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小说

无上深渊道

标签:

状态:连载中

类别:仙侠小说

作者:晴空琪琪

时间:2019-06-11 02:39:09

特殊说明

条理清晰,构思新颖,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

小说简介

晴空琪琪小说无上深渊道,晴空琪琪小说无上深渊道在线阅读这是一片神奇壮阔的修仙大陆,这片大陆因为其中的灵气十分的充沛,导致这里流传着无数的神话故事,正是由于修仙大陆庞大的灵气,所以这里的有很多的不同种族,圣人族,风人族,火人族,冰人族,亡魂族,狂熊族,灵蟒族,龙族,等等。里面的法宝功法也是发达的令人砸舌,都可以写成一部几千页长篇的书。因为大陆十分无边无际

精彩章节

这是一片神奇壮阔的修仙大陆,这片大陆因为其中的灵气十分的充沛,导致这里流传着无数的神话故事,正是由于修仙大陆庞大的灵气,所以这里的有很多的不同种族,圣人族,风人族,火人族,冰人族,亡魂族,狂熊族,灵蟒族,龙族,等等。
里面的法宝功法也是发达的令人砸舌,都可以写成一部几千页长篇的书。
因为大陆十分无边无际,所以也诞生了许多的游荡历者,寻求各自的机遇,许飘就是一位游历者,他也有自己的机遇。
许飘血脉属于圣人族,虽然圣人族的族人有着一些特异的战斗法门,但是用其他种族来相比,那也是不足为奇的。
说白了,许飘就是一个看似普通的修行者,不过,他却是有不凡的机遇,在以前一次淘宝会上,许飘买了一件普通的储存戒指,却没有想到里面竟然藏着一位高手的灵魂,经过一番交流得知这位高手是亡魂族的族长,因为修行走火入魔,所以神形俱灭,不得以进入了这看似普通的储存戒指中躲藏。
之后,许飘便得到了这位叫令狐风凌的高手的指点,他的修为也是突飞猛进,而且在令狐风凌的指引下,九死一生的得到了宝物灭天火。在当地成为了有名的高手。
要知道,灭天火可是一件奇焰,它可以燃灭万物,不但可以烧尽各种法宝,还可以灭杀元神。
所谓,树大招风,猪怕肉肥,出了名的许飘也不可避免的遭遇到其他不怀好意的人的一些暗算,不过由于许飘生性阔淡,结交了不少好友,再加上自己的修为也不差,所以也是活的滋身润色。
今天,许飘就应了好友曹秀的邀请,去给他的父亲治疗。虽然许飘现在还不知道如何一个治疗法,但是曹秀的事情一定要是帮助的,因为曹秀可是好友,以前救助过许飘,这个人情是一定要还的。
关于曹秀的一些身世,许飘还是知道一些,曹秀乃是风人族族长之女,而许飘要去救助的人便是风族的族长。
一大早,许飘便则带着自己的青梅竹马慕容灵儿与曹秀,一起动身,来到了风族的大厅。
风族族长曹天来到大厅正中间,眼神从众人身上闪过,终于停留在了许飘身上,随即大手一摆,其余族人便已然会意,拱手朝他施了一礼,各自退了出去。自此,偌大的殿堂之上,只剩下许飘、灵儿、曹天再加上曹秀四人。
曹天将双手背在后面,朗声说道:“你就是许飘?”
许飘仰头看去,只见曹天即使是中年人,但还是是面若冠玉,浓眉大眼,一把黝黑的头发随便地拢在脑后,腰间插着一支洞箫,整体打扮很是潇洒,若不是事先知晓,冷眼望去,还道是曹秀的哥哥呢,想必这曹天年轻之时也是个翩翩公子,骨子里露出洒脱之气,与整体缥缈殿的气质不谋而合。
许飘往前走了两步,弯腰施了一礼,说道:“晚辈许飘,拜见曹伯父!”
曹天这个时候已经来到了许飘身旁,随手便要将其搀起,许飘忙说道:“劳烦伯父,晚辈何以敢当?”
说话间,曹天的手掌已然搭在了许飘的臂膀之上,他只感觉蓦地有一股劲气由小臂侵入身驱,当下吃了一惊,已然知晓曹天是要测试自己的修为,便稳定了一下心神,将体内灵气催出,阻挡那股强盛的劲气。曹天是何等修为,就算许飘是百年不遇的少年天才,要想阻挡他也是毫无胜算。而曹天也不过为了探查一番,只用上了三成的功力,心道即使这样,许飘也决计难以阻挡。但是就当这道劲气在许飘体内大肆流转之时,一股强盛的能量自许飘灵脉深处激荡开来,不仅将那劲气逼出体外,更是有反攻倒算的趋势。
饶是曹天这等成名强者,碰到此等变故,也是眼神一窒,忙将手掌撤了回来。面无神色地看着许飘,好大一会儿方才说道:“灭天火果真在你体内!你好办法啊!”
说罢,他眼神又转向曹秀,冷冷说道:“秀儿也是好目光!”
曹秀霎时一脸绯红,低头不能言语。
许飘听着这话好像有点酸溜溜的滋味,但也不便反驳,只得说道:“晚辈能收服这灭天火,实属幸运。”
曹天缓缓坐下,喝了口茶水,说道:“我想,秀儿邀请你来这里的目标,想必你也已经晓得了,你意下怎么?若是能相助与我呢,我定有答谢,若是不情愿帮我呢,那就请下山,我绝不强求!”
曹秀听了这话,忙摇着曹天的胳膊,皱眉说道:“爹… …你说什么呢!”
许飘这才清楚为什么进殿先前,曹秀要特殊吩咐自己了,他也不在乎,脸上淡然一笑,说道:“曹姑娘与我有恩,又是晚辈的朋友,您的忙我必然会帮,答谢不答谢的倒是其次。”
