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小说

天洗兵

标签:

状态:连载中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商略黄昏雨

时间:2019-06-02 01:25:21

特殊说明

全文结构紧凑,完整文笔流畅.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推荐阅读!

小说简介

商略黄昏雨小说天洗兵,商略黄昏雨小说天洗兵在线阅读卷首词:千古凝练始成形,一漏锋芒天地轻。今生早有凌云志,御风千里不留行——十一月的成国,大雪如约而至,天空中满是晶莹的雪花,大地也逐渐变白,成了一片雪国。大雪连下了三天三夜之后,这个国家多数的商铺都已经关门歇业。在一个不甚繁忙的小镇里,却有一个小小的铁匠铺还开着店门。一个仅有十一二岁年纪的男童呵着双

精彩章节


卷首词:
千古凝练始成形,一漏锋芒天地轻。
今生早有凌云志,御风千里不留行——
十一月的成国,大雪如约而至,天空中满是晶莹的雪花,大地也逐渐变白,成了一片雪国。
大雪连下了三天三夜之后,这个国家多数的商铺都已经关门歇业。在一个不甚繁忙的小镇里,却有一个小小的铁匠铺还开着店门。
一个仅有十一二岁年纪的男童呵着双手,侧坐在店中的一个土炉边取暖。店门开了一半,疾风吹起,也有些雪花往店里飘来,男童处却是因了炉子,暖暖和和的。
也不见有什么生意,男童看着炉中火苗窜起又落下,瞌睡逐渐袭了上来。
突然当当两声,叩门声响起,男童抬头看去,只见一个浑身道袍的老者出现了。
这老者左手捧了一柄写着仙人指路四个大字的旗幡,右手扶着门板,慢吞吞的走了进来。
天色阴沉,炉火也很暗,一时间男童也看不清来人相貌,只是觉得那老者从风雪里来,却一尘不染,着实奇怪。
咳,咳道士开口,未语先咳,咳了有一阵才虚弱的道,能打铁么?
男童扑腾一下站起来道:能!
镇子规模很小,铁匠铺生意平常就并不甚好,更何况是如此大雪时节。男童见生意上门,立时振奋了起来。
但是店中师傅出去给老张家修门了,可能要隔一会才回来。男童又犹豫补充道,也不知道对方能不能等,店里的师傅心善,平常帮镇子里的人打铁,收取的费用都不高,这次好不容易碰到个外人,上门的生意可别又丢了。
无妨,我能等。那人倒不在意,轻咳道。
男童听后大喜,赶忙搬了个小凳到火炉边,招呼老者来坐了,又跑去沏了一杯茶,打算递到了老者手中。
这次离得近了,借助火光,看清了老者容貌,却着实吓了一跳,差点把手中的茶杯给打了。
这人长了一个扁平脸,却偏偏有一只鹰钩鼻,眼窝内陷,嘴巴突出,这已是丑上加丑的模样了。老天爷却像是还不过瘾,又在这张凹凸有致的脸上镶嵌了三十六个大麻子点,每个麻子点上又有三个小麻坑。这实在是丑到了极致!
炉火一照,更显得格外恐怖。
道士却毫不介意男童的失态,他伸手接了茶杯,揭起盖子来,吹了口茶,缓缓道:小娃娃,你是不是怕我丑。
男童自觉尴尬,扭捏了一阵,却最终不肯撒谎,小声道:嗯。
长得丑并不可怕,可怕的是那些面上人模人样,可是心里却如蛇蝎般恐怖的人啊!道士抿了口茶水道,茶水刚沏好,尚且滚烫,这人却仿佛丝毫不介意。
男童似懂非懂,并没有出声附和。
我刚出生时也是非常自卑,直到有一天,见到了一位贵人。道士顾自说道,那贵人对我说,人的面相代表不了什么。
爷爷你是算命的么?
不错。
