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小说

轩辕妖士

标签:

状态:连载中

类别:仙侠小说

作者:一路无双

时间:2019-06-03 22:38:11

特殊说明

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

小说简介关注微信公众号:看书读

一路无双小说轩辕妖士,一路无双小说轩辕妖士在线阅读
付东来的神顿现紧张,同时渐渐散去的阴冥气又迅速的凝聚了起来,空气中的温度骤然下降。
孔九宵却摆了摆手道:怎么付兄要对孔某动手吗,将贵宗弟子放在此囊中也是迫不得已,我与付兄本是旧交,如何能够作出这等事情来呢?付兄不必紧张,此事另有原由。
是吗,还望孔兄赐教。付东来知道他所面对的孔九宵在三千年前就已经

精彩章节

付东来的神顿现紧张,同时渐渐散去的阴冥气又迅速的凝聚了起来,空气中的温度骤然下降。

孔九宵却摆了摆手道:怎么付兄要对孔某动手吗,将贵宗弟子放在此囊中也是迫不得已,我与付兄本是旧交,如何能够作出这等事情来呢?付兄不必紧张,此事另有原由。

是吗,还望孔兄赐教。付东来知道他所面对的孔九宵在三千年前就已经是名动道魔两界的人物,虽然嘴里这样说,但却丝毫不敢放松真元力的凝聚。九宵兄虽然在数千年前就已经是名动天下的人物,兄弟对你一向敬佩有加,但兄弟即然身为噬魂宗主,你如果伤了本宗弟子,我却也

孔九宵的目光连闪,淡然笑道:孔兄不必紧张,你的这几位弟子是我在来此途中所救,你应该感谢我才是,怎么对我如此戒备呢?说到了此处,这孔九宵将炼化囊轻轻的打开。

对面的付东来的身形一晃,身外扑的一声闷响,阴冥气已形成了一团白雾将他的身形裹在其中。

孔九宵呵呵笑道:付兄不必紧张,请看这是什么?

说着这孔九宵的口中默法咒,数道黑气自囊中冲出,在空中盘旋了几周后,其中有人声传出:师尊,怎么是你,弟子们无能。没有完成师尊的计划,南宫雄已经安然离开此地,不知所踪,想必是回到了了中条山太极峰。

这道黑气边说边飘到了了付东来的面前,付东来一听便知这正是他的爱徒方天化的声音,他不由得心中一痛。急忙道:天化,怎么回事,是谁毁去了你们的肉身,可是那南宫雄。那几个人是谁,你们特别行动队的那数百师弟呢!

师父,南宫雄已经按照您的计划被逼离了此地,哪知道凭空里杀出来一个战金阙还有两个不知名字的青年男女,四剑联合将我们,唉不但如此。我们元神逃出后,他们还紧紧追赶,若非碰到了这位前辈出手相援,弟子们早已经形神俱灭了。

这数道黑气正是从方白衣、莫青霜、战金阙的以万妖噬血大法逃出的方天化、宫天保、祖天河三人,这三人的元神冲出政府大院之后,便向东南方向没命的飞速逃窜。却没想到了战金阙的霸天剑光速度太快,他们三个人刚冲出二三百里,就已经被霸天剑光罩在其中。

幸好这孔九宵的遁光经过那里,冷不丁偷袭了战红云下,虽然没有得手,却用炼仙囊将他们几个救了下来。按说以孔九宵的脾气打算与这战金阙大打一场,但他眼光到了处,看到了了尾随而来的莫青霜与方白衣的剑光。孔九宵虽然狂傲,但却也并不鲁莽,莫青霜倒还罢了,那方白衣施展的却是金身御剑之法,令孔九宵一见大惊。

一个妖童战金阙就已经够孔九宵应付的了,何况他的后面还有两大高手飞速而来,所以孔九宵在战金阙的霸天剑光之下施展遁法逃走,不敢独自面对当今道门三大绝顶高手的四剑合围之势。

等到了方天化将一切哭诉完毕之后,付东来向着孔九宵一揖到了地:多谢孔兄援手之德,此恩兄弟记下了,以后但凡孔兄有何差遣尽可对我噬魂宗言讲,兄弟必会竭尽全力以报恩兄。

孔九宵的目光连闪之间,心头有了主意,他此次独下终南山就是为了给上官灭天报仇。但在见战金阙之后,他才感到了自己的力量有些单薄,恰巧碰到了这个事儿,孔九宵心道噬魂宗是魔门五大宗派之一,门下七千弟子,高手如云,这股力量倒可借助一下。毕竟玄天宗号称弟子十万,单凭自己一人说实话也委实不敢单人独骑杀上太极峰,更何况南宫雄还有玄天三奇相助。

