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科幻小说

公主俏女奴

标签:

状态:完结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喜麟凤祥

时间:2019-09-04 10:28:49

特殊说明

小说简介关注微信公众号:看书读

公主俏女奴全文简介:牡丹公主张姗妮,是一个活泼可爱女孩子,而她梦想,就是成为美女警察,在宇宙中抓捕罪犯维护正义。她美丽,性感,足智多谋,擅长伪装渗透。辛娣娅 克莱尔,迷人的圣罗兰女皇国的美女郡主,因为自己的国家被入侵,..

精彩章节

第一卷公主的情人

牡丹公主张姗妮,是漂亮的女警,而她最大的乐趣,就是抓捕那些桀骜不驯的男人,让他们臣服在自己脚下,她拥有出色的美貌,还有神奇的战斗机甲美凤号帮忙,无往不胜。可惜一次偶然的机会,她遇到了麒麟大神张化,却发现,这是自己人生中重要的对手。

公主俏女奴作者张化

01爱的俘虏

3002年3月1日星期六宫廷

优雅的牡丹花瓣,纷纷轻柔飘落,淡淡的唯美。犹如风,犹如细雨,从耳边穿过,留下沙沙的声音。迷人的宫女身影,穿上迷人的金属胸罩和漂亮的短裙,在宫廷中旋转。轻柔迈动的赤足,踢动地美腿,优雅飘落的芬芳,踩在光洁的宫殿上。流水轻柔缓缓穿过,喷泉淡淡的泼洒,一些细雨,朦胧的缓缓飘落。

这一切,被淡淡地云雾环绕,犹如仙境一样。甩动的袖子,轻柔的上下翻飞,而伴随优雅的宫廷乐章,体会一种清新,一种韵味,淡淡飘拂而过身影,在远处的星空,缓缓降落的星际飞船,闪烁点点光辉。闪烁的导航灯,流线型的飞船一点点减速。

“嘶嘶~嘶嘶~”迟缓的对接,一艘皇家的小型飞船,美凤号,降落在远处的平台上。这一艘飞船大约长约16米,呈现优雅的飞凤造型,反向机翼,超合金构造,具有古典韵味和现代的结合。机身上,喷涂了黄色和红色的迷彩,犹如展翅欲飞的凤凰。

美凤号能在瞬间加速,穿梭时空,并且拥有高科技的渗透技术。能突破敌人的空间封锁,达到出其不意,来到任何地方的特点。本身配备了强大的武器装备,还能通过电子化操作,进行二次变身,成为人形战斗机甲。拥有装备的机关电磁炮,4联装。还有渗透性能的,泯灭射线,能制造一个区域的死亡地带,凡是进入这个区域的生物,都将会失去生命,逐渐变成可怕的干尸。

“吱吱~吱吱~”美凤号打开自己的翅膀,翅膀开始渐渐的收缩。尾翼摇摆,金属的部件开始重新转化。从外太空飞行状态,变成了大气层内的状态。伴随舱底的悬浮装置,一点点停靠过去。在禁飞区内,也只有公主的飞船,能这样长驱直入,甚至来到宫廷的外面。

“咔咔~”张姗妮端坐在船舱内,而她头戴钢盔,穿上漂亮的橘红色制服,那是一条优雅短裙。她穿上丝袜和皮靴,就这么充满少女的韵味。“嘀嘀~”“自动操作~降落!”她坐在驾驶台上,仔细的操纵起来。作为女皇的大女儿,她是东方宇宙声明显赫的女神捕,作为护佛军,仙女门的美女特警,她总是通过乔装打扮,以及操纵自己的人形态生物盔甲,还有美凤号,取得一个个出色的战果。

“回家了~美凤号~”张姗妮面对电子屏幕,轻柔的问候,而她从16岁得到这个礼物开始,就已经把这个战斗机甲,当作了自己的朋友。现代社会,孤独,冷漠,人与人的关系逐渐疏远。就算是亲姐妹,也保持一种淡淡的距离。

张姗妮从来不相信,在这个世界上还有爱情一说,而她感觉到自己对于那些背叛佛法的人,充满了仇恨。事实上,她不理解,为什么有人会怀疑自己的母亲仁真慧美。而她最希望就是通过自己的努力,维护宇宙和平,将凤凰王朝发扬光大。

浮空的平台,就这么利用电磁悬浮技术,漂浮在半空。“咔咔~”机翼下面伸出来的爪子,固定在悬浮的平台上。而不少女兵,列队迎接,等待公主的张姗妮得回来。“咔咔~”她们身穿全身的防护盔甲,手持枪械,在那里巡逻戒备。还有一些,用悬浮飞行,缓缓的在空中游荡。

淡淡的阳光~淡淡的光线。“我们回家了,风速正常,根据最新的资料表明。您的母亲伟大的女皇恐怕今天心情不太好!还是那个臭小子造成的。一个男人,事实上一个男人说了很多对于女佛不敬得言论。女皇很生气,后果很严重。”美凤号闪烁电子屏幕,在那里智能回答。

