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章节

第4章:朝堂争议

作者: 来源: 时间:2019-09-07 20:09:28

头也随之低了下去,心里不禁暗骂道:要是能万岁那不是成妖怪了,切!“众卿家免礼!”嗓音清朗柔软的声音在高处扬起,皇上一身明黄色的龙袍,端坐在龙椅上,好似睥睨天下,俯视万生!众大臣起身

第4章:朝堂争议小说精彩章节

头也随之低了下去,心里不禁暗骂道:要是能万岁那不是成妖怪了,切!

“众卿家免礼!”嗓音清朗柔软的声音在高处扬起,皇上一身明黄色的龙袍,端坐在龙椅上,好似睥睨天下,俯视万生!

众大臣起身后都纷纷站着,她也跟着站了起来,从来都没见过什么大官,真不知道这个皇上长什么模样,微微抬起头来张望着殿上坐着的人。百度搜索

不由发出一声惊叹!玉般的雕刻模样,完美的眉型更衬他的英气,薄唇紧抿,眉头紧皱,好似被什么事所烦恼,可是就这皱眉的模样,更让人从心底生出敬畏来。

皇上不都是老男人吗?怎么是一个小家伙呢?还长得这么帅!太没有天理了。

身前一个高大的身影上前迈开一步,拱手行礼后,抬头正经道:“启禀皇上,听闻昨日驸马爷身中剧毒,今日一见他面色温润,那这个月十五去林苑狩猎一事就让驸马爷一手操办如何?”

段之臣心里极其的不痛快,那面圣自己的就是刚才对自己冷嘲热讽的家伙,真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他了?总这么针对自己?

看来这具身体的主人人气真差!人人都要陷害她。

皇上低头向下一看,对上一双亮晶晶的黑眸,怔了下,嚅嗫道:“段卿家?你觉得周爱卿的提议如何?”

周爱卿?难道那家伙姓周?

与此同时,又有一个大臣上前恭敬答道:“臣也觉得周丞相所言极好!驸马爷他是新科状元,对于这次提议也算是一种历练。”

我操!原来那个姓周的是丞相?难怪这么拽!

看来自己根本没有理由去拒绝了!眼看刚启奏的大臣有可能也是那姓周的人!他们这是集体想弄死自己是吧!好吧!那就她好好陪他们玩一玩。

想到这她也迈开步子向前走过去,也学着他们拱手行礼,眉宇间两道英眉扬起:“启禀皇上,微臣对周丞相所提之议没有任何异议。”

皇上欣慰的笑道:“恩,朕知道段卿家才貌出众,这点小事绝难不到你。”忽想起了什么,重重一叹,继续道:“众卿家朕前几天遇到一个难题,到现在朕都还没有想出答案来!”

周丞相眉头皱起,侧头看了眼段之臣双眸微闪,笑道:“那恳请皇上说出题目,让众大臣一起参考参考如何?兴许我们的新科状元爷能答出。”

忍!再忍!

段之臣俊美的脸上微微一笑,其实心里都不知骂了周丞相祖宗多少代了?

这家伙不把她往绝路上逼他不甘心是不是!

她气愤呀!自己前世初三都没有毕业!现在好了!大名鼎鼎的皇上都想不出的来答案,她一个初中都没有毕业的人能想得出来吗?

这不是在和她开玩笑吗?

还不如直接砍了她的头好点!或许她还能穿越回到现代。

皇上脸色闪烁着一丝光彩,慢慢道来:“上联是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下联朕怎么也想不出来。”

此话一出,众大臣都面面相觑,纷纷议论着。

周丞相侧头看着她:“驸马爷也答不出来吗?”

什么跟什么呀!

如果是在现代,电脑上直接百度万事搞定?可在这个什么都没有的地方怎么办才好!

段之臣思绪混乱,不过皇上说的每个字她都听得清楚,心里也在寻蹑着答案!

“丞相你也想不出来吗?不过我心里倒有个大胆的答案,不知可否对得上。”段之臣面色灿烂一笑,抬头望着皇上扬声道:“皇上,若之臣说出的答案有得罪之处还请各位官僚不要介意。”

皇上闻言轻笑道:“爱卿但说无妨,朕恕你无罪。”

段之臣嘿嘿的干笑两声,看着那年轻又英俊的皇帝再次确认道:“皇上说话可要算话哦!说好的不砍我的头,如果我答得皇上满意,臣可否向皇上请求一件事情?”

周丞相厉声喝道:“放肆!驸马爷你竟敢与皇上讨价还价?”

这家伙怎么这么讨厌呢?她讨价还价干他屁事了?

段之臣面上不生气,大度的扯动唇角淡淡道:“丞相要是不满意的话?你自己把答案说出来呀!”

“你!”周丞相无言以对,只能干瞪眼。

“哼!”段之臣向他翻了一个白眼,冷哼道:“要是你答不出来就不要插嘴?”

皇上见段之臣的一言一行有些疑惑的挑起眉头,低声唤道:“段卿家。”

听到皇上唤自己,段之臣笑着应道:“臣在!皇上我刚说的事情你要不要考虑一下?”

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仇人又那么多?自己不防着点,什么时候翘辫子都不知道!

皇上笑了起来,眉眼间带着难言的喜气:“那好,朕答应你。但在这前你的答案得让朕满意才行。”

段之臣见自己的奸计得逞,兴奋的点头,她记得这个问题上次在网上好像遇到过,这次刚好派上了用场,赌了!

反正横竖都是死!倒不如拼了。

她心里一沉,面上扬起一丝得意的笑,眨眨眼,一本正经:“下联是官大,权大,肚子大,口袋更大;手长,舌长,裙带长,好景不长。”

答案一出,殿内愕然,连皇上都心神一震,冷着一张脸!

虽说她给出答案和上联接得起?可是她暗地里却在暗示他的大臣们都是贪官污吏。

周丞相闻言顿时脸色大变,克制胸中那丝贸然上升的火气,冷眼朝段之臣瞪去,“驸马爷你这么比喻是在辱骂朝廷之上的大臣们都是贪官污吏吗?”

段之臣双手一摊,一脸无辜的嘟起小嘴,“这是丞相你说的?我可没这么说哦!”

想跟她斗,做梦!看她怎么玩死你们。

“你!”周丞相一张俊俏的脸的被气得铁青,碍于身份只能勉强的扯着一丝笑,“既然驸马爷今日兴致如此勃勃,那本相也有一个对联来请教一下。”

这到底有完没完呀!好不容易应付了一个又来一个?

皇上颇有兴趣的哈哈笑道:“丞相说来听听!”

段之臣赶在周丞相说题目之前抢先向皇上行了个礼,嘻笑道:“皇上,微臣有个提议。”微微侧过头看向周丞相一眼,又道:“丞相大人,要不我们打个赌怎么样?”

周丞相听得挑眉:“怎么个赌法?”

段之臣眼睛一亮,胸有成竹的说:“三天之后,不管赌什么我都奉陪?但我得先声明一声,你绝对赢不了我?信不信。”

周丞相胸口起伏,半晌才咬牙道:“那倒未必,好!本相就应了你这个赌。”昂首阔步走上前微微鞠躬面朝皇上,“到时还请皇上来出题。”

皇上浓眉一扬应允道:“好!朕答应。”

段之臣见周丞相一副志在必得的神情,摸着下巴,好笑道:“丞相,我忘记给你说一件事了,输的人可是答应对方做一件事!”

周丞相忽然笑了,如释重负:“这可是驸马爷你自己说的,输的人答应对方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