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科幻小说

花盛田园:煮酒论农嫁

标签:

状态:连载中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茉公子

时间:2019-07-05 11:42:15

特殊说明

文章文采盎然,寓意深刻,情节跌宕起伏紧扣人心故事完整,文章整体流畅,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

小说简介关注微信公众号:看书读

茉公子小说花盛田园:煮酒论农嫁,茉公子小说花盛田园:煮酒论农嫁在线阅读初秋,元壁山还未染上秋色,阳光还带着热度。钱银钗正迎着阳光一步步走着,巴掌大小的脸上一滴汗水滑下,衬得她的脸色越发蜡黄。娘亲王湘园的话犹在耳畔:家里已经没有下一顿了。所以今日,她须得再去找表哥王泽西借上一袋粗粮。这个表哥,还是爷爷一手为她指成的亲家。虽说元壁山常年无收,家家都食不果腹,可王家住在山口

精彩章节

初秋,元壁山还未染上秋色,阳光还带着热度。
钱银钗正迎着阳光一步步走着,巴掌大小的脸上一滴汗水滑下,衬得她的脸色越发蜡黄。
娘亲王湘园的话犹在耳畔:家里已经没有下一顿了。
所以今日,她须得再去找表哥王泽西借上一袋粗粮。
这个表哥,还是爷爷一手为她指成的亲家。
虽说元壁山常年无收,家家都食不果腹,可王家住在山口,时不时能在县城做些小生意,家境已好上太多。
所以她才能凭着这婚约,让王家接济。
又是走了约莫三里路,钱银钗看见了相约在歪脖子树下的王泽西。
他依旧是白白净净的,一点也不像她。
钱银钗低头朝身上望了望,一件素蓝色的粗布衫,洗的很干净却还遮不住的破旧感。
却已经是家里能拿出的最好的衣服了。
她垂在身体两侧的手揪着衣衫两侧握紧,扭捏的搓着:她不想来,可是,她没有选择。
钱银钗上前走了两步,张了张口,半晌才轻轻哑着嗓子道:“泽……泽西哥哥。”
王泽西闻声回头,眼神毫不掩饰的在她身上上下扫着,厌恶的神色在他眉间毫不掩饰的蹙起,开口道:“倒霉鬼!”
她闻声一颤,却不敢说什么。
王泽西唇角不屑一咧:“你说我们王家是不是倒了八辈子血霉?啊?怎就摊上你们钱家这些个穷鬼!”
这话骇的钱银钗将肩头越缩越低,口中支支吾吾含糊着却不敢说些什么。
她真的怕,怕他不把手中的粗粮给她,那样他们家可能真的会饿死。
但很快,钱银钗就听到王泽西说出她最怕的那件事:“退婚,我要跟你退婚!我再也不想看见你这倒霉鬼!”
钱银钗只觉脑中“嗡”的一声,竟慌的上前抓住王泽西的手,慌乱不已。
“不退,不退,不要退婚……不要退婚好不好……”
她的声音颤抖,已是声泪俱下。
可王泽西哪里会让钱银钗抓着他的手?
怒意上来,他大手一扬,竟是将钱银钗甩了出去。
钱银钗瘦小的身子向后仰倒,好巧不巧的,后脑勺就正好磕在地表尖锐的石头上。
手中的麻袋口散开,碎米粒扬了她一脸。
就是这么一下,钱银钗脑中“嗡”的一声,这身子已换了灵魂。
钱银钗缓缓起身,只觉脑子发蒙。
方才她还在最熟悉的花房之中浇花,不知怎的就睡着了,头不受控制的栽进了水盆里。
一激灵醒了,眼前之景却是变了。
面前不再是那些熟悉无比的花草,而是一个从未见过的男子。
这男子一介灰色布衣,墨发由粗布条束着,淡眉,下挂眼。
约莫就是相书上形容的那种凄苦面相,一生怕是没什么大成就。
钱银钗打量着面前的男子,脑中正思索,便又听闻他道:“我告诉你倒霉鬼,你别给我装,不就是摔了一下吗,别装的跟如何了一样!我要跟你退婚!”
钱银钗摸了摸自己的脸,放下手来只见指尖粘着碎米粒,心中已把前前后后之事了解了个来回。
一朝穿越,还是个几乎要饿死的农家女?
她的心有些乱。
但王泽西并未给她捋清思绪的时间。
耳边怒吼便接着传来:“钱银钗!你听到我说话了没!我说我要退婚!你不同意也没有用!”
钱银钗双眉起,自己从前就不是个受欺负主儿,又怎会由着他在此叫嚣?
于是不爽的逼着他向前走了几步才道:“我说了,我不同意退婚。这婚,是家里老爷子定下的,若是想退,也得等家里老爷子驾鹤西去了再退。在这之前呢…”
她话音一顿,双眉一挑,双手拍了几下,抖落了沾染在指尖的碎米,还伴着一阵响亮的巴掌声。
王泽西一愣,目露不可思议之色,嘴巴动着似是不知该说什么,他的脸不过几息便憋得通红。
只是钱银钗不会再给他开口的机会,她在他之前开口道:“这粗粮都散了,怕是吃不成了,还要麻烦表哥家再借一袋喽。”
她干不出撕破脸皮老死不相往来的事儿,虽然很想,但她不傻,不会跟粮食过不去。
她已经不是从前的钱银钗了,她要改变一切。
钱银钗活动了两下肩膀,适应着这具新的身子,踏上归途。
长长的呼了几口气,阳光洒下来,似乎将脸上的暗黄之色遮去些许。
只是这轻松之态没过多久就又一次凝固,钱银钗望着眼前自己的院落,愁眉不落……
一贫如洗,不过如是。
目之所及的院子,没有家禽,杂草丛生。土石所砌的房屋,大小各一。
钱银钗犹豫了一会儿,才提步上前。院内长的高密的草不住蹭上双腿,虽然隔着衣料,却仍是叫她非常不舒服。
“好扎……”
钱银钗垂目用脚尽量的去踩那些草,口中不时的碎碎念叨着,却见前方忽现一个阴影。
她脚步一顿,抬起头来,却被惊了一大跳!
眼下顾不得那些长草,钱银钗向后猛然退了几大步,才勉强站定了身子。口中还在不住的喘着粗气。
几息后才算看了个清楚:面前是个身高只到她肩头的男孩,脸上与身上全部沾满了黑土,也难怪她方才会吓了一跳!
确实脏的看不出个人形来了。而在他脚下的大土坑,很显然就是他挖出来的了。
只是对方倒是显得淡然。
“阿姐你怎么了?”
随着他的话,钱银钗明白了,便开口道:“你……你怎么蹲在这里啊金石……”
“你怎么了阿姐,我天天蹲在那玩儿啊,平时倒也没见你吓着。”
钱银钗眼珠子转了转,干笑了两声,厉了几分声色:“又在院里乱扒土,瞧瞧你脏的,我都认不出你来了!”
钱金石面色一怔,似乎是觉得何处不对却又说不上来是哪里,甚至是将身子向前凑了几分。
与此同时,从房中传来一道男声,期间还伴着女子不住的咳嗽声:“是银钗回来了吗?”

更多

小说相关章节:

猜你喜欢

精品科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