想到了这里,孔九宵笑道:付兄不必多礼,咱们本是同根同源,此事就算遇上别人,他也不能坐视不管。孔某只是尽人事罢了,不过孔九宵犹豫了一下,他本是极为狂傲的人,虽然有意借助噬魂宗的力量,但却也一时张不开口。

邪尊付东来是何等人物,噬魂宗主数千年的修为,心性之灵岂是一般人可比。他察言观色,从孔九宵的神情上他已经知道这位数千年便叱咤风云的绝代魔君的想法。

故此付东来呵呵一笑接过孔九宵的话头道:虽然如此,付某还是感了恩不尽。如今魔门出世在即,眼看着道魔之间就要来一次大对决。这正是用人的时候,孔兄修为绝顶,身手了得兄弟佩服之极。本宗也是深感人力单薄无法对付道门七宗,幸好适才血煞血袍尊者与天火童破天联名至书于我,提起三宗联手之事。如若孔兄有意的话,兄弟倒像请您陪我走一趟千魂潭,加入我们的三宗联手,以对抗玄天宗为首的八大道宗。

孔九宵仰天大笑,对这付东来是好感大增,点头道:三宗联手!好啊,如果血煞、天火、噬魂联起手来,那确是可以与道门七宗一较高下。如果你们不嫌弃的话,等到了这阴月三老将阴月教旧部收拢完毕之后,咱们可以来一个四宗联手嘛。

付东来的双手一拍,神彩飞扬道:着啊,孔兄说的是啊,如果真的来一个四宗大联合,什么玄天宗,什么朝天宗,哪一个道门大宗能够挡得住咱们入世。就这么说定了,孔兄咱们这就前往千魂潭!

说到了此处,这付东来的神情如万里晴空一般,兴高彩烈,他的右手一招将三位弟子的元神收入自己怀中。一马当先化为一道绿虹射出,孔九宵紧随其后,两道光华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在天空上一闪而过。

这片笼罩在南方上空的巨大乌云本是陈天下的冥王玉的力量所致,如今陈天下已经前往千魔洞,冥玉的力量已失,乌云渐渐散去。阳光又照射而下,给这座都市中的无数建筑镀上了一层金色,时已近午。大街上人流如潮,毕竟是座国际都市恢复的极快,这连场的大爆雨再加上近来一连串的怪事,都没有给这座城市的居民留下什么大的后遗症,大家还是照常过日子。

方大哥,看!这儿就是我对你说过的那间法国餐厅了,要不,咱们进去吃上一顿。在来往的人流中,莫青霜指着路边的一个大招牌对着方白衣嚷道。方白衣的白龙衣早已经幻成一身得体的西服,再衬上他那一米八三的身材,小伙子显得英武之极,倒也惹得大街上不少时尚女孩的回头。

这两个本来是尾随妖童战金阙去追赶方天化那几个漏网之鱼,却没想到了等到了他们赶到了的时候,战金阙正在空中摧动霸天剑光来回乱窜,同时嘴里骂声不停。

三人见面详谈之下,方莫二人才知,战金阙遇袭方天化等人的元神被人救走之事。三人在空中来回转了一个圈,都没有发现救走方天化的人,故此战金阙愤愤不平的自加中条山太极峰,而方莫二人转了一个大圈又回到了了南方。

方白衣顺着莫青霜的纤纤细手望去,望着那面巨大的招牌,呆呆的发了一会儿怔。心中感叹万千,数月前自己初到了南方的时候,还是一个普通的打工仔,今日自己却是身怀巨大力量的道门修者。这其间差别何其之大,抬眼红日当头,放眼四周人流如潮,大破阴魔阵、逐走上官灭天、封闭九冥幽界等等灾动,仿佛没有影响到了这座城市一丝一毫。

方大哥,你在想什么呢,咱们进去尝尝这法国大餐如何。莫青霜的声音提高了不少。

方白衣的身形微微一晃,自沉思中惊醒,笑道:青霜啊,这么高级的餐厅,我以前连想都不敢想。嘿嘿,好吧,今天我也开一回洋昏。走!

