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小说

造化神图

标签:

状态:连载中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金鳞

时间:2019-06-12 11:47:01

特殊说明

章整体流畅,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

小说简介

金鳞小说造化神图,金鳞小说造化神图在线阅读东极,青云镇。暮色苍茫,夕阳如火。易辰像往常一样,推开道观的残破大门走了进去。这座名为“青云观”的道观,不知存在了多少岁月,只是在岁月的屠刀下,这座道观已经破落不堪,荒凉一片。易辰只知道自己从懂事开始便生活在了这座道观。这座残破的道观便是他的家,为他遮风避雨了十三年。“辰儿,你归来了!”一道苍老的声

精彩章节

东极,青云镇。
暮色苍茫,夕阳如火。
易辰像往常一样,推开道观的残破大门走了进去。
这座名为“青云观”的道观,不知存在了多少岁月,只是在岁月的屠刀下,这座道观已经破落不堪,荒凉一片。易辰只知道自己从懂事开始便生活在了这座道观。这座残破的道观便是他的家,为他遮风避雨了十三年。
“辰儿,你归来了!”一道苍老的声音响起,没有多少感情波动。
“师父,”易辰恭敬的应了一声,迈步走进了这道观中仅存的一间供奉着圣像的大堂。
进入大堂,映入眼帘的首先是一尊高有九丈的清癯老者石像,老者赤足麻衣跏趺坐于石台之上,仰望苍穹,神光湛湛。
而在石像的下面,则盘膝坐着一位身穿破烂道袍的老者,这老者双眼浑浊,脸上皱纹密布,灰白长发盘于脑后,用一枝木簪束缚,给人一种大限将至的感觉。
也许是感觉到易辰的到来,老者抬头用他那浑浊的双眼看了一下易辰,而后便闭上双眼,面无表情道:“你今天可有收获?”
向着老者鞠了一躬,易辰有些歉意的说道:“徒儿无能,虚度了今日!”
易辰从小无父无母,自睁眼起,见到的第一个人便是老者,也就是他的师父风尘子,这座破落道观的主人。风尘子将他从一个婴儿拉扯长大,对他来说就是他的父亲,没能完成风尘子的期望,他的确很愧疚。
自从他七岁进入修炼的路途时,风尘子每日都会给他安排一个任务让他完成,以风尘子的话来说,“人活一世,必不负一日!”。
以往的任务虽有些难度,可也不会太难,易辰在风尘子的影响下,对自己的一切几乎都严厉要求,很少有任务没有完成。可这次的任务实在是比往常的任何一次任务都难,想完成几乎是不可能。
“你还记得我跟你说过什么吗?”风尘子仍然是面无表情,极为平静,那怕易辰的失败也不能引起他的一丝波动。
易辰沉默片刻,一字一句道:“不疯魔,不成活!”
“你拼命了吗?”风尘子问。
“没有!”
风尘子沉默良久,然后睁开双眼,盯着易辰的眼睛,直到易辰将头低下,这才移开,而后叹了口气,自顾自说道:“也许是我太严厉了!”
感受到风尘子的心情,易辰连忙跪下,愧疚的道:“是徒儿错了,请师尊责罚!”
易辰和风尘子生活了十三年,对于这位父亲一样的师父极为尊敬,现在感受到师父对自己的失望,心中极度的愧疚。
“好了!你先退下吧!师父累了!”风尘子站了起来,朝易辰挥了挥手,离开了大堂。
“师父!”易辰喊了一声,可风尘子好像没听见似的,眨眼就消失不见。
风尘子的失望,让易辰心中极为难过,若不是自己不够努力,师父又那会对自己失望。
在原地跪了片刻,易辰突然握紧双拳,眼中满是坚定,喃喃说道:“不就是一头二级妖兽吗?我拼了命也要将你杀了。”
易辰长身而起,向着观外走去。
夜,朦朦胧胧,圆月高悬,风起九天。
明月映照的山林间,一名身穿破烂道袍。浑身脏兮兮的少年不断的在月光下奔跑,兔起鹊落间便是两三米远,其鬼魅一般的速度在其身后带起了一阵狂风。
“那只二级妖兽应该就在不远处了吧!”在接近一片湖泊时,少年放缓了脚步,收敛了自身气机,躲在了一片草丛中。
少年正是从道观中出来的易辰,风尘子给他安排的任务正是击杀此处的一只二阶妖兽,但由于修为原因,易辰在见过这只妖兽的威势后,便放弃了任务,谁曾想竟引来了师父的失望,所以这次他准备偷袭这只二级妖兽,只希望能将其顺利斩杀,完成师父交给他的任务。
“呼!”易辰吐了一口气,让自己能时刻处于冷静的状态下,如今他才命源境五重,想要打败比自己高一大阶的二阶妖兽无异于痴人说梦,要知道二阶妖兽那可是相当于聚元境修士,他一个小小命源境修士,给人家塞牙缝都不够。
嗷欧
在易辰不断的思索着如何将这头二阶妖兽斩杀时,在湖泊不远处突然传来了一声狼吼,响彻山林,将易辰从沉思中惊醒。
“嗯?”易辰看着不远处那只发出吼叫的狼妖,心中极为疑惑,今天在此地查探的时候怎么没见过这只狼妖?而且还是一只二阶火狼?难倒两只二阶妖兽是朋友?如果真的是朋友,那还谈何斩杀那只犀牛妖,一只都搞不定,两只岂不是送死。

