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科幻小说

羊角猫的网文调研部

标签:

状态:连载中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羊角猫!

时间:2019-06-11 02:45:43

特殊说明

节跌宕起伏紧扣人心故事完整,文章整体流畅,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

小说简介

羊角猫!小说羊角猫的网文调研部,羊角猫!小说羊角猫的网文调研部在线阅读公元二零一八年。初夏时节,在一条幽深的暗巷中,有位普普通通的男孩。他正抵着脚尖,披着脏兮兮的校服,双手仔仔细细在墙上翻动着招聘便条。他叫苏瞳,姓起帝丘高阳氏的苏,瞳孔的瞳。十八岁。显然苏瞳脸上落寞的表情说明着,他又得失望而归了。“再找不到工作…学费就没戏了啊…”眉头微微皱着,年轻的面庞浮现出忧虑的神

精彩章节


公元二零一八年。
初夏时节,在一条幽深的暗巷中,有位普普通通的男孩。他正抵着脚尖,披着脏兮兮的校服,双手仔仔细细在墙上翻动着招聘便条。
他叫苏瞳,姓起帝丘高阳氏的苏,瞳孔的瞳。十八岁。
显然苏瞳脸上落寞的表情说明着,他又得失望而归了。
“再找不到工作…学费就没戏了啊…”
眉头微微皱着,年轻的面庞浮现出忧虑的神色。
“家政公司不要,刷盘子被人嫌手笨,去搬砖都说年纪太小没力气…”
他抬起头,想从巷中两侧高楼的缝隙,看一眼乌云密布的天空,试图寻找其中风洞落下的阳光,让他好受些,温暖些。
“左边的屋檐…比右边的…要直。’他提醒自己一般,又略带着些自嘲摇了摇头,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
他有轻微的强迫症,自小时候,老师带着学生们去参观新型能源的实验基地时。他如此问道:
“老师,左边的铁柱子为什么烧起来了,右边的却没有。”
当时在学生们的视角里,随之而来的是远方工厂盛大的烟花观礼。
而回到空荡荡的家中时,苏瞳才察觉,作为工厂工人的父母,死在了那场事故当中。
从那天起,H市的天空再也见不到太阳,微尘遍布,漫天雾霾。而苏瞳也再也没有见过家中的“太阳”。人口普查官员冻结了他的赔偿金,因为他的年龄太小。同时给了他一份维持生计到十八岁成年的生活补助。
天空中飘散着白色的细线,下雨了。雨水中夹杂着微尘,这是H市的特产,也叫“尘雨”。
苏瞳不知道它是什么,也不知道新型能源“星辰砂”的含义所在,他低着头一路小跑,出了巷子,尽量不让雨水落在眼睛里。
尘雨将他的头发与校服染成灰色。而雨中的身影渐行渐远。
直到…
埋头前行的他,突然额头撞上了一个坚实的胸膛,他抬起头,刚想说抱歉,而第一眼看去,眼前是个面带笑意的老外。
苏瞳不知道他听不听得懂中文…所以刚想用蹩脚的英语道出那一句“Sorry”时…眼前的男人打断了他。
“有兴趣当文员吗?打不起伞的穷小子!”
男人抚着被风雨吹乱的金发,双眼炯炯有神。
而苏瞳愣在原地,头顶的伞倒是提供了不少安全感,不过…这很奇怪。作为强迫症,他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一份从天而降的工作。也不明白眼前金发碧眼的老外为什么能说一口流利的中文。
苏瞳想了想,正欲开口却被对方所打断。
“你好!我叫五哥!叫我五哥!我的名字叫五哥!”
类似歌舞剧一般的台词让苏瞳有些摸不着头脑,他只得尴尬地回答道:“呃…五哥?”
他皱着眉头,思索着对方到底有何动机。他是个很喜欢思考的孩子。
五哥碧蓝的眼睛里满是惊喜,整个人有种无法掩饰的欢愉感。他对着苏瞳继续道着莫名其妙的话:“很好!新兵!你被录用了!”
