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成人小说

凤舞乾坤

标签:

状态:连载中

类别:成人小说

作者:浩诚腾跃

时间:2019-06-03 23:33:07

特殊说明

条理清晰,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文章文采盎然,寓意深刻,推荐阅读!

小说简介百度搜索:找书阁:提供更多免费精彩内容免费阅读

浩诚腾跃小说凤舞乾坤,浩诚腾跃小说凤舞乾坤在线阅读
赵元达和易德丰是两个年轻人,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爱好。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可能是连日来真的是太辛苦了,赵元达和易德丰被人叫醒的时候,已经是日上三杆了。如果是在东平市场,过这样的睡觉到自然醒的日子,那无可厚非。但这道观里,等级森严,规矩烦多,掌门及各位师兄自然对下极严,一般都是天都还没有亮就开始

精彩章节

赵元达和易德丰是两个年轻人,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爱好。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可能是连日来真的是太辛苦了,赵元达和易德丰被人叫醒的时候,已经是日上三杆了。如果是在东平市场,过这样的睡觉到自然醒的日子,那无可厚非。但这道观里,等级森严,规矩烦多,掌门及各位师兄自然对下极严,一般都是天都还没有亮就开始做早课,到深夜才可以上床休息。

赵元达感觉到不对劲,问叫醒自己的道童道:“是不是掌门师兄叫我们?”

那小道童道:“不是,我是来收拾床铺的。”

赵元达奇怪道:“收拾床铺?这个我们自己动手就可以了,不劳烦小师傅。”

那小道童道:“我叫小五,今年十二岁了。”

易德丰点点头,道:“小五,我叫易德丰,他叫赵元达。我问你,为什么大师兄不叫人来传我们?”

小五歪着脑袋,道:“这我就不知道了,我的工作除了早晚课外,就是练功,还有收拾这一排所有房间里的床铺。你们就安心地住下,好好休息,等大师兄的传唤吧。”

赵元达有些惊讶,想过这龙庭宗规矩严,分工细,但没有想到连收拾床铺都有专门的人来做。不知道自己和易德丰会被分派到哪个岗位上,但愿不要分到打扫厕所去吧。

两人匆忙地吃了点送来的素食,没有想到入夜的时候,大师兄才差人来传二人。

正一殿的正堂里,柱栏壮丽,色调淡雅,配合上四面层次繁多的建筑立面,形成一副不怒自威的格局。正厅左右手处,各设一雕木青龙灯座,龙嘴里叼个圆珠,光亮从镂空的圆形珠子里透出来,非常有艺术气息。

越往里走,地方越大,正堂上再一块牌匾,上书“龙祖观”三字,立即让两人内心一阵激动。

大师兄双手负后,背对着他们,一袭绿衣长尾托地,很是庄严。

“你们终于来了!”

易德丰奇怪地道:“大师兄,你这是在这里面刻意地等我们二人的吗?”

“给我住嘴!”二人没有想到大师兄居然这么的凶。都不由得吓了一跳,要知道他们直到现在,虽然说在前些时间里,从其它的师兄弟们口中得知,此大师兄脾气是有一些不好。但没有想到却会不好成这样。说句话都不让,哪里有半点大师兄的样子。都不见得有什么心胸本事把这大师兄当下去。两人自然也不太心服。

特别是赵元达,他吐了吐舌头,又仰天打个哈哈。惹得大师兄转身回来,对他怒目而视的时候,才把头脑给摆正了,静下心来想听听他到底想对自己兄弟二人说些什么。

“师父并没有授意,你们二人进我龙庭宗的。而且特别是你赵元达,你的身份来历,一直都透着一股玄妙。我来问你,你本姓是什么?你是谁的弟弟?”

赵元达一时间里,顿时变得莫名其妙起来。这大师兄怎么如此这般的说话,有些摸不着脑门道:“我本姓赵啊!我没有亲人,从小就是孤儿呢。”

大师兄缓缓地摇摇头道:“不,你不是姓赵,你姓司。”

“司?”赵元达和易德丰都撞了个脸,有些小激动,又期待又害怕地听大师兄继续说下去。

“你本身叫司龙,是大宋国的大将军,而且你的年龄也不是二十未到。而是已经三十二岁了。”

“不会吧?”两人,兄弟之间你眼望我眼,都不知道这大师兄为什么会如此说话。

易德丰比赵元达的表现要冷静一点,一来大师兄说的是好兄弟的事情,二来他旁观者清,作为赵元达的唯一好兄弟,他有责任和义务把此事给搞清楚。

突然之间,两人想起了一件事情。就是几年前,两人相遇时,在一破房间里的一张小字条,易德丰小心翼翼地从自己的怀里拿了出来,把它给赵元达一看道:“这个东西,或许能够说明些什么。”

大师兄也把脸凑了过来,道:“哈哈,终于证明了,师父说得没有错。你的来历,原来是这么的神奇。我来问你,你的轻功,到底是哪位高人传授给你的?”

