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女生言情

弃女反攻计

标签:

状态:完结

类别:女生言情

作者:冷倾青

时间:2019-09-06 17:02:35

特殊说明

小说简介

弃女反攻计全文简介:她是当之无愧的弃女。她是将军之女,却是父亲最讨厌的孩子5岁便被送出家门,弃之不管…她流浪在外,乞讨为生师父救她投奔于墨家十年,终被墨家抛弃…她作为侍妾嫁给他,以为遇到一生良人原来不过都是逢..

精彩章节

寒风凛冽,大雪纷飞,天地间一片雪白。

她的肩上都是冰雪,圆圆的脸蛋被寒风吹得红彤彤的,白色的帽围罩在头上,盖住了原本并不漆黑的头发,长长的睫毛上都是冰霜,她身高修长,厚厚的斗篷围住了她纤细的腰身,看背影,就像一位年轻的公子。

这是一片达官贵人居住的地方,街上鲜少有人,偶尔倒是有车飞驰而过。更别说像她这样行走的路人了。

天渐黑了。

她抬头望了望,终于看到辰将军府门前那棵树,记忆里离家时树还与她一般高,如今竟也可以遮起一片天了。

走到府门口,发现多了两只石狮,“辰府”两个字也是闪亮的红色,侍卫比那时多了不下十个人,看来这些年父亲在朝中的地位确实越来越稳固了。

她一动不动,莫名生出了一丝胆怯。

这是刻在了她生命里的胆怯,就算她是后来者占了这个身体,也感受得到。

这身体的原主人在年幼时被赶出家门,行讨之时被虐打送命,她便莫名成了这个身体的主人,续了前世的命,也续了原主人的命。她们本是一体,她便是自己,自己也是她。

后来遇到师父,终感受到两世都未感受到的亲情。

虽然辰府与她并无关系,但终究是续了人家的命,她不是赖账的人,该承担的会一并承担了,理应像门口那棵树一般为母亲遮起一片天,可是,年幼时被欺凌的感觉又平白地生了出来,无论过了多少年,那件事仍是最深刻的记忆,是导致她被撵出家门的导火索,可是,记忆里的她并不后悔,即使后来流离失所,为奴为仆为乞丐,也不曾改变心意。

那年她不过才5岁,辰平是大夫人的女儿,也不过是只比她大了一岁的姐姐而已,与她天壤之别,一个如仙女,一个如尘埃。

辰平在府里作威作福,无人敢管。

尘埃如她,母亲原是婢女,即使生了她,身份上并没有改变,那天,她的母亲服侍在辰平的身边,辰平踩着她的母亲上了门墙,母亲瘦弱的身体勉强支撑,晃晃悠悠。

母亲一直让她隐忍,她心里急可是帮不上忙,远远地看着,紧紧地握着她的小拳头,嘴里有股子血腥味,嘴唇都让她咬破了。

到底,母亲没有支撑柱,摔倒了,导致大小姐也摔在地上,辰平气急,甩了母亲一巴掌,让母亲跪着。

到这一刻,她忍无可忍,冲出来一把推开她所谓的姐姐,随后两个人掐在了一起,后来,几个侍女才把他们拉开。那一晚,她在祠堂跪了一晚上,她的头发掉了一缕,脸上还有指甲抠掉肉的伤口,而辰平虽然也没占到什么便宜,竟成了受害者,而她自己则成了府里最刁蛮的小姐。

她的母亲亦被禁足,第二天她返回院中的时候,她的母亲对她发了很大的脾气,甚至在她的屁股上留下一个手印子。

她没有哭,她不懂,为什么所有的人都认为是她不对,小小年纪,却隐隐约约的知道权力、地位的重要性,却知道有那么一句话,“同人不同命”。

她觉得身子冰冷,她的母亲抱紧她,紧紧地把她抱在怀里,甚至哭湿了她的肩膀。

当天下午,她便被大夫人送出府,她才渐渐明白,原来母亲一直在委曲求全,挨不到一年,便惨死街头,续了自己的命。

她微微一笑,现在她回来了,母亲别怕,女儿保护你。

“你听说了吗?府里二小姐要回来了。”门口侍卫不大的声音打断了她的回忆,听声音很年轻,她站在远处并没有抬头,她耳力极好,他们说的话她一字不落地听着。

“府里的二小姐?府里还有二小姐?”另外一个人压低声音说道,声音沙哑。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就是在府里西北角住着的那位不受待见的夫人的孩子,据说这几天就该回来了,大夫人好不痛快,看将军的意思,也是巴不得早早就把二小姐嫁了。”那人听旁边的侍卫搭茬,得意地说道。

声音沙哑的侍卫低声斥责道,“这些话你是从哪听来的,少在那胡说八道。”

“哎!怎么能是我胡说呢,这是听大夫人院子里的丫鬟小玉说的。”年轻的侍卫力证自己的话是正确的,竟不惜抬出了丫鬟的名字。

之后的话她没有再听,也不想再听,这些,她都知道的。

12岁的时候返回家中住了一晚看望病重的母亲。那一晚,她始终都无法忘记,亦无法释怀。

那晚,寒风萧瑟,夜里很安静很冷,父亲进屋时带着一股让人无法抗拒的寒气,冰冷的神情,眼神如刀子一般,他与她约定,三年后便是归期,如若延后,当时父亲冷冷地看了一眼她的母亲,她的母亲低下了头,手在微微的颤抖。她握住母亲的手,手指冰凉,她的心坠入谷底。

那是她第一次见这个父亲,如坠冰窟。

三年后,及笄之年,她父亲想把她嫁给谁?她的出身,又能嫁给谁?

那时那刻,她没有拯救母亲的能力,她也无法给予母亲任何承诺。

她亦不能逃,逃了,母亲怎么办?

后来,听到父亲离开的脚步声,母亲才悄悄抬头看了一眼关上的房门,然后摸了摸她的脸,“凌儿,娘亲拖累你了。”

想到这里,竟有眼泪在眼里打转,很多年漂泊在外早不知流泪是什么滋味,可是那一刻,想起前世自己的妈妈早早病逝,父亲又娶了个阿姨,那阿姨待她不错,可毕竟又怀了孩子,对她自是有些疏忽,她抬头,硬是忍住了眼泪。

母亲的天地就是那间小院子。其实,母亲大概是父亲辰山平生唯一的污点,那时父亲已经娶妻,一次酒醉后玷污了那个一直侍奉他的小丫鬟,便有了她,于是,父亲看到母亲,便会想到自己曾经的过错吧,连带着的,她小小年纪便被大夫人送出了家。

她能感受到,她这个身体恨这个冰冷的地方,即使过了这么多年。

这次回来,父亲应该是把她作为谋权的工具,大概像大夫人所生的那位姐姐嫁给二皇子一样,她也会嫁,只是以她的身份,恐怕连个侍妾都很难吧!

这样,真的就能帮到父亲在朝堂中的地位吗?

及笄,待嫁,婚礼,相夫教子,如此一生?像母亲一样守着活寡?难道以她的身份和容貌,还奢望获得独宠吗?!

许是看她站得太久了,有个侍卫出声喝道,“哪里来的叫花子,赶紧走走走!”

更多

小说相关章节:

猜你喜欢

精品古代言情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