五哥自顾自地拧过苏瞳的手臂,而苏瞳这一身小胳膊小腿根本不够他折腾。只得勉强地跟着对方一路走。
看上去五哥的身高得有一米八,而苏瞳因为贫困的生活,导致营养不良,发育期过后也只有一米七。
而苏瞳的内心,却止不住地跳出一个个疑问。
(新兵?什么意思?)
望着眼前西装男的背影,他的大眼睛里满是好奇。
(奇怪…他的力气好大…)
按耐不住心中的绮念,他又看见五哥的黑西装背后贴着一张便条,仔细一看,原来是一张传单。瞬间将目光瞥了过去。
华夏羊角猫网文调研部,招聘(VRL)VR虚拟现实场景记录员一名,要求二十二周岁以下,思维广阔,学历不限,性别:最好为男。
首先,他无暇顾及这最好为男的奇葩条件,然后他思索了一个强迫症应当思索的问题。
(其实贴歪了一点儿,得往右边去。)
他又摇了摇头,清理掉心中的杂念,目光下移,毕竟收入才是他关心的地方。
工作薪酬:每季度一百万华夏币OR等值金盾。
他瞄到一百的时候,内心略带失望,而“万”字让他差点因为直升的血压陷入昏厥。
五哥丝毫没察觉到身后瘦弱小男生的心思,单纯地哼着歌,像是做一个说走就走的旅行,一手提着苏瞳如提行李,另一只手打着伞,快步朝着他的公司走去。
直到…五哥在一栋诡异的大楼前驻足,陌生的街道牌让苏瞳手足无措,而高耸入云的建筑外墙是惨白的墙漆。
路牌上写着:笔净街一号。
苏瞳开始胡思乱想…
(一百万…有这种好事吗?为什么这条街只有一号啊…哪里不对劲!我会被切下肾脏?还是取走眼角膜?)
他的心率开始笔直上升,而眼神中也渐变惊恐,他觉得自己卷入了一个骗局,眼前的黑衣人可能是个器官贩子。他开始做着无用的挣扎,朴素的运动鞋与地面产生了剧烈的摩擦,而另一手抱着五哥的大腿,试图让他停下。
(可恶…完全没用!)
苏瞳的左手攥成了拳,他甚至看见了一位守门的同伙。阴森的大楼前,另一位黑衣人的双眼远远看去,都透着诡异的红色。
挥出的拳头直奔五哥的命根子而去!而在击中对方之前就被抓住了!
他的右手被那一位红眼睛的看门人卸开,左手则死死握在对方的手心里,而一阵拉力袭来,他吊在半空,动弹不得。
凭借着身高和怪力,那人单靠着一只手,就将让他再无反抗的可能。
苏瞳第一眼看见的,就是那一对冷漠的…透着诡异粉红色的双眼,从眼睛中,看不出任何情感的表达,没有好奇,没有洞察,甚至…
没有思想。
他的容貌很年轻,但不知为何发色与眉毛都是一片白,眼睛也因为充血,变成了红色。
苏瞳此刻依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过他已经在内心中料定,这两人对自己肯定不怀好意。
(他又是谁?看上去是个白化病?)
他向下看去,双脚离地起码有三十公分的距离,估算着对方的身高…应该有一米九以上。
苏瞳大喊着,试图给自己找回些底气:“你们要干嘛?放开我!我要报警了!”
五哥则是略显熟络地拍了拍那人的肩,示意他将苏瞳放下。他调笑着说道:“周大爷~别紧张,他是新人。”
(为什么?为什么叫他大爷?他不是挺年轻吗?)
显然苏瞳的关注点不对,他思考了大约1.83秒回过身来,又问出了一句得不到回答的话。
“你们到底有什么目的!?”
周姓男子将苏瞳放下,而双脚重踏地面的苏瞳,却一点儿安全感也没有。因为眼前这个白发男,正一手扣住了他的锁骨,疼痛难忍,难以逃脱。
“他才十八岁。”周姓男子道出这句时,手上却出现了苏瞳的身份证,看来小偷的手艺已经练到炉火纯青了。
五哥:“不用在意年龄的啦!~干咱们这行的,就要年轻的精神病,年轻才有新鲜的思维与灵感。”
而白发男依旧是冷冰冰的样子,他推开公司招牌下复古的黑色木门,示意他们进去谈,途中还将属于他的员工名片,递交给了一脸懵逼的苏瞳。
这算是友善的打招呼?
苏瞳扫过那张名片的姓名栏时,上面只书了两个大字:周丞。
