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女生言情

苏女问昔

标签:

状态:连载中

类别:女生言情

作者:霏霏雪1980

时间:2019-07-11 10:25:22

特殊说明

主题凝炼,集中,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人设丰满,力荐阅读!

小说简介关注微信公众号:看书读

霏霏雪1980小说苏女问昔,霏霏雪1980小说苏女问昔在线阅读第1章天上掉下未婚夫江南,苏府,后花园。苏问昔轻车熟路,轻攀着墙边那棵百年的老柳树,利索得像只猴子。站到墙头,手拽住一根不算太细也不太粗,柔韧性刚刚好能禁得住她体重的枝条,来一个飞天荡空。一个漂亮的弧线划过,苏问昔安稳落地。苏问昔站直身子,非常满意自己出场的造型。嗯?为啥不见像以往提心吊胆等候见她落

精彩章节

第1章天上掉下未婚夫
江南,苏府,后花园。
苏问昔轻车熟路,轻攀着墙边那棵百年的老柳树,利索得像只猴子。站到墙头,手拽住一根不算太细也不太粗,柔韧性刚刚好能禁得住她体重的枝条,来一个飞天荡空。一个漂亮的弧线划过,苏问昔安稳落地。
苏问昔站直身子,非常满意自己出场的造型。
嗯?为啥不见像以往提心吊胆等候见她落地猛松一口气的小丫头红莺儿?
倒也没多想。红莺儿这个小丫头才九岁,贪玩得紧呢。
话说,九岁的小丫头当丫环伺候她,罪恶哎!她的观念里向来都是大的照顾小的。当然,虽然她也才八岁,但是嘛……心理年龄成熟啊!红莺儿在她眼里就是小屁孩儿好不好。
说起小屁孩儿,苏问昔还真是觉得够了,最近似乎一直跟小屁孩儿打交道,不是哭就是闹,她还真心觉得有些受不了。真不敢相信,自己当年也是那样过来的?
好吧,至少这一次不是。
乔老头子最近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弄了一群叽叽歪歪不是肚子疼就是脑袋疼的小屁孩儿让她练手,感冒着凉拉肚子而已,21世纪的人类人人有常识好不好。
苏问昔腹诽了一下那个一副糟粕老头儿模样却拿自己当太白金星的老头子。当一个人的内心强大到如乔老头子的时候,好吧,基本上,你就可以天下无敌了。
苏问昔装模作样地掸了掸衣服上的褶皱,准备大摇大摆往自己的园子行进。
咦?假山旁边那个瘦得像棵豆芽菜似的小不点哪来的?瘦小得见风就倒,要不是她眼神好,几乎没有看到。
瞧一副面黄肌瘦的样儿,营养不良?肺结核?
苏问昔吓了一跳,那个病这个时代可治不了。
不过,嗯,这个孩子似乎和那些叽叽歪歪的小屁孩儿们不一样。似乎完全不懂哭哭啼啼为何物。好吧,苏问昔觉得,这个孩子,不错。
瘦弱无比的孩子睁着一双清澈吃惊的眼,那眼神里是……警惕?
苏问昔有点莫然其妙。这可是她自己的家。
这孩子不是从小遭受了什么非人虐待吧?瞧瞧那细得干柴棍一样的手腕,弱得豆芽菜一样的身板,一张瘦小的脸上只剩了两只大大的眼睛,格外有些吓人。
小萝卜头?
苏问昔看着眼前的豆芽菜,生平第一次叹了一口气。
“你叫什么名?”
万分怜惜的语气,像哄那些小屁孩儿时的语气。
瘦弱的少年并无一丝怯懦,单薄的肩挺得笔直,双唇抿成一条直线,毫不示弱地迎上苏问昔眼中的怜悯,却并不说话。脸上的神情带着种被侮辱一样的薄怒。
苏问昔显然有点愣,被对方眼中的抗议弄得有点呆。
自尊得过度的孩子,代表了什么?
好久,终于把眼中对小屁孩的怜悯换成了对同龄人的关切,心里有点小诧异地想,这孩子不会也是穿的吧?人小鬼大!
对着这样一份显然比自己还与年龄不符的倔强,苏问昔有点头疼,转头问跟在少年身后的老僧垂目入定一般的家丁:“他是谁?”
家丁努力让自己忽视掉自家小姐从墙头飞天落地的事实,默念了十遍“我什么也没看见”后,恭敬地回答:“这是跟小姐有婚约的子规少爷!”
苏问昔头顶“卡嚓”一声闷雷滚过,手指向下颤颤地指着对面不起眼的小屁孩,又向上指指自己,说不出话来。
有没有搞错?有没有搞错!有没有搞错!!?
她不过是出了一下门,回来之后居然多出了个未婚夫少爷,还是这么个……
苏问昔承认,她对自小订亲这件事一直是耿耿于怀,充满抵触的。
凭什么不问问她的意见就给她订亲?凭什么一句话就要决定她的未来?
自由恋爱的时代婚姻都有那么大变数,何况这种盲婚盲嫁!
苏问昔是不可能义正言辞地反驳抗议的。这是社会规则!可恶的社会规则!
