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章节

第7章:公主红杏出墙

作者: 来源: 时间:2019-09-07 20:09:31

歌悠谦讶然抬眸,狭长的黑眸中幽光闪过,俊脸紧绷神色有些厌恶的张了张嘴:“用手?”“恩,不用手难道用脚趾头么!”段之臣有些不耐烦的白了他俊脸一眼,催促道:“走吧!我带你去公主的房间

第7章:公主红杏出墙小说精彩章节

歌悠谦讶然抬眸,狭长的黑眸中幽光闪过,俊脸紧绷神色有些厌恶的张了张嘴:“用手?”

“恩,不用手难道用脚趾头么!”段之臣有些不耐烦的白了他俊脸一眼,催促道:“走吧!我带你去公主的房间,然后你好进行采花,如果你被抓了可别把我抖出来哦!”说完就起身向外迈开步子。

感觉身后的人仍安静的坐在哪儿,动也不动。

她侧过头诧异的看着他,板着脸不悦道:“哥有钱,我说你到底走不走呀!本少爷时间可是有限的,分分秒秒都是金钱,懂么!”

歌悠谦瞥她一眼,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走到她的身边漠然道:“走,当然要走,这么好的机会我怎能错过?”

“那就行喽!你赶快完事我也好回来继续睡觉。”

段之臣说罢,趾高气昂,拂袖就打开门大步走了出去。

她只知道公主住在哪里?却没有去过,想到这顿下脚步转过身迎上身后跟上来的人贸然的问道:“哥有钱!前几日我中毒了,有些事情醒来后就忘记了,我只记得公主的房间叫寒萧宫,却不知走那条路呢?”

歌悠谦一脸愕然,怀疑她说话的可信度,神色淡淡:“我带你去。”话音刚落就上前搂住她的腰一眨眼就跳上了屋檐,一会跳一会停的。

她感觉自己都吐了,这家伙在搞什么飞机呀!

有路不走,非要在房上跳来跳去,害得她有种头昏脑胀的感觉。

没好一会儿,她被歌有谦从怀里扔了出去,一个踉跄差点摔在地上了,好不容易站稳身形抬头瞪着那双手环胸的小叫花子,愤然的骂道:“王八蛋,你存心的吧!老娘的头都被你甩晕了。”

歌悠谦没理会她望了一眼夜色中的小院,面朝她冷笑道:“等你带我到这里,怕都天亮了。”

“我不是说了吗?忘记了,信不信由你。”段这臣无奈的反驳回去:“都到了,你还不去采。”

“你不进去看着我办事吗?”

段之臣瞪了他笑得一脸灿烂的脸,没有作声,抬头望着门檐上的三个大字,是繁体字,虽然不认识,但敢肯定的是这就是公主的寒萧宫,便椎门而入。

院门一开,就见有微微灯光从对面厢房里透出来。两人贴着围墙潜近,刚伏在房前不远,就听得一声女子娇笑,声如银铃般悦耳,又如丝绸般绵软,端的是风月无边,春情四溢。

“允浩,你说过的只爱我的,是不是真的。”

男子的声音强自肯定:“真的,我不会骗公主你的。”

“我不是说了吗?不要叫我公主,叫我鱼阳,你又忘记了吗…….”.

空气中隐有花香飘过,女子柔媚迷人的嗓音,就如响在耳畔,让人听得心神一荡,想象着她玉手轻抬的身形动作,段之臣只觉得赏心悦目,情不自禁攀上窗台,想要看得更多。

而且还有人也叫允浩的,难道韩国明星允浩也穿越过来了。

但见烛光中,两道人影逐渐靠拢;慢慢叠合,男子的手伸过来,一把搂住女子的纤腰。

“鱼阳,我爱你,会好好的疼你一辈子,比那个病怏怏的驸马更爱你”

“不要在我面前提起那负心汉,我恨不得把他碎尸万段,千刀万剐”

女子恶狠狠的愤怒声幽幽传进段之臣的耳里,一时却被男子硬声打断:“对,公主应该休了他,我们才可以正大光明的在一起。”

“允浩,你放心吧,我会想办法对付他的,过不久他就会从我的府上滚出去。”

“鱼阳,我等着那天的到来。”男子喘息着,颤颤凑过去,含住女子艳丽的红唇,双手也是急急去解她的衣衫,忽而一个翻身,将她压例在软榻上。

“鱼阳,我喜欢你,我那么喜欢你,我要你,我一定好好对你”

嗯!男子埋首在那一片雪肤玉肌之中,不能自已,“爱你,爱死你了”

“允浩,我也是。”女子弓起身子,玉臂缠上男子的颈项,眼底幽光一闪,有晶莹溢出。

屋里翻云覆雨,情潮弥漫,肢体料缠不停,令人脸红心跳的低吟声不时传出!段之臣看傻了眼,胸腔里如雷鼓动,心里仿佛有一把火在燃烧,他们竟然在偷情?

公主背着她和别的男人做这种见不得人的事情,感觉像被人背叛一样的难受。

“死婆娘竟然敢背着我偷人,看我怎么收拾他们。”她气愤的转身向进去抓奸,却没有想到一转身,歌有谦伸手点了她的穴道身子一僵,动弹不得。

他对着那气愤不已的脸,汕汕一笑,把她打横抱起再次跳下屋檐。

回到自己的寝室,歌悠谦把她抱坐在床上,她蹙紧眉头恨恨的瞪着他。

他淡淡一笑再解开她的穴道,身上的禁锢解开后,胸中怒气上涌,一口牙齿咬得格格直响,实在克制不住,她猛的从床上站了起来,指着他大骂出声:“你发什么神经,干嘛把我带回来呀!你也看到了那臭婆娘竟然背着我偷男人,真是气死我了。敢给我戴绿帽子,我要去杀了他们。”

说着已经失去理智的夺门而去,忽觉手腕被人拉住,“把事情闹大了对你没有好处?你不是说你和她很相爱吗?你所谓的这份相爱真是让人大吃一惊呀!”

“你!”段之臣哑口无言。

对了!她干嘛要生气呀?就算公主偷人又干她什么事,表面她是公主的男人,可是暗底里自己却什么都给予不了她!

她寂寞难耐找男人也是正常的,自己干嘛就那么大的火气呢?

可是眼前这个男人也看到了那一幕,不知道他要怎么样嘲笑自己。

这样去想,感觉自己也没那么生气了,甩开他紧拉着手向桌子走了过去坐了下来,闹了半夜有些渴了,不觉的倒起水喝了起来,喝完后,右手拿在眼前晃了晃。

伸出细长的食指和中指若有所思的喃喃道:“难道是我的手指不够长,让她不能满足才红杏出墙。”

歌悠谦听见她的声音,心神一震,不由的好笑,也走了过去,坐在她的对面,看着她那张小脸笑道:“或许真的如你所说的这样!才被公主抛弃了。不如这样,以后你做我的女人,我保护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