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主角小说

不要动我老婆

标签:

状态:连载中

类别:主角小说

作者:六爷

时间:2019-06-03 22:29:07

特殊说明

理清晰,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寓意深刻,情节跌宕起伏紧扣人心故事完整,文章整体流畅,推荐阅读

小说简介

六爷小说不要动我老婆,六爷小说不要动我老婆在线阅读不要动我老婆这本小说很热门啊!是一个叫六爷的现代都市言情小说,内容涉及比较sese的,很多男士都喜欢的小说,喜欢就多多关注我们哦。微信公众号:有声听读“ystdxs”第1章老婆出轨了我叫楚皓,不知道为什么,老婆霍莹最近总是一天到晚的加班,我总感觉哪里不对劲。今天是我们结婚四周

精彩章节

不要动我老婆这本小说很热门啊!是一个叫六爷的现代都市言情小说,内容涉及比较sese的,很多男士都喜欢的小说,喜欢就多多关注我们哦。

微信公众号:有声听读“ystdxs”

第1章老婆出轨了

我叫楚皓,不知道为什么,老婆霍莹最近总是一天到晚的加班,我总感觉哪里不对劲。

今天是我们结婚四周年的纪念日,我买了块她很想要的卡地亚手表当做礼物很早就回到了家,下厨做了几样她最爱吃的菜,然后点上几根蜡烛,把屋子布置的温馨又浪漫,等着她回来。

可等到半夜十点钟,她还没回来,我有点忐忑不安,给她打了个电话。

铃声响了好一阵子她才接起来:“喂,楚皓。”听声音她似乎有点疲惫,可能是加班太疲劳了。

我说:“小莹,你还在加班吗?怎么没跟我说过,快点回来吧,我给你个惊喜。”

可电话那头的她顿了下,说:“没……没办法呀,临时突然有个重要任务,今晚一定要……唔,嗯……要要完成,不然很惨。”

她的声音有些怪异,但到底哪里怪我也不是很清楚,只觉的似乎还有点喘。

“哦,这样啊。”我有些失望,说,“那……那没关系,工作要紧,干完后早点回来吧。”

“嗯,知道了,等下就好,干完就……嗯……干完就回家,先这样了拜拜。”说完霍莹就挂断了电话,显得有些急促。

而我只能继续的等待着,终于一个小时候后霍莹回来了,刚拖下高跟鞋我便迎了上去,却发现她的脸颊有些红。

“你怎么了?脸上怎么红红的?”我狐疑的问道。

“还红么?不会吧?”霍莹有些紧张的摸了下自己的脸,说,“哦,是这样,晚上同事生日,但是大家要加班,所以就简单的在办公室里喝点酒庆祝下。”

我点点头,看他有气无力的样子便不好再问,心疼的说:“赶紧去洗澡吧,洗完出来吃饭,我今天煮了你最爱吃的菜,还给你!”

“你自己吃吧,我在公司吃了点东西,肚子不饿。”

话没说完,她便打断了我,桌子上的菜她连看都不看,将挎包往沙发上一放便走去浴室关上门。而经过我身边的时候,我嗅了嗅……

一点酒味都没有。

望着她婀娜的倩影,我有点不悦,霍莹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随即我又苦笑着摇了摇头,应该是我多想了吧,这么长时间,酒味肯定消失的很彻底。而且霍莹为了这份工作这么的努力加班,我却怀疑她,实在是不该。

就在这时,一个短信消息响起,我好奇的从她包包里拿出手机一看,只见预览上写着“你到家了么宝贝?”,发消息的叫“炮总!”。

我猛的一怔瞪大了眼珠子,这个叫炮总的是谁?为何霍莹从没有跟我提起过,而且这名字……让我遐想连篇。看字眼他们的关系很好,不然也不会叫她宝贝。

想到这,我觉的她是不是已经背叛我了,四周的空气顿时压抑的令人难受。

霍莹与我在学校里是郎才女貌令人羡慕的一对,而且平日里她也是尽量的为我节省,持家有道温婉贤惠,不可能是那样的女人,我不信。

我失神地盯着屏幕沉吟半响,这时候浴室传来了开门声,我赶紧将手机塞回包里,假装在吃饭。

幽香袭至,我抬头看去,只见妻子俏生生的走出来,身上穿着一件黑色薄如蝉翼的纱质睡衣,那曲线玲珑的玉体,香肌玉肤欺霜塞雪凝脂般滑腻,羊脂白玉般的娇靥由于刚经过热水的浸润而微微泛红恍如桃花绽放艳丽迷人。

