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完本小说

泽木而栖

标签:

状态:完结

类别:完本小说

作者:木子喵喵

时间:2019-09-04 05:04:00

特殊说明

小说简介百度搜索:找书阁:提供更多免费精彩内容免费阅读

泽木而栖全文简介:陆泽漆十三岁那年不幸被人遗弃,意外被人贩子抓走,偶然遇到了同样被拐卖的十岁女孩于苏木。他利用自己的智慧,背着伤痕累累的她逃出魔爪,然后消失在她的生命中……多年以后,她成了人人口中的“幸运”女神,他是..

精彩章节

part1

很多年后,于苏木都在想,当初陆泽漆没告诉她他的真名,大抵是在防备她。

那时候他必定怀疑,她跟那帮绑架他的人是一伙的。

那天凌晨三点,整个宁市都在沉睡。

一间大概二十平方米的小屋子里,摆设的物品除了一个巨大的铁笼之外什么都没有。泛白的夜光从高达两米的铁窗中倾泻而入,那是房间唯一的光的来源。

于苏木是被冻醒的,白色的小颗粒从铁窗中飘进来,落在她的脸颊上,冰凉一片。她仰头,便见缤纷的雪花飘洒进来,她伸手去接,雪花落在她白皙的手上,很快便融化成水。

她走到房间唯一的一个巨大的铁笼外,扒着铁门对里面的人说:“嘿,你看,下雪了。”

没人理她。

“喂……”她迟疑地问,“你睡着了吗?”

依旧没人理她。

她眯了眯眼睛,试图看清铁笼中的少年是否睡着:“你能听到我说话对吗?为什么不理我?”

还是没人理她。

最终,她放弃了说话。

她和那个沉默的少年已经被关在这里一天了。十一岁的她已经知道“绑架”这两个字的意思,比起害怕,她更加觉得神奇,这种对于普通人而言概率只有百分之一的事,竟然发生在她的身上。

宁静的夜晚,白雪纷飞,寒气袭人,唯一的铁笼里的少年也不跟她说话,始终保持沉默。她想,他会不会已经被冻死了,否则他为什么不说话,甚至维持着倚靠铁笼的动作,一动也不动?

屋子里太黑,于苏木看不见他的表情,只能看见他的身影,一副清瘦单薄的样子。

想到自己跟“死人”待在一起,从被绑架以来,一直淡定的于苏木终于感觉到了害怕。

这时,她耳边响起了声音:“想出去看看吗?”

part2

那是于苏木第一次听见陆泽漆的声音,声音清冷,带着一丝玩世不恭。

然后她看见他从铁笼中走出来,身形修长,傲气逼人。

原来看起来庞大而牢固的铁笼根本关不住他,他轻而易举便能撬开铁笼的门。

他从铁笼中走出来时,步伐优雅,修身如玉。仿佛他不是从铁笼中走出来的,而是从一个华丽的建筑物中走出来的矜贵少年。

十三岁的陆泽漆比于苏木高很多,他低头看着这个还没到他胸前的女孩。她正仰着头望着他,双眸漆黑清澈,目光灼灼。

她是个漂亮的女孩。他勾起嘴角笑了笑,随后绕过她,往门口走去。

于苏木望着他,黑暗中,他的样貌其实看不太清楚,可那一抹笑却进了她的心底,温润柔和,光华夺目。

他穿着灰色风衣和深色长裤,轮廓俊美,眸色深沉,即使身上沾了灰尘,依旧那样清朗出尘,贵气逼人。

守在外面的人听见声响,警惕地开门而入,见到从铁笼中走出来的陆泽漆,高大的身形一顿。

来者是个健壮的男人,戴着黑色的面罩,露出两只眼睛。于苏木看不见他的模样,但那破口大骂的声音在这个不大阴暗的屋子里清晰地响起:“谁让你跑出来的!赶紧给我滚进去……该死!居然把铁笼的锁给撬了!”那人骂着便要去抓陆泽漆。

陆泽漆身形一侧,躲开他的手。他不慌不忙地将一个发光的物件举到男人面前,眸色淡漠。

男人却看呆了。

那是一枚戒指,中间镶着一颗硕大的水滴状的钻石,周边围绕着几颗小钻以及数不清的细钻,在陆泽漆的指尖泛着璀璨夺目的光芒。

陆泽漆淡漠地开口:“放我们出去看会儿雪,这颗价值千万的六克拉钻戒就是你的了。”那云淡风轻的语气仿佛他手上拿着的不是价值千万的钻戒,而是只要六角钱便能买到的鸽子蛋。