自从方白衣得道之后,犹其后来他达到了了道门中极其罕见的境界气神合一之后,便有几个月没有吃过一顿饭了,虽然他并不觉得饥饿,但却也不愿放弃这世间的美食。两个人坐在靠窗的一面桌子上,自有侍者过来伺候,莫青霜更是难得的好心情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两个人这种表现倒惹得周围的食客们一个个摇头不已,这种西餐厅极为讲究的一个地方,对于顾客的素质是一种考验,偏巧方白衣本是一个农家少年,而莫青霜又是率性而为的女孩。

两个人如此旁若无人的高声对话,自然是引得这些就餐的所谓文明人注以敝视的眼神是。就连一些侍者,也对他们指指点点。但在这餐厅就食的即然是自封为文明人,碍于礼仪谁也不便上前指醒二人。

等到了菜上来的时候,莫青霜倒罢了,她毕竟是一个女孩吃的时候虽然不大讲究,但不会弄得太过份。而方白衣却像饿了数年的人一般,连吞带咽,手中还不闲着弄得杯盘乒乓乱响。周围的食客自又是一阵大摇其头,感叹了一番国人的素质。

就在这个时候餐厅的西北角,啪的一声手掌与桌子相撞的声音,一人霍的站起高声喊道:八格!你们这些中国人真是世界上最恶劣的民族,这么高雅的餐厅根本就不应该让中国人进来。

这一声可当真是一鸣惊人哪,在座就餐的自然有一大半都是土生土长的南方人,这个声音不用问自然是国人常持在嘴上的小鬼子所发。所有人的目光从方莫二人的身上撤了回去,向站起来的这个人望去。

却见此人身材倒也不低,有一米八十的个头,身材粗壮,眼神如两道电光一般让人不敢正视。面孔正处在一种极为扭曲的状态,可见此人已经动了心火。旁边有一个中国人急忙站了起来,低声道:山田先生息怒,您说的是,中国人的素质的确是相当差劲的。算了,咱们吃咱们的,管他们干什么,您如果看不管的话,您先坐,我去警告他们一声。

这个中国人的声音虽然不高,但此时由于先前那山田的高喝,所有的人都停止了进餐包括方、莫二人。两个人这个时候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呢,只见那个中国人躬着身子向陪着笑将那个叫山田的日本人按到了了椅子上,自己却慢慢的转身离开,大步向着方、莫二人走了过来。

还没有走到了方白衣与莫青霜的面前,这个人就用手指着他们喊道:你们是干什么的,怎么素质这么差,真给中国人丢脸,要么吃饭时别出声,要么赶紧滚!

莫青霜刷的一声站了起来,高声道:你是谁,我们吃我们的饭,你们喝你们的酒,管那么多闲事干什么,滚一边去。

哟!这个人此时已经走到了了方莫二人的桌子面前,他得意洋洋的大声道:我是谁,我是市委的秘书长田义,今天在这儿是陪从日本过来的商业代表团吃饭,你们是哪个单位的,素质这么差,山田先生是代表团的团长,他已经生气了。正是由于你们这种极差素质的惹怒了日本客人,如果耽误了这样重大的商务活动,你们两个人要负全责!

呵呵,田秘书长,日本人也是吃饭的,我们也是吃饭的,我们怎么素质差了。莫青霜冷笑了一声。

男义挽了挽袖子,指着方白衣道:你们看看这小子那吃相,好象是刚从集中营里放出来一样,怎么是不是头一次进西餐厅啊,啧啧真给中国人丢脸,怪不得日本客人说中国人的素质差,一点也不错!中国人的素质确实是不怎么样!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我,莫青霜的右手已经闪电般的拍在了他的脸颊上,啪的一声响。这田义的身子打着转出去有七八米那么远,幸亏这餐厅倒还十分宽敞没有碰到了四周的桌子,不然的话非弄个稀里哗啦不可。

而四周的食客也是纷纷怒喝道:他妈的,这是市委的人吗,怎么不象当官的,倒像个汉奸哪!打得好更有人打起了口哨,一时弄得这座本来十分雅致的西餐厅,此刻竟如大排挡一样。

等到了田义的身形停下之后,左面的这半边脸竟然脱起了三寸多高,耳边也是嗡嗡作响可见莫青霜一个耳光的力量是如何的惊人。

你,你竟敢打我,好好,你等着!这田义说着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手机,拔了一个号码之后冲着电话喊道:喂,李局长,有人在南京路的法国餐厅捣乱,你马上带人过来一下。

