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完本小说

慾乱美人娘

标签:

状态:已完结

类别:完本小说

作者:小盾

时间:2019-11-22 17:35:37

特殊说明

俗话说:“暖思”这话一点不假,虽说跨进四十不惑的年龄段了,但原来每周和老婆的两次生活是少不了的,周三和周六是我们约定好的时间。

小说简介关注微信公众号:看书读

慾乱美人娘全文免费小说阅读阿芳便在我这里落下了脚。和她相处的这两天里,发现阿芳是个很细心的人,凡事都很顾及别人的受,每当我通电话时,她总是知趣地跑到其它房里做事,(虽然就四十多平米的小套)洗着我们换下的物或者在台上晒着被褥。如果说小彤是个温柔平和的人,那阿芳就属于善解人意的那一型,很多不起眼的小事中似乎都能看出阿芳时时想着边的人。

精彩章节

    去年,可以说是我人生转折点的一年。我辞去了干了十六年的乡村中学教师的职业,来到福叔在深圳的鞋厂里打工。这里有必要介绍一下,福叔是我们村里一个有名的暴发户,上世纪八十年代一穷二白的福叔身无分文的来到深圳闯,也许是凭着老一辈、又是农村人的那种吃苦耐劳和敢于拼搏的精神,三十多年下来,福叔不仅有了自己的工厂,也积累了几千万的身家。
    也许几千万在发达地区不算什么,在深圳这里也是雨,但对于我们当地可是不得了的事,福叔那时可算一无学问、二无家底,仅凭自己的双手就创造了村人想也不敢想的天文数字,所以可以想像我们村里人是多么崇拜和尊敬他,每次福叔回乡下省亲,村里的干部都会不约而同的来探望他。
    说起福叔这个人,今年59岁,和我四叔是发小,以前听四叔(已过世)说福叔从小人就老实,而且干活特别卖力,从不喊苦。和他同龄的伙伴也总喜欢欺负他,但福叔从来都是笑笑,不与他们计较。
    如今福叔在村人眼里可算是飞黄腾达了,但福叔为人还是很低调,从来不在人们面前夸夸奇谈,把自己说的多有本事。而世人常道的为富不仁这点,在福叔身上也截然看不到,话说福叔在深圳这种灯红酒绿、物横的大都市里生活了三十多年,但可贵的是还充了乡下人的那种质朴,他热心村里的公益事业,每年都会给村里的中小学校捐款捐物,并且经常资助常年患有疾病的老人家,总之就是难得的一个大好人。
    看到这里,也许有朋友会想之后的篇幅里福叔会不会也也在中失。可以肯定的说没有,即使是这类文章,也不是出现的每一个人都会这样,况且这本源自真实生活,虽是小说,还是尽量维持原貌比较好。从心底里,我尊敬福叔,虽然没有文化,没有干出过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但他的奋斗史以及他的为人都令我尊敬。虽然平凡,但假如我们所在社会的富人都能像福叔这样,那我们的社会肯定会更加“和谐”
    再回到我怎么去深圳的这件事上。原本在村里也教了十多年中学数学,虽然待遇和某些大城市的中学教师没法比(天壤之别),老婆也只是在家门口开着家小卖部,十多年的家庭收入去掉生活费及必须开支,也就存下八万块钱,加上刚起了新房子,到县城置办了些新的家具,也就所剩无几了。
    恰巧去年节,福叔回家省亲,顺便探望了重病在的四叔(说到四叔也真够倒霉,人辛苦了大半辈子,前年末的一天下午,骑着电瓶车喝了点酒去小学接大孙子,结果去的途中被一辆施工车给撞了,当时就伤得很严重,给转到县城医院,后来估计是工程老板把相关部门都送了钱,四叔反而因为醉酒横穿马路自己承担了近半的责任,人家赔的钱全用上,自己家还背了十多万的医药费),钱花了,人也没治好。
    福叔因为和四叔从小就非常要好,承担了所需要的医疗费用,还给了我堂妹一家二十万元,让他们夫两口子和四婶好好过日子。四叔走的那天,福叔还特别来到我家,问我愿不愿意和他一起去深圳,给他厂子里打打下手,记得他是这么跟我说的:“珠娃呀,你也是咱么村里有学问的人(这里不好意思解释一下,兄弟名字里有个珍珠的珠,从小父辈们都喊珠娃,后来长大了尤其外地上了大专回来了别人都不这么喊了,四叔还是一筋改不过来,去我学校里看我,还当着宿舍同学的面这么喊,得我很不好意思。
