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小说

浅浅一笑竟折妖

标签:

状态:完结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秦皇

时间:2019-09-08 23:48:05

特殊说明

小说简介

浅浅一笑竟折妖全文简介:这个故事啊,要说简单也简单,就是一个比较倔的女娃,有爹有娘却受了不少苦。 然后遇上了一个看起来爽朗帅气的魔头,正准备倾心相恋来着,半路却杀出个看起来温文尔雅的妖精。 再然后妖精和魔头之间就展开了一场惊..

精彩章节

━━━━━━━━━━━━━━━━━━━━━━━━━━━━━━━━

本文内容由书包网()整理。

本作品来自互联网,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

浅浅一笑竟折妖

作者:秦皇

前世今生

楔子

仙音渺渺,云雾寥寥,今天九重天上意外的安静,仙踪稀少,只一些修为不高的小仙和几只神兽来回巡视。因为今天是西天佛祖万把年来难得一次开坛讲法的日子,九重天上的众位有仙阶的仙家都奔赴法会。

忽然,祥云震颤,凌霄宝殿剧烈的摇晃起来,看管南天门的守门神兽急忙向前奔去。太上老君的看炉药童也被惊动跑了出来,在门口正遇见南天门的守门神将亚加。

药童拦住道:“亚加神将,这是发生了什么事?”

亚加道:“紫霞峰的方向有异动,怕是血煞要破封而出了!”

“什么?!”药童惊讶道:“血煞要出来了?不是被封印了吗?”

亚加神将却没有时间回答他,药童的话音落时,亚加神将已经只余一个背影了。药童只好暗暗的祈祷,千万不要让血煞出来啊。十万年前那场战争他无缘得见,但是惨烈程度却叫人心有余悸。

血煞本是碧波海的一条蛟龙,乃是碧波神君的五儿子丹枫……那一年修行大成,冲出碧波海却不知道为什么成了魔,一出海便要奔去魔界,碧波神君和碧波海里的一干仙众,拼命拦截都没有拦住,血煞不仅打败了一干众神,还冲破了岩石门上魔界和天界之间的封印。其力量之大让闻声赶来的玉帝大吃一惊。

因为岩石门上的封印被破,玉帝派了东岳大帝的部将温琼镇守岩石门。同时女娲娘娘修补封印。虽然封印被破,其实九重天上的并不怎么担心,因为虽然魔与神势不两立,却不会主动对方的麻烦。一般的神仙不会随便去魔界,魔界的妖精们也不敢随便上天界。

这一天,女娲娘娘刚把封印修好,温琼神将准备撤兵,却见封印光华四射,晃得人睁不开眼,光华落下之时便见岩石门边站了一个一身玄衣的男子,身后跟着大批的妖兵。

看着被破坏殆尽的封印和那架势,男子的身份十分明了,温琼道:“大胆妖魔,竟敢擅闯天庭!”

那男子笑的妖媚,本来就盛极的容貌更是让人移不开眼,只听他道:“听说太上老君的仙丹有起死回生之效,特地来讨一些。”

温琼道:“来讨一些?你的样子更像是要抢一些吧?”

“哈哈哈……”那男子仰天大笑,道:“如果讨不到,本座不介意抢。”

“丹枫!!”这声音一出,双方一阵安静。却见碧波神君从后面奔出来。对着那男子叫道。

“大胆!”一个甲鱼精站出来喝道:“竟然敢直呼尊主的名讳!”

“尊主?”碧波神君有些呆了。

那男子看着他微微皱眉道:“本座是血煞,不是什么丹枫,碧波神君莫要再提。”

原来玉帝在凌霄殿上感应到有魔界入侵,连忙率领众神赶到这边,碧波神君远远的看见领头的那男子真是自己的五儿子丹枫。

听了二人的对话,众神皆是一惊,原来这就是碧波神君的五子丹枫?因为丹枫之前修行很差,一直到六千岁修行大成之前都是一条碧油油的蛟龙,连碧波神君都放弃了他,所以九重天上很少有人知道碧波神君竟然还有五儿子,即使知道的也未曾见过他化成人形之后的样子。

却没想到默默无闻的丹枫突然间修行大成,直接就是金光闪闪的上神,那个时候,碧波神君才知道五儿子乃是罕见的顿悟体制,但是却不知为什么成了魔。当时为了拦他去魔界,弄得声响很大,是以,不久碧海神君的五儿子丹枫成了魔的消息就传开来。