而丰硕浑圆的山峰涨鼓鼓的似要破衣而出,隔着黑色性感胸罩撑得两侧各有一小半白腻的酥乳露出胸罩外缘。

平滑如玉的小腹,盈盈一握的纤腰,挺翘丰盈的美臀,修长滑腻的粉腿根部被三角内裤束缚得隆起如丘的隐密。

这样倾国倾城的女人,随时都有饿狼盯着,叫我如何能安心?如何不胡思乱想?

“我累了,你吃完洗下碗吧,我先睡了。”霍莹冷淡的说了几句就转身朝卧室走去。

“等等。”我喊住了她,把礼物拿出来,递到她的面前:“今天是我们结婚四周年的纪念日,所以我特地没跟你说,想给你个惊喜。你不是一直都想要那款卡地亚的手表么,喜欢么?”

霍莹拆开看到手表的一刹那眼睛里亮出了光,但很快的,又淡了下去,她说:“嗯,很喜欢,谢谢你老公。不过……不太需要了。以前不知道你这么缺钱,所以一直想买,明天你把它退了吧,不然太浪费了。”

“什么?这!”我知道霍莹很节俭,可这是我为她拼命攒钱买的结婚纪念日礼物,怎么可以退了呢。我还想再说什么,她却径直进了屋子,欣开被子睡了。

我看着手中的礼物,没再说什么,我知道她的性格,便把礼物放在一旁,然后将碗筷桌子收拾干净,也进屋上了床。

侧着身子,我望着霍莹玲珑完美的身材,忍不住有些激动一把抱着她,在她耳边轻轻吹气:“小莹,这一段日子许久没生活了,我们!”

可霍莹却挣脱开我的手臂,依然背对着我:“今天太累也太晚了,改天吧老公。”

我有些生气,却又无可奈何,今晚霍莹太不正常了。这段时间她总是加班,一次比一次晚,那方面的态度也是模凌两可,总是有借口,一次推一次。

我叹了口气,想起刚才手机上的信息,顿时很是不爽。

“老婆,炮总是谁?”我忍不住问道。

听到这个名字,她的身体明显颤了下,突然转身勾住我的脖子,问道:“你偷看我的手机?”

“刚才洗澡,刚来信息,我是无意中看到的。”

“只是一个女同事而已,因为她嗓门大,所以大家叫她炮总。难道老公你怀疑我对你不忠么?结婚这么多年,我们之间的信任哪去了?”她立马靠了过来,偎依在我怀中。

看着紧紧靠着自己的妻子,弯弯的柳叶眉下是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蕴含着无限的情意,小嘴紧抿,红润诱人,粉嫩的脖颈下露出一道深深的乳沟,乳沟两侧的胸脯肉白花花的耀人眼目。

“我只是好奇而已,不是怀疑……我……对不起老婆,我确实不该这样。”

“那你知道错了么?”

