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章节

第6章:你喜欢女人

作者: 来源: 时间:2019-09-07 20:09:30

少年微微垂眸,讪讪道:“本少爷来意这么明显,你竟然还明知故问?不过我这次收获挺不小的嘛!竟然意外发现了你的秘密……”狭长的黑眸中,光芒一闪而过,然后,目光停在一处,突然呆滞不动,

第6章:你喜欢女人小说精彩章节

少年微微垂眸,讪讪道:“本少爷来意这么明显,你竟然还明知故问?不过我这次收获挺不小的嘛!竟然意外发现了你的秘密……”狭长的黑眸中,光芒一闪而过,然后,目光停在一处,突然呆滞不动,险险喷出火焰来。百度搜索

段之臣顺着他的视线向下看,原来他还盯着自己的身下看不由怒火中烧的提紧自己的裤腰,怒喝道:“你再看我就宰了你,小小年纪不学好!”

少年邪魅的灿烂一笑,像发现什么稀世珍宝一样的盯着她看,好像要把她看穿一样。

“就凭你?想要宰我的人这世上还没有出生呢?不过呢?你的秘密被我知道了,你难道不应该跪在地上求我不要把你秘密说出去吗?还这么一脸镇定的样子。”

这个丫头真是奇怪了,怎么给人的感觉有点点不一样的感觉呢?

难不成她这样假扮进宫是卫太府一手策划的吗?

少年皱起眉头深思着。

段之臣咬牙:“我是女人又怎么了,我一没抢,二没偷,你不就是想采花吗?大不了一会儿让你采个够就行了。”

妈的!真是倒霉死了,上个厕所也惹出这些事来!现在怎么办才好呀!

在这个世界可以说是人生地不熟,想要自保都成困难。

“你的意思是想贿赂我喽?”少年双手环胸有些诧然挑眉:“我的眼光可是很高的,一般的货色我是看不上的。”

“知道了,我保证一定是一个大美人可以了吧!”段之臣有些不耐烦的朝少年翻了一个白眼低吼道:“我拜托你赶快出去吧!本驸马要上茅房了,我已经忍无可忍了。”

撒个尿也这么麻烦!

少年嘿嘿轻笑,见她脸色有些难看,也不忍在刁难她,便上前一步揽住她的腰凑近她的耳边沉声道:“我叫歌悠谦,不要忘记了,晚点儿我会再来找你。”说完松开她唇角扬起一丝笑又像刚进来的时候变换缩骨功从缝隙中钻了出去。

哥有钱?这名字真怪!

透着隙缝,少年抬眸看看她,讨好一笑。

笑容温软媚人,层层荡漾在清雅端秀的眉眼间,一眼瞧去,呼吸微滞,刹那失神。

该死的小叫花子,长那么俊俏干嘛?

一转眼,他身影已经消失在了她的视线里,悄无声息。

段之臣默然站立了一会,走近墙壁的隙缝处仔细查看,确定他真的离开了这才背转身去,扯掉底下长裤,再次检查确认。

为了检查清楚,她伸手向自己的胸前摸了摸,触感有些怪怪的,难道是用布带把胸包裹起来的吗?

没错呀,周身上下,各种生理特征一致表明,自己是女人,千真万确的女儿身!

操,真是太奇葩了,还好自己发现了,要不然一定会惹事的。

心情大好,舒舒服服的撒了尿,穿好裤子走出茅房。

茅房外的小道上,紫琳仍乖巧的垂首立着,一见她步出,赶紧迎上前来。

“驸马爷,你是不是吃坏什么东西了?在里面待那么久,要不要叫卫太医进府给你瞧瞧。”

段之臣微微笑道:“刚在里面看到一只大老鼠吓得我把前几天吃的东西一起解决了,至于请卫太医来看就不必了,三天两头请别人来也不方便呀!”一边向自己的房间走去一边抚着有些饿的肚子说:“紫琳呀!你给我弄点吃的好不好,我发觉上了茅房后,肚子饿了。”

紫琳在她的身后轻轻的低笑两声,“是,驸马爷,奴婢遵命。”

回到房间后,紫琳给她准备了很多吃的,吃饱喝足后倒床就睡,一睡就睡到深夜才醒。

这一觉她睡得也太长了吧!不过她做梦了,梦见前世的老公和女儿。

看来是想他们了,不知他们怎么样了?如果自己真的死了,他们是不是很伤心呢?

睁开眼就重重一叹。

“醒了。”一声温润而熟悉的声音在房间里贸然响起。

“谁!”段之臣惊慌的从床上跳了起来,拉着被子向前看去,“原来是你!这么晚了你到我房间来干什么?你是不是对我做了什么?”后知后觉的检查着自己的身体,确认和睡之前穿着的衣服一样,才忪了一口气。

“当然是我!”歌悠谦坐在屋子正中间椅子上倒着一杯荼端在嘴边轻轻的抿了一汹,提醒她:“驸马爷不会这么健忘吧!你可是说要带我去采花的,这不!我来让你实现你对我承诺的事情。”

心里不以为然,嘴上却不敢拒绝,知道他武功那么高强,要是看自己不顺眼,把自己杀了怎么办?:“当然没有忘记,我也在等你呢?”

段之臣心虚的说着,心头一紧,登时跳了起来,掀开身上的被子,急急忙忙起身下床,顺势把挂在旁边的白色长袍给穿了起来,向歌悠谦漫步走了过去坐在他的对面淡淡道:“我说,哥有钱,你长得这么帅还需要去采花吗?”

歌悠谦对于她的称呼一笑而过,抚着自己的下巴看着她那绝美的小脸,对着她温柔一笑:“我听说鱼阳公主长得倾国倾城,所以我……”

“这个主意好,我知道她在那里,要不我带你去。”段之臣听闻恍然大悟颇为赞同的打断他继续说:“小子,你真是有眼光呀!公主长得可标致了,我保证你采了她这朵花后一定不会后悔的。”

既然他打的是鱼阳公主主意,那真是太好了!自己没权没势的想要对付这个难缠的家伙有点困难,倒不如借用公主的手解决他。

歌悠谦姿势不变,眸光如水:“驸马爷,公主可是你的妻子,让我给采了你不心疼。”说到一半忽想起了什么,笑道:“我忘记了,驸马爷是女人,当然不能满足公主。”

这家伙真是欠揍,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段之臣摇头,撑起头,噘嘴埋怨:“你这么说就大错特错,我和公主很相爱的,只不过呢?她有时候太凶了,像个母老虎一样,正所谓妻管严,我不喜欢女人对我凶,我喜欢温柔的女人。”

粉艳莹润的樱唇微微嘟起,那神情,说不出的娇憨可人。

歌悠谦看呆了,心狂跳几下,好半天才回神,暗自喘息平复——

想到她说的话吃惊的皱眉:“你喜欢女人?”

“是呀,你怎么知道呢?”段之臣眨了眨眼,一脸诚实的点头,为自己这龌龊的答案感到好笑:“这事你可要给我保密哦!不能告诉别人哦!”

呵呵,臭小子,看我怎么玩死你!

“你和女人那个的时候怎么做的?”歌悠谦唇角微微扯动,有些好奇的发问。

这家伙还真的问得出来,好吧!这种事她最拿手了,至少在前世和老公在一起的时候看过一些"A pian",那就把那些恶心的画面说给他听。

让他厌恶自己,这样他就不会再来找自己了。

段之臣嘿嘿的干笑两声,脸泛起一丝红晕,有些不好意思的回答:“用手呀!小家伙你真是的,这种问题就不要问姐姐我了,我会不好意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