“我是无辜的,我是无辜的。放过我吧,如果把我交给仁真慧美,我会被杀死的。”在后面笼子里面,一个男人,被反铐双手,固定在一个全封闭的笼子里面。

“任何非逃跑的男人,都将被消灭。男人都是女人的私有财富!是属于女人的,你领导了,一系列的叛乱。你将因此,受到惩罚!你们,将会被彻底的驱逐,流放~现在你不过是我私人收集的一个礼物!嗯~美凤号,把这个家伙制作成为标本,然后送去动物园~”

“不,不。残忍的女人,不。”惨叫在那里传来。“嘶嘶~”笼子里面弥漫消毒水的气味,而一切似乎充满了另类的情怀。

“母亲~姗妮姐姐来了!”张婷婷优雅的趴在母亲张嫚娜的身边,轻柔的低语。作为仁真慧美女皇,凤凰王朝的最高统治者。张嫚娜拥有至高无上的地位,她轻柔的扭动光头一身华美的凤凰长裙,她展开自己的长袖,在那里斜眼看看周围。

“都退下~”“是~”伴随女皇的命令,这些宫女,知趣的双手合十,跪拜在那里,然后轻柔的退却离开了。作为下等人,她们甚至不能正面看女佛,只能跪拜着,一点点后退出去。离开了大殿。在大殿里面,空荡荡的一切,而文武百官,围在旁边,窃窃私语商谈。

巨大的电子屏幕投影,喷泉优雅的继续流淌一些流水。“都退下~我要跟我的女儿单独谈谈~”仁真慧美挥舞自己的胳膊。

“是~”文武百官,在那里纷纷退却,离开了大厅。“吱吱~”流水喷泉,在宫殿内改变了造型。逐渐变成了庭园,阁楼,还有一个湖泊。此时此刻,空气清新自然,优雅的鸟叫。而在宇宙中,绝大部分生物都被人类灭绝了。人吃人也有了数百年的历史,事实上这是一种陶醉,自我安慰。根据保护法律,任何非人类的物质都将被消灭。

作为东方宇宙的统治者,仁真慧美通过女佛转生*,以及控制了这个帝国接近千年。在千年圣战之中,护佛军前赴后继,不断地开拓。北方宇宙归属沙俄文明。而西方宇宙,归于自由联盟。在南方宇宙,都属于那些暗黑世界的鬼魅幽冥,鬼魅幽冥奉行把宇宙中受到压迫的种族团结起来,建立成为牢不可破的暗黑联盟。

“母亲,最近女儿已经知道了消息。自从张媚娘逃跑以来,事实上,张媚娘,张化团伙的活动越来越猖獗了。我们根据护佛军截获的情报。这个人,麒麟大神张化,将要挑衅女佛的领导。他桀骜不驯,他狂妄自大,他推崇自己的母亲张媚娘为女佛,并且依然在从事分裂我们女佛转生*宗教活动。宇宙中只有一个女佛,就是您,我的母亲仁真慧美女佛。”张姗妮跪倒在那里,她双手合十,非常得漂亮了。在这个女性化的时代。女人是男人的5倍,女性主宰了一切。

“那么去,把这个男人抓住,让他跪拜在你的脚下。沦为你的奴仆,男人都是虚弱的,可怜的,男人只能在厨房和卧室发挥作用。我不信仰,一个男人能逃脱护佛军的追捕,把他抓回来。不惜一切代价,必须找到他的母亲。”仁真慧美握紧拳头,在那里轻柔的低吟,而她光了脚丫,坐在自己的凤床上。

“我的女儿,姗妮,你已经长大。你不再孤独,今年是你已经将要21岁了,你成为了一个成年女性。你将要用那个男人的鲜血。祭奠你的生日,我会把他千刀万剐。不过你要记住,你去的地方很危险。那里是暗黑联盟的地盘~那里充满了吃人的妖魔鬼怪!佛教徒受到了迫害,所以你必须用你的勇气来完成,女佛会保佑你的!”

“母亲,我会的,我会把他抓住,带回来给您谢罪!”张姗妮轻柔的双手合十,轻柔的鞠躬,就这么优雅迷人了。

美凤号飞船

“美凤号,调取资料。”张姗妮看着那些资料,虽然已经把这些,烂熟于内心了。

“美凤号执行命令。麒麟大神资料调取中。他名叫张化,身高172厘米,体重58公斤。母亲张媚娘,父亲张大刀。”电子信息上,闪烁出来我的图像。“他是一个极度危险的人物。他16岁的时候离开了校园,据说掌握了神战士的技能,他非法的拥有了特殊技能。他强大的能力,总是在干一些自以为是的事情。给那些贫苦的农民减少租赁收入,解放和抢掠农奴,并且以所谓的劫富济贫,对抗官府。”

“他宣称自己的信奉的母亲,是独立我们之外的女佛。事实上,这是被禁止的,任何人都不能怀疑女皇绝对权威。这个宇宙只有一个女佛,就是您的母亲。”美凤号在那里用电子资料介绍。

