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女生言情

重生之质子皇后

标签:

状态:完结

类别:女生言情

作者:方外懒人

时间:2019-09-06 01:00:41

特殊说明

小说简介

重生之质子皇后全文简介:覃垣身为西南王嫡子,甘心为质,最终背负叛国之名命丧黄泉,眨眼今朝,完全陌生的身体,最熟悉不过的京都,害他身死的父亲,推他进入深渊的弟弟,正享受着踏着他的尸身得来的荣华富贵。    步步险境,以命夺命..

精彩章节

“给我滚!”覃垣用尽全身的力气想打掉在自己身上不断游走的咸猪手,却无济于事,瞬间被镇压,“宝贝儿,你给爷乖点,伺候的爷舒坦了,爷还能考虑留你一命,把你收进后院,嗯?”

胸膛上被留下湿漉漉的水迹,凉风袭来,浑身一抖,他喉头泛起一阵恶心,那粗励的舌猛然间在他前胸一舔,覃垣再也忍不住干呕起来,恶心,他从来没觉得这么恶心过,也从未觉得自己如此肮脏,他多想将自己泡在清泉中刷洗干净,覃垣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对着埋在自己胸前的脑袋狠狠一顶,感觉到滴到腿上的热流,空气中散发的血腥味,他得意的大笑出声。

权钰疼的呲牙咧嘴,从袖中拿出一方锦帕捂住冒血的鼻尖,凶狠的盯着猖狂大笑的覃垣,一巴掌将他打翻在床上,“贱货!爷现在愿意艹|你是看得起你!你以为你是谁?你还当自己是那个名满京华的长风公子?呵,你不过是西南王送过来的一个质子,是他的一枚弃子!”

鲜血顺着覃垣的嘴角滑落,他吃力的抬起袖子擦拭,却只是将鲜血涂满了整个下巴,如玉的肌肤和艳红的血形成鲜明的对比,平时总是如沐春风的脸上此刻遍布冰冷冷,凤眼上挑,凶狠的模样看的权钰心中一动,此刻的覃垣竟有一种别样的美感,他不是一向看不上自己吗?若是将这样的人压在自己身/下,看着他满脸遍布红晕,看着他像妓/子一样浪/叫,求着自己干/他,被自己玩成了破布娃娃,想想那个场景,权钰咽咽口水。

覃垣看着他淫/邪的双眼,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嘴角弯出一嘲讽的弧度,心底发凉,没有人能救得了他,也没有人会来救他,圣上判的通敌叛国之人,谁会给自己添加不必要的麻烦,惹火上身。

覃垣到底被下了药,用不上太大的力道,没一会儿权钰的鼻血就止住了,他随手将帕子丢到地上,倾身钳住覃垣的下巴,强迫他睁开双眼,声音带着不容忽的恶意,“覃垣,你现在还跟也这儿做什么贞洁烈女,你不是一直护着你那宝贝弟弟吗?还有你那身为西南王的父亲,乖乖把腿张开,爷爽了,他们自然过的更好,啧,说起来你也真是可怜,谁能想到他们亲自把长风公子送到本殿的床上呢?!”

“你不是一直以来孝顺的紧,来,本王舒坦了,你的孝心肯定不会白费!”权钰对着他的唇猛的就亲了下去,覃垣只觉得满嘴脏臭,一咬牙,血腥味遍布整个口腔,覃垣笑的狰狞,权钰疼的一脚跺在他的肚子上,登时覃垣疼的全身痉挛,蜷缩成一团。

“别他妈的敬酒不吃吃罚酒,还真当自己是什么高贵货色,本王非你不可吗?!整个大齐恐怕找不出来比你更蠢的东西了,西南王嫡长子沦落到这般田地,天天为他人做嫁衣,说你傻都是抬举!”权钰吸吸凉风缓解舌尖的痛,但覃垣此时生无可恋的样子让他从心底涌出一股快感,“你不是一直瞧不起我吗?现在还不是只能沦为本殿的阶下囚,爷我就是把你当畜生谁敢说一句话?!”