当然了,这么多年真人从未露面,她也就自动无视了。谁成想会有一天,那个叫未婚夫的家伙会突然冒出来,是个小正太也且算了,谁知道居然是这么个弱不禁风性格扭曲的豆芽菜?!
所以事实证明,这的确是盲婚啊盲婚,她怎么可以允许自己不明不白地就此盲嫁?
苏问昔眼前自动脑补了一副自己怀里抱着幼儿,手里拉着瘦弱大儿的场景,浑身打个冷战,大叫了一声:“就他这个豆芽菜样儿!!”
没理会愣了的家丁,黑了脸的少年,苏问昔“嗖”地向她爹的书房射过去。
这个婚约,无论如何,无论如何,一定要取消才行!!
苏老爷此刻正在正堂会客。
苏问昔闯进去的时候,正听见苏老爷说:“子规在我这里夫人只管放宽心……”
然后目瞪口呆地看着一阵风卷进来的苏问昔。
同样盯着苏问昔的,还有那位正在接受招待的夫人。片刻的愣怔过后,和言悦色的夫人站起来,微笑地说道:“看这孩子相貌俊秀,眼睛灵透……”
苏老爷红着老脸,急急打断:“让夫人见笑了,这正是小女问昔。”一边说着,一边瞪了一眼苏问昔……的一身男装。
苏问昔低头看自己的男装。
说实话,她穿男装比女装更好看。只是,她爹似乎并不这样认为。
所以说,老顽固么,就不能指望他能破除旧观念,接受新思想。
不过,她爹尽管不接受,倒也没有过多苛责过。这样说来,对她已是极度的宽容了吧。
稍作愕然,那位夫人倒是笑了:“倒是个活泼的孩子!”
苏问昔没有听到虚情假意,好奇的眼睛转到说话的夫人身上来。
她不得不承认,这是个美丽的贵妇人,而且是个亲切和蔼让人一见就有好感的贵妇人。
苏问昔从小就没了母亲,以前没有,现在也没有。苏老爷后来也没有继娶,倒是身边有两个妾侍,也不大上心,是以缺少母爱的她一被深有母爱的贵妇人眼神爱抚,心里顿时升了暖意,立时对这位夫人有了好感。
“问昔见过……这位夫人!”
行的礼是男子的礼,谁让她……穿的是男装。
苏老爷丢脸地别过脸,作看不见状。
到现在才觉得,平时真是太放纵这丫头了。
“这是你杜姨!”苏老爷在心里叹口气后,不得不出声提点自己的……女儿。
“杜姨好!”苏问昔乖巧起来是绝对能骗任何人的,且嘴甜得像抹了蜜,“杜姨,你真好看!长得好看,气质也好!”仰着脸,天真乖巧、情真意切的表情。
杜夫人显然是极喜欢苏问昔的,没开口先笑了,伸手握住苏问昔的手,十分温和慈爱地:“我是子规的小姨。”
问昔大大地松了口气。
小姨好!小姨好!至于为什么小姨好,问昔当然没有去想。
“这孩子活泼乖巧,子规放这里,我倒真是放心了。”杜夫人拉着问昔的手,却是对苏老爷爷说话。
啥?豆芽菜还要在家里长驻?
问昔大眼一轮,转向她爹。苏老爷,你确定你要弄个童养夫婿在家里?
苏老爷当然没有接收到苏问昔的询问信号。实际上,他信心满满、信誓旦旦地立刻跟杜夫人下了保证:“子规在苏府,必不会受委屈!夫人请放宽心!”
啥?这就……决定了?
问昔有些傻眼。苏老爷,你好歹争求一下我的意见啊?娘亲不在了,你女儿好歹也是苏家半个女主人的噻?
子规的小姨当天便走了。临行跟子规细细叮嘱。
问昔看着子规明明难过得眼圈发红,却倔强地抿唇强忍的样子,心中叹道,这个孩子是多不受待见哪,被抛弃了不知多少次了吧。被家里人宠大的孩子,能是这样?早哭得稀里哗啦,不依不饶了吧?
这样的孩子坚决不能当夫婿,万万不能啊,缺少家庭关爱的孩子心理阴暗哪!
苏问昔想着打了个冷战。
“问昔,你长子规两岁,以后要多多容让于他,可记下了?”
苏问昔被苏老爷一声训斥拉回心神。
啥?她比豆芽菜还大……两岁?闹了半天,她还被塞个姐弟恋?
苏老爷你有没有搞错?有没有搞错?女孩子生来是要被男人呵护的,你女儿将来嫁个夫婿要被心疼的,我可没打算给别人当奶妈!
苏老爷你是觉得自己万贯家产送不出去还是怕如花似玉的女儿没有抢,为什么偏偏弄个比她还小两岁的乳臭小子当未婚夫啊?
苏问昔郁闷地发了一会儿呆,觉得,这门亲事,无论如何,一定一定,要快刀斩乱麻地……搅黄了。
“小姐,老爷让你给子规少爷布置房间去!”红莺儿的声音将苏问昔远走的心神再一次拉回来。
苏问昔翻个白眼,完全忽略自己苏府半个女主人的事实,看了看眼前比她还瘦小的小丫头。
有没有搞错,她给豆芽菜布置房间?
她才八岁好吗?
苏老爷你没有忘了吧?你有两位妾侍整天吃饱了没事做,你不怕她们血脂高、血压高啊?好歹让她们体现一下剩余价值吧?

更多

小说相关章节:

猜你喜欢

精品女生言情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