩起刺激一点,如果输的人就由赢的人在脸上划画上一笔。…………”反正他不是很会,自己要是赢了了皇上还把他画成花猫,她不是太厉害了

第9章:歪打正着小说精彩章节

段之臣挽起长袖乐滋滋的说:“皇上,来点小惩罚玩起刺激一点,如果输的人就由赢的人在脸上划画上一笔。…………”

反正他不是很会,自己要是赢了了皇上还把他画成花猫,她不是太厉害了吗?光想着她就控制不住想要笑出声来。

寒匀枫凤眸微微闪动,面色逐渐凝重,缓缓道:“之臣这是想算计于朕是不是?”

之臣?

皇上怎么叫自己的名字呢?

段之臣嘿嘿的干笑两声,抿唇道:“皇上,臣这是和你开玩笑呢?如果你不同意那就算了。”

“不,朕同意你的提议。”寒匀枫浓眉展开一丝自信,沉声道:“之臣你先下吧!如果你输了可是被朕画成小花猫的哦。”

段之臣呆了下,吸了吸鼻子,不屑嗤笑:“这还没有开始呢?谁输还说不定,那就我先下吧!”捡起黑子放在棋盘的正中间,然后抬头看着寒匀枫:“该皇上了。”

“恩。”寒匀枫眯眼看着棋盘上,深思半晌才迟迟落下白子。

段之臣面上不说什么,心里却是不耐烦了,不就是下个五子棋吗?需要这么深思熟虑吗?

第一盘棋没有分出输赢,下到最后一个白子的时候,段之臣看着棋盘上布满的黑子和白子,这家伙挺不错的嘛,第一次下就和自己打成平手,果然是一个高手。

“之臣,这两天好像变得开朗许多,和鱼阳相处得好吗?她脾气是有些刁钻古怪,不过心底还是很善良的。”寒匀枫一边仔细的下棋一边闲聊家常的问她。

段之臣讪讪笑道:“人是会变的嘛!和公主相处还好吧!偶尔会小吵几句,夫妻之间都是这样的,吵两句还能增加感情呢。皇上你放心吧!我会好好的对待公主的,她是我妻子我会用命去爱她的。”

嘴上说得是道貌岸然的样子,可是心里却不这么想!

那个死婆娘竟敢去偷人,害她脸都被丢尽了,自己会好好爱她才怪!

“是么!成亲就是这样么?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是幸福的吧……”

寒匀枫长叹一声,一瞬不眨看着她,目光深远,眼底的怜惜一闪而过。

这家伙,眼神有些古怪,似乎在通过她的脸,看向别的什么人。

难道他还没有成亲吗?还是失恋了?

段之臣不耐伸手,在他面前晃几下:“别发呆,该你下了,你不会是遇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了吧!说来听听呀!”

一时她竟然没有注意身份,和寒匀枫开始你我之称。

寒匀枫对于她的无礼只是笑了笑,回过神来苦笑道:“母后让我下个月初八娶周陶…”

“周陶?谁呀!”段之臣挑眉道:“你喜欢的人吗?”

寒匀枫现在的神情没有一点皇帝的架子,倒像一个被压迫的小男孩,那种无奈的情绪全部表现在脸上,但还是颇有耐心解释:“周陶是周丞相的妹妹,年纪与朕相符,他们家世代都是重臣,母后…………”

段之臣忍不住打断他:“和她成亲也只是为了稳住你的江山是吗?”

又是联烟,这个时代真是悲惨呀!

寒匀枫点头,肃然道:“朕不想成亲,也不想和自己不喜欢的人在一起,之臣你有什么好法子能帮朕吗?”

“这个……”段之臣面露难色,垂下头看着棋盘,自己已经输。抬头扬起两道英气十足的眉毛:“办法也不是没有,只不过这样不太好吧!”

听到有办法解决,寒匀枫眼中闪过一丝惊喜的悸动,忙抓起她的手心急的问道:“什么办法?快告诉朕,朕想知道?”

这皇上也是!这么好的背景,想要嫁给他的美女多的是,可他偏偏就要选一个自己爱的。

就算选一个自己喜欢的也不是错,可他天天都呆在这深宫里那有机会去认识别的美女呀!所以,也没有机会遇到自己所谓的喜欢的人了。

看来自己得帮帮他才行!实在是太可怜了。

段之臣轻轻挣脱寒匀枫紧紧抓着的手,这拉扯的过程中乘他不经意时把棋盘上那原本已经输了的棋子,悄悄的把白子和黑子调换个位置。

面上却笑得诡异,笑道:“皇上,我们可以请个算命先生来给你算算命呀!提前买通他,让他告诉皇后娘娘你与那周陶八字不合,而且你最近两年不能成亲,否则以后会有大灾难……”

话没说完,就被自己这样大胆的想法生生吓了一跳,立时噤声不语。

如果寒匀枫不答应,还说自己是诅咒他怎么办?也怪自己想什么事情都不经过大脑就说出来了,可是除了这个办法还能有什么好办法吗?他应该不会怪自己的吧!毕竟自己都是在帮他。

寒匀枫一时不察,只皱起眉头:“就这么简单?”

段之臣不迭点头:“就是这么简单。”

还简单吗?如果被皇后娘娘知道是自己想出的这个馊主意,不知她会不会砍了自己。

寒匀枫轻叹一声道:“这个办法倒是可行I是不知周丞相哪里可否会埋怨朕,而且周陶对朕也是真心真意……”

段之臣听得满面黑线,感觉自己就要成为那支棒打鸳鸯的棒子,攥紧拳头跳将起来,故作义愤填膺状:“皇上,其实呢?成亲以后慢慢就会培养出感情的,而且皇后娘娘也是为你作打算,考虑到以后江山的稳固,所以就成亲吧!”

寒匀枫诧异看着她:“难道之臣也认为和自己不爱的人厮守在一起还是会幸福吗?”

“我可没这么说哦!”

段之臣赶紧否认道:“幸福不幸福我也不是很清楚,那都是皇上你自己的想法和感受而已。”

“之臣,朕觉得你刚提的意见挺不错的,你说在哪里去找这个假的算命先生呢?”寒匀枫顿了下,俊脸慢慢浮现出一丝笑意:“要不,之臣带朕出宫去。”

段之臣听得皱眉,惊讶道:“出宫?你不是玩真的吧!”我只是随便说说而已呀!

这最后一句话她有些不敢说出来。

至于找什么假的算命先生只是一时乱编的了,都只是想忽悠他而已,以为只要自己随便忽悠两句,他就会想想就作罢,没有想到还自己乱编的方法歪打正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