田义的电话刚打完,眼角一条黑影掠过,右边脸上紧接接着一阵剧痛,耳边嗡了一声身子已经飞了出去。田义连叫声都没有发出来,就已经不醒人事了。这自然引得餐厅内一阵大乱,都以为是出了人命,而餐厅的侍者自然过来解劝。

出手的正是方白衣,按说方白衣的本性墩厚,也是极不易动怒的一个人。可是他自从踏入道门之后,还从来没有人这么轻视过他,今天当着这么多人犹其是莫青霜的面,这田义也是倒霉催的连损带挖苦的损了他一通,他如何还能受得了,故此身形展开打了这田义一记耳光。不过方白衣却也不敢使出太大的力量,以他如今的修为就算使上一成力就足以将田义的脑袋打碎,现在这田义只不过被打晕了而已。

那个叫田中的日本人此时站了起来,抱着胳膊看着这一幕,一边笑一边对着身边剩下的那几个人叽里咕噜的说着什么。剩下的那几个日本人发出了一阵狂笑,还有的用不很熟练的汉语喊道:田桑,你的大大的没用,中国人都是大大的没用,起来跟他们打啊!

对啊,田桑,你的起来呀!

方白衣冷笑道转过身来,慢慢的走到了了那几个日本人面前,冷电精芒一般的眼神刺了过去。其中的几个人根本受不了方白衣那可以剌破人眼球的目光,低下了头。只有那山田的眼光在一闪之间,才不情愿的避了开去。

哼!方白衣重重的哼了一声,沉声道:刚才是谁说的中国人都是大大的没用,给我站出来。

这句话中,方白衣贯足了十足的元阳真力,声波带着无穷的劲力向四周排山倒海般的冲了出去。也是方白衣考虑不周,毕竟在这里吃饭的都是一些普通人,如何能经得起元阳真力的力量,嗡嗡的回声中,餐厅四周的玻璃包括桌子上的盘子、碟子还有杯子,根本就经不起这强大之极的振动,在一连串的脆响中,接连化为粉末状的东西。而以方白衣为圆心周围倒了一片人,都是被方白衣的声浪所震倒的普通人,等到了方白衣的话音落地,这些人纷纷爬起身来连滚带爬的冲了出去。

而餐厅的经理此时也从楼上快步跑了下来,看到了这种景象自然是惊得不知所措,此时方白衣回过神来,才知道自己也有些不对的地方,不由得向莫青霜看了一眼。

莫青霜快步走到了那经理的面前,笑道:你是这间餐厅的经理吧!

那经理几乎只有扶着身边的桌子才能稳住抖动的身体,操着流利的中文点头道:是,我就是,我的上帝!这里发生了什么,爆炸吗?

莫青霜陪着笑道:这些东西都是我们损坏的,我们照价陪给你就是,这个应该够了吧!说着莫青霜从怀里拿出了一颗明珠,这颗明珠有龙眼般大小,虽在白天也依然看得出那烁烁的光芒。

那经理看见这个眼睛瞪得惊人的大,颤抖着手接了过来,他虽然不懂珠宝,但却也可以看得出来。这颗珠子的确是世间罕见的宝物,别说陪他这些东西了,就算买下这座餐厅也足够了。

这个,当然,是一时,这经理激动的都不知道要说些什么了,但有一点他却没有忘:这个,真的是陪偿给我的,你不会是开玩笑吧。

拿着,从现在起,下面无论发生了什么事,你都不许下来,不然的话,我们将真的照价陪偿你的损失。莫青霜强忍着笑装成一本正经的样子说道。

这个,好的,好的,你们可以随便的砸,我不会再下来的,你们都跟我上去,贵客们有要事商量,都上去吧,今天放假一天,每人奖厉一百法郎!经理高兴之极,一边爱不释手的把着这颗明珠,一边召呼着员工们一起上楼。看这个样子,你现在就算把这间餐厅给他炸了,他也不会走下二楼一步的。

这餐厅内虽然弄得乱七八糟,正在门外行走的人也都被惊动了,毕竟刚才这间餐厅所有的玻璃都被震碎了,而且从门里还乱哄哄的冲出了一大班人。所以在短短的时间里,这座餐厅的门口围了一大群热闹的普通人。

更多

小说相关章节:

猜你喜欢

精品仙侠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