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悬疑小说

成化十四年

标签:

状态:完结

类别:悬疑小说

作者:梦溪石

时间:2019-09-04 03:59:36

特殊说明

小说简介

成化十四年全文简介:成化十四年,后宫有个万贵妃,西厂也有个厂公叫汪直,太子朱佑樘才刚刚八岁,还不知道能不能顺利长大成人。皇帝碌碌无为,宦官欺上瞒下,廷臣左右补漏,为恶者得意猖狂,为善者无奈嗟叹。世道如此,天道何公?..

精彩章节

京城。

时近晌午,欢意楼里,走出两个人。

为首的是个公子哥,面白微须,一身直裰套在身上跟套在竹竿上似的,眼下两道青黑痕迹,走两步路就打一个呵欠。

他后头还跟了个小厮,亦步亦趋,不敢怠慢,一手给公子哥打伞,一手还提着个烛火已经熄灭了的灯笼。

行人见状纷纷闪避。

原因无它,欢意楼是青楼,青楼的规矩就该是晚上才开门迎客的,现在对方大白天从楼里出来,那只能说明这位公子不仅玩了一整夜,还玩了一个上午,而他的背景,又深厚到欢意楼不得不为他破了规矩。

这样的人,脾气好的也就罢了,万一要是脾气不好弄出点什么事来,吃亏的还是无权无势的老百姓,所以大家见着了当然要闪远一点。

惹不起,躲得起。

公子哥忽然眼睛一亮,定定地望住前方。

小厮不明所以,顺着他的视线看去,顿时了然。

前方不远处,一个人慢慢地走过来。

对方同样是一身直裰,但一样的款式却穿出了不一样的效果,如果说公子哥是竹竿套衣服的话,那对方就是芝兰玉树,风度翩翩了,如果有点文采的人在这里,说不定还会吟上两句“飘如游云,矫若惊龙”之类的句子。

不过公子哥明显是说不出这种富有内涵的话的,他只顾着两眼放光地盯着对方了,然后踩着轻飘飘地脚步上前搭讪:“不知这位公子尊姓大名,欲往何处?”

小厮暗暗叫苦,自家少爷这等性好渔色,男女不忌的嗜好可真要命,大街上随便看到个顺眼的也能拦下来调戏,这京城遍地都是达官贵人,虽说自家来头大,可万一要是被言官撞见了,免不了又要被弹劾一番,这也不是头一回了。

谁知被调戏的年轻人仅仅是挑了挑眉,便一口道出他的身份:“武安侯长子郑诚?”

小厮先是吃了一惊,但他长年跟在自家少爷身边,很有几分眼力,当下就认出对方并不是什么公侯府里的子侄辈,便斥道:“大胆,我家世子的名讳也是你说得的?”

年轻人随意地拱了拱手:“失礼了,不过据我所知,朝廷似乎还没下发明旨,敕封你家公子为世子吧,既然不是世子,你这个称呼细究起来已是犯了忌,若是被人往陛下跟前参上一本,那你家侯爷就要受你连累了。”

小厮被他说得满头大汗,越发不敢造次:“小的出言无状,还请公子见谅!”

郑诚却也是一绝,话已至此还不知死活,依旧吊儿郎当地笑道:“美人既认得我,那就好办了,不如我们找一处地方坐下来喝几杯,再好好聊几句?”

他色眯眯的眼神在对方身上来来回回地扫荡,只差没用眼睛把人家衣服也给剥光了。

年轻人一笑:“也好,不如就到城东冼御史家聊?”

小厮打了个激灵,再也不敢小觑对方,连忙上前一步,拦住自家少爷将将要伸出去的爪子,拱手道:“我家少爷昨夜饮了酒,如今醉意上涌,言行多有所失,还请公子见谅,不知公子尊姓大名?”

对方笑道:“你这话问得有趣,我怎会将姓名告知于你,万一你回去向你们侯爷告上一状,我岂不就吃不完兜着走了?”

小厮被他看破用意,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对方走远,这才抹了把汗,松了口气,暗道好险。

堂堂武安侯府的人听到冼御史三个字竟然像耗子见了猫一样,只因这大明朝的世袭爵位多得是,朱家子孙的,异姓封爵的,自洪武到现在一抓一大把,一多就不值钱了,而御史言官又太嚣张,对着皇帝都敢犯颜直谏,要是知道武安侯长子光天化日之下当街调戏良民,估计能马上撺掇着皇帝削爵了,更不必说刚才那年轻人看上去就不像是个普通人。

寻常百姓哪能明知道是武安侯长子还用这副语气说话?

“你作死啊,刚才怎敢拦着少爷我!”郑诚被坏了好事还老大不乐意。

少爷,我这可是救你啊!小厮心道,一边赔笑:“老爷这会儿说不定在家等着呢,要是回去晚了,您又得挨棍子,还是小心些的好!”

一听到老爹的名头,饶是郑大公子酒还没醒,也不由得打了个寒噤,不吱声了。

小厮跟着郑诚回去,一边又回头望了一眼。

对方早就走远了,哪里还看得见人影,但小厮还是禁不住琢磨:他究竟是谁呢?

………………

唐泛是睡到半夜的时候被喊醒的。

过来找他的人是顺天府的一名王姓衙差,半夜将门擂得震天响,得亏这院子只住了唐泛一个人,要不然别人还当强盗上门。

门一开,老王一脸焦急:“唐大人,出大事了,快跟我走一趟!”

唐泛眨了眨眼,身上只披了件外裳,脸上还残留着睡意:“什么大事?”

老王压低了声音:“出命案了!”