既然爷爷是算命的,自己都不信面相,又如何去给别人算啊?男童不解道。这男童已有十一岁,初开心智,什么都懂得一些。
这问题倒是问的老者一怔,他略一思考,随后哈哈大笑道:你这娃娃倒有意思,真让老夫喜欢。那贵人还说我的相貌本就是极丑的,若是这样,也只是泯然众人。可是脸上又有三十六个麻坑,又是另一种极丑的相貌。因为全部是极丑,却将命格改变,丑到极致,反而是命格硬到了极致。我这样告诉你,你能懂么?
十一岁的男童懂不了这么多,他却将这段话默默记下,心想现在不解,以后总归要明白。
小娃娃,你叫什么名字?,老者又吹了口茶水道。
我叫白英。
露水之白,咀华含英,好名字。你师傅叫什么?
师傅姓陈,我都叫他陈叔。名为白英的男童道。他并非没有戒心,而是觉得名字本就是人人可知的,告诉别人也无妨。
正说着又有一个人走了进来,这是一个彪形大汉,虬髯剑发,面相豪放,戴了顶兜帽,身着一件汗衫。这么冷的天他却只穿了一件单衣,可见身体必是极为健壮。
陈叔!白英高兴道,店里来人了。
大汉闻声看向火炉,见到老者时明显一怔,迟疑道:你是卜先生?
呵呵,没想到啊。陈无伤,你这样整个中州都赫赫有名的洗兵师,居然会沦落到这样一个小镇里做打铁匠。老者将茶水喝完,缓缓的把茶杯放在了火炉边。
请问卜先生来此有何贵干?陈无伤前走数步,移动间已经将白英挡在了老者的身后,满脸的警惕之色。
我是来找你的主人的,让白无极来见我吧。老者并不在意,好像浑然没把陈无伤的敌意放在心上。
主人十年前就已经仙去了。陈无伤黯然道。一旁白英闻言也显得心情低落了许多。
胡说,洗兵白家五百年来最有天赋的传人,不知会有多少人护着,怎么可能会死。老者眼神伶俐了起来。
我都没见过父亲,你又哪里去找。白英插口道。
老者盯着陈无伤看了许久,陈无伤也并未示弱,顶着老者的目光毫不退缩。
看来是真的了。老者喃喃道。说这话时,白英仿佛都能感觉到这老者又老去了许多。
卜先生若真有神兵要做洗兵仪式,可以去世家,世家老一辈长者或许要比主人更精于洗兵一道。实在不行,小辈在洗兵界也还能排上名字,技艺尚未荒废。只求您不要为难少主。陈无伤道。
来不及了啊!我要做的事情,恐怕只有你家主人那种能力才能做到,怕是十个你也根本做不来啊。老者摇头轻咳道。言罢他缓缓站了起来,朝门口走去。
白英有些失落,他并不懂得两人谈话中世家、洗兵,是什么意思,只是觉得到手的生意没有做成,日子又要过的更加清苦了。
正当白英起身要去关门的时候,陈无伤却拦住了他。大汉表情严肃,依然非常紧张,一直到老者走出屋子,他才松了一口气。
白英不解的晃了晃脑袋,转身将杯盏收好,那茶叶只冲了一茬,白英并不舍得倒掉,打算留着再冲时自己喝。
再回头时,发现陈无伤正蹲坐在地上出神,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白英收拾好东西走去关门,关门前往外望了一眼,那老者还未走远,一片苍白的雪地上,老者手扶旗幡,步履蹒跚的独行,显得说不出的孤独。仿若所有的信念都已经被击毁。
隐隐约约能听到老者边咳嗽边唱着一首歌。
那歌声古朴神秘,曲调苍老有力。离得太远也听不清楚,只是模糊听到两句,唱的是:
天洗兵,天洗兵,乾坤倒转苍天影。
天洗兵,天洗兵,一入重楼鬼神惊。
一生修行归何所,不过为天送魂灵。
老者就这样唱着歌,孤独的在雪中远去了。

更多

小说相关章节:

猜你喜欢

精品玄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