“嗯。”我点点头,盯着她惹火的身材和祸国殃民的脸蛋,不由自主的将手深入她的内裤之中顺着那条蜜缝摩挲着。

“嗯……啊,老公,你要相信我,只有你能碰我,我不会让其他男人碰我一根汗毛的。”妻子微微闭着眼睛,轻轻呻吟着,脸颊绯红。

嗅着她身上的淡淡香味,耳边绕着她诱人犯罪的呻吟声,我逐渐意乱情迷起来,之前的不快和问题一股脑的抛之脑后,现在只想好好疼爱下她。

此时的妻子的鱼口处也是泛滥成灾,感觉手上黏糊糊的,是时候进入了。

然而,正当我脱下裤子迫不及待的想要进入蜜穴时,妻子却让我先去洗澡,这让我想起来她的洁癖。

“就一次不洗而已,没关系,我快忍不住了老婆。”我抱着她狂啃。

“不……不行,你在外面一整天太脏了,插进去会给我带来病菌的,赶快去洗澡,乖,等下给你口。”说着,她伸出粉红的小信子舔了下性感的嘴唇。

看到这一幕,听到这个字眼,我浑身上下的细胞顿时都激动了起来,立马爬下床朝卫生间走去,抹了两遍泡沫冲洗个干干净净。

但是,当我赤条条的回到房间里时,却诧异的发现霍莹已经闭着眼睛睡着了,估计她今天确实有点累。

尽管我的小兄弟兴致盎然精神抖擞,但望着妻子那张熟睡的脸,我于心不忍再叫她醒来。叹了口气,我心里除了不太爽外,还有些疑惑;为什么刚回家时她这么抗拒,而我一说那条短信的事她就立马激动起来了,难道是为了掩盖对我的愧疚?那个炮总真的是个女人么?

这诸多的疑问让我心头里堵住了般,蒙蒙的,透不上气。可一想到妻子平常的贤良淑德,我又觉的是自己没事找事,想太多了。

“唉!!”

在心里长叹了口气,见她被子没盖好,怕她着凉,我将下方的被子拉上来想盖住妻子的脚面,却吃惊的看到她洁白的脚踝处……

有一排牙印。

喜欢点击跳转阅读哦___不要动我老婆

[page]

第2章床上功

我震惊的盯着霍莹脚裸处的牙印,心里翻江倒海。

一个漂亮的女人什么情况下,脚踝才会留下牙印?我脑中已经联想到那副画面;男人将霍莹的美腿挂在自己肩膀上,兴奋的抓住她的脚踝,激动的狠狠咬上一口,而霍莹发出了痛苦又兴奋的呻.吟。

这画面在我脑中缠绕着久久不能挥去。

“老婆!这……这是什么?”我瞪大了眼珠子推搡着叫醒她,指着她的脚喊了起来。

霍莹睡眼惺忪的看了我一眼,再看看我指着地方,脸上顿时一阵红一阵白,嘴唇微张,像是要说什么却想不上来:“这个……可能是在公司里玩游戏时留下的。”

“玩游戏?什么游戏?”

“晚上不是给同事庆祝生日嘛,不能只喝酒吧,后来大家建议玩一种掷骰子抽签的游戏。一个女同事指定了我,我掷了个‘咬脚’,她就上来咬了,你一定要打破砂锅问到底么?”妻子显得很紧张,眼神左右闪躲。

我眯起眼睛,狐疑的盯着她说:“那要是男同事指定你,你掷了个摸胸、亲嘴,或者做那事,那你们也要照做不误么?”

“什么啊?大家只是为了庆生开心一下,哪有你说的那么过分。老公你实在是……刚刚还说信任我,这么快就反悔了!!”霍莹捂着脸嘤嘤的哭着。

我望着她沉默了,在没有确切的证据前,我确实不能随意的指责她。

“老婆,你还爱我吗?”我问道。

“我当然爱你老公,只是……为什么你对我这么没信心呢?以前那个自信潇洒的楚皓去了哪里?”沉吟许久,霍莹说道。

自信潇洒?呵呵,自从欠了那笔巨款之后,我的自信早已经被丢在脚下,踩个稀巴烂了。

突然间,我感觉小兄弟被紧握着,低头一看,妻子已经双眼迷离,她囔囔的说道:“老公来嘛,不要再想那些事情了,给我你的自信。”

我被这句话刺激了,什么都抛之脑后,已经硬的象根铁棒,一种要的感觉,头皮也开始发麻,终于忍不住了,把妻子抱起来反了一个身,让她弯下腰,手扶着床旁的椅子,高高的翘了起来,还轻轻的左右摆动着。

我用一根手指插进她的眼,来回的抠着。

“别逗了……好老公……求求你……插近来吧!”妻子一边说一边晃着她的大白。

我继续用手指刺探着,又紧又湿,还有一种强大的吸力。

“啊……老公,我……我要你……快进来!”

妻子被我挑逗的不行了,反手去抓我的兄弟,我实在忍不住了,就将流满了的对准了粗大坚挺的大,腰身往前一挺,撑开了妻子的蜜穴,而妻子条件反射地夹的更紧了。

紧紧抓着妻子的两瓣白臀,不断快速深入的拍打中,我咬紧牙关,强忍着冲动,妻子也顺着不断的飞溅。

“好爽……老公你真厉害……我要死我了……我不行了……求你停啊!”

