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悬疑小说

横刀立马

标签:

状态:完结

类别:悬疑小说

作者:任怨

时间:2019-09-04 03:59:44

特殊说明

小说简介

横刀立马全文简介:他是一个从修罗屠场中走出来的男人--王风,无数的鲜血杀机磨练出了他过人的力量和智慧,还赐予他了一块极寒玄铁。但是当他走出战场的同时却又意外跌入了异界,无数的强敌纷沓致来,神秘的魔法,美丽的精灵,狂暴..

精彩章节

天色越来越黑,空气中也显的越来越闷热。

山下是一片黑压压的营寨,军旗招展,刁斗森严。风中传来一阵阵隐约的雷声,同时也传来一阵阵的沉闷。旌旗猎猎,步卒操练之声隐约可闻。

远方的地平线上,隐隐绰绰出现一个飞驰的黑点,越来越近,地面也传来清脆的马蹄声。

黑点渐渐变的清晰可见,原来是一匹飞驰的快马。马上骑士不停的挥舞马鞭,催促座下的马儿,从马的速度来看,已经跑了不少的时辰。

到了营门外五十多丈处,门口的警哨已经看清,来人身着本朝服饰,一身文官的味道,但却不象个普通书吏,背上还背了一个黄绢包裹的包袱。警卫的直觉让他提高了警惕,大声喝道:“来人停马!”

“混帐东西,本使者携圣旨而来,面见你家主将李毅,还不快快打开营门,跪迎圣意。”马上骑士大声喝斥。

警卫大吃一惊,连忙唤过另一守卫,嘱咐几声,守卫飞快的向大帐跑去禀报。警卫自己忙跑下了望塔,指挥几个士卒,打开营门。

门外骑士也将马勒停,看着军营之中。

片刻工夫,大帐方向出来一群将官打扮之人,为首一人,身着将军服饰,正是李毅。

听到有圣旨,李毅大吃一惊,连忙带领左右将官,大踏步走出营门。

左右随侍抬出一张供桌,点起香案,所有人随同将军跪伏在地,准备聆听圣旨。

马上骑士这才下马,从背后包裹内捧出一卷黄绢包裹的东西,走到香案之前,展开来,大声阅读。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边关第三营守将李毅督军不力,斩立决,钦此!”

李毅大吃一惊,正要分辨,只见使者突的从圣旨中抽出一把匕首,迅如疾风,正好刺在李毅刚刚站起的胸中。同时纵声大笑,远远的躲了开去。

从李毅起身到使者远遁,不过瞬息之间,这使者的身形动作,哪里是一个文官。简直就是一个武林高手。

随着使者的大笑声,远方传来一阵轰雷般的马蹄声,却是一队契丹铁骑。

李毅捂着喷血的伤口,指着使者道:“你…你…你是假的!”

一口气转不上来,含恨而逝。

周围士卒被这突发的变故惊呆了,等到反应过来,契丹的铁骑已经到了不足一箭之地了。

也不过转眼间,契丹的铁骑冲入了营门,后方的士卒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就已被铁骑踏到了头顶。

一场血战就此展开。但营门已破,主将已死,军心涣散,况且,契丹人准备充足,有心算无心的情况下,西山下的第三大营几乎在顿饭的工夫中就被冲的七零八落。士卒死伤遍地,尸横遍野。

与契丹开站以来,还从未出现过如此惨败。一个万人驻守的大营就此被摧毁。全军上下,连同将官在内,一万一千余人,仅有数百人逃出。

与此同时,远方的山冈上,几骑人马正静静地观察着西山大营的情况。

一个文士打扮的人驱马上前,对一个契丹将军打扮的人拱手道:“主上,看来微臣的算计已经成功一半了。”

“哈哈哈哈,士杰,你的妙计果然不同,即便此次大计不成,我们也让南蛮子损失了一个万人队和一个营寨,已经够本了。”契丹将军大笑道。

“主上这么说,难道另一队人马会失败吗?莫非主上怀疑我方某的能力吗?”被唤做士杰的文士反问道,心中大不以为然。

将军看了看有些不高兴的谋士,长叹一声,苦涩地说道:“士杰,非是我看轻你的智谋,刚刚的一场完胜已经证明你的能力了。”

“哦,那莫非……”,方士杰迟疑一下,反问道。

契丹将军看了看远方的血火战场,契丹士兵已经开始打扫战场了。这次契丹人奇计夺寨,缴获了粮草辎重无数,消灭对方万人以上,己方损失却不足千人,也难怪契丹将军说这次胜利是完胜了。

“士杰,你在南方读书时可曾听说过南蛮子的一个军队,唤作‘狼军’?”,契丹将军扭向方士杰问道。

方士杰看了看将军的郑重表情,疑惑的答道:“未曾,此军队不就是在我们要对付的另一个大营吗?”