能让他半夜心急火燎上门的肯定不会是普通命案。

唐泛:“谁?”

老王:“武安侯的长子,郑诚!”

唐泛一愣,立时就醒了大半。

当年朱元璋得天下时,将跟他一起打天下的功臣们都封了一批,后来被他自己杀得差不多了,有些在靖难里站错了队,又被永乐帝杀了。

剩下现在这些世袭的爵位,大部分都是永乐帝敕封的靖难功臣的后代,一代代传下来,还有一些则是当年土木堡之变后封的,好一点的尚有点实权,可以带带兵,镇守地方,运气差一点的,就像眼下出命案的这家武安侯一样,只能待在京城养老,甚至不小心牵连进什么事情,转眼爵位就没了,看上去风光,实际上也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这些人家就连世子也都是要经过皇帝册封才生效,不是随便生个嫡长子就能顺理成章当上世子的,要是皇帝看那人不顺眼,拖个十几二十年也是有可能的,说不定还会找个借口除了爵,是以这些贵胄人家的公子哥,走在京城未必比得上一个实职的七品京官风光。

第一代武安侯是靖难功臣,传到这一代已经是第四代了,郑英去年刚刚袭爵,生性严肃谨慎,从不敢仗着世袭的爵位在外头惹是生非,奈何生了个不长进的儿子,武安侯几乎要为他操碎了心,打打骂骂那都是家常便饭了。

只不过打骂归打骂,那是恨儿子不争气,郑英可从来没想过让他死。

此时的他双目通红,面色铁青,负手站在郑诚的房外一言不发。

灯火通明的小院子里围满了人,男丁女眷也顾不上避嫌了,惊惧者有之,哭泣者有之,喧嚣声起,一团忙乱。

唐泛赶到侯府时,顺天府尹潘宾已经到了,正在跟郑英说话。

一干衙役将郑诚的屋子团团围起来,把那些进进出出的家丁仆役都赶到外头去。

被老王催促,唐泛没来得及穿上官服,只穿着常服,不过潘宾一看到他就朝他招手:“润青,快过来!”

“侯爷,府台大人。”氛围如此紧张,唐泛倒不显得如何诚惶诚恐,依旧是那身不紧不慢的气度,跟周围的人一对比,反倒有些特别了。

站在人群中的小厮郑福禁不住啊了一声,指着唐泛:“你不就是白天那个人吗?”

这一出声,人人侧目。

潘宾生怕引起什么误会,忙道:“还未介绍,这是顺天府推官唐泛唐润青,明敏思辨,长于断案,这次我让他前来,也正因为此事。”

郑英目光一闪,饶是他这等不参与朝政的人,也听说过唐泛这个名字。

只不过种种道听途说,终究不如眼前所见,可惜现在儿子横死,郑英也没什么心思寒暄了,直接就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武安侯冷眼一扫,郑福赶紧将缘由一说。

唐泛拱拱手:“早上与令公子言语不协,还望侯爷见谅。”

郑英叹气:“犬子无状,冲撞了大人,又与大人何干,若不是他已……哎,我定是要狠狠教训他一顿的!”

说罢露出又气又恨又是悲痛的神情。

唐泛虽然只是从六品小官,可他名声来历却不小,郑英自然要客气一番。

唐泛:“侯爷节哀,还请将令公子之事细说。”

郑诚是个纨绔子弟,这一点毫无疑问,他的纨绔主要体现在性好渔色上,只要长得漂亮,男女都可以,家里娇妻美妾还嫌不够,外头又养了外室,结果成日还往花街柳巷跑,也正因为他寻欢作乐,风评不好,所以朝廷迟迟都未下达册封他为世子的旨意,令武安侯郑英气恨又无奈。

今日白天郑诚刚从欢意楼回来,就被正好在家的老爹郑英撞了个正着,郑公子被骂得狗血淋头,又被勒令禁足在房间里不准出去,郑英本以为他能安生几天,谁知道一转头,儿子又跟一个婢女勾搭在一块。

等到两个时辰前,郑英得到禀报赶过去的时候,郑诚已经赤、裸着身体躺在床上没了声息,旁边跪着个衣衫不整的婢女,正在嘤嘤哭泣。

根据小厮郑福描述,事发大约是亥时将近,郑诚正好撞见从外头路过的婢女阿林,见阿林有几分姿色,就起了色心,要将人往屋里拉,阿林半推半就,双方纠缠了一会儿,最后两人还是进去了,郑福跟到了门口没进去。 -成化十四年

过了大约一炷香时间,就听见里头传来阿林的尖叫声。

郑福连忙推门进去,看到的就是郑诚倒在床上不省人事的情形。

他连忙跑出去喊人,后来的事情就都不用说了。

照理说,像郑诚这样挥霍无度,掏空身体也是迟早的事情,但儿子已经死了,郑英又没办法追究教训,那婢女就成了首当其冲的诱因,郑英丧子之痛,武安侯府因丑事而大失颜面的怒火全都发到婢女身上去了。

不过这里出现一个问题,若那个婢女是奴籍倒也罢了,郑英想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暗地里打死填井,对外都能找个借口糊弄过去,家丑不宜外扬,更不必劳动顺天府出马,坏就坏在那婢女是良家子,并没有跟侯府签下卖身契约。

既然不是奴籍,就不能想打杀就打杀了,否则今日侯府轻易处置,它日难免就落下把柄为人诟病,像郑英这等小心谨慎之人,是不敢为之的。

所以郑英第一时间选择了告官。

更多

小说相关章节:

猜你喜欢

精品恐怖校园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