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女生言情

将女贵夫

标签:

状态:完结

类别:女生言情

作者:念非卿

时间:2019-09-06 01:00:51

特殊说明

小说简介关注微信公众号:看书读

将女贵夫全文简介:摇光,取自星宿,寓意纵横天下之将。父亲安王沙场失踪生死不明,奉命回京城外遇袭,为救母亲身死。安王妃持棺堵宫门,怒斥皇帝不仁。之后,孟摇光诈尸了。为了自己以后活得痛快,孟摇光决定给别人找不痛快。..

精彩章节

大晟景年八月初三,安王鹤北一战南安军大捷,安王战场失踪下落不明。

八月初十,王妃披甲上阵稳定军心,西朝军见无利可图暂安。

九月初,安王府丧祭。同日,圣旨下,着安王妃回朝,南安军暂由繆壬接管。

十二月初七,安王府上下一百三十人于和京城十里外遇袭,安王独女孟摇光身死。

大晟朝历经十一代屹立五百多年,底蕴丰厚实力强劲。国都和京更是异常繁华,如今即便是寒冬腊月,街上的人依旧不少。

守城军穿着厚厚的棉衣握着兵器尽职守在岗位上,偶尔打个哈欠跺跺脚,倒是不影响什么。

城外不远处穿着丧服抬着棺材的一队人缓慢的靠近,在看所有人的脸,却是觉得比这寒冬腊月还要寒人。

“什么人?!”守卫军持枪拦下,大过年的抬着棺材进城,找晦气呢!

为首的人抬起头,白皙的脸颊上还带着未干的血迹,死寂一般的目光看向守卫,苍白的唇瓣吐出一个字,冷冽无比:“滚。”

守卫下意识后退一步,后反应过来被一个妇人看一眼便这般失态,面子上觉得挂不住拿起枪就指了过去。只是还未靠近就已经软到在地。

“安王府奉命进京,阻者死!”身旁下手的人拿出安王府的令牌,握着的手上也是血迹斑斑。

守卫军不敢动了,早就听说安王府的威名,没想到竟是如此大胆,光天化日之下就杀了一个守卫,到底是皇城脚下,实在是太嚣张了!

为首的便是安王妃安随心,她冷眼瞧着倒地不起的守卫,抬脚从他身上垮了过去。许多百姓也看到了这一幕,眼见着有热闹可瞧,一个个自然积极地很。倒是也有许多听说过安王名头的,对安王府的现状多少有些了解,便也跟上像看个究竟。

安王刚死皇帝就迫不及待的要夺兵权,明眼人心里对这个皇帝的看法实在是不怎么样。安王妃也是个狠得,只是这棺材?难不成安王妃将安王的尸首带了回来?不对啊,不是说没找到尸首么。

如此这般,便更要去看一看了!

皇城内皇帝的暗探自然也收到了消息,便一刻不停的朝皇宫禀报。

“什么?!安随心好大的胆子!”皇帝摔了手中的茶杯,陶瓷落地的声音格外清脆。

“皇上息怒!”一旁的大太监陈可赶紧跪下,面上一副的诚惶诚恐。心里忍不住为安王妃叫了声好!

良久皇帝才压下了这股怒火,“罢了,叫裕王叔去劝一劝,这件事的确是朕办的不厚道。”

“遵,老奴这就去。”

待陈可离开,皇帝将手边的东西砸了个遍,知道气喘吁吁了这才罢手,想到陈可的报告脸上的表情也狰狞了起来,“父皇没了,安王没了,连摇光……南安军朕势在必得,安随心,你除了撒撒泼还能做什么?!”

安王妃带着队伍不紧不慢地朝朝阳门走,带着殷红血迹的脸更显苍白,手掌无意识的轻抚着肚子,脸上出现一刹那的温柔,随即便被狠绝代替。安王的死她无可奈何,为将者战死沙场是荣耀;可摇光……安王妃看着不远处的朝阳门拳头攥的死紧。谁要我安王府不得安宁,我便要他百倍奉还!

