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女生言情

锦医玉食

标签:

状态:完结

类别:女生言情

作者:亘古一梦

时间:2019-09-06 01:00:20

特殊说明

小说简介百度搜索:找书阁:提供更多免费精彩内容免费阅读

锦医玉食全文简介:表哥大婚之夜,正是她赴死之时。明明清白的人,却被冠上“狐媚子”的丑名。她不甘地闭上眼,再睁眼时,重回到了父母双亡那年。寄人篱下,她不再懦弱。重活一世,她誓要守护自己!

精彩章节

阴嗖嗖的冷风夹杂着雪片,透过虚掩的窗缝儿吹进来,带着一股刺耳的尖啸,拂动着拔步床上葱绿绣花卉草虫的纱帐。

罗锦心从昏沉沉中清醒过来,只觉屋内透骨地寒。

衾被软塌塌地搭在胸口处,露出她两只纤瘦的肩膀。

身上的粉色里衣湿漉漉地贴着,粘腻冰冷地难受。

方才她又做了那个梦。梦中,爹娘手挽着手,笑吟吟地俯视着她。可每当她大喊大叫想要去抱抱他们的时候,却发现他们触不可及,连一片衣角都抓不住。

锦心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了,为何近来总做这样悲伤的梦?

每梦到一次,她就会声嘶力竭、心力交瘁,悲怆得好几日都茶饭不思的。

只记得外祖母以前常说,人死之前,就会看到故去的人,那是他们回来勾魂的。

锦心勉强用手撑着自己靠在了床背上,对着虚掩的窗户默默出神:莫非自己要死了,爹娘回来接她的?

这个身子能撑到现在已经是奇迹了,她就是个多余的人,多活一日,不过是多拖累外祖母一日罢了!

只是想想她却不甘,青梅竹马的表兄,心怎么那么狠?不是说好了非她不娶的吗?如何一夜之间,就定了他姨母家的表姐?

那个男人她见都没见过,她也不知道怎么好端端地换件衣裳,屋里就进来了男人?她的丫头紫芝不是在外头守着的吗?

不过说什么都没用了,她油尽灯枯,等着赴死。以前那个待她如珍似宝的表兄,很快就要娶他的表姐过府了,她还有什么好留恋的?

只是她不甘心,背着不贞的名声,她死也不瞑目!

自打那一日出事,她就躺倒了,在床上病了这么多日,外祖母都不来看她一眼,看来,也信了那些人的话了。

那个最疼她最爱她把她捧在掌心里的外祖母,终究也舍下她了。

欺负她是个没爹娘的孩子吗?

锦心倚在床背上,一双纯净如星子般的美眸定定地望着窗外,看那飞雪飘舞。

这么些年来,寄居在外祖母家,吃他们的喝他们的,早就有人看她不顺眼了吧?

心里的酸楚无处诉说,她只能默默强忍。虽有泪意,却无泪水,眼眶只是酸涩疼痛,却一滴泪都淌不出来。

想当初,自己也是带着丰厚家产过来的,可事到如今,她却孑然一身,两手空空。

还是因为自己的心太善了,什么都给了人家,最终却落得这般凄惨的下场!

窗外已经上了黑影,时不时地有雪粒子打进来。锦心身上湿透了,再一吹冷风,忍不住就簌簌发抖。

她试着拉了拉身上潮乎乎的衾被,却发觉身子虚得像断了线的风筝,一丝儿力气都使不上。

她只得拼命喊着她的大丫头紫芝,“紫芝,紫芝……”

就算是死,也要换身衣裳,死得体面些。

只是嗓子眼儿刚发出点儿声,就被从窗户缝灌进来的冷风给呛了回去。

她捂着嘴撕肝裂肺地咳起来,纤细的身子就像寒风中飘荡在水中的枯黄浮萍,抖得不成样子。

紫芝这丫头真是越来越不经心了,这么冷的天儿,窗户也不知道关,想冻死她么?

她揪着胸口的衣襟暗骂着紫芝,身子却不争气地倒了下去。

喉咙里像是塞了一堆破棉絮,嘶哑地说不出话来。

眼睁睁看着床前不远处那张黑漆嵌蚌八仙桌上的白瓷壶,她却徒劳地喘出一口气。

什么时候,她连倒杯水的力气都没了?

锦心那双美丽的眸子紧紧地盯着头顶绣花卉草虫的帐子,眸光渐渐黯淡下来。

门“吱呀”响了一声,似乎有几不可闻的脚步声传来。

锦心转了转脸,朝里间门口处看来。银红撒花的软绸帘子高高挑起,一个丰润的身影跨进里屋。

不是紫芝!