    另一件就是九十年代初期,我们村子里还没几个能上到高中毕业再考取外界的高校的,兄弟不才,虽然只是个专科院校,但那年村子里总共就两人考取。因此四叔一直把我当有学问的人看待),有没想过跟我去南方发展一下,你现在还不到四十岁,也有知识,只要用心,将来肯定能混得有出息的。”本来也就打算这样一直当个教师,虽然钱不多,但养家糊口也够用,但看到四叔这场飞来横祸一下子花了这么多钱,人民币的价值似乎在我的脑海里瞬间大幅贬值,万一将来有个什么,又或儿子长大上了大学,那般吃穿用度怎么是我们这种家庭能承担的啊。想着现在正值壮年,何不拼他一下呢,再说四叔也是从小看着我长大的,总不会害我啊。于是和老婆小彤商量了一下,就决定年后和四叔一起南下。
    记得临行那晚,我和小彤在上酣战得天翻地覆,仿佛想把那几个月的电都充完一样。我握着她白的脚丫,又又。不知道为什么,从小我就喜欢盯着女人的脚,小彤虽然是个村妇,但一双小脚却保养得很好,光滑细,然而平时也未曾发现她特别留意,这大概是无心柳吧。
    我这个毛病不晓得是怎么养成的,上学那会儿,也读过图书馆关于弗洛伊德的相关着作,比如《梦的释义》,《日常生活的心理病理学》,应该是先天后天兼而有之吧。
    从上学那年代看见大街上的女孩赤脚穿着当时比较流行但却朴素的凉鞋,到现在看到的女赤脚踩着各式各样新颖惑的凉拖、凉鞋,我的就非常兴奋,非常想把她们的脚趾和脚丫放在嘴里,摩擦自己的,然后把大量的在她们的脚掌上。现在年龄虽然大了,但这种爱好不但没有减少,却与俱增。
    说到底,sis的那些电影对我的推动作用也不小。
    因为这个毛病,平时工作中也会遇到很多女光脚,好在本人克制能力算很强,总不会刻意盯着女的这些部位驻留太长时间,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据说李敖也很恋足,看来着名学者“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也超脱不了俗界)。
    话说初到深圳那会儿,福叔带我认识了一下他的厂子,给我安排做库房管理员的下手,因为库房比较大,负责的师傅带9个保管员(我也算一个),而且我主要是代替离休的一位老李做做进出库记录的工作,重活师傅也很少安排我去做(大概是福叔关照的吧),所以每天工作任务也比较适中,至少比在村里当老师轻松很多。
    住的地方,我开始想住在工厂宿舍或者找一个便宜点的小套居室。但福叔这时候似乎又帮我安排好了:“珠娃,去我家里吧,反正地方也大,青青(福叔的女儿)也不在我们身边,你和我们住在一起,正好有个照应,花婶和我都没拿你当外人。”听福叔这么说,心里虽然很愿意,条件又好,又不得花钱,但想想还是婉言回绝了福叔。因为毕竟初到此地,已经处处受到关照,再住到老板家里恐怕厂子里其他人都会对我有点看法。福叔见我一直推辞着,也就说:“那好吧,反正你要来可以随时搬过来。”说到宿舍,没想厂里职工宿舍正在搞基建(福叔这个人真是少见的老好人,这年头碰上这么个老板算是工人阶级的大幸了,想想富士康的同胞,默哀吧),老工人大多在本地都有家室,外地的年轻员工都领了暂时的住房补贴在厂附近合租。我一个人都不认识,也找不到什么合适的地方,一时真犯了难。后来同事张师傅通过开中介的老婆给我在距离厂附近十公里左右的地方找了个旧式小区的小套住房。虽然陈设比较旧了些,但至少在乡下长大的我来说也比较适应。
    吃住都解决了,只有埋头工作了,就这样干了大半个月,白天上班,有时晚上还和福叔一起出去应酬应酬,我虽然不懂什么,但也能给福叔带点酒。有时早下班回来了就去附近的网吧上会网。
    俗话说:“暖思”这话一点不假,虽说跨进四十不惑的年龄段了,但原来每周和老婆的两次生活是少不了的,周三和周六是我们约定好的时间。
    现在老婆不在身边,果然觉得难以忍耐。怎么说也是少了五六次做啊。尽管每晚都会和老婆打打电话,但老婆不善于打情骂俏,更多的是比较关心我的生活起居。而且要她做十几个小时的火车赶到这里那更是不切实际。
    就在这种煎熬中又过了半个多月,转眼,都三月中旬了,南方这里的天气也比较暖。这个时节大家都穿着一件单衣,一点也不冷。到了晚上,特别是那些比较热闹的地方,总会有很多“职业女”出现,以前没来深圳的时候就久闻大名,来了之后果然名不虚传。
    看到这些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人,老婆又不在身边,不感到心里非常。
    终于,理智被火战胜了,我决定找个女人火,好把这些天一直压抑的好好发一般。
更多

小说相关章节:

猜你喜欢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