男人惊叹过后,一把夺过陆泽漆手上的钻戒,掂量了一下它的价值,笑道:“不愧是陆家二少爷,小小年纪便出手如此大方,去吧,不过……”他冷漠地补充道,“你只有五分钟的时间。”

陆泽漆瞥了一眼身后的于苏木,示意她跟上。

于苏木立刻欲跟上去,但那男人很快将于苏木拦住,瞟了陆泽漆一眼:“慢着,我可没说她可以出去。”说完一副“钻戒在我手,你爱去不去”的模样。

于苏木不想让他为难,便说:“你出去吧,我等你回来。”

陆泽漆只停顿了片刻,然后便走了出去,没再回头。

part3

男人重新将屋子锁住之后,于苏木安静地缩在墙角等少年回来。

因为只有她一个人,屋子里显得更加安静而恐怖,看不清的黑暗中仿佛随时会跑出一只猛兽来撕咬她。她仰起头,雪花依旧在铁窗外缤纷而落,也许那少年现在就站在与她一墙之隔的外面看雪,她并不是一个人。

不知不觉间,少年高大修长的身影浮现在她的脑海中,她立刻心安了不少。虽然他不爱说话,却能令她有种莫名的心安与信任。有他在,她便少了几分孤独与害怕。

她抱着膝盖,想着只要安静地等他回来便好。

只是,五分钟后,她没有等来他,等来的是一场大火,以及外面众人咒骂的声音:“该死,那小子居然放火逃跑了!赶紧给我抓回来,他一定跑不远!”

“大哥,还是先灭火吧!火势越来越大了!”

“灭什么火!要是真让那小子跑了,你我都吃不了兜着走!”

“可是那个女孩还在里面……”

“管那女孩干吗?赶紧给我找人!”

……

鼻间是浓烟的味道,呛得她直咳嗽,她连眼睛都睁不开。

听那些人说,火是他放的,原来从一开始他说出去看雪,便只是想趁机会逃跑……

她心里有个恶魔在说:“他放了火,不顾你还在里面,他要烧死你!”

另外一个天使反驳:“你们只是陌生人,一开始,他有带你一起出去的想法便很好了,每个人都不应该对陌生人奢望太多,没有人有义务对你好。”

她感觉整个世界都在燃烧,鼻间是呛人的烟雾,周围是滚烫的火花,仿佛下一秒便要蔓延而来将她点燃。

于苏木闭上眼睛,也许她真的要死了……

“哐当——”门忽然被人从外面踹开。

于苏木睁开眼,便看见浓烟中,他倚在门边,黑影修长,略显清冷的声音穿透浓雾到达她耳边:“该走了。”

没有多余的话,仿佛他真的只是去外面看了五分钟的雪,然后按时回来。

于苏木从地上站起来,莫名有股强大的力量牵动着她,让她朝他走去。

陆泽漆等她走到身边时,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并没有牵着她,而是朝门外的通道走去,两人之间隔着一点儿距离。

眼前呛人的烟雾模糊了于苏木的眼,她只顾着紧紧跟着男孩,却忽略了脚下的路。“砰”的一声,她被脚下的台阶绊倒在地,立刻有鲜红的液体从鼻子里流出,是鼻血。

她仰头看了他一眼,对方只是停在不远处冷眼看着,并没有要扶起她的意思。

于苏木用手擦了擦鼻血,坚强地从地上站起来。

陆泽漆转身继续向前走。

他们终于走出了长长的通道,门开时,冷风吹在身上,让于苏木打了个冷战,她的膝盖受伤了,可前面的人并没有等她的意思,径自走着,她只能一瘸一拐地跟在他身后。

这是郊外一片空旷的地方,陆泽漆带着她从地下穿到了地上,离屋子已有一段距离。从这个角度可以看见屋子那边的火势很大,红光几乎染透半边天。

但这里实在太空旷了,四周除了树木和燃烧的房子之外,只有白茫茫的雪,不见人烟,即使房子燃烧也需要很久的时间才会被人发现,或者它可能会一直燃烧,直到自然熄灭,永远不被别人发现。