突然,妻子的双腿开始紧绷,腾出一只手狠狠的抓在我的大腿上,越抓越紧。

听着妻子的娇喘连连,我的脑子一片空白,脊梁骨一阵酥嘛,精门大开,一股股热流直冲心,强烈的让我直哼哼,大口的喘着粗气,从没有过这么强烈的喷射过,快感来的从来没这么强烈过。

一夜无话,不知道怎么熬到第二天,我昏昏沉沉的起床,看了她一眼,不知道是不是昨晚啪的她太狠了,好习惯性的去给她做早餐,然后出门时喊了句:“我去干活了。”

霍莹慵懒的“嗯。”了声,不知道醒还是没醒。

我说的干活,其实就是摆地摊而已,生意不错,今天依旧人潮涌动,可能我天生就适合做点小生意。

忙了一上午,终于没什么客人了,我擦了擦额上的汗水,数着手中辛苦赚来的钱,满意的笑了笑:“这样过不了多久就能先把表哥的那笔钱还上了。”

而就在这时,忽然,我看到不远处有个倩影很是熟悉,特别那套连衣裙,是我去年给霍莹买的,一模一样。

我怔怔的盯着她,只听见不远处传来一声:“小霍,等等我。”

我扭头一看,是一个男人,长相清秀,穿着不菲,一看就是个有钱人。被男人一喊,那倩影转过身来,虽然没有正面对着我,但从她的侧面我已经完全能确认,她就是霍莹。

怎么回事?今天她不是应该在上班么?怎么会跟一个男人来这里?

霍莹见到男人后一脸笑容,而这段日子里,她却很少对着我笑。男人伸手揽着她的腰,两人有说有笑的走进了一家店里,我失神的往前走了几步,看到那家店是卖女士内衣的,顿时脑袋里轰鸣了下。

“她……她跟一个男人去内衣店?”

我心里激愤难当,想上去问个明白,却又怕她像昨晚那样诸多借口,便多了个心眼给霍莹打了个电话。

“喂,小莹,你……你现在在哪呢?”

“当……当然……在公司上班啊,干嘛这么问?”电话那头的霍莹很是紧张,话说有点不利索了,而且从电话里传过来的环境声判断,她的四周很嘈杂,在人流量多的地方。

“哦,那没事,我只是问问,你继续上班吧。”

我挂掉电话,咬牙切齿的瞪着那家店:“妈蛋,竟然骗我,这次看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我紧紧握着手机,一步步走向内衣店,可到了店里却不见了霍莹和那男人的踪影。我环视了一圈,只有几个女人在那聊着八卦。

“这位先生,您是来买东西的吗?”老板娘见我一个大老爷们进来四处查看很是奇怪,便离开那些女人朝我问道。

“呃……不好意思,我是来找人的,那个,老板娘,你见过这个人吗?”

我把手机拿起,打开一张霍莹的照片问道。

老板娘看了一会儿,微蹙眉头的说:“这个女孩子有印象的,因为长的漂亮嘛,刚刚还因为胸罩尺寸的问题来问我,她嫌太大了,可她男朋友却觉的不会,说她胸大,尺寸刚好。”

“什么?”我顿时觉的五雷轰顶,这个男人竟然对霍莹的胸围尺寸如此熟悉!我咬了咬牙,继续问道:“他们人呢?”

“朝后面走了,估计去其它店了。”

我探头一看,才发现这里其实是商场,这家内衣店只是处在外头的门店而已,里头四通八达。

道了声谢,我赶紧朝里跑去,一家家的商店找过去,却一无所获。

找了许久,我已满身大汗,却依然不见他们的踪影。此时的我身心疲惫,耷拉着脑袋慢慢的朝商场门口踱去,心里头一阵阵的痛楚涌来。

然而,就在我要放弃寻找时,突然看见霍莹和那个男人就在前方的停车场里,正打开一辆路虎的车门。我顿时瞪大了眼睛,咬着牙,要上问个清楚。走着走着,却步履蹒跚,缓缓停下脚步。

“如果到时候她要说这男的是他同事、上级或者朋友,一起来考察市场的话,我又该怎么回应?是啊,只是揽腰而已,这又能证明什么呢?”