碧波神君也不曾想再见自己的儿子时,他已经成了魔界的魔尊,谁也不知道这一年里他经历了什么。只是那嘲讽的口气中却有着掩也掩不住的苍凉。

神界当然不会给他仙丹,所以那是一场注定的战争,那一场战争大的天昏地暗,血流成河,已成为血煞的丹枫一身玄衣站在天兵天将和妖兵妖将的尸首堆中,临风而立,碧绿的双眼中印染着鲜红的颜色,狰狞可怖。

看着不断倒下的神将,众神心中讶异,异常担忧,这血煞的功力已到了何种地步?青龙,朱雀,白虎,玄武,眼看着血煞就要冲破阻碍冲过来,对视一眼,合二十八星宿之力摆下了天罗地网阵。

这是神界最厉害的阵法,不管你是妖是仙都不能逃脱,可是……

看着躺在地上的二十八星宿,连玉帝也无奈道:“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天劫吗?”

众神听了心下惶然,正在众神绝望之际,只听一声娇喝:“大胆妖魔,竟敢擅闯天庭!”

众人闻声望去,只见一个一身白衣女神抱琴立于云端之上,那样娇媚的容貌在四海八荒之内也是极罕见的,尤其是那一双眼中,波光潋滟,可是那股气势却又让人望而生畏。

众神均是一愣,只听有人叫道:“月渊战神!”

这一声将大家都叫醒了,这样的容貌,这样的气势四海八荒除了月渊战神确实是再也找不出第二个神仙来。

月渊上神是上古司战女神,一直以来都在北极玄灵境清修,四海八荒谁都知道这位上神喜静,一般不去打扰。月渊上神在玄灵境一呆就是十几万年,以至于很多新修上来的神仙都不知道她的存在,即使知道她的人也一时想不起她来,今日她因觉察到大批恶魔侵扰神界才及时赶来。

月渊和血煞的决战持续了整整一年,那一年天昏地暗,日月无光,可谓是惊天地泣鬼神,最后月渊上神拼着重伤劈开紫霞山将血煞封印在山中,便一声不吭的离开……

西天佛祖正宝相庄严的讲法,突然一顿对着身边的玉帝道:“血煞要出来了。”

“什么?”玉帝一惊,随后对着下面的温琼道:“你速去玄灵境请月渊上神前来。”

温琼正要领命,西天佛祖道:“月渊不在玄灵境。”

玉帝奇道,“不在玄灵境?佛祖如何得知,可否告诉朕她在哪里?”

“月渊下凡要历三世情劫,如今还未回来。”

玉帝一惊道:“月渊上神下凡历劫?难道是因为上次大战沾上了魔性吗?”

佛祖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只说道:“玉帝不必担心,此次血煞破封而出乃是去找月渊。不会给九重天上带来很大的麻烦。”

玉帝虽然还是有些不解,但没有多问,毕竟血煞破封不是小事,急忙起身带着九重天上的仙家告辞了。

南海观世音坐在佛祖旁边问道:“难道这次是月渊的劫数?可是为什么月渊会在凡世?只不过是与魔尊一战,不应该能染上魔性。”

佛祖笑道:“有因必有果,有果自有因,解铃还需系铃人,月渊确实是染上了魔性,却不是因为与魔尊的一战。如果不是她未尽全力封印,亦不会有这次的劫数。大多仙家认为只要下凡历劫便能洗去魔性,却不知凡间便是一个魔性聚集之地,要参破才能洗净,若要参不破,恐堕魔道。”

观世音在旁了然的点点头,突然道:“月渊只是沾染魔性,为何是历情劫?”佛祖看着她笑道:“不可说,不可说……”

星芒大陆的上空,本来下界寻找月渊的血煞突然被一层光圈包围,最后化作一道绿光消失在凡间的某个地方……

而在谁也没有看见的地方,一道紫光划过,也消失在星芒大陆的方向……

有点委屈

第一章

深冬的季节,大雪纷飞,苏家堡堡主苏天成神清气爽的从后山石室里出来,半个月来他一直在石室闭关修习紫阳神功心法,紫阳神功是他苏家堡的独门武功,极难修炼,虽然前五重只要天分不错,加上勤加修习,十五年左右就可突破,这个时候,在江湖上就算得上是一流高手了。但六重之后却是极难的,除了苏家堡先祖苏光突破了第九重之外,后人最多也只有他的祖父在七十岁的时候才突破第八重,那时已是难逢敌手。

