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小说

无字天书

标签:

状态:连载中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苗疆男少

时间:2019-06-12 11:44:36

特殊说明

理清晰,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文章文采盎然,寓意深刻,情节跌宕起伏紧扣人心故事完整推荐阅读!

小说简介关注微信公众号:说书文学

苗疆男少小说无字天书,苗疆男少小说无字天书在线阅读独赏西山满楼月,清决一地秋意浓。看穿人间俗世愁,我自把酒对歌谣。日渐西下,斜阳渐隐。漫天光辉,最终在苍穹拉出一丝黑暗中,悄然而去。天地之间,突然多了一层帷幕一般的灰色。晚风微凉,幽幽的自风中传来一道清脆歌谣。这声音之中,充满欢畅快乐,仿佛果真若诗中所言'看穿人间俗世愁,我自把酒对歌谣&ap

精彩章节


独赏西山满楼月,清决一地秋意浓。看穿人间俗世愁,我自把酒对歌谣。
日渐西下,斜阳渐隐。漫天光辉,最终在苍穹拉出一丝黑暗中,悄然而去。天地之间,突然多了一层帷幕一般的灰色。
晚风微凉,幽幽的自风中传来一道清脆歌谣。这声音之中,充满欢畅快乐,仿佛果真若诗中所言'看穿人间俗世愁,我自把酒对歌谣'一般,活的逍遥自在。
走近看了,才发现是一个小小牧童,独自坐在牛背之上,正赶着牛群,从西山而下。牧童年岁约莫十二三岁,长的眉清目秀,一身略显破旧的灰白之衫,在风中也多了几分不羁之意。
小诸葛,怎么又在吟诗作乐?
牛群走动,路过一处不算大的草地变,一名面容慈祥的老者对着他呵呵一笑,颇多喜爱之意。枯瘦的手中,一截恍似枯材的老烟杆已经斑驳一片,随手在木门边上敲了两下,烟灰簌簌,接着放点烟丝,再度放在嘴中,眼圈飘动,在暮色中显得迷迷蒙蒙。
牧童咯咯一笑,一下子从牛背上翻了下了,随手将牧笛收起,对着老者唱了个诺,蹦跳着跑了过去道:孙爷爷,今天给我留了什么?
孙姓老人哈哈一笑,旋即站起,异常健朗,从身后拿出一个被青草包裹的东西,递给牧童道:喏,这是你二叔从城里带来的'草鸡',你拿去吧。
牧童眼睛一亮,鼻际翕动,已经闻到了丝丝香味,笑着从孙姓老人手中接过。
谢谢孙爷爷,我要走了。
天色更晚,牧童又回到牛背之上,唱着小曲,老黄牛摇摇晃晃,摆着尾巴朝前而且。
呵呵,小诸葛,明天记得早点来啊,我这里还有一些米粥。
孙姓老者眯起眼睛,笑意更浓。
这小小牧童,唤作诸葛雁明,是这西山小村的放牛娃,从小父母双亡,在村民的帮助下度日。此子性格极好,故而村民对他极其喜爱。而他更是犹若爷爷一般,精心照料,有什么好吃的好用的,都会偷偷留给他,时日已久,便感情越深。
目送诸葛雁明离去,孙姓老者深深的吸了一口旱烟,眼圈萌动,化作一阵阵白色眼圈。
诸葛雁明则轻拍牛背,优哉游哉,似乎并不着急一般。
现在只不过是黄昏时分,时间还早的很。
胯下老黄牛也仿佛早就熟悉这一段路程,不急不慢的前行而去,不时还慵懒的嗯哼一声,顺嘴啃一啃地面柔嫩青草。
这一人一牛,在黄昏暮色下,宛若一番夕阳晚景,异常迷人。
但就在突然间,晴空一道霹雳,宛若一条金龙呼啸而下,整个西山之上,瞬间风声呼呼,树枝狂动。更远处,有黑云朵朵,迅速朝着着西山之上笼罩而且,诸葛雁鸣还没有反应过来,便发现头顶之上,黑云重重,犹若一层黑色的帷幕。
怎么回事?
他倒吸一口凉气,心中大惊。脚下黄牛更是突然受到霹雳惊扰,四蹄发力急奔,诸葛雁鸣一时不防,直接自牛背上摔下。
哎哟。
他痛呼一声,揉了揉摔倒的额头之处,双目一扫,发现黄牛已经奔跑的无影无踪,心中大急,喊道:牛儿牛儿,你可不能走啊。