契丹将军道:“正是,你刚到战场,不到三天就给我安排了一个如此大胜,想来也对这些南将有一定了解了吧?”

方士杰正色道:“方士杰蒙主上大恩,从小收留,更送士杰到南朝学习其文化,探听其机密,士杰不敢有丝毫懈怠,兢兢业业,为能报主上大恩,出战前已将这些将官的脾气禀性打探地一清二楚。”

看了看远方打扫战场的士兵,方士杰又道:“象这李毅,治军法度,莫不中矩中规,对南朝忠心耿耿,但起弱点也正在于此。所谓将在外,君令有所不受,这李毅却因一个区区使者,大开营门,亲出迎接,以示尊敬,更率领大小三军,全部跪伏迎接,两军阵中,岂容如此。”

顿了顿,又接着说到:“第四大营将官姚群,根本就是一个草包,若不是因为在朝中有后台,连个伍长都混不上。而且手下军卒,大多不齿其为人,也谈不上上令下行,如此一个货色,难道能识破我精心的策划吗?况且,第四大营驻扎的都是囚犯军,人数不过四千左右,岂能敌我上万铁骑?”

契丹将军看了看方士杰意气分发的脸,暗叹一声,说道:“士杰,你刚到军中,不熟悉战场情形,也未曾接触过真正的厮杀。在南朝,也主要是靠南蛮朝廷的官员收集情报,所以对狼军不了解也属正常,但你可千万不能有轻敌之心哪!”

“哦!”,方士杰被契丹将军的话提起了胃口,反问道:“莫非这狼军如此厉害,为何在南朝的情报中居然没有一句提到?”

契丹将军扭头看了看一脸迷糊的方士杰,轻喝一声:“撒坎!”

“有”,后排的一个随从策马而出,来到下手,恭声禀报道:“回主上,狼军因为是囚犯军,因此在立功奏报中均没有提及。”

方士杰大吃一惊:“莫非这狼军竟是这支囚犯军?”

撒坎回报道:“正是。”

契丹将军回身道:“撒坎,你和狼军对过阵,你给士杰说一下狼军的情形。”

“是。”撒坎道,“狼军原是南朝发配的囚犯所组成的军队,一向纪律散漫,无法无天,连驻守边关的大帅都没有把他们放在心上,以往打仗,大多时候是被当作炮灰送死。不过近几年来,南朝歌舞升平,囚犯也渐渐少了,囚犯军不再扩编,保持在两万人左右。其后大小战事无数,囚犯军也慢慢到了这个规模,只剩四千多人。”

方士杰很是疑惑,追问道:“那为何囚犯军会被称为狼军呢?”

撒坎接着道:“狼军出名的是因为两点,一是不听号令,没有一个狼军的将官在狼军中呆过三月以上;二是狼军个个虎狼成性,五年前,囚犯军还有两万余人,四年前就已经锐减到五千人,可一直到现在,狼军参加大小战事无算,还有四千余人。”

“丝”,方士杰倒吸一口冷气,“莫非这狼军竟然勇猛如斯?”

撒坎道:“狼军中现在步军骑军各占一半,主上一年前派我等率领精骑五千,牵制狼军,谁曾想,刚一接触,狼军便与我等厮杀,”

方士杰道:“那这狼军莫非个个都是争强好斗之人,如此也不难对付。”

撒坎道:“我等率领的五千精骑,乃是我军中最精锐的‘虎贲卫’,个个以一当十,纵横沙场,无人能敌。”

方士杰突然截断撒坎的话语,问道:“等等,莫非一年前南朝大捷,边关守将孙晓大破我族虎贲卫,官升三级,他居然率领的是狼军?”