就在这时,那男人笑盈盈的将手放在霍莹的臀部处,划着圈,摸了几把,而霍莹竟然没有反抗,还欲拒还迎的娇嗔道:“你真是坏死了,大街上还敢这样,难道昨晚没弄够?”

我一听脑子就炸了,这下看你有什么好说,我发指眦裂地握紧了拳头快步上前,抢在他们上车前大吼一声:“霍莹!!”

她转过身,怔怔的望着我。

[page]

第3章炮总

“霍莹,你居然骗!”

我大喊一声,冲上前去,人赃俱获的看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可刚要质问,却觉的有点不对劲。

近距离下我才发现,这女人和霍莹长的十分相像,但嘴角旁却有颗小黑痣。真没想到,竟然连衣服都能撞到一起。

这下轮到我懵逼了:“呃……这个!”

“你谁呀?”女人身旁的男人上前挡在面前,皱着眉头有些生气。

我苦笑两声,尴尬的道歉,说:“不好意思不好意思,真的十分抱歉,是我认错人了,对不住了两位。”

“神经病,我们走别理他。”女人拉着男人上车了。

看着绝尘而去的车子,虽然被骂了几句,但我心里还是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幸好不是霍莹,不然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收场。

也许是因为心情轻松了许多,中午收摊之后,下午兼职送快递时总感觉顺风顺水的,骑在电动车上还时不时哼起了小曲。

晚上回到家,我又做了几样霍莹爱吃的菜。说实话,昨晚对霍莹的怀疑确实让我有点愧疚,心想一定好好疼她,做个好丈夫。

这时,窗外传来车子停下的声音,我走到阳台上往下探头,发现一辆黑色SUV停在楼下,驾驶座的窗口还冒着丝丝白烟,一个烟头丢了出来。没一会儿副驾驶车门打开了,下来一个人,定睛一看是霍莹。

“她怎么坐别人的车回来?”我心中很是疑虑,随即又看到她把头伸进驾驶座里不知道在说什么,发出一阵银铃般的笑声,听的我心里有些不悦。

两人说了足有十分钟,之后车子开走了,我看到霍莹目送着车子远去,这才走进大门。

“妈蛋,都到楼下了还有什么好说的,居然说了十分钟。”我很是不悦,走到门口想给她开门,却多了个心眼,翻开猫眼往外瞧。

只见霍莹已经走到了门外,可是她却没有马上掏钥匙,而是顿了顿,然后整理了下头发和裙子,又从包里拿出小镜子补妆。

“都到家里,怎么还补妆?”我拉开门对她说道。

见我突然出来,霍莹楞了下,然后赶紧收起小镜子笑说:“刚好妆有点花,想要给老公你看到我最好的一面。”

我哼笑了下,嘴上不说,心中却有些疑虑,但又不能说什么,便转身去盛饭。霍莹一进屋关上门就小跑着过来拉住我,踮起脚轻轻吻了下我的嘴唇:“老公辛苦了,今晚的又是我爱吃的菜。”

我有些讶异,结婚四年多已是老夫妻了,她已经很久没有这般热情过了,难道是因为愧疚?

“你上班这么辛苦,应该的。”我把饭装好递到她面前。

“刚才是谁送你回来的?”回想起楼下的一幕,我忍不住问道。

霍莹停下了手中的筷子,明显有些紧张,眼睛看了我一眼,就往其它地方瞟去:“老公你看到了?其实……那个是公司的同事,因为顺路就送我回家了。”

我微蹙眉头,说:“顺路?以前怎么就没见你坐人家车回来?”

“那是因为……因为人家现在搬家了嘛,搬到附近了,所以才顺路呀。老公你在担心什么?难道你吃醋了?不是你想的那样啊。”她有些急了。

“我没吃醋,只是担心你,没听新闻里说么?现在好多就是搭顺风车给拐去的,你要小心点。”

霍莹点点头,笑道:“放心吧老公,你老婆我可聪明着呢,除了你,谁都拐不跑。”

我点点头,夹了几个菜到她碗里,看着她吃的很香,忽然又有疑虑涌上心头。

“送你的同事是男的女的?”