说着,也不顾身体疼痛,朝着黄牛离开之地追逐而去。不料天地异色,一片黑暗。他黑暗中也看不清方向,刚刚跑出两步,便被一丛枯枝绊倒,再度哎哟一声,想要爬起再追,空中连续闪过几道惊雷。
轰隆隆的一连串声响,使得诸葛雁鸣眉头一皱,心中有了几分恐怖。
抬头看天,只见整个天穹完全在黑暗的包围之下,偶偶几道惊雷闪电自云层中划过,带过几道亮光,更恍若九幽恶魔闪动的双眸,要将整个天地吞噬一般。
诸葛雁鸣何曾见过这等可怖之象,更何况荒野之中,风声更厉,刚要张口,顿时被一阵狂风灌注,夹着几丝黄沙,不由得连续呸的几声。
这鬼天气。
他暗自骂了一声,便强忍住心中的惊骇,缓缓的朝着印象中的草棚爬去。但刚刚爬出一丈之远,整个天际,突然发出一道极为极为幽红的光芒。
光芒乍一出现,便犹若一支利剑,狠狠的朝着地面之上戳去。
利剑出云层,又若逃离的神明一般,四周黑云再度涌动,雷电之声更大,隐隐夹着仙人的怒吼一般。
天地之间,一片肃杀。
嗖。
一声轻响,随后李白身前不远处的土地突然炸裂开来,不少草皮泥土直接在幽红光芒之下,化作齑粉,朝着李白疾射而来。
李白一慌,但动作倒也不慢,急忙趴在地上,双手抱头。然后噼里啪啦一阵脆响,他只感到背后以及双手一阵生疼。
良久,雷声逐渐隐退而且,闪电也消失在云层。但整个苍穹依旧一片黑暗。
躺在地面之上的少年一动不动,突然,咚的一声沉闷响声传来。
少年突然颤抖了一下,却并没有感受到再次的疼痛,不由得一阵纳闷,然后缓缓拿开双手,抬起头颅,大眼睛咕噜噜的转动,见四周风平云静,更有一轮清月半隐在黑云中,只露出一半的俏脸儿。
好恐怖的天气。
诸葛雁鸣暗自惊呼一声,见四周确实无异,便缓缓的自地面爬起,随后深深吸了口气,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眉头却是不断皱动,一脸忧愁。
虽然自己没事了,不过牛却没了。
他对天长叹一声,原本消散自若的神态完全消散,静立原地良久,突然间感到一阵肃杀之气,顿时一惊,扭头一看。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一丈开外,居然有一道红芒。
什么玩意?
虽然感觉到一丝不平凡,但他并未放在心中。现在牛没了,以后日子怎么过都是问题,对于他而言,除非天上掉下一块黄金来。
诚然,这不是黄金。
走得近了,才发现这是一柄奇怪的剑。
此剑极小,不过巴掌长,浑身透着一种幽暗红芒,不时发出丝丝肃杀之气。诸葛雁鸣苦笑一声,颇为无趣的蹲在这把古怪的小剑边上,看了良久,依旧没有见到这柄小剑有什么异动,不由得用手弹了一下。
咚。
一声沉闷,自小剑之上发出。这还不是一柄铁剑,居然是一柄石头剑。不过拔起来放在手中,却并不重,又有一种玉质的感觉。但一入手中,就有一种莫名的凉爽之感,瞬间将他烦躁的心绪给平了下来,更难得的是,这柄古怪的小剑,他居然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就好像,这柄小剑,前世就是他的东西,否则也不会这么心灵想通。
李白实在搞不明白这究竟是什么,或许只是一个玩具吧,算是老天爷抚慰自己痛失黄牛给的一点小安慰吧。
小剑那在手上,红色的光芒逐渐消散掉,最终恢复本面目,真的犹若岩石一般的眼色,不过质量没有石头那么重罢了。
诸葛雁鸣四下寻找一番,见并没有剑套,便直接裹在怀中,打算回去之后,找个铁匠,打造一把剑套,也算是给它一个安家之所。

更多

小说相关章节:

猜你喜欢

精品玄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