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小说

蛇妖夫君硬上弓

标签:

状态:完结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兜里有烟

时间:2019-09-04 09:02:45

特殊说明

小说简介关注微信公众号:看书读

蛇妖夫君硬上弓全文简介:一个苦逼奇葩,一个冷暴风华,搭错花轿嫁给他,夜夜春宵被他压。开始时:滚过来给本君暖床!老实给我趴着孵蛋!到后来:我想听你亲口叫我一声夫君。宝贝,我还想要……爱吃爱美爱冬眠,冷傲霸道纠结狂。他..

精彩章节

红烛摇曳,红幔氤氲。

软绵绵的靠在锦绣缎枕上,朦朦胧胧听闻门口传来一阵脚步声。

那声音时重时轻,渐行渐近。

浑身无力,眼前除了红还是红,隔着薄薄的轻纱盖头,神志模糊的猜想着此刻的情景。

哪里?只是微微动了动思维,头就疼得跟要掉下来一样。

缓缓的眨了眨眼睛,如烟似雾的红色中一个瘦瘦高高的影子朝这边走来,须臾已到眼前。

谁呀。还是脑袋疼。

“娘子,为夫来了,让……你久等了。”一道沉洌磁性的声音,夹带着芬香的酒气,一根金枝摇摇晃晃的挑开了盖头:“让夫君好好看看,娘子。”

下一秒,金枝叮铃一声脆响从新郎的手中滑落在地,与此同时,两双瞪大的眼睛瞬也不瞬的盯着对方。

“你,你是何方妖孽!竟敢冒充本君的夫人!”

“你才是妖孽!我还想问你呢!”

两句话刚脱口,又是一阵剧烈的头疼,刚想喘口气,下巴就被一只冷冰冰的手狠狠捏住,一双深碧凤目燃点着阴翳的怒火刀子一样钉过来:“说!我娘子呢。”

“老子哪知道!把你的爪子从爷的下巴上拿走。”

“你这是跟谁说话呢。”一身大红衣裳的男子声音寒彻的恨不得杀人,恼怒的大喝道“来人!”

片刻便从外面呼呼啦啦进来了三四个身着华服之人,其中一个年纪较长胡子花白的老者还拄着一根蛇头拐杖,颤颤巍巍走到近前,低眉顺目的道“君主,敢问何事。”

“你说何事!”君主勃然大怒,红袖一拂桌面,琉璃杯盏纷纷碎落:“睁大你的老眼给我看看,这是什么东西!”

老者和其余人等这才抬起眼睛朝一身凤冠霞帔的新娘子看去,皆不约而同的身子向后仰了仰,一副被震的模样。老者揉了揉眼角,似乎不大相信自己老眼昏花的视觉,又凑近些眨巴了两下,在确定不是看花眼后,扑通一声就给跪了,拐杖丢在一边,磕磕巴巴的道“君主,老夫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啊!罪过罪过。”

剩下的几个也纷纷跪倒,大呼不知真相。

君主负手而立,望着他的背影都能感受到此刻他心中熊熊的怒火,胸膛都一起一伏的:“废柴!都给我滚出去。”

“是……”老者朝身侧的几位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们赶紧退出,其余事等稍后在从长计议。

几个人连滚带爬的出去了,门扉轻轻合上,此事万不可声张,否则君主的颜面扫地。他们刚想转身避风头,身后的门哐当一声被踢开,旋即一枚玉冠飞镖一样砸在老者脸上:“叫雪狼老儿滚来见我!”又是砰地一声,门被卷上,老者颤巍巍的拾起君主的发冠,一边揉着脸一边招着手“我等快些前去,这事儿大了。”

红绡帷幔的房间内就只剩下他们两个,死寂的掉根针都能听到。

某只开始迅速的回忆一路滚来的情景,貌似是有那么一个女的,不过半路上就化成灰了,自己从前一个世界嗖一家伙就落在了人家的花轿里,还记得那个女的是哭了还是怎么的,不行一思考就脑瓜儿仁疼。

某君恼羞成怒的在地中央来回的转悠,愤愤然喋喋不休“好你个天煞的野狼,竟然把本君当猴耍!看我要你好看!”说着,潭水一样冰冷的深碧色眸子又朝某只刷刷了过来,像是认命般的咬牙切齿道“若是难看些也就罢了,连公母都窜了!这不分明把我当傻子么!”

“你以为我愿意。”某只叹了口气:“我这辈子还没娶老婆呢?就跑你这来了。”

“放肆!”某君上前就把可怜的某只揪了起来:“妖孽,注意你的口气。”

某只心里蔑笑道,就你长成这样也好意思说别人是妖孽:“撒手!说话前先好好撒泼尿照照自己,都快长成红颜祸水了,还舔着脸说别人。”

“简直是……无法无天!”某君轻而易举的就把他撇出去好远,后背重重的砸在地上脊椎骨都要折了,他揉着腰刚想爬起来,就被一只精美的靴子给踩住了,某君微眯着狭长的眼睛冷厉的俯视着他,漆黑的长发顺着一侧肩头滑落,染在嫣红的衣袍上,刚欲开口怒斥,门外传来一道苍老的声音:“君主,雪狼门主到了。”