撒坎道:“非也。当时狼军统帅并非孙晓。”

方士杰奇道:“那如何南朝朝廷捷报上是孙晓?”

“这便是你未曾听说过狼军之缘故了。”契丹将军接过话题。

方士杰才思敏捷,立刻反应过来:“莫非这狼军所立功劳,竟没有得到任何奖赏,为何狼军还如此拼命?”

“呵呵呵呵,发配囚犯,只要在囚犯营中呆够五年,便可脱离囚犯身份,回归原籍。不过在杀阵中,以往如要五年中不死,谈何容易。”契丹将军长叹道。

方士杰已然感觉到点什么,小心翼翼地问道:“主上,既然狼军如此厉害,为何我在献策时主上没有提醒我呢?”

契丹将军笑道:“你才思敏锐,在南朝学习多年,但恃才傲物,纸上谈兵,如不让你受挫几回,怎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焉能成大器?”

方士杰犹自不服,忽听一声急报,“报——”,一个探马飞驰而来,来到近前,翻身下马,单膝下跪禀报道:“回禀主上,第四营戒备森严,偷袭第四营的一万人马远在十里外便被发现,冒充使者的呼毕将军没有消息,大军被两个百人斥候队偷袭骚扰,损失六百余人。对方无损伤。”

契丹将军大声急问:“怎么,呼毕还没有消息?”

“回禀主上,呼毕将军两刻前发出行动失败无法逃脱信号,直到现在仍未见将军返回”探马恭恭敬敬地回答。

“你下去吧!”,将军挥了挥手。探马转身离去。

转头又问:“士杰,你怎么看?”

方士杰现在比较谨慎了,想了想才道:“主上,狼军如此戒备森严,绝不会是那个草包姚群的作风,可以断定,狼军中必有一个极高明的人物居中策划。”

契丹将军看了看方士杰,点头道:“不错,狼军中确实有一个高明人物,高明到另人害怕的人物,囚犯军就因为此人,被我军与之交战的官兵们改为‘狼军’,就因为此人,害我损兵折将,五年来迟迟不能越雷池一步,连我精心训练十年之久,纵横塞外,无人能敌的‘虎贲卫’一战便折损了一半。害我军全军上下,闻狼色变,否则区区两百斥候队如何敢袭击骚扰我万人大军,杀伤六百余人后全身而退呢。”

方士杰惊问道:“真有此人物,此人是谁?”

契丹将军叹口气,回答道:“我们从来未将囚犯军看在眼里,以往开战也是虚以应付,每次战事双方均有伤亡,直到最近几年。几乎狼军从未有重大伤亡,而每每我军均是伤亡惨重,后来不得不派最精锐的虎贲卫去牵制狼军,五千儿郎,结果却被狼军一战全歼,从此我军上下再不敢轻易招惹。出战皆是长枪大盾,防卫为上,决不主动出击。此等军威,实在另人羡煞呀!”

方士杰笑道:“主上还未明言,此人到底是何人?为何屈居囚犯营中?”

撒坎接过话题:“非是主上隐瞒,实在是目前连我等也不知道此人究竟是谁?”

方士杰沉默片刻,起身下马,跪服在地,恭声道:“主上,士杰计算不周,误了呼毕将军性命,自请处罚!”

契丹将军低头看看跪服在地的方士杰,说道:“你初来乍到,已为我军献策夺取南朝第三大营,灭敌万人,军心大振,此等功劳,怎能处罚。”,顿了顿,又说:“况且我本意也是要你受挫于狼军,吃些教训,望你牢记此次教训。”

方士杰叩头道:“士杰受教。”

契丹将军又道:“你也不要妄自菲薄,狼军虽然厉害,但南蛮朝廷并不知晓,到下个月,这批人也该脱离军籍回乡了,你也不用太担心。你起来吧!”