湖泊中突然翻起了大浪,将湖水朝两边推开,一只高有三丈,头生独角的庞大犀牛从中走出。向着不远处的火狼发出了一声警告般的吼声。
“咦?不对!这两只妖兽好像是敌人!”易辰看着两只妖兽,心中突然冒出了这样一个念头,因为这方圆十里都是这只水犀牛的领土,如今突然出现一只和它同等阶的妖兽,那便是生死大敌,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吼!嗷欧!
好似是映证了易辰的想法,两只妖兽吼叫了一声,便朝对方扑杀而去。
看着两只厮杀在一起的妖兽,以易辰沉默寡言的性格都差点大笑一声,道上一声好字了,实在是没想到自己竟然能捡个便宜,到时候只要两只妖兽斗个两败惧伤,自己就能轻易的杀死两只妖兽了,实在是幸福来得太突然了。
吼!
犀牛妖庞大的身子,每落下一步便是地动山摇,极为可怖。在距离火狼不远处时,犀牛妖大嘴一张,一道水蓝色的光华朝火狼头部射去。欲将自己的敌人一击毙命。
嗷欧!
火狼也时刻警惕着犀牛妖,在犀牛妖发出水蓝色光华时,火狼脑袋朝后一仰,而后向着犀牛妖一吐,一团碗大的火球从狼妖嘴中吐出,呼啸着向水蓝色光华撞去。
砰砰砰
水蓝色光华与火球始一碰撞,便发出一声巨响,蓝色与红色的光芒四溅,湖水发出一声巨响,冲到了半空,四周的花草树木都被摧残的零零碎碎。
“好惊人的威势!”易辰将两只妖兽的战斗看在眼中,暗道一声好险,幸好自己没有去找犀牛妖战斗,不然自己一招就得完蛋。
吼!
两只妖兽在第一轮的交手中便用了全力,都想在最快的时间内解决对手,一开始便动用了最强手段,只不过火球明显要更强大一些,当水蓝色光华被磨灭后,火球仍有肉丸大小,在犀牛妖猝不及防之下,砸在了其肚子上,留下了一道灼烧的焦痕,疼痛之下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嘶吼,疯狂的向着火狼撞去。
吼!嗷欧!
眨眼间,两只妖兽就撕咬了几十回合,各自站在两方,警惕的盯着对方,一口一口的喘着粗气,明显两只妖兽都有些筋疲力竭了。
此时的火狼右腿弯曲,背上有一道狰狞血口,深可见骨,极其的凄惨。
犀牛妖也并不好过,头上的独角断了半截,身体上尽是爪痕。
嗷欧!吼!
两只妖兽再次发起了进攻的吼叫,各自喷出一道火球与水箭,然后贴身进行最原始的肉搏。
一蹄换一爪,两只妖兽你来我往,完全不顾忌自身的伤势,不杀死对方决不罢休,这种精神令得远方观战的易辰都触动不已。
“这难道就是师父所说的“不疯魔,不成活。”。”易辰看着两只不断拼命的妖兽,不禁想起了师父的话,的确是不拼命,就得丢掉性命。
将脑子中的其他想法丢掉,易辰逐渐冷静了下来,不悲不喜,全身都绷紧,只等到一只妖兽死亡,另一只妖兽放松之时,也就是他出手之时。
吼!
终于,在火狼的利爪下,犀牛妖没能挡住,被火狼抓住机会一爪抓到了喉咙,划出了一道狰狞裂缝,顿时血如泉涌,犀牛妖只能发出一声不甘的吼叫,倒地身亡。