曹天大手一摆,打断了许飘的话,说道:“我曹天平生最不情愿做的就是求人,你帮我疗毒,我给你答谢,我们两不相欠。你若是不肯收下答谢,这么我也不用你来帮我,你走吧!”
许飘见状,有点哭笑不得,内心暗忖道:“没料到他个性这样乖张,曹秀所言果真非虚。逼人要报酬,我这辈子仍然第一次见到呢!”没有法子,他只得摇了摇头,说道:“已经这样,那晚辈先行谢过了!”
曹天见许飘允许了自己的要求,这才点头说道:“嗯,如此才好!你们先去客房好好歇息,养足精神,明日我们再来疗毒。”
说罢,也无论许飘允许不允许,直接对曹秀说道:“秀儿,帮为父送客!”随即就径直往后殿走去了。
曹秀引着许飘灵儿往客房走去,路上,许飘问曹秀道:“我看令尊气色尚可,不像是有中毒之状,那里有半点病态?”
还未等秀儿答复,那令狐风凌就急迫得不能等待地说道:“臭小子,你连这都看不出来啊,那曹天是强装出来的!”
果不其然,曹秀顿住脚步,淡淡叹了口气,说道:“那全是爹爹强装出来的。当年,血人一族用卑鄙的办法,给我父亲下了一种只有灭天火能解的毒。这种毒药一旦发作,体内灵气便会一年比一年少,直到有一天一身修为化为乌有为止。他们如此做就是为了让父亲背弃契约去搜寻灭天火,他们就能正大光明来兴师问罪。”
说到这里,她将手搭在一处石栏之上,眼神瞟向远方,神伤地连续说道:“以父亲的实力,要想去搜寻灭天火那是易如反掌,即使没有机缘将其降服,要想借其疗伤倒也不难。但这样一来,风血两族一定会有一场旷日持久的恶战。到时候,我们风人一族的千年基业将毁于一旦。正因这样,父亲才向来耐着没有去动那灭天火。好在父亲功力深厚,向来延缓药力发作。但近年来,那毒药愈演愈烈,父亲已经逐渐支持不住了。我每每见过父亲痛苦逼毒,内心痛苦难当,于是便偷偷跑下山去搜寻灭天火,身后的事情,你们全是晓得的了。”
许飘听了这番话,内心对曹天的为人更加敬佩,而这个时候令狐风凌,也叹了口气,说道:“曹天为了族人的存亡,不顾自己的生死,值得钦佩,是个真英雄。相比之下,我亡魂一族死伤殆尽,差不多有我这个族长还在人世间苟延残喘,羞愧,羞愧啊!”
许飘忙说道:“令狐前辈无须这样,曹前辈是为了族人牺牲自己,而令狐前辈您是为了族群的振兴而忍辱负重,全是英雄,都值得钦佩!”
令狐风凌听许飘那么说,不免有点兴奋,哆嗦着说道:“知我者,许飘也!”
这个时候,灵儿皱着眉头,问曹秀道:“为什么只剩下我们几个人的时候,他还要装强呢?”
曹秀扭过头来,看着许飘,开口说道:“那是因为父亲要在… …”她说到这里蓦地顿住,脑海里记起父亲在后殿对她说的话:“… …女儿,既然你看好那个许飘,我就不能在他眼前示弱,不然之后他该欺侮你了… …”
想到这里,曹秀眼神躲闪了几下,才又支支吾吾地说道:“没… …没什么… …他… …嗯… …他就那样!”
说罢,便跑开了。许飘和灵儿面面相觑,不知道曹秀究竟是如何了。
第二天一早,曹天便遣人来请许飘,许飘知是曹天要请他去疗毒,也不犹豫,立即携了灵儿出门前往。谁知刚出门口,那报信之人却拱手说道:“族长嘱咐,只请许先生一人,务必不要劳烦慕容小姐!”
灵儿听了这话内心有所猜疑,惊恐曹天对许飘不利,正要上前分辨,却被许飘拦住了,抚住她的肩膀,柔声说道:“曹族长做事别具一格,我们是客人,自当客随主便就是。再说,曹族长有求于我,一定不会为难我的,放心吧。”
灵儿见他说的在理,沉吟了须臾,终于说道:“那你要小心一些。”
许飘允许了一声便随那送信之人去了。
两人七拐八拐地走到一座大殿前,许飘抬眼看去,只见这殿堂与其余的并不同样,穹顶是平的,下面由八根大石柱支撑,自下往上足有二十几丈高,整个看上去四平八稳。即使这殿堂不以玲珑别致取巧,倒也有一番厚重踏实的气象。
那族人将许飘待到殿门外,躬身说道:“族长就在殿内,这里是族长专用的练功堂,我们不敢擅入,请许先生自行进去吧。”
说罢,又规规矩矩地施了一礼方才退开。
许飘听了那人的话,内心抑制不住得暗暗纳罕:“这曹天前辈果真气度不凡,只一人便具有这样雄伟的练功堂,不说冰人、火人比之不上,就连灵蟒族只怕也难出其右。”
而他哪里晓得,曹天身怀绝世功法,特别那身法更是出神入化,若是地点小了,决计是施展不开,因此他才命人造了那么个大大的房子,供自己练功所用。

更多

小说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精品仙侠小说推荐

var _hmt = _hmt || []; (function() { var hm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hm.src = "https://hm.baidu.com/hm.js?83d2d2a6846bdd27efd370d26b22abc3";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hm,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