霍莹脸色一变,但很快就恢复了微笑,说:“当然是女的呀,老公你怎么了?今晚话这么多,先让我把饭吃完嘛。”

“女的?”我眯起了眼睛,盯着她,说:“女的开车抽烟?我看到她还往车窗外丢烟头。恐怕没有哪个女人会这么没品吧?”

“不是……不是的老公。”霍莹漂亮的眼珠子左右晃动着,赶紧将碗筷放下,很是慌张的对我说:“真的是女的,她性格像男人一样大大咧咧的,还有抽烟的习惯,就是昨晚给我发短信的那个炮总。”

难道这世上还真有这样的女人?为什么她总是有借口?难道是心虚了?

“这个炮总怎么昨晚不送你回来?今天倒是蛮殷勤的嘛。”

“老公你忘了吗?昨晚大家都喝了酒,酒后不能开车的。”霍莹眨了眨眼,好像找到了救命稻草一般。

这理由倒是蛮充分的,我也无话可说,心想估计是自己多心了。霍莹温婉贤惠,我现在的情况这么不好,一大笔的债务危机她都不离不弃,不可能像新闻里那些乱搞的女人一样。

心里的疑惑消散之后,我的心情又好了起来,端起碗大口的吃着晚餐。

“对了老公,明天我们公司要组织一个野炊活动,为了庆祝我们上个月的业绩超标完成,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霍莹笑道。

“野炊?算了,我还要去干活呢,你去吧,注意安全。”我摇了摇头。

霍莹嘟着嘴,哀怨的看了我一眼:“那好吧,这样,回来我给你打包点好吃的。”

“嗯,好。”我笑了笑,没再说话。

晚饭后,我们一起坐着看了会儿电视,我便哈欠连天了。没办法,白天身兼两职实在是太累了,上下眼皮直打架。跟霍莹到了声晚安,我先爬上床睡了。

说是睡觉,可我却总是睡不着,心烦意乱地侧着身子紧蹙眉头,脑袋里全是这些事,绕个不停。

过了一会儿,感觉房门被关上了,紧接着耳朵有些温痒,妻子一边舔咬着我的耳朵呵气,一边低声说:“老公你睡了么?”

我默不作声,一动不动,但被她这么摆弄早已心痒难耐。

“小样,还敢装睡。”

妻子轻轻一笑拉下我的睡裤,突然感觉下面凉嗖嗖的,她俯下身低头将我的兄弟一口含在嘴里,我霎时便打了个激灵,一种酥麻如触电又温润的感觉迅速传遍全身,我的脚已经绷直,身上的肌肉也已经绷紧,不是紧张,而是快感太强烈。

“嗯。”我忍不住一边按着妻子的头一边不自觉的发出呻吟。强烈刺激令我的兄弟越变越变大,而妻子的嘴已经填的满满的了,口水也顺着她的嘴角流到了我的上面,有种温液流淌的感觉。

由于太过刺激,才几分钟我就忍不住了,妻子看我快要交枪,速度明显的加快,嘴里“噗嗤噗嗤!”的声音很响亮。阵阵快意袭脑,强烈的收缩着,背脊处如一道电流穿过,而且量相当的多,妻子可能也没想到会有那么多,明显的有些措手不及,被呛的不住咳嗽,眼泪都流了出来,那腥液顺着妻子的嘴角流了许多下来,滴的满手满裙子都是。

“讨厌,弄的我手上裙子上都是,还得去换衣服,真是的,怎么射这么多啊!!”

此时的我脑袋一片空白,只留有退去后的酥麻感,真想不到,妻子今晚竟然会给我来这么个大惊喜。只是担忧也同时涌上了心头。

平时我苦苦哀求都不愿意,三请五请后才肯敷衍了事的妻子,今晚为何会这么主动?难道是因为她出轨了对我产生愧疚,想给我补偿一下?越想越绝的应该是这样,不禁又在心里犯了愁。

“怎么样?舒服吗?”妻子换了身黑色蕾丝的睡衣,走过来趴在我胸膛上说道。

我点点头“嗯!”了下,没说太多,楼着她的肩膀,将鼻子埋在她云发里深深闻着的香味。

不知道过了多久,隐隐约约中只觉得有人在笑,睁开疲倦的眼睛,发现灯已经关了,屋里漆黑一片。一摸旁边,霍莹不在床上。

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坐起来,拿起手机看了下,已是凌晨一点多了。奇怪,这么晚了她去哪了?这时外头又传来一阵笑声,只是很小很模糊,像是隔着门板。