某君深吸了口气,抬起脚沉声道“我知道了。”随后狠歹歹的丢给某只一句话“回头再收拾你!”便拂袖而去。

某只彻底傻眼了,自己这是穿到了一个什么世界,怎么人的眼睛还有绿色的。肚子都快被那妖孽才爆了,踉踉跄跄的站起来,他在这满屋绯霞的婚房里瞎转悠了会儿,眼前最关键的就是先找点吃的,简直要饿翻白眼了,瞄了瞄地上散落的糕点,他蹲下身一点点拾起来往嘴里塞,面子啥的先下课吧!活下来是重点。还别说,味道不错,就干脆坐地上开造。

月满霜天。澄明的烛火将偌大的殿堂照得通亮,翡翠石晶的地面美轮美奂,一陈一设极尽奢华。碧翠琅椅上,一袭红裳的君主目色冷沉的望着对面椅子上一袭白衣的男子,除了先前的老者外再无他人。他们三个谁都不说话,老者的脑袋都快低到脖子里去了,白衣男子不明所以的眨着眼睛,终于开口道“我说青夜,你这大婚之喜不去洞房花烛,把我叫来所为何事啊。”

青夜沉默的像块石头,目光恨不得砸死他。

“咳咳,是不是舍妹不大听话啊!你多多海涵她一下嘛,毕竟是小丫头第一次出阁,很多事难免会……你明白的。”

青夜还是不言语,眸底隐隐怒火。

“呵呵,都说**一刻值千金,你就不要在这跟我这糟老头子浪费好时光了,速速歇息去吧!若是想我了想跟我闲谈,咱们改日把酒言欢,机会有的是,青夜,你说是吧。”

青夜的手紧紧的握住琅椅的扶手,一用力卡擦一声玉雕的饰摆便碎落成屑,纷纷扬扬飘在半空,白衣男子的眼睛倏忽瞪大了几分,遂飞速的转了转,瞄向一边低着头的老者,老者哪还有心思瞅他啊!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遂干笑了两声道“这是怎么了?徒生如此大的火气。”

“徒生?”青夜沉冷的声音回荡在偌大的殿堂:“雪千屠,你是把我墨青夜当傻子了吧。”

“青夜你这话从何说起,我怎么会,呵呵……”雪千屠分析这形势不对呀,就算他的妹子长得算不上沉鱼落雁,可也基本说得过去,到底是哪出了差错,莫非他嫌嫁妆给的少?“青夜,你也知道这段时间我忙着族里的事,一时难以分身,回头我必亲自送上大礼过来。”

“雪千屠!”墨青夜刷下站起来,蹭蹭两步走到他跟前:“还在这跟我装糊涂!”

“我,我……”雪千屠一脸无辜,卡巴着眼睛望着他,这时老者一旁语重心长的道了句“雪门主,你就从实说了吧。”

“我说,我说什么呀!”雪千屠更迷糊了,遂叹了口气道“是,我妹妹长得是没那么标致,配你青夜是有点勉为其难,可你放眼看看,咱东藏大陆上有能配得上你的女子么。”

“女子?呵呵。”墨青夜的鼻子都要气歪了:“雪千屠,你还知道本君是雄的,要找个雌的,我还以为几千年过去你老的连雌雄都不分了。”

“你,你这话什么意思嘛。”雪千屠抿了抿嘴角,脸色也有些难看:“就是我舍妹不好看,可也是女子,也能给你传宗接代。”

“好一个传宗接代!”墨青夜对着老者道“把那个妖物给我拖上来。”

老者忙不迭的颤巍而去,留下墨青夜跟雪千屠彻底冷场。片刻后,一个满嘴沾着糕点渣的红衣男子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一脸老子无所谓的神情,看得墨青夜更加的怒火万丈。

“看看吧!好好看看你的舍妹!”他一撩衣袂重重的坐回琅椅上,将头扭向了一边。

雪千屠就傻了,狸猫换太子也没这么快的吧!上轿子的时候他还跟妹子千叮咛万嘱咐,怎么下了花轿就变成这副嘴脸了。他不敢相信,更不愿相信!目瞪口呆的走到某只跟前:“千璃,是你么。”

“你叫谁呢?老子叫杜远程。”

雪千屠倒吸了口凉气,眼珠子飞速的转着,道“千璃,哥哥知道你调皮,别闹了,快变回去。”

“变你妹啊。”

“对,就是变我妹。”

杜远**是哭笑不得:“我也不知道我怎么的就跑这来了,还掉进了一个女人的花轿,噢,我知道了,那个女的就是你妹子吧。”

蓦然,他的嘴就被雪千屠给捂上了,雪千屠一边捂着他一边对一脸阴云的墨青夜道“青夜,我们兄妹先说两句。”

墨青夜连头都没转过来,直勾勾的怒视着墙上的壁画。

雪千屠一路将他拽到殿堂的角落处,压低声音道“你小子从哪来的。”

“这是哪。”

“你什么来路。”

“你又是谁。”

“赶紧给我招!要不咱俩都完蛋。”

杜远程眯了下眼睛:“我穿过来的。”

雪千屠显然听不懂他在说什么?“怎,怎么过来的?”

“就那么过来的,你就说接下来我怎么出去吧。”

“出去?往哪出,你还想从青王府出去啊!别想了。”雪千屠忽然脸一沉:“如今你已经嫁过来了,我不管你是谁,聘礼我是绝不会退给他的。”顿了下:“我妹子呢。”

“化灰儿了。”杜远程瞪了他一眼,还张口妹子闭口我妹子的,都掉钱眼里去了:“带我出去,我要回去。”

更多

小说相关章节:

猜你喜欢

精品魔法校园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