透过纱帐,看到那个身影的一瞬,锦心有些失望。

屋内没有掌灯,只能模糊看到那人的轮廓。那人一步一步地慢慢地走到了拔步床边。

锦心的一颗心也提了起来,这个时分,她来干什么?

表兄今晚就要成亲了,她不忙着操持,怎么还有工夫来看她?

素日里,她不是很讨厌她吗?

那人走到床边,站定,静静地站了一刻。

倏地,她粗暴地一把扯开绣花卉草虫的纱帐。力道太大,纱帐硬生生被扯了下来,随手滑落到地面。

锦心终是憋不兹了起来,一双美丽的眸子静静地对上床边那人的。

“大姑娘敢情醒着呢。”一个略带些尖刻的妇人声气儿笑嘻嘻地问着。

锦心不言不语地与她对视了片刻,别过眼去。

她都这样了,她是来看笑话的吗?

纱帐滑落,冷风越发肆虐,无情地吹向已经汗湿了的身子,锦心忍不住又咳嗽起来。因为咳嗽,她的喉咙痛中带着一丝痒,那痒有些抓心挠肺,让她咳个不停,缩着身子,回不出话来。

“几日不见,大姑娘怎么病得这样了?”那妇人上前轻轻拍着锦心的背,这亲密的举动让锦心的身子止不住抖起来。

妇人似乎察觉,慢慢收了手,拢着袖子站直了身子,面色平静无波,只是那眸中却有一闪而过的狠厉。

“大姑娘咳了这半日,怕也渴了吧?可怜见的身边连个丫头也没有,就让舅母我伺候你一回吧。”

锦心没有吭声,这个妇人正是她嫡亲的舅母卢氏。平日里待她不咸不淡,虽然没有表露出来,但锦心也能感觉得出来,卢氏对她一直不喜。

卢氏走向桌边,摸过白瓷壶晃了晃,轻笑一声,“茶水不热了,姑娘将就着喝一口吧。”

说着,端了一只茶盏走过来。

她一手托起罗锦心的脖颈,一手就往她嘴里灌,“忘了告诉姑娘一声,紫芝那丫头被我借去使了,你也知道你表兄成亲,府上人手不够!”

锦心许是渴极了,就着她的手,也不管温凉,猛灌了几口。听见那话,似乎也没什么波澜。

卢氏的眼珠子转了转,面色发青。见茶盏里的水都被锦心给喝光,她恨恨地抽回自己的手,锦心一下子跌落到枕头上。

卢氏居高临下地望着床上那个面色苍白如风中残烛的女子,面色如霜地把玩着手里的茶盏,两片薄唇一搭,那无情的话就淌了出来。

“姑娘没觉得奇怪吗?这几日你身边的丫头都不见踪影,也没人给你端茶送水了?”

这些,锦心怎能不知道?只是她病着,动弹不得,这府上是舅母当家,她又能如何?

还是没有激起锦心的怒气!

卢氏下死眼盯着那个躺着孱弱无力的女子,那张美丽无双的面庞生生地刺了她的眼,有种让她想拿长长指甲给她划烂的冲动。

这张脸那么像那个贱人,甚至比那个贱人还要美上几分,勾起了她无穷无尽的嫉妒和仇恨!

要不是那个贱人,她能嫁给安度这个蠢货吗?

她喜欢的人是罗佑天,当年他高中探花郎,雪衣墨发,丰神俊秀,迷煞了京都的一众女子。

她就是其中一个,只恨自己父兄官位不高,她的心上人硬是被安敏那贱人给抢走了。

不过让她畅快万分的是,安敏那贱人生了女儿之后,身子不好,没几年就死了。

那时,她还暗暗高兴,罗佑天又是她的了。

可恨的是,安敏就算是死了,罗佑天来安府也从未正眼看过她。后来,他也一病不起,在安敏死后不到一年,也故去了。

京都人人传说,罗佑天和安敏伉俪情深,两个人携手而去,也算是佳话一桩。

只可惜了那个还在襁褓中的女婴,没爹没娘,只好寄居在外祖母家中。

卢氏听了这样的话,心如刀割般,凭什么他们这么认为?

安敏就是个狐媚子,除了一张皮相长得好,就是个不谙世事的大小姐,哪里像她,死心塌地喜欢着罗佑天?

罗佑天怎么会为她而死?定是得了不治之症了。

一定是这样的,他那样一个潇洒倜傥的人,怎么会为个狐媚子而殁呢?

卢氏想到这儿,身子有些站不住了,微微地抖着,腿软得像泥捏得一样。

外头微弱的雪光透过窗子映着她扭曲狰狞的面容,就像是暗夜里的夜叉般可怕。

罗锦心止不住打了个寒颤,舅母目露凶光,怕是来者不善!