“信仰会结束的。~”张姗妮闭上眼睛,而她把这一段星际旅程,当作一段乐趣旅途,现代化的技术下,美凤号很快加速到每小时1300万光年以上的超光速,而这样一来,到达边缘的东南星系,丽人星球,只要大约5个小时的航程。

“嘀嘀~嘀嘀~”闪烁的灯光,而她躺倒在座椅上,内心的心情却久久不能平和。“小时候,我见过他,他是姨妈张媚娘的儿子,我无法理解,为什么自己的母亲要把自己的姨妈关起来。只是为了掩盖秘密?是谁创立女佛转生*,那些被遗忘的历史又是什么?如果真的好似传说,就像传说中那样。是张媚娘在1000年前创造了女佛转生*,并且~我的母亲,夺取了~却剥夺了她的女佛称号。”

“您不应该这么想,我们敌对的,都是受到了传统的教育。那些人都是邪恶的,比如说麒麟大神,玩弄妇女无数,是一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他总是独立认为自己是一个侠客,可是他违反了我们的法律。”

“法律,是的。他不遵守制度,解放那些农奴,可是谁制造了农奴?”张姗妮轻柔的握住自己的守护女神像,那是一个牡丹神女,优雅的抚摸起来。那个牡丹神女犹如一个玩具娃娃,金属的雕刻,精雕细琢。大约16厘米高,不算底座,轻柔的光了脚丫,踩在牡丹花上。

“复杂的问题,通常都是禁区!女佛母亲让我们去做,1000年来我们一直在为了女佛而圣战,我是你13岁时后送给你的生日礼物。我被从工厂制造出来,都是忠君爱国的好思想。我建议,您不应该突破网络封锁。看很多敌人的信息。那些都是诽谤和谣言~您要相信自己的母亲。她仁慈,美貌,是真正的好女皇。凤凰王朝,是幸福的,人们有了信仰!”美凤号在那里介绍起来。

“信仰?我们杀死的,抓住的那些人,去怀疑和背叛了?有时候可怕的不是反抗,而是人民,就算被蹂躏致死,却连反抗的勇气都没有了。仙女门,的监控和渗透无处不在。人们不可能逃脱仙女的法眼!我们坐在屏幕后面,就能知道每一个家庭,每一群人在干什么。人类此时此刻显得如此的渺小,而你能驾驭一切!”张姗妮翘起自己的脚丫,坐在椅子上。

“啪~”她轻柔的解开保险带,就这么悬浮在船舱内,在高速的飞行中,飞船内部是恒定的。而她体会这种失重的滋味,看着身边的光影,一点点模糊。

“从小到大,我没有怀疑过。我知道,怀疑母亲的人,要么被关起来了,要么被杀了。这叫做集体失踪,我们是沉默的一代,明明知道很多都是错的,却不能说,也不能做。我们不敢谈论,政治,不敢谈论生活。我们什么都不敢,只有服从。可是我认为这个男人不坏!”她优雅的翻身,在船舱内犹如游泳。

“哦~”“啪~”她抓住漂浮在半空的一张贺卡,轻柔的抚摸起来。“我飞行过来的时候,那些农奴在饥饿。没有人天生愿意沦为奴仆。只是信仰麻痹了人们~没有人敢去怀疑。因为生死轮回,因果报应,人们还怕自己的怀疑不仅仅是这个时代肉体被毁灭,更加是进入到无间地狱,上到山,下火海。但是我不认为,张化是坏人,至少有如舆论宣传那样!”

“这些话题都是敏感和被禁止的,我建议您不要再讨论,因为我们的谈话可能被录音和录像。我的电子系统会纪录的,是得,我刚才制造了一个短路,删除了一段记忆。”美凤号在那里低语起来。

“好吧,说一些开心的。我已经21岁了,女佛说过,去寻找自己的爱情。为了女佛神圣结合。”她抱着那些相册,轻柔的回味。“这是一个空前繁荣的年代,人们为了女佛信仰而结合,繁衍壮大我们的种族。只要我们有了信仰,我们都是女佛母亲的仆人。女佛母亲管理我们一切。我们迎来持久的幸福,只要我们坚持自己的信仰,就可以惠及子孙。新的生活每一天都在进行,感谢女佛母亲保佑我们~”她优雅的双手合十,轻柔的流下一些泪水,而那些悬浮的泪水,在失控的状态下,汇成了小水晶球一样的漂浮物,抓在手中,斑斑点点,唯美,华贵。

“你知道的,我是一个高贵种族的女性,根据法律。我可以拥有多个男人!我可以拥有一个丈夫,还有一些作为我的仆人。虽然如今女性是男人的5倍,一个男人可以迎娶,3,4个妻子。组建成家庭。那些下层的社会,男人成为紧俏生物,因为少数的女人,占有了大量的男人。当作玩物。人字被认为是形容女性迷人的双腿,男人属于女人的附属。”

