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小说

临世之域

标签:

状态:连载中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故骋澜

时间:2019-07-11 10:22:07

特殊说明

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情节跌宕起伏紧扣人心故事完整,文章整体流畅,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推荐阅读!

小说简介

故骋澜小说临世之域,故骋澜小说临世之域在线阅读时光可以冲淡一切吗?如果相信有来生,来生那一个会是你吗?如果真的是你,那我还是我吗?《岁月之书》乌伽满在翼族的语言里意味着未来。在这个充满奇迹的时代,一切皆有可能,甚至是控制未来,掌握命运的轮盘。火焰的墙幕隔断了阳世与阴间,再往前,就是神魔封印的入口。千百年来从未有人有勇气来到这里。如果说危险能让人

精彩章节

时光可以冲淡一切吗?
如果相信有来生,来生那一个会是你吗?
如果真的是你,那我还是我吗?
《岁月之书》
乌伽满在翼族的语言里意味着未来。在这个充满奇迹的时代,一切皆有可能,甚至是控制未来,掌握命运的轮盘。
火焰的墙幕隔断了阳世与阴间,再往前,就是神魔封印的入口。千百年来从未有人有勇气来到这里。如果说危险能让人胆寒,那么此处就只能说是恐怖。洛桑的意思是死亡,能从此处过去的只可能是亡灵。
阴森的洞穴里充斥着死亡的气息,如今它迎来了第一位访客。
旅人的疲惫写在了脸上,或许如今的他根本不能称之为一个人。一双幽幽的眼睛正在凝视着火光,苍白无力的声音在洞中响起,“再等等,一切会重新开始。”
他的手上泛起了淡金色的光芒,一轮八角形的圆盘若隐若现。他的嘴里默默地念着诡异的咒语,一团团黑气慢慢从身体里散开。
突然,他猛地吐了口鲜血,似乎已经体力不支,就要倒地。
然后是一阵放肆的大笑,他把手伸向了前方的火幕。
巫医法袍在烈火中燃起……
九天之下,皆为荒土;九天之上,神人对立。
一身着白色长袍男子手握长剑,此剑犹如璀璨星辰,让人不敢直视。令人奇怪的是,这人背后竟然长着翅膀,共八对,十六翼,浮于空宇之中,犹如天使一般。
他的对面,一个身着黑色法师长袍的男子,头戴金冠,手握命轮,周身被七颗闪闪发光的灵珠环绕。仔细一看,那人仿佛是在凝视着自己,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
“萧忆文,我预见了你的死亡。”黑衣男子开口。
“南离枫平,我的死亡也将是你的死亡。”对方回答。
陡然间,黑白交汇,天地变色,人神共默。
“不要”
秦雪吟又一次被自己的梦惊醒。她擦了擦自己额头上的汗水,努力让自己的心平复下来。外面是稀稀落落的雨声,是夜,天空又下起雨来。
似乎注定记忆的碎片要在此处凝结,一个快被世人遗忘的小镇,因为这个人的到来,唤醒了一段尘封千年的记忆。
樱花古镇依旧隐匿在天林不尽的雨中,细雨如丝,樱花如皙。这般梦幻让人分不清现实与虚幻,仿佛是不尽的美,让世人为之痴迷而苦。是的,这种美是罪过的,因为它不该属于人。若说“只因天上有”也是不为过的。
似乎没有人明白,为什么这条通往樱花镇的道路连一盏路灯都没有。几乎所有镇上的人都不敢在大晚上出镇。这件事不是没人管,而是管了也没用。每次一有新的路灯安上,没几天准全报销。谁干的呢?贪玩的孩子,莫名的野兽,还是……反正没人说得上来。
樱花镇本因樱花得名,而镇上又多雨,“雨樱华落”一景令世称奇。但不管是谁都不会有兴致大晚上到镇上来的。但今天
阴冷的小路让人不寒而栗。两个身影却出现在这漆黑的道路上。