覃垣忽然直直的躺在床上,哈哈大笑,满目苍凉,轻声呢喃,“你说的没错,没错……”

是啊,望眼整个大齐,哪里会有比他更蠢的人呢?!母亲为堂堂长公主,受尽恩宠却被自己的夫君所害,他把那装乖卖巧的弟弟当成心肝一样宠着,谁见过嫡长子去做质子,庶子在家安安稳稳享受一切?若不是当初贪恋姨娘那一点温暖,又怎会被那父子俩一套说辞所累,说到底不过是他自己识人不清。

他只恨自己心软,他不是没有察觉不对,只是那到底是姨娘的儿子,他终究是抢了一分母子之情,只是没想到……那狼心狗肺的东西,连自己的亲娘都不放过,只为了一点权利,一点地位……

覃垣想起姨娘的遭遇,想起自己所受,恨不得将那父子俩碎尸万段,但这只能是妄想,他已经到了这个地步……那踏着他的身躯所得来的赏赐,帝恩隆宠源源不断送向西南,而最后一刻……那些人也不打算放过他……当真是发挥了最大的价值,没有一丝一毫的浪费,他是不是该为他们如此精密的计划喝彩?

覃垣淡淡的瞥了权钰一眼,自嘲的想,没想到自己还有这价值,这幅废躯还有人觊觎……

权钰被覃垣看向自己那讽刺的眼神刺激的双眼通红,他最讨厌别人这么看他,仿若他就是个废物一般,权钰一把将覃垣拖在地上,脚踩在他的手腕之上不断碾压,清脆的骨裂声响起,覃垣额上大滴大滴的汗珠滑落,钻心的疼痛浮起,他却死死咬住双唇闷不吭声,权钰看的怒从心起,狠狠一跺,狰狞大笑,“长风公子不是这手最值钱吗?那一手丹青出神入化,千金难求,哎呦,可惜喽,以后怕是再也看不到了!啧啧啧……”

他轻拍衣袖,理理绛紫色华袍,一脚将覃垣踢开,覃垣呆愣愣的看着自己的双手,毁了……真的毁了,断筋碎骨之痛清晰的提醒着他,以后,这手恐怕是接不回来了,他觉得自己该伤心绝望的,可他此刻麻木的已经不知该如何是好,过多的悲伤混合在一起,竟是沁不出一滴眼泪……

权钰等着欣赏他那撕心裂肺却久久无声,他最见不得覃垣这幅样子,就跟他还是往日那风光霁月的模样,让他看了都觉得……已经莫名的低了一筹,跟那个权枭一样,但总归是不一样的,此时的覃垣,衣衫破烂,发丝凌乱,面色苍白,双眼无神,下巴上的血已经干了,就好像破坏的木偶娃娃,权钰嘿嘿一笑,“长风公子就算是落魄至此也别有一番风味,你看不上爷,那……就挑一个你看得上的吧!”

覃垣不明其意,但一切都不重要了,只要权钰不碰他,那些疼痛又算得了什么?他什么都保不住,但这破败的身子……他想干干净净的。

权钰看他那明显松了口气的样子,意味深长的笑笑,拍拍手进来一群卫兵,皆身体健壮,人高马大,随口吩咐道,“将长风公子伺候好了,人家看不上本王,这不,爷还没开~苞呢,便宜你们一群崽子了!”

七八个人眼睛一亮,搓搓手,看向覃垣的神色满是淫/欲贪/婪,这没开~苞的玩起来感觉可不一样,再说了,这可是长风公子啊,多少人觊觎,平时哪能轮得到他们?还是干干净净的给他们玩。

几人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覃垣不可置信的瞪大双眼,他没想到权钰竟然是打的这个主意,此刻,他是真的怕了,他以为经历了那么多没什么能撼动他,可是……看着那一群粗壮的男人,他咽咽口水,拖着破败的身体企图后退,想警惕的小兽一般,想挣脱牢笼,即使知道徒劳无功还是要奋力一搏,白色的衣衫不断滑落,肩膀上的青紫痕迹刺激着男人们的双眼,他们显得有些急不可耐。

权钰拖住覃垣的双腿将他拉过来,覃垣眼中想遮掩却毫无办法的恐惧取悦了他,“覃垣,这可是我专门找来好男风的壮实男人,本来想本王完了之后再给他们,现在,呵,算了,你好好享受!”

覃垣心中的最后一丝希望闻声而断,他以为大齐虽男风盛行,但到底是私底下的,而且不是每个男人对男子都可以,万一这其中有那种人呢?这还可以作为他的一个突破口,即使知道这想法幼稚可笑但频临此境的他不愿意放过一丝希望,恍然,最后一丝侥幸都被打破。

权钰哈哈大笑,看着覃垣面色一变他更是兴奋,眉眼一厉,“还不动手,就算是阶下囚也不是你们想玩就能玩的!自己把握时机。”

几人得令猴急的开始扒覃垣的衣服,在他身上乱拱,说不出来味道的体香让他们着迷不已……

无法形容的恶臭,不知多少大手,还有戳着的孽~根,全身好像没有一丝属于自己的地方,臀/部不知道有多少人在揉捏,有人看着自己的双唇透出的兴味,覃垣胃部翻腾阵阵干呕却打不断他们的兴致,他浑身蓦然一僵,探到身后越来越往下的手指让他清楚的知道——他完了!