他刚刚正在突破第七重的紧要关头,突然内息翻涌,胸口滞的厉害,眼看就要重伤之际,却不知为何内息突然缓和,然后一股暖暖的热流从丹田处缓缓升起,在体内游走一周天之后,从百会穴出,第七重境界就这样让他突破了。

他虽然在苏家一直算是天分极高的,二十岁突破第五重成为江湖上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三十五岁突破第六重已可和江湖前辈匹敌,但他也有自知之明,此次乃是练习,绝不可能冲破第七层,他已经做好了冲不破关受伤的准备,却这样莫名其妙的让他冲破了。

他的疑惑很快就被突破第七重境界的喜悦代替,刚刚走出石室,就见苏家堡的后院之上七彩祥云笼罩,让人看着欣喜。管家苏商来报:“恭喜老爷,夫人刚刚诞下一位千金。”

苏天成问道:“孩子什么时候出生的?”

“回老爷,未时三刻。”

正是他冲关化险为夷的时刻!苏天成心中惊讶,又望了望那还未散尽的祥云,大笑道:“好,

好,真是老天赐给我的宝贝,去看看!”

苏天成急着往夫人王氏房中赶去,一路上竟然发现堡中鲜花怒放,下人们奔走欢呼,苏天成心中十分高兴,对着身后的苏商吩咐,“今日本座喜得千金,统统有赏!”

苏商领命,喜气洋洋的走了,今日真是喜庆,小三的腿伤突然好了,福嫂八年未育,今天却查出有孕,还有二狗丢失的铜钱竟然找到了……总之,今天苏家堡所有的人都遇见了喜事,这可是托这位二小姐的福啊。

同是苏家堡的后院偏隅,一声声闷哼想起,一个老妇人站在床前,对着产妇道:“小姐,再加把劲儿,看见头了!”

那产妇披头散发,冷汗涔涔,嘴里咬着一叠汗巾,显然正在用力。

“哇——”一声嘹亮的婴儿啼哭,屋里的丫鬟和老妇人都松了一口气。老妇人轻轻的抱起婴儿,对着产妇道:“小姐,是个千金!”

产妇虚弱的笑笑:“让我看看。”

一旁的丫鬟却叫道:“柳妈,您的胳膊……”

柳妈也吃了一惊,看着自己活动自如的胳膊,欣喜的说不出话来,抬头看了看床上的产妇,又看了看小雅,惊道:“小雅,你的脸——”

小雅急忙摸着自己的脸,有些惊慌,柳妈急忙递上一面铜镜,小雅一看几乎要叫起来,她脸上的那块大红斑不见了!

床上的产妇还有些虚弱,一时间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到底怎么了?柳妈急忙对着她跪下道,“刚刚在小姐阵痛时突然飘来七彩祥云,现在我和小雅的残疾突然不治而愈,这是吉象啊,我们的小小姐定不是个简单的人物!”说罢对着小雅道:“还不快去通知老爷。”

“是,是!”小雅忙不迭的奔出去,柳妈看着床上产妇突然亮起来的眼睛,欣慰的点了点头,也许以后,她的小姐便不用再过这样的日子了。

过了一会儿,只见小雅匆匆匆匆跑进屋子,对着床上虚弱的产妇道:“颜姨娘,夫人刚刚也诞下一位小姐,老爷,老爷……”丫鬟的声音慢慢小了下去,看着床上人苍白的脸色,她突然不忍心再说下去。

床上的产妇自嘲的笑了笑,对着丫鬟道:“无妨,即使夫人不诞下小姐,他也是不会来的吧……”然后对着怀中的女儿道:“看来你的爹爹短时间之内是不会记得你了,不要怕啊,你还有娘,娘会好好疼你的。”说罢,看了看窗外的大雪,低声吟道:“夜寒翳冷已严冬, 白雪飘零落人间。 此景不愿屋中做, 情浅自是少伤痕。情浅则刚,就叫浅浅吧……”

七年后

那一刻,湖边的喧嚣突然被隔离,时间定格,一身红衣的女孩儿瞪着眼睛没有了动作。一切都归于沉寂,她能够清楚的听见冰冷的湖水灌进耳朵里的声音,胸口越来越闷,深深的恐惧压的她喘不过气来,本能的挣扎却无济于事,她说不清那是怎样一种感觉,也许这就是娘所说过的叫做绝望的东西?

可是,娘还在莫园等着她回去,娘见不到她怎么办?她是不是要死了,她要是死了,爹爹会不会难过?浅浅胡乱的想着,直到眼前的一切终于变的模糊,可是就在

更多

小说相关章节:

猜你喜欢

精品魔法校园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