“公主,航程很漫长,不要让自己胡思乱想了,我们此番,抓住麒麟大神,扭送回去,您的任务就完成了!”美凤号提醒起来。

丽人星球碧玉酒楼

丽人星球,位于宇宙东南,这里位于南宋星系和凤凰王朝犬齿交错的战场上。这里是边缘地区,不仅仅如此,还有暗黑世界的争夺。丽人星球,是一个边陲的迷人要塞,充满了旖旎的风光,拥有独特的生活环境。

巨大的金属建筑物,美凤号迟缓的降落在外面,人类的居住的城市,金碧辉煌。那些金属巨大建筑物,每一个,拥有数百层,数千层,足足数千米高。在高出环绕在云层中,云彩飘拂而过。可以容纳数百万人,而每一个建筑物,都有很多内部设计。人们无法改变自己居住的星球,可是在每一个智能建筑物里面,可以多很多精彩。

优雅的山水,碧绿的风情,就是秀丽的山峰,连绵起伏的山峰,以及豪迈的气概,造就这里不凡的气概。大凡的男儿,多有血性,而的婆娘,不少都是身姿秀丽,充满了西北女性的泼辣和豪迈。事实上,这一切,都是在巨大的现代化建筑物内。

在这个优雅的酒楼,就这么坐在这里的三楼,欣赏下面的风情,喧闹的集市,还有一切,似乎都烟消云散,一切充满了令人着迷的韵味中。优雅的木头阁楼,还有迷人的风情吧女,扭动迷人的臀部,穿上性感的青色纱裙,戴上面纱,婀娜多姿的端起盘子,就这么小心的穿过人群。不断小心好色之徒,抚摸她们摇摆的*,还要性感的抚摸面纱,抚媚一笑,接下来继续扭动,婀娜的传递上来可口的饭菜。

“请慢用!”金发的美女曲起膝盖,就这么给她们端上来可口的烤人肉串,有时候路过这里,风餐露宿的,能吃上好的饭菜,真的不知道如何形容了。

“哇!好香啊!”香喷喷的人肉串,撒上孜然,散发迷人的气味,在白色的盘子中,还有绿色的枝叶衬托,一片优雅的*。香喷喷的白色米饭在下面,上面是手抓的人肉。一切和谐,充满欲望。

“啪~”她拿起自己的筷子,轻柔的略微掀起面纱,就这么小心的品尝起来,姐妹们围坐在一起,因为拥挤,也顾不得什么男女授受不亲的习俗,索性坐在宽敞的阁楼内,听着那些侠女少妇,谈天论地,体会优雅的风趣。

“哇~好酒!好肉!好美的姑娘!”一个拿着扇子的少妇,就这么一身白色的绸缎长袍,扎起发髻,悠闲自得。在她的后面,还有一些一看就是女仆,小心的趋炎附势。她们一身优雅的裙子,轻柔的伴随自己的女主人。

“想不到我李碧玉,云游这里,还能碰到这么多美酒佳人!嗯,小女子真的是三生有幸!”李碧玉坐在那里,一脸的漂亮清秀。众所周知,李碧玉乃是有名的美少妇,而她最爱做男装打扮,招引女性。收买成为自己的爱奴。

她抓起自己的铁扇子,故意用下流眼光,注视她们。“隔壁姑娘,可曾相逢不相识?今日一见,实在是三生有缘!哈哈!今天的帐,我买了!”

“多谢这位姑娘!不必了!”张姗妮双手合十,就这么回绝这个无聊的女人。“小女子自有应付之力!”

“哦?这位姑娘,听口音好像是东方人士!如今天下大乱,暗黑联盟进攻凤凰王朝,南宋确要宣布独立,如今你们还有闲清雅须在这里喝酒,真的佩服!佩服!”李碧玉的确长的一表人材。她一身白色的衣服,就这么扎起发髻,英俊的脸庞,白净性感,充满了阴柔的韵味。

“你我都知道,政治免谈!我实在没有机会奉陪!尤其,是一个女人!”张姗妮拿起自己的佩带的手枪,就这么警惕的注视起来。她抚摸自己的美腿在那里,轻柔的体会。如今在纷乱的乱世,离开了相对禁锢的地区,可是在外面,很多话题的探讨,依然是禁忌话题。

“可是我们有兴趣!”“啪~”李碧玉折叠起来自己的铁扇,空气中,顿时凝聚起来不安紧张的空气。她的嘴角微微抽动,而手下那些女仆,就这么一个个仇视她,手持宝剑,一幅凶神恶煞的场景。整个阁楼内,大家停下碗筷,纷纷抚摸自己的武器,就这么把她们包围在中间。

“呼呼~”轻柔的阴风门外漂浮而过,而树叶摇摆起来,一种淡淡的芬芳,在这里弥漫。如今是一个女性化的世界,而在这里女人说了算当家作主。尤其是丽人星球,作为南宋星系跟凤凰王朝的边界,这里更加是风云多变,充满了一种异样的阴柔情怀。

在丽人星球,奉行的是绝对的女权主义,女人主宰一切。女性的地方官员,而女人和女人组成家庭,男人不过都是配种的陪衬和玩具。甚至有很多男人,一辈子什么都不算。几乎不能被称为人类。因为人类泛指都是女性,人字代表了女人优雅的双腿。

