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小说

幻剑神魔录

标签:

状态:连载中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女王妖妖妖

时间:2019-07-12 00:31:19

特殊说明

构思新颖文章文采盎然,寓意深刻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

小说简介

女王妖妖妖小说幻剑神魔录,女王妖妖妖小说幻剑神魔录在线阅读引 子  “我要跟你一起走!”女孩的脸上充满倔强,男孩摇头,他的目光很坚定,淡淡道:“现在的我,还配不上你!等我哪一天有实力了,我会来找你!”  说罢强忍不舍转身就走,身后是女孩泪如泉涌,颤声道:“你要去哪儿?”男孩没有回答,就要走出门外。  然而一道淡淡的声音却满含冰冷地响起:“想走?”男孩蓦然驻

精彩章节

引 子
  “我要跟你一起走!”女孩的脸上充满倔强,男孩摇头,他的目光很坚定,淡淡道:“现在的我,还配不上你!等我哪一天有实力了,我会来找你!”
  说罢强忍不舍转身就走,身后是女孩泪如泉涌,颤声道:“你要去哪儿?”男孩没有回答,就要走出门外。
  然而一道淡淡的声音却满含冰冷地响起:“想走?”男孩蓦然驻足,满脸凝重之色。
  “爸……”女孩花容失色,惊叫道。
  一个青衣男子缓缓走入,没看女孩,只是冷冷地望着男孩,冷笑道:“我雪叶的孩子岂是你能接触的?”他面带嘲讽地道:“即使你是天才,又如何?在没有绝对的实力前,你有什么资格站在这里?”
  男孩目光冷漠,却满怀忌惮,并没有为这极具侮辱性的话语所动,淡淡道:“君王何意?”雪叶目光中闪过一抹微不可察的赞叹,但立即被无边的冷漠覆盖:“你要付出代价!”
  “爸,不要!”女孩语带哭腔。雪叶一挥衣袖,女孩便动弹不得:“云儿,不得胡闹!”泪水悄然滑落,女孩却半点也无法动作。
  “什么代价?”男孩心知此劫难逃,反而无比冷静下来。雪叶目光冷得不带丝毫感情,道:“若你二十年中能在站到我面前,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但现在……”
  他话音一顿,一步步朝男孩走去,无边的压力袭来,让男孩一点反抗之力皆无:“封你记忆,你可以去墨域观光了!”女孩瞳孔一缩,竟是差点晕了过去!
  墨域,许多高手的葬身之地,里面不但有无数强大的异兽,而且里面的人也同样心狠手辣,冷血无情。一个几乎没有任何自保之力的人被扔进去,结果能怎样?
  她眼前一黑,深深的绝望瞬间淹没了她……
第一章
冰尘漠然地看着手中的资料,半晌撕毁,问面前全身都裹在黑袍的人:就这点资料? 嗯,这次不是去杀人,黑袍人点点头。冰尘皱皱眉,冰冷的眼眸中看不出半分人类该有的情感,道:此时完结,我可以离开了么? 看着眼前冷漠的少年,黑袍人微叹口气:为什么不留下?以你能力,离开本宗很难存活。 冰尘沉默,他从叶炳炎的声音中听出了几分真诚,不由心中一暖。五年来,他见惯了世间的人情冷暖,对于真情,他十分珍惜,但他依然坚定地摇了摇头:我有我的追求。 好吧,祝你成功。黑袍人怅然一叹,随即没有任何留恋般转身离开。 真的不留恋么? 冰尘一人伫立一会儿,也回头走远,记着此行的任务:帮助冷涟佣兵团前往溟泉杀掉三百年异兽冥臧兽。难度,三星。 三星任务对他来说虽然具有一定挑战性,但并不是完成不了,他的最高记录是独自刺杀了一个六级高手,难度四星。虽然后来养了几个月的伤,但他也名声大震了。 没有人知道他从何来,他也只知道当初叶炳炎发现自己昏迷在路旁,莫名觉得自己很亲切,像他曾经的一位亲人,便将他带回天月宗。