我偷偷下了床,走到房外,发现客厅只开着夜灯,而浴室的门是关着的,笑声就是从里头传出来的。我蹑手蹑脚的走过去,将头靠在门旁,听到霍莹在里头说:“嗯嗯,知道了呢,放心吧,那东西我已经放在包里了,明天会带去的。讨厌,安全第一嘛。放心,我老公不知道的,他明天不会去。”

阁转去原创地址看书充值用户,可获得充多少返利10%活动.如有意义联系客服Q:325173003

[page]

第4章安全套

霍莹的这些话让我顿时心跳加速,揪了起来。完全第一,我老公不知道,这些字眼让我觉的她已经背叛了我。

不,不可能,霍莹怎么可能背叛我?我很矛盾,不敢相信,心里很是难受。

为今之计只有去翻她的包了,我轻轻地走到沙发上,拿起霍莹的挎包慢慢的拉开拉链,生怕被她听到声响。我仔细的翻找着,不想错过任何细节,脑中一直想象着刚才形容的东西,那肯定是安全套。可又怕真的找到了我又该如何面对她。

找了一会儿没见到什么,全都是她平时用的东西,心里突然松了口气。

而就在这时,我看包内旁边的隐藏暗袋,便拉开一看,竟然有一盒三支装的杜蕾斯,还是颗粒型。关键是……

这是我前几天买来给我们用的。

我愣愣的望着那盒杜蕾斯,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两眼无神的从茶几底下拿出盒烟抽出一支点燃,在昏暗不明的灯光下默默抽着,半天说不出话来。

浴室传来开门声,霍莹出来了,脸上带着笑。

“咦?老公,你不是睡着了么?怎么!”她见到我坐在沙发上,笑容戛然而止。

我深深的吸了口烟,缓缓吐出,伸出手朝自己身旁的沙发上拍了拍:“来,坐这里,我想跟你聊聊。”

霍莹有些紧张的走过来,一边看着我一边慢慢坐下,说:“老……老公,你怎么了?怎么突然半夜三更的跑出来抽烟呢?是不是遇上了什么事?”

“老婆,你刚才在浴室里跟谁打电话?”我沉重的问道。

“没谁呀?就是……我怕声音大吵着你,所以才到浴室里呀,怎么了嘛?”

我哼笑了声,摇摇头,说:“老婆,你就别骗我了,我刚才都听到了,明天你准备干嘛去?”

“明……明天,不是跟你说过了吗?公司为了庆祝!”

“你就别再骗我了行吗?”

我无法遏制心中的怒火喝疼痛,一向疼爱有加的妻子竟然暗地里背叛我,还是用我专门买的安全套给奸夫,这让我无论如何都冷静不下来。

“老公,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我真的只是去野炊玩一玩而已呀。”

“野炊?”我拿起她的包把那杜蕾斯扔在茶几上,说:“你就带着这玩意儿去野炊的么?就带着它去玩一玩?怎么解释?”

霍莹吃惊的看着桌面上的杜蕾斯脸色煞白:“老公,不……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说呀,你听我说。”她焦急的抓着我的手,眼眶霎时红了起来,眼泪都快掉出来了。

“好,我给你机会,你解释下看看,解释下你为什么会带着这玩意儿去野炊的?”我眼中燃着怒意,心中却无比疼痛。

她紧紧抓住我的手,生怕我离开一样,说:“刚才是苏总打电话来的,是她让我明天带安全套过去的,具体她要干什么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刚好你前几天不是新买了一盒吗,反正我们没用过就顺便送给她啦,真不是我故意要带的,你相信我老公,你一定要相信我啊。”

“苏总?哪个苏总?苏若雯?”