电梯中,因为楼层提升导致的气压周边,苏瞳的耳朵有些堵,而又影响着颅压,他看着电梯冰冷数字的跳动,心中有无数的疑问,却不敢在这俩疑似人贩的家伙表露出来。
直到…
叮咚~~
一声提示音,眼前的大门缓缓打开。这里是二十三楼,在西方,二十三是一个很不吉利的不可整除数,而这份心理暗示,让苏瞳内心的压力愈发沉重。
一眼望去,透明的钢化玻璃桌,三张旋转椅,三间卧室,以及…一条鲜红的横幅;
二零一八年争取保底不亏损的情况下!再创新高!
内心已是满满重压的苏瞳,不由自主的对这条横幅发表了看法…
(真是超没干劲的标语。)
当时他很紧张,他得强迫自己想些什么,做些什么,才能保持平静,不然…他觉得他可能会被逼疯,因为眼前的一切都太奇怪了。
在这栋楼外边儿时,他就已经发现除了二十三楼,其他楼层都是空着的。
而眼前,五哥正优哉游哉地靠在旋转椅上,双腿搭着玻璃桌,手中捏着一块鸡排…
五哥朝苏瞳问道:“我知道你有很多疑问,我先问?”
苏瞳紧了紧校服,吞咽着唾沫点了点头,手指不安地互相揉搓,这些心理细节都代表着…他很慌。
甚至…他脑袋里已经开始假想自己被各种谋害的姿势。
(透明桌面下藏不了东西,他的西装可能有内袋,里边有一把用来放翻我的麻醉枪?)
耳侧传来五哥的声音,仿佛来自地狱…
“不用保持着一副…(嚼)…马上我就要掏出一把…(咽)…双管大喷射你一脸的表情看着我啊!”
这句话好似五哥有了读心术,而苏瞳眼中的诧异却逃不过五哥缜密的心思。
他神采奕奕,质问着苏瞳:“你叫什么?新人!名字?代号?诨名也行!”
苏瞳冷静了下来,既然对方已经料定自己无法逃脱,那么…就看看他们意欲何为。
“苏瞳。”
“职业。”
“学生。”
“性别。”
苏瞳当时没多想…不过他直觉上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五哥像是在唠着家里长短:“说实话我没看出来你的第二性征…抱歉。”
苏瞳咬着牙…强忍着羞耻感。
“男…”
“身体素质怎么…”
没等五哥说完!苏瞳神情激动,马上回答了他!
“很差!非常差!体育不及格!可能有器官间歇性衰竭,我这种弱鸡去卖血都没人要!说不定哪天走街上就挂了!”
五哥被他惊人的语速,以及突变成歇斯底里的语气和表情吓得手一抖,鸡排飞出了窗外。
他擦了擦手,神色惋惜地吮了下手指,安抚着苏瞳:“别太紧张…我们真不是做器官贩卖的,今天早上命运女神同我讲,朝东走会遇见好运,于是我遇见了你,就这么简单。我们公司刚好缺你一号人物,场景记录员。”
这样说着,五哥从背后撕下了传单,撩上桌面,推到了苏瞳的面前…
“提问吧。”
“这份工作是什么。”苏瞳的神情很严肃,和五哥的玩世不恭相去甚远。他脑袋里依旧在胡思乱想。
(他在骗我?)
“主要是收集一些网络文学中的热门元素,整合后上报给公司。”
(这种公司我可没听说过…)
“场记的工作呢?具体是?”
五哥打了响指,像是为他问到点子上的喝彩…
“和我们一样,属于剧本内务人员。”
苏瞳的脸色愈发难看,他觉得自己正越陷越深。
“你们不是研究网文剧本的么?难道还要自撰?”
五哥换了一副表情,他故作神秘地嘟着嘴…竖起食指做了个稍等的姿势。
然后…
然后五哥开始疯狂地旋转椅子,双脚扒拉着地面,自己也跟着一块转…
苏瞳完全无法理解眼前未来上司的人来疯,他望向门口的周丞试图得到回答,很快…
周丞面无表情:“…”
直到…五哥停了下来,又是一阵干呕,随时都有可能吐出来一样, 他踉跄地跑回卧室,用马桶清理了个人卫生,回来的时候嘴里还不住地抱怨着…
“这就是工作里缺乏趣味的结果啊!”
苏瞳当时就惊了…
“诶?我刚才要说点什么吗?”
事实上,五哥已经察觉到了苏瞳过于紧张的高压情绪,他在给对方减压…好让苏瞳更为信服。
可惜苏瞳完全没GET到这份笑点。
