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小说

异界死亡录

标签:

状态:连载中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小左耳

时间:2019-06-02 01:22:15

特殊说明

题材独具匠心,文章文采盎然,寓意深刻,情节跌宕起伏紧扣人心故事完整,文章整体流畅,推荐阅读!

小说简介

小左耳小说异界死亡录,小左耳小说异界死亡录在线阅读人间界东洲大陆,末央国以北修神世家龙家外院的马草棚内。天边。黄昏的夕阳鲜红如血,夺目的余辉彷如一件红色的天衣般遮盖了马棚充满怪味和凌乱的土草地。在马棚嘶嘶的马鸣声中,一个约莫5岁大的孩子,身穿破烂的布衣,浑身脏兮兮的依靠在一间茅草屋的门边。嘴里衔着根绿嫩的狗尾巴草,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仿佛洞穿了天

精彩章节


人间界东洲大陆,末央国以北修神世家龙家外院的马草棚内。
天边。黄昏的夕阳鲜红如血,夺目的余辉彷如一件红色的天衣般遮盖了马棚充满怪味和凌乱的土草地。在马棚嘶嘶的马鸣声中,一个约莫5岁大的孩子,身穿破烂的布衣,浑身脏兮兮的依靠在一间茅草屋的门边。嘴里衔着根绿嫩的狗尾巴草,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仿佛洞穿了天地,悠远的静静望着天际斜落的夕阳,似已入神。
正与小孩出神间,马棚中几匹高大的灰色的棕马左右摇摆着马身,发出了啾啾的声音。
小天,快去给马喂点草料。茅草屋内,依稀可见一个裹着绿色素衣的年轻妇人,在锅灶忙碌的背影,边忙着手中活边扯着嗓子向门外喊道。
哦!知道了。门外的小孩收回视线,拍了拍屁股的草屑。
小天走到马棚边,抓起一把草料放进了食盘中,伸出小手轻摸着低着脑袋吃草的马头。
一边摸着一边嫩声嫩气的突然叹道马儿啊!马儿,你可知道,我多么想展翅飞翔,我想你也肯定想去广阔的平原奔驰一番吧!。
正在吃草的马儿似有所懂,修长的马脖子嘶嘶的不断的轻蹭着小天的脑袋。
啊哈哈!痒死了。小天纯真无邪的笑着,虽然对方只是一匹马,但却好像似一个伙伴一样。
小天名叫包天,其实这并非其本姓,不过是不是现在已经不重要了,从自己和父母被赶出内院,来到这狗不拉屎鸟不生蛋的马棚来,那刻起。
是夜。冷风呼啸吹着个不停,四处通风的茅草屋中,木台上的烛火摇曳着,东倒西歪的,似乎随时都要熄灭。
三道身影围坐在小小的木桌旁,手里各自捧着水多米少的饭食,1碟野菜孤伶伶的摆在桌中央。
小天,多吃点菜。年轻妇人蜡黄的面庞显得有些病态,筷子夹着野菜送进包天缺角的陶碗中,沙哑着嗓子道。
暗淡的烛火下,默默的接下野菜。包天努力不让自己哭出声来,但是眼角还是忍不住有些红润。
生活的清苦本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这份清苦带来的感情让包天难以承受。从记事以来,包天在心中就不断的提醒着自己我一定要改变这一切,我一定要龙家付出应有的代价。
虽然才5岁大,不过是个孩子,在别人看来刚学会走路没多久的孩童而以。可是包天并不这么看待自己,即使只是个小孩,却已经拥有了自己的野心,不可思议的追求。
年轻妇人的对面,瘦弱的年轻男子,黝黑肌肤上的密麻伤口深深的遮蔽了所有的怨言,只是埋头吃饭。
眼前这人并非自己的亲爹,是娘和自己被赶出龙家后才在外院结识的一苦工,对包天也很照顾,所以包天一直当其亲爹对待;至于那个抛弃自己和娘的那家伙,包天从来就没有在心底承认过。
曾几何时,眼前的年轻妇人也是个美貌出众的少女,但时隔几年却已然成了黄脸婆;其中的辛酸,包天虽没有亲身经历,但看的更是心痛不以,小拳头捏的紧紧的,发誓总有一天,要那个人为这无情的抛弃所后悔。
吃过野菜粥,包天睡在枯草铺的床榻上,胡思乱想着。辗转反侧了良久,才在微微的凉风中卷缩着身子睡着了。
夜漫漫。月光透过通风口,洒在包天的身上,嘴角甜蜜的笑意泛着幽蓝的光华。在此幽静的时刻,任他思想再深远,终究不过是个孩子,应该拥有美好童年的孩子。
翌日,天刚亮,包天早早的就醒了!双手捏拳揉着眼睛,又开始了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马棚秘密生活。
所说的秘密生活和包天被赶出龙家的原因之由有着很大的关系。那就是武修的天赋,武修最低阶为一阶武者,再上是二阶武师,往后的境界就不是包天现在所应该想的了。虽然包天小小年纪志比天高,但再高也得归与实际,连武者一级都没有到达还谈什么更高的层次。要知道每阶境界又分为9级,越到后面可谓越难,一个境界中都会相差甚大。