“时机到了!”易辰紧绷的身子在火狼杀死犀牛妖后放松之时。如一支利箭射出,一拳砸向火狼的头颅。
火狼在杀死犀牛妖时,也被它临死反扑,遭到了重创,被来想好好歇息一番时,却突然觉得浑身汗毛都立了其来,按照野兽的直觉向左一个翻滚,躲过了易辰的一拳。
一拳落空,叶凌天眼睛一眯,这二阶妖兽果然不能小觑,纵然身受重伤也能避开他的全力一拳,看来,还是太过高估了自己。
嗷欧!
火狼怒吼一声,化作一道红色的影子,向着易辰扑杀而来。
“哼!孽畜受死。”易辰一声大喝,挥动双拳,与狼妖硬碰硬,他就不信一只重伤的狼自己都打不过。
砰砰砰!
易辰与狼妖终究是境界差距太大,即使火狼重伤也不行,始一碰撞便被一股巨力掀得倒飞而去,撞倒了几棵树木才停了下来,砸在地上,一口鲜血吐出。
“咳咳!”将血吐了出来,易辰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警惕的盯着火狼,此刻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嗷欧
火狼再次一声吼叫,向着易辰冲来,而且比上次的气势更加凌厉,也更加决绝,这一击已蕴含火狼的全力,打算一击终结易辰,战斗再拖下去只会对它不利,所以它拼命了。
看着全力向自己冲来的火狼,易辰突然笑了,笑得决绝,加上其脸上的鲜血,显得有些毛骨悚然。火狼拼命,他被其以意志锁定,这一击以他的修为很难躲开,所以他也只能拼了,你能拼命,我又何尝不能。
在火狼的爪子抓在易辰胸膛时,易辰突然动了,手里握着在撞倒几棵树时取的树叉,对着火狼的头颅狠狠一插,鲜血飚射在他的脸上,是如此的滚烫。而他也被火狼的身体冲撞得抛飞而去,狠狠砸在地上。
嗷欧!
火狼被伤到头颅,倒在地上挣扎片刻,终是不甘怨恨的哀嚎一声,就此死去。
易辰此刻已经不在乎火狼是否死去,反正自己快死了,他只觉得自己越来越冷,意识越来越模糊,一切都朝着死亡的方向发展。
当他的意识快要陷入无尽黑暗时,模糊中见到了一名身穿道袍的老人,那老人看着他满脸复杂的叹了口气。

更多

小说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精品玄幻小说推荐

var _hmt = _hmt || []; (function() { var hm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hm.src = "https://hm.baidu.com/hm.js?83d2d2a6846bdd27efd370d26b22abc3";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hm,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