“是啊。”

我眯起眼睛,想起霍莹以前是有提过她公司的总经理苏若雯,两个人还是挺要好的闺蜜。

“她要安全套自己不会去买啊?干嘛要你带?”我狐疑的问道。

“具体的我不知道啊,只是她叫我帮她带的啊,她不但是我闺蜜,还是我老板,这次有机会竞争市场部经理的位置,她帮了我很大的忙啊,我能拒绝吗?可你就是不相信我,呜呜呜呜!”霍莹流着泪水,嘤嘤哭泣。

看着他微微颤抖的双肩,我不忍心再责怪她,毕竟这是我结婚多年的发妻,我怎么了?如此的猜忌她。

抿了下嘴,我张开双臂抱住她,抚.摸着娇柔的背部,蹙眉道:“对不起老婆,我不该怀疑你,可是……因为我太爱你了,而你又这么的漂亮,听到那些话我没法不胡思乱想,对不起,以后不会了老婆。”

在我怀中哭了一会儿,霍莹抬起头吸了下鼻子:“那你以后一定要相信我,知道吗?我是你老婆,不会做出对不起你的事情的。再怀疑我,我就打你。”说着,她用小粉拳捶打了下我的胸口。

“知道了老婆,放心吧。对了,不如现在把套子用掉一个吧。”我抱起她直接站了起来往卧室的床上一扔,准备好好“道歉!”一下。

霍莹笑着盖住被子:“不行,我跟人家说过要给她新的,明天给她拆过的,她一定会想到我们今晚用过的画面,不行,太害羞了。”

“咦?你的意思就是说不用套子直接玩咯,果然还是老婆疼我,我来啦。”

看到霍莹娇羞的模样和那完美的黄金比例曲线,我只觉下腹阵阵热浪往心口上涌,一脱上衣,掀开被子急不可耐地扑了上去。

“不是啊,我没说……啊……讨厌!”

眨眼的工夫,妻子的黑色睡衣就被我脱了个精光,那完美的身体终于全部展现出来,高挑的身材有一米六七,玉峰坚挺浑圆,蛮腰纤细如柳,盈盈不堪一握。

她雪白丰隆的翘臀现在正被一条纯棉内裤紧紧地包裹着,显得弹力十足,双腿浑圆修长,光滑细腻,没有哪怕是任何一点瑕疵。看到这,瞬间点燃了我原始的欲望,便直接拉下她的内裤,双手分开她丰腴雪白的美腿,俯到双腿之间,轻尝鲍蕾……

过了一会儿,直到床单润湿了一大片,我这才急不可耐的猛力插进深处,直至根部紧紧抵在被撑开的鱼口上。

妻子激情的吟叫着热烈的迎合,腿间的温液越来越多,都溢了出来,我顺着鱼口的肉缝向下摸去,直至后面狭长的臀沟一路粘滑湿漉漉的,便激动的用力将她搂贴在自己身上。

妻子的秀发四散飞扬,疯狂的扭腰起落磨转,香汗如雨般滴在我胸膛上。那张不堪重负的小床随着他们被翻浪涌而“嘎吱、嘎吱!”发出了迷人的春之音。

快意随着身体上下起伏,时而像波涛一般深入涌送,时而似骇浪一般强烈撞击着对方,十指相扣,她的声线节奏已被我掌控,她的大腿无节奏的颤抖,内侧肌肉抽搐,双手用力头向后仰,口中发出哭泣般的悲鸣,火热蜜洞的内壁不规则的蠕动紧裹着我的兄弟。

看着她欲仙欲死、披头散发、娇喘连连、媚眼如丝,我知道该加快抽送了。

妻子的圆臀拼命上挺扭动迎合着我,迎接我最后的冲刺,一吸一放的吸吮,一抽一插的挺进,突然感觉彼此猛地一阵痉挛,紧紧的抱在了一起……

第二天清晨,我累的有点不想动,昨晚太过疯狂了,弄了三次,都是长时间咆哮的那种。但想到还要做生意还钱,我无奈的坐了起来,亲了下还在睡梦中的妻子,起来给她做丰盛的早餐。

一切都摆弄好,我朝里喊了声:“老婆我干活去了。”

“知道啦,路上小心,早点回来。”屋里传来霍莹迷人的声音。

然而,正当我要出发时,门铃响了起来。我很纳闷,谁会大清早的来敲我们家的门?门打开的瞬间,我楞了下,一个样貌清秀的年轻男人正往屋里探头,说:“霍莹起床了吗?”

喜欢点击跳转阅读哦___不要动我老婆

更多

小说相关章节:

猜你喜欢

精品主角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