赵元达一时间里,接受不了这么大的事实。突然之间,自己就好像掉进了一个冷冷的冰窖里一样,感觉一切都不那么的真实。人生在世,没有什么比搞懂自己的来历更重要了。急忙把心情收拾一下,问大师兄道:“到底我姓什么?哪里人氏?为什么你会有如此奇怪的一说的?”

大师兄很体谅地拍拍他的肩膀,却过去与易德丰道:“你有个姐姐才是真的,而且是位极人臣,是当今皇帝的至宠。大宋国皇帝上官飞鹰的爱妃,梅妃娘娘苏小梅就是你的新生姐姐。”

“什么?”

两人都同时失声,不明白这里面,到底两人的身世藏了多少秘密。

“大师兄”突然变得冷峻起来,严肃地对两人道:“你们随我来。”

进了正一殿,只见里面一个老者。他的年纪没有人能够猜得出来,少说也有一百高年的样子。看得让人突然之间就尊敬起来,大师兄带两人入内后,自己自行离去,剩下的两人,与那老者自处一室。

那个老者没有回头,也让人好奇很想知道他的脸,到底有没有他肩头上披的白色头发般神奇。

赵元达首先开口道:“师父!是你吗?”

“别叫我师父。本尊没有那个福气。你们走吧,龙庭宗不适合你们。”

两人吓了一跳,易德丰道:“为什么又撵我们走呢?我们是很诚心地来拜师的。而且这么多天下来,我们已经对龙庭宗有了一个很好的认识了,也喜欢这里的气氛,师父你可以不可以看在我们千辛万苦的份上,收留我们。要不然,如果我们出了这里的山门,一个不好,就会被闻公诚那个狗贼给害死的。”

“噢,你们两人认识闻公诚?”

赵元达得意地道:“何止认识呢,还打过交道。此一老道,真是个道门里的奇疤。他想在半路上截杀我们,却被我们给耍了他一道,最后把我们给追丢了,我们兄弟二人,才捡回来一条小命,投奔到你这龙庭宗里来的。”赵元达比之好兄弟易德丰,骨气要硬得多,而且一向来都不喜欢让别人看不起。特别是有能耐的人,他自己也自认为,在才智上,兄弟二人也并不比其它的任何人差,没有必要在人前低头哈腰,并且唯唯诺诺成了什么人似的。

易德丰正想说一句恭敬的话来换回被撵走的命运,没有想到赵元达的牛脾气上来了,没有办法。只得见步行步,听任事情发展下去了。

没有想到的是,那老道居然回头过来,从地底下的薄团转过腰身,顿时一张脸容古朴,神色淡漠,一双手长如脚,却是那么纤细而有光泽的皮肤,吹弹可破一般。让人看了,有如看到一双女人的手一样,神奇无比。

更让赵元达和易德丰抓狂的是,此人不是自己二人遇到的闻公诚是谁?顿时鬼叫一声,纷纷往外狂逃而去。真心地没有想到,原来这龙庭宗的宗主,就是闻公诚本人。吓得魂都没有了。

易德丰比较的冷静一点,想想觉得有些怀疑的地方。这个宗主至少在气色上,没有自己曾经见到的那个人的诡异,少了一点歪门人斜道,多了一点仙风道骨。而且双眼有神,清澈中给人一种被信任的感觉。决不是邪异人士。

跑了一阵,刚刚要出殿门,没有想到一股大力传来,把两人全然托起,顿时两人同时失去了自由。那股力量非常之大,足以把自己两人当成一个玩物,在空中抛起,然后一个倒番,像有人抓住了自己的身子,然后帮忙翻腾一样,顿时来到了老道的面前。

两人再一次震惊,只见老道此时又换了一副样貌,而且是那种血融入水的样貌,很是慈悲的脸上,纵横的皱纹之间,很写意地把年龄定在了两人之间。

谁都不知道此人是谁,但是,大师兄决然不会骗自己二人的。而且闻公诚是邪,此人却是有一股自发的正气,在心中一对比,顿时易德丰怀疑地道:“大师道长,你到底是人是鬼?”

赵元达没有好气地小心道:“仙人鬼大哥,你就饶了我们吧。我们往日没有冤仇,进日也没有瓜葛,你为什么要把我们囚在此处呢?”

那老道哈哈一笑,白发而童颜,笑起来自然有一股子天真的劲儿。对赵元达道:“你这人,倒是很有一股灵气,可就是调皮了点。还有你。”伸手一指易德丰道:“你这人,特别安静。告诉本尊,你们是何处学会雷霆心法的?”

“什么?雷霆心法?”两人一阵莫名其妙,不知道他到底是在说什么。

老道也不在说什么,打发他们两人走道:“你们不愿意说就算了,本尊也能够猜测一二。至于你们能不能够在闻公诚的手下,走过三十回合,本尊也就管不了那么多了。刚才已经把两年的功力,分别输入你们的体内。唉,缘份到时,自然而来。缘份尽时,随风而去。你们,可以走了,一直出山,不要回头,去吧,去吧……。”

更多

小说相关章节:

猜你喜欢

精品武侠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