“没错!”五哥站了起来,抱着双手用审视的目光看着这名新人。口中道出:“你刚才就应该说‘你冷静一点!这样是没法到二十二层的!’之类的话啊!”
苏瞳两眼一睁有种打开新世界大门的感觉,而从惊悚片转到神经病一样的情景喜剧,着实让他有些不能接受。
(原来这里的椅子要这样用吗?)
他恢复了镇定,随即用一副探查的口吻问道:“未请教,阁下还曾任职何处!”
五哥神色淡定,脸上依是一副云淡风轻:“青山二院重症病房…”
1.83秒过后。
“喂!你那副表情是什么意思啊!我已经康复了!”
(完全没看出来啊!到底哪里康复了!康复的是你钻到二十二楼的钻头把!)
苏瞳心中这样想,嘴上说的却是:“久仰久仰!没事儿我先回去了,家里灶头还坐着水,这会应该开了…”
说罢便要起身离开,而五哥拦住了他。
“好吧,刚才的情况是有点扯,但是请务必相信我…”
(毫无说服力……)
苏瞳答道:“刚才的问题呢?没有合理的解释吗?”
五哥清了清嗓子…思考着如何措辞。
“咳咳~”
“其实…关于这个问题,我们公司有一种非常高科技很DIAO,很高大上的设备,能够让你在虚拟现实中体验网文小说情节百分百的还原。”
苏瞳当时的表情大概可以用颜文字代替:Σ( ° △ °|||)︴
(今年…是二零一八年对吧…)
五哥又拍了拍手,像是智能系统中的声控指令,液晶屏墙面上升,从中显露出一个暗室,而暗室中还有一扇小门,当五哥打开那扇门后…
苏瞳的眼里,其中的空间神秘而未知,深邃的黑暗吞噬着光线。
苏瞳当时的第一反应是…他的腿不由自主地往出口电梯的方向挪了半步,内心止不住地想要发表自己的看法…
(你家在二零一八年用通往异世界的大门看虚拟现实网络小说啊!)
“我不玩了…电视台的人在哪?我现在哪个娱乐版的节目上…”
苏瞳甚至猜测着这是不是个恶作剧。
而五哥深吸了一口气,想要证明着这扇门的安全性…他大呼一声!
“我进来啦!”跳入门中…
“我出来啦!”蹦了出来…
“你看,是不是很安全?就像咱们小学生时过马路的安全通道一样,说不定门后还有哆来A梦哟?”
(你有病啊!)
苏瞳强做着镇定,极为礼貌地…发泄着精神上的压力:“五先生…在下认识一位神经科大夫,腿长活好技术赞。”
五哥却对他这种无责任式吐槽的表现颇为满意。
“很好,你现在的状态很棒,我需要你!我们公司需要你!”
(我需要你大爷…)
苏瞳的精神接近了崩溃边缘,他不理解眼前这人到底想干嘛,而嘴上却不由自主的说道:“原来…被需要的感觉…是这样的吗?好温暖…诶?”
似乎是在一旁看腻了这出烂俗的喜剧,周丞一手将苏瞳提了起来,像是提着只鸡,一步一步,迈向那扇幽深黑暗的门里。
苏瞳当时心中已经乱成了一坨逗猫棒,但是他脸上得强做着处变不惊。
他保持着一个奇怪的娇羞姿势,直接塞进了门内,直到他微微眯着的双眼,看见另一个“世界”时。
落着令人绝望尘雨的夏天,他看见了蔚蓝的天空,看见了掩藏在雾气中的群山与广袤的青翠平原,那一刻…
少年大大的眼睛里,又看见了久违的“太阳”…

更多

小说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精品科幻小说推荐

var _hmt = _hmt || []; (function() { var hm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hm.src = "https://hm.baidu.com/hm.js?83d2d2a6846bdd27efd370d26b22abc3";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hm,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