“嗯~素来听闻上说,仙女门盖世无双,听说你们每次抓人,都是十拿九稳!嗯,我希望见识一下。”李碧玉拿起折叠的扇子,轻柔的摇摆起来,一切开始散发奇特的香味,而似乎她的眼神随之摆动。她轻柔的飘扬自己的长衫,就这么盯着,张姗妮。

“你想干什么?这次我们是来丽人星球,商讨如何对付邪魔麒麟大神,不是来计较个人恩怨的。李碧玉,你也太过分了!网络上你自称能帮忙我!如今却,想不到,见到你。”张姗妮说的有些兴奋,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在昔日网络上,她认为李碧玉是一个可以信赖的姐妹。告诉她,这里有麒麟大神的情报,不过需要她亲自前来,才能获得了。

“自古正邪势不两立,我是鬼魅幽冥,不会受到你们的拉拢和引诱!先诛佛女,再灭大神!嗯~可怜你们表面上假装清纯,实地里暗地勾结邪党魔教,谣言惑众!众所周知,在我们暗黑世界,鬼魅幽冥是惟一的信仰。所有的女佛信徒,都是歪理邪说。死亡才是唯一的真理!任何都是不平等的,只有死亡,才是唯一的真理!暗黑天母万岁~来呀!全部拿下!”李碧玉优雅的摇晃手中的扇子,她抚摸自己肩头的披肩,轻柔的玩弄。“不要弄伤了这位姑娘的细嫩皮肤,一会儿送去我的房间!”她舔允舌头,轻柔的品位。

“噌噌~”伴随拔出的枪械,一时间开始动乱起来,人们纷纷起来,就这么随身拔出佩戴的武器,小心的警惕的形成一个包围圈。

“姗妮姑娘,请吧,我们家女主人看上你了。准备抓你回去当小妾,我们李家可是南宋朝廷的名门望族~你跟着我们家女主人,一定保证你衣食无忧,幸福优雅。”在旁边,一个身穿红色裙子的丫环,就这么过来。

“抓住她~”几个女孩子一拥而上,将张姗妮包围了。

此时此刻,姗妮一身性感的紧身衣,她扭动自己的光头,金属护肩。她佩戴上金属的护腿,穿上优雅的丝袜,还有皮靴。在她大腿斜挎一把手枪。充满了现代的美感。

“嗨呀~”她抬起自己的美腿,性感一脚踢翻一个红裙子的丫环。“哎呦~”那个丫环呻吟起来,翻倒撞翻桌子,就这么躺倒过去了。

“美凤号~”张姗妮拿起手中的小女佛像,就这么召唤起来。

“美凤号知道~”迟缓的电子声音。“滋滋~”伴随飞船闪烁的电子眼,而快速的,美凤号迫降在草坪的外面。“吱吱~吱~咔咔”上面的零件,快速的重组起来。“咔咔~”快速的胳膊上,两个连发重机枪,高高地举起。身高16米高的战斗机甲,快速的完成了变形。伸展双腿,收缩翅膀,从飞船变成了战斗机械人。“咔嚓~”她迈动金属的美腿,傲视的站在那里。

“嗒嗒~嗒~”伴随猛烈的扫射。“哇~”顿时整个阁楼里面一片大乱了。“哇”“哇~”人们纷纷逃跑,就这么四散奔跑,痛苦万分了。

“哇~”很多舞女抱着头,光了脚丫,纷纷卧倒,在混乱,有人中弹了,痛苦万分的呻吟起来。而墙壁被打了一个稀烂。“啪啪~啪啪~”伴随喷溅的木屑,墙壁上纷纷出现了很多小孔。

“哇~”一个青色衣裙的丫环,被打穿了肋骨,而她痛苦的跌倒在血泊中,奄奄一息,气喘吁吁了。她疼痛的挪动自己的美腿,绣花鞋也掉了。她痛苦的伸手扒住一个桌子,而她弄翻一个小碗,上面沾染鲜血了。

“咔嚓~”美凤号扒开3楼的外面的栏杆,就这么伸出来自己的胳膊,她张开自己的金属美手,伸展在那里。“女主人,美凤号等待你的驾驶!”

“啪啪~”张姗妮快速的奔跑回去,她的身材性感迷人,充满女性韵味。“咔咔~”而她凌空跳跃起来,正好落入了美凤号的驾驶舱。“吱吱~”美凤号关闭自己胸口的驾驶舱,重新完成了人机结合。

“驾驶模式~”张姗妮面对电子屏幕操纵起来,而她蹦跳进入驾驶舱内,就这么脱下皮靴,换上了作战服装,光了脚丫,进入驾驶舱,让自己的身体,跟战斗机甲连接。

“嗡嗡~”她舞动自己的胳膊,上面导线连接,而她此时此刻,已经把自己的神经系统,跟这个战斗机甲溶合在一起。“启动自动驾驶~”她在那里轻柔的踩踏,而她脱下自己的皮靴,光脚踩在操纵装置上。而她的身体,逐渐被导线连接,完成了战斗机甲操作。

“这么多,就1个女人如何分是好?什么时代了,还拔剑?”伴随我悠扬的声音人们不由得注视过去,在一边的角落,我一个身穿绿色玉麒麟战士盔甲。戴上流线型金属面具,优雅浪漫,坐在一边,悠然玩弄手中的枪械。“就是一个人10分钟都不够!何况这么如花似玉的姑娘,我看再上街头抓那么10个,20个。然后大家平分怎么样?”