她想喊人,眼前的卢氏让她从心里发寒,不知道她会不会有什么出格的举止来。

可她嘴巴张了张,却没有发出一丝儿声响。方才喉咙虽然痛痒,好歹还能发出声儿。

这是怎么了?

锦心大吃一惊,不过她是个七窍玲珑心,只把眸光定定地投在卢氏手里的那个白瓷茶盏上。

舅母今晚杀气腾腾,莫非是她暗中做的手脚?

卢氏从那张美丽的面庞上看不到什么让她高兴起来的东西,不由有些心浮气躁,终是忍不住上前一步,俯下身子,阴沉沉地笑了。

“大姑娘,是不是说不出话来了?告诉你,你心思沉稳,舅母我也不是个傻的。等会儿花轿来了,你可得风风光光地嫁出去才是,省得外头人说我们安府亏待了你这个孤女!”

嫁人?嫁给谁?

锦心吓了一大跳,什么时候给她定下的亲?她背负着那样的名声,还能嫁人吗?

外祖母难道怕她拖累府上,胡乱给她择了个人家就把她给撵出去吗?

心里酸楚不已,她死死地瞪着卢氏。

这府里卢氏一手遮天,说到底还是外祖母不管她了。以前,卢氏对她再不喜,也不敢造次。

被亲人背叛的滋味很难受,锦心默默地咽下心里的苦,不甘地瞪视着卢氏。

“怎么?大姑娘不该高兴吗?这样的花容月貌,这样的满腹才情,舅母可不会委屈了你。说给你听听也好让你欢喜欢喜。”

锦心瞪大了那双空灵的眸子,眼睁睁看着卢氏那张敷着厚厚一层粉的圆脸俯了下来,几乎就要触到她的脸上。

“定的这门亲可是京中所有的闺秀们削尖了脑袋都想往里钻的,谁知道最终还是便宜了你。”

锦心不知道卢氏说的是谁,她这样在外人眼里已经是残花败柳的不祥之人,还能嫁给所有闺秀削尖了脑袋都想往里钻的人家?

舅母这是痴人说梦吧?

“恒王世子你可听说过吧?”卢氏直起身子来,拢着双手,面上带着得意的笑,等着看罗锦心失态之后的样子。

罗锦心心里咯噔一下,心漏跳了一拍。

就知道舅母不会这么好心,却料不到她竟狠心如此!

恒王世子林珏年未弱冠,就已身死,已经有些日子了。

林珏活着的时候确实是京都所有闺秀的梦中"qing ren",天人之姿,惊才绝艳,华贵高冷,更是战功赫赫,少年新贵。

其姐虽是太子正妃,林珏并不依仗。

太子后院美人虽多,但太子妃素来宠爱不衰,除了其出身高贵,其弟的战功更是功不可没。

谁知道这么个百年难得一遇的人,竟然年纪轻轻就死了。

他死了,和她并无关联。

谁料,舅母竟恨她如此地步,让她嫁给死人!

锦心平静的面容上终于起了波澜,怒目瞪向卢氏。

究竟为什么?她不过是个双亲俱亡的孤女而已,就算寄居在这儿,她也有家产傍身,碍不着卢氏什么事儿的。

何况,表兄虽然喜欢她,终究不还是被舅母摆布,定了其姨母家的女儿了吗?

她实在是想不通,卢氏恨她如斯的缘由。

“大姑娘怎么瞅着不欢喜啊?舅母可真心为你好,你想想,就你这样的名声,一般正经人家都没人要,何况恒王世子呢?要不是他死了,这个好还轮不到你呢?”

卢氏抱着双臂笑嘻嘻地说着,猫看鼠儿一样,心满意足。

贱人生的女儿也是贱种,怎配得上她的言儿?

安敏那贱人她奈何不了,眼睁睁看着她和罗佑天你恩我爱的,像是在她心里扎了根刺,让她活活痛了一生。

这小贱人落在她手里,她可不能轻易放过,她要让死了多年的安敏九泉之下也不得安宁!

望着卢氏那张狰狞恐怖的面容,罗锦心从头凉到了脚!

这个女人疯魔起来竟然如此可怕,可恨现如今身边一个人也没有!

想来她谋算这件事儿也是很久了,把她身边的人都摆布没了,又来对付她!

那外祖母呢?就算信了那日的事情,难道多年的祖孙之情说没就没了吗?怎么就不能来看看她?

就算是和死人定亲,这么大的事情外祖母也该知道啊?她老人家难道恨她就恨得终生不再见了?