于苏木一步一步艰难地跟在陆泽漆身后,风从她由于摔倒而被划破的裤子里灌入,吹得她受伤的膝盖生疼,可她咬牙忍着,一声不吭。

陆泽漆的步伐忽然停住,他转身走到于苏木身边,背过身半蹲下。

于苏木愣在原地,看着他修长挺拔的背影和棱角分明的侧颜,没有动。

他微微转头,简单地说了两个字:“上来。”

part4

于苏木没想过他会背自己,他看起来很漂亮,却也很冷漠。

她趴在他的背上,天空还在下雪,落在他黑色的短发上,晶莹剔透。

耳边有风声,有屋子燃烧的声音,还有他双脚踏在雪地里的声音。

忽然背后传来巨大的爆炸声,于苏木吓了一跳,陆泽漆却没有停止往前走的步伐,只是淡淡地解释:“可能是汽油罐爆炸。”

他骨子里有种道不清的淡定从容,好像无论发生什么天大的事情,都不会惊动他。

于苏木觉得他应该是电视里的英雄,那种蜘蛛侠、蝙蝠侠之类的超人,因为英雄从来都不回头看爆炸,永远不知道害怕是什么。

“喂,你叫什么名字?”她轻轻地问,因为声音太轻,让她感觉他似乎没听到。

果然,他没有回答。

“你是不是很讨厌我?”忽然,她又问。

“为什么讨厌你?”陆泽漆反问。

“你好像不太喜欢跟我说话,而且……刚刚我摔倒,你都不扶我。”听起来倒像是她对他有极大的不满。

“我们不熟。”陆泽漆停下脚步,将她往肩膀上托了托,继续走,“前方的路还有很远,路是自己的,没有人能永远扶你。”

“哦……”

沉默半晌,她又忍不住叫他:“喂……”

“又怎么了?”对于她话多这一点,他似乎已有些不耐烦。

“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回去之后我们不会有交集,你不用知道我叫什么名字。”他说。

原来他不是没听见,只是不想告诉她而已。

很长一段时间,于苏木都没有再说话,这种安静,让耳边的风雪声显得更大,让她感觉更冷。

陆泽漆并不在意,眼前是一望无际的白雪,连一条公路都找不到。他不知道还要走多久,能不能活着走出去,此刻的他并没有心情在乎一个小女孩的情绪问题。

忽然,感受到颈项间有湿润滚烫的液体,他再次将身体滑下去的于苏木用力托起,问道:“哭什么?”

于苏木哽咽:“我很难受。”

陆泽漆偏了偏头,刚要说话,恰巧与她的额头相贴,才发现她额头滚烫,她在发烧。

她烧得这么厉害,显然已经忍了很久。从绑架至今,已过去了二十四个小时,她忍了这么久才因为病痛而难受得掉眼泪,这对一个从小在温室中长大的女孩而言,已是不易。

“我们会不会死?”她问。

“不会。”

“可是这么长时间都没有人来救我们。”

“那就自救,不要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人要学会独立。”

如果于苏木意识清醒的话,她一定会觉得陆泽漆小小年纪便是一名异常严厉的老师。好在这名严厉的小老师终于觉得自己对待一名小女孩过分严格了,他语气变得轻柔,哄着她:“你有什么愿望吗?”

“有。”她轻声回答。

“说出来听听。”

她却摇头:“可能都不会实现了。”

“听过一句话吗?”陆泽漆努力用小时候母亲哄他的口吻哄着她,“愿望要说出来让那些神仙听见,他们才能帮你实现。”

“真的吗?”

“嗯。”

当然是假的,这句话是他捏造的,他从来不相信别人,他只相信自己。就算有愿望,他也要亲手完成,但这用来骗骗小女孩还是有用的。

“我想回家,想我的爸爸妈妈……”她喃喃道,“我还想知道你的名字。”

她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风雪声轻而易举地将她的声音淹没。

但她知道他听见了,因为不一会儿,他对她说:“我叫陆泽。”

风声猛烈,他的声音却低沉清澈。

十一岁那年,于苏木经历了一次绑架,一场暴风雪和看不见尽头的逃亡。

可她一点儿都不害怕,因为有他在。

后来,有人问她:“你见过最美好的男孩是什么样子的?”

她想了想,回答:“像陆泽那样,一想起他,便让我焦虑、恐惧的心温暖而安定。”

你要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个人,会在特定的时间出现在你的生命里,会进入你的内心深处并影响你,然后成就现在的你,让你不再孤独地活在这个世界上。

天大地大,有生之年,总有这样一个人。

更多

小说相关章节:

猜你喜欢

精品港台言情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