接着受到副宗主的赏识,起了培养之意。不负他的希望,冰尘以惊人的速度成长着。唯一疑惑的便是他的身份,但是冰尘自己也是十分迷茫,便再也不提了。 现在冰尘也达到五级巅峰,在修炼等级划分为一级、二级、三级直到九级,接着皇级、天级、玄级的玄天皇上,也算一号高手了。 不过冰尘的战斗力却异常强悍,经常能够越级挑战。他性格沉默而孤僻,很少说话,经常一个人凝视着天空发呆,因此被很多人打上了生人勿进的标示。但真正了解他的人往往会被他的毅力所震惊,天月宗里任何用来磨练的方法,都被他一一尝试,那种痛苦让的无数人退缩,但他全都坚持了下来。只要能够变强,他都不留丝毫余力去做。 只为了变强,变得更强。 为什么? 冰尘自己也不明白,只是一种很模糊的感觉告诉他,他要变强,他应该变强,他必须变强! 这是一个充满传奇色彩的人,而他仅有二十岁!玄天皇上灵气充沛,人们寿命都很悠久,大部分人都能活两百多岁,三十岁算为青年,而中年则要六十岁了。二十岁,还只能算作少年。 冰尘想要离开的原因很简单,他想找到一些被自己遗失的东西,他想知道自己的过往,这种一切都很迷惘的感觉是他的性格所不能忍受的 冰尘一身黑衣来到了冷涟佣兵团总部,出示了通行令后,不顾周围惊讶的眼神,来到团长的办公室,敲了敲门。这次自己是来当保镖,偷偷摸摸倒可以免了。 团长很快开门,看到来人,愣了一下,很快便满脸笑容:这位就是天月宗派来的援手了吧,不知是哪一位?在下莫奚。冰尘淡漠地瞥了他一眼,道:我只负责完成任务。 以莫奚多年摸爬滚打的待人经验,很快便明白对方是个很内向的人,虽然对对方年轻的面庞感到有些怀疑,不过人家深不可测的实力摆在那里,他也没话说,直接转入正题:明天我们便会去执行任务,阁下只需最后动手即可。 见冰尘毫不在意地点了点头,莫奚便叫了个人为他安排住处去了。 冰尘独自一人站在院中,望着凄迷的月色,神色间又带了几分迷茫,不过他很快便清醒过来,嘴角有一抹淡到几乎无可察觉的笑意。这次任务完成,自己就自由了呢,到时候,在寻找我的过往吧 当冷涟佣兵团进发时,他也悄无声息地跟在了后面,行走在阴影中。他不喜欢被目光注视着,或者说,他喜欢一个人的生活,也习惯了自己陪着自己。向莫奚表示了一个自己还存在后,他便隐入了黑暗。 一路上气氛极度肃穆,除了杀掉突然蹿出的异兽外,便再无其他动作,连说话声都没有,倒让冰尘赞叹了一下他们的严谨程度。 走到某段路时,莫奚忽然驻足,回身对众人沉声道:大家要注意,我们可能离目标越来越近了。这半天都没有遇到一只异兽,高度戒备! 是!整齐的回答声。 一般在级别较高的异兽领地中,往往很少出现其它异兽,所以莫奚很快便判断出了现在的处境,而且他也隐隐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气息。 周围的空气及脚下的土地逐渐潮湿,一行人突然停了下来,目光十分凝重地望着面前一望无际且深不见底的河。河水呈深黄色,散发着一股阴冷的气息,温度也确实很低,让人感到丝丝凉意与森冷。 所有人都知道,溟泉到了。 莫奚鼓舞道:大家无需太过恐惧,谨记冥臧兽的弱点便可。现在它应该仍处于沉睡之中,实力肯定会大不如前,明白?见大家仍是满脸的忌惮,又道:大家切莫失去信心,有一位五级巅峰的高手压阵,而且此次任务成功,每人奖赏十天币! 一片吸冷气的声音。 在玄天皇上,一千皇币等于一天币,一千天币又等于一玄币。基本上一个普通家庭一年的正常花销仅仅是一两个天币罢了,可见莫奚是真下了血本了。如他所愿,众人的积极性立即暴涨,一个个都跃跃欲试。 冰尘无声地站在一棵树上,完美地隐于黑暗之中,观察着局势。对于众人的喜悦,他没有半点感觉,反而隐隐有一丝不安。这是一种多年养成的危机意识,即使明知道目标同样是五级巅峰,他也丝毫不敢大意。 