眼眶又酸涩起来,罗锦心终归平静不了了。

卢氏满意地看着这一幕,尖声尖气地笑了,“你也别指望着老太太了,今儿是你表兄的大喜日子,老太太等着你表兄领着孙媳妇给她磕头呢,听说你快死了,哪肯来你这儿沾晦气?”

不是的,一定不是这样的。那个把她捧在手心里疼的外祖母,怎能如此狠心?

窗外寒风肆虐,屋内冷如冰窖,连个炭火盆都没有。

过了好几天这样的日子,伶俐如锦心,早就知道自己的境地了。只是她还不死心,以为外祖母不过是一时之气,可到头来,残酷的现实终归还是让她死了心。

身冷如冰,也抵不上心如死灰。

罗锦心这副一心求死的样子,终究愉悦了卢氏。

她后退了一步,欣赏着眼前的一幕。

多年的心痛,终于纾解了,她长出了一口气。

外面的雪下了也不知道多久,踩在地上已经有咯吱的响声。一个婆子的声气儿隔着门轻喊着:“太太,恒王府的轿子到了。”

“呵呵,到了?倒真快!”卢氏轻笑着,拍了拍手,从门外进来两个人高马大的婆子,垂手听命。

“给大姑娘换上喜服,大喜的日子,好好给她打扮下!”卢氏咬牙切齿笑着吩咐完,自去外间等着了。

罗锦心就像个木偶傀儡一样被两个婆子从床上拖起来,无知无觉地任人摆布。

脸上抹了厚厚的份,唇上涂了大红的胭脂,身上的喜服红得能滴出血来。

望着镜中活似女鬼的装束,罗锦心惨笑了一下。

没想到今生活得如此失败,死得如此凄惨!

不出一刻的功夫,她就被那两个婆子妆扮停当。

卢氏进来,看了一眼,点点头,上前一步勾起她纤细的下巴,啧啧两下,“这小模样儿,真是天下少有,也就恒王世子有福消受了。等到了那边,和恒王世子你恩我爱的,想必你娘泉下有知,也该感激我了!”

罗锦心木木地听着,除了一双眸子似要喷出火来,身子其他地方动弹不得,只得任凭婆子把她架了出去,塞进一乘八人抬的鸾轿里。

寒风呼啸,雪花狂舞,却比不上一颗将死之心的冰冷。

耳边清晰地听得见鞭炮齐鸣、鼓乐齐发,罗锦心好看的唇抿了抿,一丝惨笑溢出了唇角。

那不是她的。

今夜,正是表兄大喜之日,正门那处自是热闹非凡!

雪,越下越大,满院子挂着大红的灯笼,映得白雪地里虹影幢幢。

朔风吹来,掀起轿帘一角。

不远处的正门口,一人身姿挺拔,墨发髙束,大红锦袍墨玉腰带,手里一根红绸缎,牵着身后同样一身大红喜服的女子。

锦心忽然觉得眼睛剧痛起来,似乎有温热的液体滑落下来。

许久都流不出泪来,怎么今儿竟然流出来了?是她太伤心了么?

锦心舔了舔唇角的一滴泪,腥甜!

她的一颗心也停滞了,她流的竟然是血泪!

她好想跳下轿子问问那个人,为何出尔反尔,把她一颗真心践踏在尘埃里?

只是她动弹不得,不能言语,只得把满腔的愤恨和不甘死死地压抑着。

望着那条铺着红毯的长长甬道上越走越远的背影,罗锦心忽然失去了斗志。

事到如今,怨谁都没有意义了。

外祖母也好,表兄也罢,自己都将离他们而去了……

冰冷的墓地,雪白的灵幡,哀痛欲绝的哭声,都似一阵风儿飘过。

罗锦心麻木地被人盖上大红盖头,从轿子里架出来,抬进一口上好的楠木棺材里,身边躺着那个一身银甲的恒王世子。

她的头已经转不动,下落的时候,眼角余光瞥了一眼那死人。

如珠似玉的面容,精雕细琢的五官,炯若明珠,朗然照人!

即使死去多日,风采依然独好!更遑论他活着的时候了。

呵呵,也只有这样,才能和他同穴吧?

命运真是跟她开了个天大的玩笑!

头顶上沉闷的棺材盖缓缓地盖上,耳边响起轰隆隆的石门推动声。

罗锦心缓缓地闭上疲乏的双眸!

她知道,一切都盖棺定论了。

那个害她至死的舅母,在外人眼里还是那么贤良淑德,连死去的外甥女都给定了这么好的一门阴亲。

而她,一个孤女,伴着一具冷冰冰的男尸,也撑不了几日。

罗锦心只盼着下辈子投胎不再生在富贵之家,就算清贫,只要安乐一生也好。

更多

小说相关章节:

猜你喜欢

精品古代言情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