“哥,你干嘛不白天来,你看看,我的衣服都被弄脏了。大晚上赶路你也不怕遇到鬼啊。”
“梦雅,怎么还像个小孩子一样。不是跟你说了嘛,南库族的卜喾术只有在夜间才会失效,我们要趁此时出行方能不被他们发现。”男子低声呵斥。
女孩一嘟嘴,不再说话。
“好啦,等到了樱花镇就没事了,梦都的封印会帮我们大忙的。”
细雨依旧,伞下两人缓步离去……
第九大街的右侧,一栋在雨中的别墅,南面的窗口,一双眼睛正茫然地看着窗外。秦雪吟定了定神,外面的雨一时还没有停的迹象,墙上的钟指向两点。她用手抚了抚自己的额头,这个月来不是第一次做这个梦了,到底意味着什么呢?为什么每一次自己都要说“不要”两个字?还有那个黑衣男子为什么要望着自己,他的感觉为什么这么令人熟悉?
迷迷糊糊间秦雪吟又睡着了,再一次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七点。她看了看墙上的钟,大喊了一声:“完了!”就急急忙忙地穿上衣服奔下楼去。
她就读于鼓川中学,今天是开学的第一天。暑假似乎总是过得这么快,不过也好,上学期新认识的同学又可以相互玩闹了。
本来管家早上会来叫她的,无奈,前几天他刚请了家回乡探亲去了。
秦雪吟匆匆咬了几口面包,就带上书包骑上单车出门了。虽然家里有车可以送她上学,但秦雪吟还是习惯骑单车。或许那样更自在一点吧。
鼓川中学是樱花镇唯所高中,鼓川一词是根据鼓川商路的名字而来,这条商路的尽头就是以前的梦都。千年前的梦都,繁华褪去,唯美依旧。现在它有了一个新的名字:樱花镇。梦兰故国的百万大都如今人口已不足一万。沧海尚能变成桑田,何况一城?
思绪乱飞的时候,时间就过得很快,转眼秦雪吟已经到了学校。
高二(7)班的教室在教学楼四楼右转第二间,此时大多数人已经到了。
“雪吟啊,快点快点,听说班上要来两个插班生,兄妹俩喔,我打听过了,好像都是俊男靓女哟,我真想快点见到他们啊!好激动,好激动。”秦雪吟还没回过神来就被袁毓拉到座位讲她的打听来的情报,袁毓是高二(7)班的班长,也是秦雪吟从小到大最好的朋友。
“我可对帅哥过敏,没兴趣。”秦雪吟说完趴在座位上开始补觉。
袁毓转过头来道:“我说雪吟啊,怎么第一天来就这么没精神,这样可不好啊。”
“还说呢!”秦雪吟想起自己不断重复的梦境,焦躁的表情又爬到了脸上。
袁毓拍了拍秦雪吟的肩膀说:“唉,算了,算了,看你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我不问了。你呀,想不明白的事就不要去想它了。”
秦雪吟默默地点了点头。看着窗外,夏天即将过去却还没有带来秋的凉爽,这种天气让人心里不由地一阵烦闷,你说,不能说是噩梦吧,总归很悲,每隔几天来一遍,谁受的了。到底意味着什么呢?
一旁的袁毓推了推她到:“喂,出来太急了吧。头发乱的很。”
秦雪吟对着玻璃的反光胡乱拨了几下,转头用询问的眼光看向袁毓。
袁毓坏坏地一笑,吐了四个字:“秀色可餐。”
秦雪吟头一晕,继续趴下睡觉。
一旁的袁毓还是一副星星眼的表情,等待着帅哥的登场。
七点半刚过,班主任何舒走进教室,后面跟着两人。袁毓激动地一把拉醒秦雪吟。
“我来介绍一下,这是南离默和南离梦雅。以后大家都是同学了,望大家和睦相处。你们自己跟大家打招呼吧。”
袁毓拉着秦雪吟小声说:“哇塞,大帅哥啊,激动死了呢!那人复姓南离,好奇怪的姓哟,好有神秘感啊!”
秦雪吟揉了揉眼睛,想看个究竟。南离默扫视了一周,眼神恰与秦雪吟相撞。
秦雪吟骛地直起身子,全身不由地颤动起来,久久不能说话。
“为什么这个人的眼神,笑容,甚至是外貌都与我梦中所见的那个人一模一样?”

更多

小说相关章节:

猜你喜欢

精品玄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