“哼!”李碧玉握紧自己的铁扇,就这么盯住一边。“来者什么人,在这里胡言乱语?你是不是不想活命了?你难道不知道,我们的厉害。”李碧玉在那里看着我。“也不知道你盔甲下,是男还是女。如果是俊俏的姑娘,不妨,跟我回去。”

“李碧玉~你这个死人妖,嗯,手术成功了吗?”我在那里讽刺起来。

“哼!大胆!小的们,给我拿下~”李碧玉,一下子拍打桌子,然后充满邪念的,就这么盯住我。“来人!拿下!”李碧玉左右的抓挠,可是想不到她的手下纷纷散开~就这么不敢过来了。好不容易抓住一个直接往我这里推来了。

“呜呜~”那是一个男人,他带着鼻环,手持一把斧头,朝着我砍过来。“有人推,我,有人推我~”

“好说!”我,就这么翻身上去,盘腿坐在另外的桌子上。“咔嚓~”一斧头下去,整个桌子劈开了,而在这里,不少漂亮美女,俊男。而在31世纪,是一个美女俊男时代,经过了基因优化,现在的人类最多维持在45岁就不会衰老了。不过因为战乱等原因,往往寿命不长,而显然,张姗妮是漂亮的美女,她肌肤白皙,身材性感,充满韵味。

“啪~”我抬起一脚,把斧头踢飞~握在手中,此时此刻,我身穿麒麟战士的盔甲,充满了力量。

“饶命~饶命~大神饶命啊!”那个高大男人抱着头,就这么尿湿裤裆,跑了。“咚咚~咚咚~”伴随地板晃动的声音。非常的可爱。

“哼~我李碧玉不杀无名鬼!报上名来!免得做鬼都不知道怎么死的?”李少妇哆哆嗦嗦,她狠狠的一脚踩在地板上,顿时出现了凹坑和裂缝,甚至感觉到都有些晃动了,地板发出陈旧的吱吱声音。“咯吱~危房!又是危房,刚刚装修过,想不到又给毁了。”她努力踩踏自己的绣花鞋,稳定自己的身体。

“鬼是做不了了!”我说着拔出自己的武器,那是连发狙击步枪。而我准确的枪法,能在角落,连续的击毙敌人。“我是看这么多人女人,欺负弱小的女子,帮帮忙!路过,路过!女佛母亲指引我,去帮忙那些姐妹!”

“这里什么时候轮到男人说话了,这是女人的事情,男人走开。”有几个姑娘在那里愤怒的诉说,拿起手中的茶壶,砸向我了。

“滋滋~滋滋~”在旁边,美凤号战斗机甲,仔细的扫描起来。“敌人李碧玉,网络通缉罪犯。用匿名上网留言,抨击女皇。非法携带武器,恐吓,勒索,加入非法帮会!买卖女奴,建议~就地处决。”

“嗒嗒~嗒嗒~”伴随扫射的电磁弹,美凤号,把这里打了一个稀烂。“哇~”我痛苦的腹部倾斜中弹,痛苦万分,趴倒在地板上了。虽然身穿人形态盔甲,保护我,可是依然无法阻挡,强大的穿甲光棱弹了。

“打错了~”我嚎叫起来,可是依然被纷飞的电磁弹击中,痛苦的被打翻了。

“嗖嗖~”美凤号战斗机甲,飞行到我的身边,而她16米高的庞大身体,跟我穿上人形态盔甲,只有180厘米高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吱吱”她伸出手臂,把我抱起来,犹如玩弄手中的玩具娃娃一样。

“有时候人类的感情非常奇怪。公主殿下!这个男人是我们的通缉犯,你却还要帮忙他!事实上通缉令上说了死活不限。”美凤号在那里,跟张姗妮沟通起来。

“我现在想,询问这个男人一些问题!有一些真相,必须了解。好了,我们去找一个破庙,去找一个隐蔽的地方。”张姗妮操纵这个战斗机械人,快速的飞行。“咔咔~”美凤号张开自己的翅膀,就这么伴随喷射,快速的飞行在空中。“嗤嗤~”地面飘荡的尘土,只是留下一片破旧的废墟。

“咔咔~”美凤号撞开模仿天空的电子仿真投影,从建筑物里面出来。“嗖嗖~”她翱翔在半空中,就这么漂浮在阴森森的城市中。

巨大的人类都市,弥漫的暗黑天幕,完全的覆盖一切。在这里属于一个鬼魅幽冥的世界。而暗黑天幕覆盖了一切,终日笼罩在阴云中。离开了那个建筑物,回归了城市,才感觉到一种乌烟瘴气,一种无法形容的阴森。