朝阳门百米外,发间灰白的裕亲王肃穆而立,看着越走越近的安随心等人不知心里是什么滋味。

“义父。”安随心站在裕亲王两步之外,冷声叫了一句。

“心儿,莫要铸成大错!”说到底安王的死与皇帝没有关系,皇帝虽说觊觎南安军下令让安随心丧期回朝做的不厚道,但安随心这反应也太大了!还未入城就杀了一个守卫,还带着棺材要闯皇宫,实在是说不过去。

安随心冷冽的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裕亲王,“大错?”无声冷笑了一下,声音忽然拔高:“为安孟琰的心,十五年前和生背井离乡带着一万南安军奔赴南鹤北;他孟琰一不给军饷二不纳军粮三不管兵器,我南安军一万将士为他保家卫国,他却将南安军弃之若履任其自生自灭!如今我南安军生生不息人数多大三十万,他孟琰张口就想要,做梦!”

孟琰是如今皇帝的姓名,而和生,则是安王的字。

安王妃此话一出来凑热闹的百姓都沉默了。他们只知道南安军的威名,却不知其中艰辛。皇帝若真是如此,何止是一句不厚道就能揭过去的。为君者当将良将,友苍黎,任忠贤,归兴国。瞧瞧咱这位君王都做了些什么!

“不止我不答应,和生也不会答应,或者您问问,我南安军将士谁肯答应!”为一己私欲不顾将士生死的皇帝,不值得他的将士效忠!

“做梦!”两个字出自随行家将的口。想起随行一百三十个人如今就只剩下六十人,叫他们如何敢认下这皇帝,不说其他,只说和京城外那永远闭上眼睛的九十个兄弟,那死在自己人手中的兄弟,他们怎么敢!

裕亲王想要说什么,却张了张嘴没能说出来。安王这些年受的罪,别人不知道,裕亲王却是一清二楚。安王妃如今把这些旧账都搬了出来,这件事怕不会善了了,皇帝所做的,必定还有什么是他不知道的,否则安王妃不会这么孤注一掷。

安王妃目光扫过身后的家将,伸出手解开了身上的麻衣。将士们行动一致,雪白的麻衣褪去,露出了身上斑驳的血迹,看的周围百姓胆寒。

安王妃深吸一口气,目光狠绝的看着裕王身后的朝阳门:“和生保家卫国迁移南安数十载,马革裹尸本是为将者至高殊荣,虽和生丧期未过尸骨未寒,皇上传令召见安随心不敢不从;三月疾行只为圣命难违,却不想在这和京城外遭遇伏击。天子脚下王庭门户!整整一个时辰偌大的和京城毫无动静!京城的探子都瞎了么?!王亲贵族的眼线都死绝了?!各知州府的传令人难道不曾将我回京的消息传回?!是不是要我安王府的人都死绝了你们才甘心!本王妃在这明确的告诉你们,就算和生去了,就算摇光没了,就算我安随心死了,南安军也是我安王府的!父皇圣旨上写的清清楚楚,南安军为安王府私军,我安王府自问这些年来保家卫国对得起你们姓孟的!你们若欺人太甚,咱们就死磕到底!”

百姓们被安王妃一番话说得心里悲愤,外敌蠢蠢欲动,国内也是争休不断,如此忠臣良将,莫不是都要死在自己人手里?

裕亲王心里一突,颤着手艰难的道:“那是……摇光?”摇光死了?皇帝这是要赶尽杀绝啊!

安王妃扭脸,手掌覆上漆黑的棺材,似乎全身都在颤抖。“我宁愿躺在这里的是我。”

夫君战死沙场,女儿一夕之间没了,安王妃却不能倒下,夫君之死她无法;摇光的命,她要孟琰拿命来偿!

裕亲王险些一口气厥过去,那个一口一个外公叫着他的小摇光,就这么去了,死在了她亲叔叔的手里!

安王妃却忽然一顿,最后脸色刹变!

“开棺!”语气中带着一丝期望的急切。她刚才没听错的话……里面在响?

更多

小说相关章节:

猜你喜欢

精品古代言情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