覃垣绝望的闭上双眼,眼角一滴清泪滑落,经历这么多他都没有留下一滴眼泪,可是,他不想被这些人污了,这是他唯一能留给自己的东西了,不管做什么都要他自己心甘情愿才行,但是,怎么可能呢?没有谁能救他,他连求救的力气都没有。

覃垣感觉到那些人越来越猖狂,淫/声秽/语不断传出,他的眼睛被权钰强行掰开,“睁开眼4着你被他们操/弄的样子,觉得屈辱吗?嗯?乖,你会爱上这一切的……”

覃垣就像个木偶,他看到有人挖了一坨东西狞笑着看他,他不断的踢腾着双腿退后,可那么多的大手怎么可能放过他,覃垣终于忍不住大声嘶叫,“滚!都给我滚开!滚开!滚开!”

他全身被恐惧笼罩,不断的低吼声音嘶哑,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连房门就踹开了都不知道,缓缓的他察觉到了什么,抬起头,一温暖的锦缎落在他身上,安抚的男声响起,低沉磁性,“没事了,莫慌!”

这声音毫不温柔甚至带着一丝粗鲁,覃垣却莫名的感觉到了一丝安全感,他不受控制的缩在衣服之内,抬头僵硬道,“谢,谢谢!”

面前的男人棱角分明,眸若深潭,嘴唇猩红的有些妖异,跟权钰有三分相像,但是覃垣清楚的明白,自己从没有见过他,从来没有见过却能在康王面前如此强势,只怕是三殿下——权枭。

光着身子,覃垣不自在的拢拢唯一的遮羞物,“覃垣谢过三殿下救命之恩。”

权嚣玩味的看了他一眼什么也没说,看着八个壮男眼中一冷,“还不滚!等本殿亲自送不成?”

几个人背心一寒,期期艾艾的看了权钰一眼鱼贯而出,权钰嗤笑一声,“难道王弟也想尝尝长风公子的滋味?做哥哥的又怎能不成全?”

权枭忽然一笑,眉眼尽显风流,“王兄莫不是忘了?这可是叛逆意图造反之人,你此时与他纠缠,莫不是也想欺君犯上不成!父皇圣旨已下,今晚他必须死!”

惊声震耳,权钰一噎看着权枭那冷厉的架势却开不了口,广袖一甩大步而出,到了门口却瞬间僵硬,杂乱的求救声不绝于耳。

覃垣闭闭眼,质子府上上下下七十八人,一个也逃不了。

权枭拍拍手,吩咐进来的侍女,“伺候覃垣公子沐浴更衣!”

覃垣一愣,权枭却已经踏步而出。

覃垣挥退侍女,一手艰难的搓洗自己,他不知道三殿下想做什么?但似乎再艰难的处境都比之前好不是吗?而且那人……看着也不像是与康王一丘之貉,这可能是他这一生最后一次沐浴了,覃垣用力之大,皮肤泛起血丝,青紫的痕迹被血丝覆盖,他心里莫名舒坦许多。

半个时辰之后,他穿戴整齐,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他还是那个丰神俊朗的翩翩佳公子,权枭一身玄墨广袖华袍,懒洋洋倚坐黄梨木椅之上,身后侍从不时的为他递过点心,茶盏,当真是会享受的很。

也不知道等了多久,覃垣轻声一笑,“多谢三殿下沐浴之恩!”

权枭可有可无的点点头,挥挥手侍从递给覃垣一杯酒,权枭淡淡瞥了他一眼,“久闻长风公子大名,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敬你谦谦君子,一杯鸩酒,留你个全尸。”

覃垣有些惊讶,转瞬间却是感激的笑笑,他死在何处对他们而言没有半分差别,在他身上寻不到任何好处,只是没想到三殿下能给他个痛快,这人与传言不同,而且是难得的豪爽之人,覃垣举杯而起,“赐酒之恩,若有来生,垣结草衔环以报!”

语罢,一饮而尽,身体覆然倾倒,嫣红鲜血自唇角而出,更衬得面如冠玉,艳比桃李。

权枭闻言无所谓的摆摆手将最后一颗紫葡萄送进口中,踏步而出,随口吩咐,“好生安葬!”

更多

小说相关章节:

猜你喜欢

精品古代言情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