“美凤号,寻找一个最近的落脚点~维持隐形状态。”张姗妮在那里,轻柔的命令。

“知道了公主~”“滋滋~”庞大的战斗机甲,却让自己处于隐身状态,就这么陷入到了黑暗中,在空中穿梭。“嗖嗖~嗖嗖~”掠过的飞船,云彩,一切都是如此的阴暗,充满了一种悲情,一种伤感。

破庙

“咳咳~”我痛苦的躺在草席上,这里是一个偏僻的破旧庙宇,甚至连神像都布满了蜘蛛网。暗黑世界占领这里很久。作为鬼魅幽冥,才是唯一的信仰,这里已经灭绝一切佛教和道教,以及崇尚自由和正义的宗教。

“你受了严重的内伤!如果不及时治疗,恐怕会。伤害到五脏六腑!”张姗妮就这么抚摸我的胳膊,她长的清秀优雅,心地善良,而且温柔似水。她温柔的坐在床边,一身飘逸的白色纱裙,一尘不染,犹如仙女下凡。她用纤秀的玉手抚摸我的脉搏,一切温柔恬静,在幽暗的灯火下,显得性感迷人。

“咳咳,知道,谢谢姐姐。为什么开枪杀我,为什么又要救我,难道女人的感情就是这么奇特。爱上一个男人,先把他打成半死,然后你再来营救?公主营救俊男,感觉达成了,这是传统保留剧目!”我痛苦的咳嗽起来,我抚摸自己的胸口,感觉到十分的疼痛。“事实上,你为什么要救我!有时候明明知道,你可能自己无法逃脱。为什么~”

“不要这么说,抓你是我的职责。你不会死在这里的。你将回去,接受审判。”她轻柔的用手,抚摸我的嘴巴,就这么性感的诉说起来。

“我首先用银针,封住你的血脉!让血脉不往心脏逆流,这样你可以支撑5个小时!然后我给你打强心针你可坚持~”温柔的她,端过来一些清水,她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破旧的瓦罐,就这么用自己的纱巾手帕轻轻湿润,擦拭起来。我如此的虚弱,性感的胸口,可以看到淤积的青紫以及红肿的伤口。在我的右侧肋骨,包柔了纱布,上面浮显出来斑斑血迹。

“哦~我求求你,放我走。我是无辜的~如果你希望跟我交流,我们可以在网络上用比较文明的方法,不要用暴力的!”我痛苦的呻吟起来,抚摸她的美手,似乎充满了一种韵味。“我并不希望回去,有很深的误解!事实上如果我回去,我死定了,我知道那些男人都是被干什么了!作为一个脱离凤凰王朝的负心汉,我知道被抓住的下场!”我急促的喘息起来。

“嗯,不存在误解,我将要逮捕你,你是我的囚犯。你将要接受审判!”张姗妮无奈的叹息起来,把抚摸我脉搏的美手拿开。

“事实上我是无罪的。”我急促的喘息起来,脉搏似乎越来越紊乱,就这么处于严重不安的状态。“不要走~哦,不要送我回去。我的母亲张媚娘,是仁真慧美的姐姐。事实上,历史被篡改和操纵了。发生了宗教屠杀,仁真慧美禁锢了我的母亲,屠杀我们的信徒!我并没有希望反抗朝廷,我只是希望过自己的生活!”我不知道要说什么。

她轻柔的抚摸起来,就这么抚摸我,这就是传说中威震东方,叱咤,让人悬赏100万麒麟大神。我如此的年轻,如此的性感,乃至于连喘息都透出一种男子汉的韵味。有时候,男人跪倒在女人的裙子下,祈求被放过和饶恕,用自己含情脉脉的泪水,感化她坚实的心灵。

“我希望你放过我,求求你,不要把我抓回去。你让我干什么都可以,别抓我回去!”我痛苦得喃喃自语,就这么干脆抱住她,开始胡言乱语起来。

“公子!请自重!事实上在我身边,根本不缺少男人。”她挣扎的推开我,而我搂抱的渐渐失去力气,就这么躺在地铺上,昏迷过去了,身体也翻来覆去,痛苦的扭曲。“你对于我而言,不是我喜欢的那种类型~你看看你一点骨气都没有,你既然作为朝廷的钦犯~被抓回去,就算砍头~也不要在这里吓得尿湿裤子~你很可悲知道吗?”