莫奚终于动手了,全身的玄力都灌注进一柄长刀上,朝溟泉使劲地劈去,众人的神经在这一刹那绷紧! 哗啦—— 河水涌荡,一道几乎将溟泉一分为二的恐怖沟壑浮现而出,可是什么都没有! 半天过去,仍无半点动静,众人面面相觑,都不明白原因。莫奚心一横,大喝道:大家都朝水中攻击,将它逼出来! 一时间五花八门的攻击都纷纷向河底攻去,轰轰的爆炸声不绝于耳,震耳欲聋,浓郁的玄力分分化为破坏力极强的技能,砸在河中。 一会儿过去,河水又恢复了轻轻地荡漾状态,显得十分宁静,但在众人眼里却诡异而可怕,周围静悄悄的,只有急促的呼吸声,一种莫名的恐慌和诡异蔓延。 团,团长我们是不是,来,来错了地方?一个胆小的团员有些结巴地道,人总是最害怕未知。他们宁愿大战一场,哪怕战死好歹无怨无悔,但面对这种场景,太阴森了! 我们没来错地方,绝对是这儿!莫奚肯定地道,他强行保持冷静,想了想道:团中最强的几个人和我来,我们来探一探这河底! 是,队伍中走出几个人,莫奚正要示意冰尘也跟来时,众人突然听到一声轻笑:各位玩够了没有? 循声望去,一个金发黑眼的俊美男子站在河边,带着几许嘲讽的笑:哟,来了这么多人啊,虽然本王没有吃人的习惯,但是你们还是留下给这片土地当当养料吧。 你是谁?众人心底隐隐有了几分猜测,但实在不愿意相信,抱着几分侥幸地道。 男子嗤笑道:真是好笑,你们千里迢迢跑到我老巢,必然来者不善,现在又来问起我是谁,这个玩笑真不好玩。 冥臧兽?!所有人骇然失声,眼前的冥臧兽居然是化成了人形!这早已是八级异兽的实力!没想到情报错误的这般厉害,恐怕这次怕是没有一人能活着回去了。顿时,所有人心都沉到了谷底,死亡的阴影无声笼罩开来。 怎,怎么会?!莫奚面对死亡也终是很难保持冷静,骇然失声道。 有什么好惊讶的,男子满脸冷笑,漫不经心地道:不过有一点你们错啦,前些日子那冥臧兽不过是我小弟,我觉得它这位置安生,特来住两天,结果小冥逍遥自在去了,倒给我扔了个烂摊子,从一开始你们就搞错对象了吧?不过冥臧兽,跟本王的确有些渊源,男子突然又摇了摇头:唉,好久没见到人了,一时有些唠叨,按我以前的习惯,可是懒得解释呢。 众人的一点侥幸顿时被毁得干干净净,尽管再大骂收集情报的人,却无计可施。你,你想怎样?莫奚勉强保持一点镇定,向众人打了个撤退的眼色。面对八级这种几乎是传说中的高手,他们连动手一搏的勇气都没有,每个人无不是想赶紧离开,赶紧! 想走?男子嘲讽地笑了:既然都来了,还走干嘛?他双手一挥,甚至不见有玄力的波动,本来安安静静的溟泉突然汹涌澎湃,一个浪头恍如遮天蔽日般卷来,就要让众人葬身在此! 人群一下乱了,每个人都清晰地感觉到近在咫尺的死神,不由一个个抱头鼠窜,想要赶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男子嘲讽地笑着,抬手又轻轻一挥:溟界,封!黄色的光晕从远方扩散过来,包括在树上的冰尘,都是瞬间动弹不得。浪花无情地翻涌而来,淹没了一个又一个的人。 冰尘瞳孔中那铺天盖地的河水愈放愈大,这便是真正的强者的力量吗?浓浓的不甘心化作一种奇异的力量仿若被什么点燃了一般沸腾了起来!全身突然如同被火烧了一般地灼痛,他在这股剧痛中居然抢回了一点身体控制权! 不假思索,冰尘脚尖使劲一点树枝,借助冲力越过了浪头,勉强停在了半空中,这本是七级高手才能做到的事,但冰尘却做到了,尽管他只能停留很短的时间,但已然是一个奇迹! 但他却没注意到自己气质的变化,一会儿寒冷若冰,一会儿温暖如春,似乎在他身上,有一种良久沉寂的东西逐渐苏醒了一般。 男子漠然的面孔一下子变色了:咦,这是他惊疑不定地抬头望向几乎是一个小点的冰尘,从那个人身上,他感到了一种熟悉的气息。沉思一下,他终于轻飘飘地飞到了冰尘面前。 