武修有八字真言练罡化气、聚气成神。
盘腿坐在马棚后面的杂草地上,包天小心翼翼的拿出一本灰色的册子,上书《练罡术》。这是包天在被赶出龙家后,怀有的最重要的东西对他来说。但是在包天依照上面的法门修习的时候,闭目凝神了好一会儿,突的又睁开了眼睛,皱紧了眉头嘴里苦恼道还是不行,为什么这最简单的术法我都掌握不了。说着杨手欲甩掉册子,可是终究还是稚嫩的轻叹了声,又将册子收回了怀里。
《练罡术》只是一本最浅显基本的修炼功法,适用与一阶武者前期,几乎凡是武修都人手一本。
包天哪个气呀!修炼也有很长时间了,但是自己身体内却只有极少的真元,始终无法将真元炼化罡气,更不能施展武技。自己真的好不甘心,好不甘心!包天捏紧拳头重重的锤向了马棚支撑的一根的木杆,嘎吱一阵作响;惊的马儿不断嘶嘶马鸣。
正在这时,五个孩童向包天走了过来,老远就传来一声尖利的嫩声那不是包天吗?怎么躲在马棚后面没脸见人了呀!
尖利声音落下,七嘴八舌的几个孩童又附和起来是呀!废材呀!听说连武者一级都没有。
住这种脏兮兮的地方,倒是挺适合你这种垃圾的。
还不叫少爷,你个卑贱的下人。
包天本来就是个急性子,又怎么能忍受得了这些碎言碎语,爆吼一声那俩个姓龙的。虽然明知不是他们的对手,但还是捏紧了小拳头,就准备冲上去和他们拼了!
就在战斗即将开始的千钧一发之际,远远的传来了一声妇人的声音,彷如针刺的扎进了包天的耳畔小天,住手。
转过小脑袋,包天倔强的眼眸望着茅草屋旁边的娘亲,重重的喊了声娘。随之潮红的脸色也迅速冷却了下来。
那几个孩童,包天认识,为首的是龙城峰和龙丞阁,俩人的天赋都很好,特别是龙城峰的资质,在龙家绝对算的上首屈一指,虽然没有内亲但还是很受龙家重视。(不过包天一直认为他们不过俩龙包,狂妄自大太过骄纵。)
龙城峰和龙丞阁没少欺负过包天,而包天也不是个忍气吞声的主,虽然打不过但还是每每打了起来;而结果当然是包天被打的很惨。
这次龙城峰并没有打算就这样放过包天,几天没欺负过包天,他还真不习惯。只见龙城峰领着4个孩童,像个孩子王般逼近了包天。
年轻妇人眼见龙城峰他们依旧不肯放过包天,心中也有点急了,准备开口叫孩子他爹,可是忽的想着他爹身上的伤,眼泪不自觉犹如雨下。扯着嗓子向龙城峰等人喊了起来不要呀!不要。
昔日包天被打后的伤痕在泪水中打转,年轻妇人心里又是那么的无力。
再说包天被龙城峰等人包围起来后,眼神显得出奇的镇定,这倒不是包天有绝对强势的资本,而是其本身就不是个服输的人,即使知道会输也不会求饶,不会逃跑。身为孩童的他已经有了这样一个信念是个男人就要响当当的去面对一切。
年轻妇人虽然竭力喊着住手,可是事情显然已经不是她所能阻拦的了!向这边跑了过来也被龙丞阁拦了下来,别看龙丞阁也才6岁,但是好歹也是半只脚踏进武者1级的武者,虽然因为年幼力量不足,但是依靠罡气拦下病弱的年轻妇人还是可以的。
小杂种,敢不敢和少爷我比试一场。龙城峰盯着包天虽然嫩声嫩气的,但是其中的狂妄轻浮却已经表现的淋漓尽致。
有何不敢!包天上前一步,迎上龙城峰的目光坚定道。
龙城峰笑着对其余三个孩童挥了挥手你们退下,我一个人就足够了!
那三个孩童嬉笑着退到了一边,摆出一副看戏的样子,仿佛已经看到了包天在草地上痛苦哀嚎的摸样。
龙城峰虽然年幼,但是毒辣的性格却是已成气候。俩人对立而定后,龙城峰丝毫没有手下留情的意思,驾驭着体内的罡气缠绕在拳头上就猛的击打向了包天的面门。怎么说龙城峰也是真正的武者1级,如此年纪有这等修为放在那里都是天才;而眼前的这位天才自然没有把包天看在眼里。
而同时包天也从未把龙城峰看进眼里,即使此刻面对威力甚大的罡气拳,这种想法也从未动摇。
如果自己有实力的话,这拳包天无疑会痛快的接下,但是在实际情况下,包天又不得不痛快的躲开。轻扭腰躯包天险险的躲过了龙城峰的第一击直拳,还没等包天缓过神,龙城峰这家伙倒是一改以往的轻浮,有些认真起来,双拳一上一下交错而过,直击向包天的上盘和下盘。
远处的年轻妇人也就是包天的娘亲颜氏,目望着龙城峰双拳齐下的攻击向包天,张口惊呼了声。想要去阻止俩人,但是脚步刚抬起还没来的及落下,就被龙丞阁大力一把推倒在地,看的出使用了罡气。
颜氏一阵吃痛,想要爬起来;龙丞阁轻蔑的看着其,嫩声冷气道你最好别动,否则包天只会被揍的更惨。

更多

小说相关章节:

猜你喜欢

精品玄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