方士杰起身应道:“是。”心下却不断嘀咕,何人如此厉害,竟让契丹王者也居然钦佩不已却又毫无半分痕迹可挖。

一行人策马返回契丹大营。

第四大营中,却在进行着一场较量。

杜开还在愤怒不止,这个冒充的使者居然是个高手,层层包围下还杀了十四个弟兄。看着弟兄流血,杜开的眼睛都要红了,亲自出手,和对方硬拼了一柱香之久,才抽个空子,用老大教的一招刀法,剖开了这个强硬敌手的肚子。

看着两个百人斥候队大摇大摆的回来,杜开更加不爽了,这下可麻烦了,老大知道的话还不剥层皮。想到老大平常对敌的手段,再看看自己杀掉的敌人的尸体,还是心下不安。老大教的招数怎么如此血腥,连让人留个全尸都那么难。

心下正在缀缀不安,抬头却看到一张含笑点头的脸。一抹习惯的微笑,一副平静的表情。杜开看到这张至少比他小十岁的脸,着实还是吓了一大跳。

“老大,我……”,杜开惶急的嚷。

年轻人挥手拦住了他要说的话,“我都看见了。”杜开又吓了一大跳,这岂不也看到自己弟兄被杀了。

年轻人摇摇头,说:“这是个高手,至少是大将级别。看他的招数,可能就是契丹人称‘笑面虎’的虎贲卫统领呼毕。”

杜开听完吓了一大跳,今天是怎么了,居然这么惊不住吓。

不过这次确实太震惊了,我居然杀了呼毕,杜开有点不敢相信自己了。

自己虽然是少林俗家弟子,内外兼修,一身武功,在来到囚犯营的时候也凭着过人的武功当了个百夫长。但要说凭一己之力,搏杀号称“塞外三虎”之一的“笑面虎”,杜开还从没有敢奢望过。

“怎么,不相信他是呼毕?”,年轻人笑笑问。

杜开使劲摇了摇头,还是觉得有点不太相信。“老大,那真的是呼毕吗?是我一个人杀的吗?”

‘哈哈哈哈,凭你‘血手‘杜开,还不至于这么窝囊吧,当年也是敌阵中杀入杀出的角色,杀个把人有什么了不起的,怎么这么端不起架子来?‘年轻人取笑他。

‘不是老大,实在是这个呼毕不是一般的人物呀,那可是‘笑面虎‘呀!那年‘塞外三虎‘结伴中原,把整个武林闹的鸡犬不宁,后来,我师傅和十七个师伯师叔们一起用十八罗汉阵才将他们打伤,远遁塞外。呼毕之厉害,可见一斑呀。这样的一个人,居然被我一个人收拾了,实在是有点太…太…太不可思议了。‘杜开说到后来,多少有点结巴了。

“杜大哥,不是你的师傅们武功不好,是因为他们胸中没有杀意,因此,出招也不带杀气,到最后也是打伤而不是打死。倒不是这三个人武功真的高到什么程度了。你今天不也一个人就收拾下来了吗?”年轻人正色道。

杜开道:“老大,你教我的到底是什么招数,怎么这么厉害,杀人连个全尸都不给留?而且,一使招就有杀人的冲动?”

年轻人瞪眼咬牙道:“我和郡首仇深似海,不共戴天,我在千军万马的厮杀中悟到的刀招,就是为了有一天能把他们全家都凌迟处死,挫骨扬灰。所以,我的刀法是以杀气御刀,杀气愈强,刀招愈烈。”

杜开见势不妙,连忙错开话头,问道:“老大,这次契丹人派了一个大将假装使者,是不是有什么阴谋?我们要不要加强一下戒备?”

“这时候才想到,你也太迟钝了吧,我在你和呼毕决斗之前就来了,指挥警戒,否则怎么会误了十几个弟兄的性命。”老大恨恨地说道。

“去把弟兄们的尸身收拾一下,好生安葬。杜大哥,你去应付孙晓,我回去了。”

说完转身消失在不远处的帐篷群中。

身影消失前,老大回身喊了一句:“杜大哥,别忘了刚刚和呼毕过招的感觉!”

直到老大的身影消失,杜开才指挥各人善后。

看着弟兄们忙碌,杜开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双手,抽出刀来细细思索片刻,仿佛要把和呼毕过的招重新过了一遍,等再次抬起头来,已经是一张更加自信的脸。

招呼手下把这边处理好,杜开整了整盔甲,向中军大帐走去。

第四大营中,军旗迎风招展。洌洌风中,一个青黝黝的狼头,张牙向天,随着旗子迎风摆动,时隐时现。大旗下,一片杀气腾腾的军卒。

更多

小说相关章节:

猜你喜欢

精品恐怖校园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