此时的冰尘双眼紧闭,满脸冷汗,似乎陷入了一种极难忍受的痛苦之中,面色十分苍白,但他坚韧的意志却没让他哼出一个字! 男子盯着他看了两秒,周围狂暴而紊乱的玄力没能对他造成丝毫影响,他喃喃道:是了没错!他的眼神突然惊喜起来,轻笑一下,道:这小家伙没想到竟是以这种方式见面,不过现在似乎需要我帮忙呢他似乎想起了某些温馨的回忆,冷硬的面庞居然浮现了一丝柔和,但这丝柔和很快又变成了些微郑重。 冰尘只觉自己意识越来越模糊,他觉得自己快被什么融化了。但突然一个声音在他脑海响起:务必保持清醒! 仿若一盆凉水狠狠从头泼到脚,冰尘的困意顿时烟消云散,但疼痛也随之更为剧烈。几行文字突然在黑黑的意识海里出现,显得极为明显,尽管一晃便消失了,但却仿若烙印般深深地刻进了他的记忆中。 灼痛感突然渐渐消失了,他感到越来越轻松,如果冰尘能够睁开眼看看,便会发现男子正将一个个金黑夹杂的符号从他全身印入,似乎正在封印什么一般,但他很快又听到刚才那个声音道:快,根据刚刚的口诀修炼! 他身上的灼痛感并未完全消失,还残留了一些,但却并没有那种生不如死的痛感了。闻言,冰尘几乎是不假思索地运转起了刚刚那段口诀,反正这人明摆着是来帮自己的,也不用顾忌。 只见他的体内突然生出了一个金黑交杂的漩涡,极其微小,却隐隐散发着一种令人心惊的气息,周围的灼痛感刹那消失无踪,全部灌注进了漩涡中,顿时让其大了一圈!而这一刻,冰尘的所有玄力全都化为了金黑交杂的神秘力量,散发出一种亘古以来便存在着的原始气息! 新玄力游走一圈,冰尘只觉全身一下子变轻了许多,仿佛要随风飘去一般,某一瞬间,他似乎觉得天地尽在掌握,但这种感觉又很快突兀地消失了,似乎只是幻觉。 确定全身再无什么问题后,冰尘便下意识睁开了眼睛,发现本应是自己敌人的男子正笑吟吟地望着自己,心中大惊之下顿时明白了刚刚提醒自己的声音便是来自他! 沉默良久,冰尘问道:为什么救我?男子淡然一笑:现在的你还不用知道,等你到八级再说吧。而且,不要问我什么原因,你必须在五年内修炼到八级,不然你会重蹈今天的覆辙。今日我将那些'能量'都封印了,但只是暂时的,当你到了八级,才有完全承受的能力。 看到冰尘眼中隐藏着的深深疑惑,男子轻叹一声,黯然道:很多事以你的实力知道也是徒劳,你只要好好修炼就行,你可以叫我玉溟,我送你出去,等你到八级再来这里找我。他又拿出一个黑色的晶石,道:收好吧,它有我独有的气息,你可以畅通无阻地进出这里。 好,冰尘点点头,拿了过来。 玉溟想了想,又拿出一个甲胄般的东西。此物通体乌黑,表面有些许暗银色条纹,仿佛由鳞片组成,却无比坚硬,一点光芒也不反射,隐隐有种远古般的气息浮现,十分沧桑而古老。 这是?冰尘望向玉溟。玉溟微微笑道:也算替你小命着想,这是墨银甲,虽然现在让我看来很垃圾,不过对你来说,暂时也凑合了,给你! 冰尘接过,微微捏了一下,顿时无语,从感觉上来说抵挡七级巅峰高手全力一击恐怕都绰绰有余,还垃圾?苦笑一下,似乎说谢谢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 他很疑惑为什么玉溟对他如此,但他所能做的只有努力修炼,尽早到达八级程度,才拥有知晓事情缘由的全力。不过至少可以明白玉溟绝不会害他,否则一万个他都早该死了。 再见了玉溟的声音逐渐飘渺,人也向溟泉走去,几步消失不见,只留下一句话:好好修炼吧,神魔诀的厉害,总有一天你会知晓的。 神魔诀冰尘喃喃道,却是疑云更生。神和魔,宇宙最强大也最神秘的两大种族,向来纠纷不歇,水火不容。 这也是他所知的,唯一一点。

更多

小说相关章节:

猜你喜欢

精品玄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