“女佛保佑!女佛保佑!保佑我们能安然渡过难关!”她跪在那个女佛的塑像下,显然这里长期没有被人清扫,显得零乱不堪,连香炉,都找不到了。

“他日假如完成夙愿,定来修复金身!”她优雅的跪在那里,就这么翘起*,性感的跪在那里双手合十的祈祷,当她念诵之后,再跪下虔诚的磕头,表达自己的不安。她不知道为什么自从看到我,心目中顿时春心荡漾,产生了优雅的念头。看她身穿迷人的作战服装,我就感觉到一种内心的异样感受。

“姗妮~”我在那里颤抖的伸出来胳膊,在那里呻吟。“我希望,我们能谈谈。有时候,事情并不是你看见或者听到的,我们要了解很多我们不知道的。”我捂住自己的肋骨,可是最终无法支撑疼痛,就这么栽倒在那里了。

“你想说什么?你知道的,在我们的时代不要讨论敏感政治问题。你所说的,都被禁止了。需要我给你把嘴巴缝起来吗,我的针线活很好。”她在那里看着我,就这么抚摸。

“那么,我想,喝点水。”我呻吟起来,气息微弱了。

“不行~”她冷漠的拒绝。“一小口~可不可以优待俘虏~我是你的俘虏,我希望你能优待我~你把我打成重伤不能得,不可以,不可以不管我了。”我痛苦的趴在通铺上,就这么抓着上面的稻草,呻吟挣扎。有时候在一个女权的时代,女人都是这么不负责任,这么冷酷。把男人玩弄一番之后,然后一脚踢出去,生下孩子,就跟男人无关了~而男人因为不会生育,受到嘲讽,排挤,被当作非人类。

如果生下女孩子,人们会欢歌笑语的庆祝,如果男孩子,则可能抬不起头。

“我其实想救你。”我趴在那里,气喘吁吁。我真的想不到,她这么冷酷无情。

“天下真的有这么笨的贼,你既然跑了,还要救我,你不知道凭借我的本事,你10个都不是我的对手。嗯,我可以算一个自首,到时候估计给你刑场上吃点好吃的。”她拿起手帕,擦拭我的脸蛋,而她微笑的,犹如玩弄一个可怜的小宠物。

“姗妮求求你,我跪下求你,放过我。我上有母亲,我还有妻妾,我。”我痛苦的努力挣扎起来,跪拜在那里。

“不行~不要试图用你的男色引诱我上钩~事实上,我对于有妇之夫没有任何兴趣。我喜欢情窦初开的美少年~强壮的男人,显然你什么都不是~只是一个可怜虫,小可怜~”她拿起一根稻草,轻柔的拨弄我的额头。她故意抬起胳膊,在我的伤口上狠狠砸了一拳。

“别欺负我,我~我~”我痛苦的挣扎起来。

“你又能如何?落入本公主手中~你还想跑不成?”她翘起美腿,踩在床上,而她外面套上一条漂亮的纱裙,充满迷人韵味。

“我不跑,我不跑~”我痛苦万分,就这么跪在那里,抚摸她的皮靴。“公主的鞋子脏了~我给你擦擦~”

“少跟我套近乎~你不看看自己是什么东西?”她一脚踢开我,残忍的踢打在我的胸口。“我可是金枝玉叶,我的身体岂能让你这样的囚犯触摸?你连跪下舔允我脚丫的资格都没有。”她把皮靴,踩在我的胸口,使劲得用鞋跟按压。

“疼啊~不要再欺负我了!”我痛苦的呻吟起来,感觉到刚才的伤口,又破损了。“可不可以讲一点人权!”我痛苦万分,呲牙咧嘴,尴尬无比了。在东方宇宙,都知道仙女门是一个残酷的组织,主要有清纯美少女和美妇组成,她们的职责往往是去惩罚那些凤凰王朝的敌人。

有时候,很多无辜的人被逮捕,拷打,被美女们折磨得死去活来,痛苦万分,其中的韵味难以形容。有时候被美女逮捕,蹂躏,乃至送上刑场和断头台,也是一种别样的韵味了。

“报告总部~任务完成,我已经把麒麟大神抓住!请总部派遣飞船来迎接我!”她在那里抬起自己的胳膊,轻柔的回答。她抚摸自己的手表,而她手腕上有一个弧形手表。

“滋滋~滋滋~”“没有信号~为什么没有信号?”她不解抓起我的领子。

“我不知道,不是我干的~”我痛苦万分,呻吟起来了。“别跟我装蒜~我会把你押送去最近的航空港,我们会从那里出发,现在,你给我戴上这个。”她掏出来一个心形的项圈,戴在我的脖颈上。

“这是现代科技的结晶,这叫*的囚环,这个囚环~必须当我爱上你,用特殊的咒语。才能打开~否则,就算把你脑袋拧下~也是打不开的!”她扔给我一个心形得项圈。

“公主,可不可以透露一点点。”我蹲在那里,尴尬万分。“密码很简单~就是。”她轻柔的看着我。“亲亲你,然后说~总之说一段很肉麻的话~我看见你就想吐!别自做多情了!”她搂着我的肩膀,突然又羞涩的给我一巴掌。

在这个特殊的女性群体,讲究的武器都是高科技的。比如说这个囚环,只有施加给我的人才能打开,否则别人,根本别奢望了。就这么稀里糊涂,做了公主的俘虏,想我麒麟大神纵横一时,最终让一个柔弱女孩子收拾了~真狼狈无比~

公主的主动进攻让我无法承受,而我知道,或许这一路上,别样的浪漫情愿,就要开始了。

更多

小说相关章节:

猜你喜欢

精品科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