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科幻小说

妖医倾天:皇上乖一点!

标签:

状态:连载中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灭绝师太

时间:2019-07-05 11:42:35

特殊说明

章文采盎然,寓意深刻,情节跌宕起伏紧扣人心故事完整,文章整体流畅,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

小说简介关注微信公众号:看书读

灭绝师太小说妖医倾天:皇上乖一点!,灭绝师太小说妖医倾天:皇上乖一点!在线阅读雪圣王朝七年,深秋,清晨。帝都雪歌城外,青冥山白桦林里,一片耀眼的金黄,层林尽染。突然,一阵杂乱急促的脚步声和呼喊声打破黄叶林的平静美丽。一个小小的身影,在黄叶径上拼命狂奔,却是一个只有五六岁的男童,稚嫩的小脸蛋上满是汗水,一双黑眸却闪着与年龄不符的成熟冷寂的光。他的身后,是十几名凶神恶煞的蒙面壮汉

精彩章节

雪圣王朝七年,深秋,清晨。
帝都雪歌城外,青冥山白桦林里,一片耀眼的金黄,层林尽染。
突然,一阵杂乱急促的脚步声和呼喊声打破黄叶林的平静美丽。
一个小小的身影,在黄叶径上拼命狂奔,却是一个只有五六岁的男童,稚嫩的小脸蛋上满是汗水,一双黑眸却闪着与年龄不符的成熟冷寂的光。
他的身后,是十几名凶神恶煞的蒙面壮汉。
拼尽全力,身后的追杀者依然越来越近,一不小心,他[]身上过于肥大的锦袍将他绊倒,蒙面人如狼似虎扑过来,对着他又踢又踹,还有人挥舞着长剑,在他身上一阵乱扎。
男童一开始还奋力抵抗,可渐渐的,他的动作越来越慢,鲜血染红了他身上的白色锦袍,连一双黑眸亦被鲜血糊住,整个人像被生生撕裂开。
疼痛让他的意识渐渐涣散,追杀者得意的狂笑声,却因此变得更加清晰,刺耳,犹如地狱鬼哭,在整个白桦林回荡。
“雪寂言,你也有今天!”为首的蒙面人扯掉脸上面巾,露出刀疤密布的脸,他伸出脚,用力踩住男童的胸口,一阵“喀嚓”声响起,男童痛苦的抽搐了两下,一股血箭自口中喷射而出。
“哈哈哈!”刀疤男得意大笑,他将手中长剑一掷,伸手去解腰带,一边解,一边狞笑:“雪寂言,跑了那么久,你一定渴了,喝点热黄汤怎么样?”
男童面色灰寂,沉默的闭上双眼,手指深深插入泥土里,刀疤男浪声狂笑,就在这时,忽听林中传来一声娇叱:“禽兽!让你做死太监!”
“谁?”刀疤男一惊,四处观望,空中飘来一声轻笑:“我是要你命的姑奶奶!”
话音刚落,林中一片寒芒飞闪,细如牛毛的银针如漫天丝雨飘洒,在阳光下闪着耀眼的光,美是很美,可是,针针索魂夺命!
十几条壮汉甚至来不及发出一声尖叫,便像死猪一样瘫软在地上,没了气息,黄叶林中,重又归于安宁沉静。
雪寂言睁开眼,迷离的视线中,一大一小两只身影一瘸一拐缓缓而来,继尔,一双柔软温热的手掌,轻轻抚上他的额头,怜悯的轻叹自耳边响起:“这孩子,真可怜!”
她的手羽毛一般轻软,声音也说不出的温润好听,一双眼睛如一汪澄澈秋水,明澈灵动,动人心魄。
这是他生平见过的最美的一双眼睛,宛若天上星辰,明亮璀璨,给他暗黑的天空,带来一线光明!
雪寂言在这一线光明中放松的闭上了眼睛。
安若素对着血人样的他,却紧张得鼻尖冒汗。
“这些禽兽,太狠了!”她一边检查他身上伤势,一边喃喃咒骂,“瞧这身上,到处都是血窟窿!这得抓紧补上才行!”
“娘亲,小哥哥不会死了吧?”身边的花花紧张低叫。
“他受了重伤,晕过去了!”安若素叹口气,说:“花花,这里留不得了,我们得快走!”
“娘亲我们去哪儿?”花花扯着她的衣角问。
安若素苦恼皱眉,是啊,去哪儿?
她也不知道去哪儿,她是新来的啊!
她是昨天才穿越过来的。
前世她是个军医,在一次医疗救援行动中遭遇地陷,再醒来时,发现自己浑身是伤的躺在荒无人烟的白桦林里,身边多了一个女儿叫花花,脑子里多了一大堆不属于自己的记忆。
她试着将这些陌生的记忆梳理了一番,气得差点没吐血。
不得不说,她所承继的这具躯体的命运,实在太悲惨了!而她承接了这样拧巴的的命运,也够悲催!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她穿越过来,随身医疗空间也一起穿越,随身空间看起来像是一个普通的红珊瑚手串,实际却另有乾坤,里面备有海量的各类医疗机械医药等物,还有零星生活用品,治伤什么的,完全不用愁,里面还有麻醉针,用来杀个野兔野鸡什么的,也可以勉强果腹。
她本来打算等身子恢复得差不多了,再带花花回家,收拾那帮欠揍欠虐的货,但现在救了这个被追杀的小屁孩,就只能转移阵地了。
雪寂言再醒来时,人已在一处山洞之中,洞内火光闪亮,肉香四溢。
他扭头看了看,一个衣衫褴褛蓬头乱发的女子正弯腰在一只临时搭起的“锅”前忙活着,她身边一个三四岁的小女孩,也是衣衫破烂,正蹲在那里烧火烤鸡,一扭头看到他,那脏兮兮的小脸满是惊喜,她伸手扯扯那女子衣衫,脆生生叫:“娘亲,小哥哥醒了!”
那女子转过头来,雪寂言看到她的脸,不由微微一怔。
先前在迷乱之中,他并未看清这女子的面目,只觉得她声音好听,又有一双灿若星辰的眼睛,必定生得倾国倾城,可现在看来,面前这张脸他不知该如何形容。
他不能说她美,因为她的脸上布满黑斑和伤痕,两颊深陷,面容消瘦,头发枯乱,实在称不上好看。
可他也不能说她丑,如果忽略她脸上难看的黑斑,会发现她其实有很精致的五官,她的鼻子生得也很美,挺直小巧,秀美微翘,红菱样的嘴角,就算不笑时也是弯弯的,给人温婉甜美之感。
这样一张脸,似乎在哪里见到过,可是,在哪里见过呢?
他努力在脑海中搜索着,这时,女子温润好听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小朋友,你是什么人?叫什么名字?刚才那些人,为什么追杀你?”
“小朋友?”雪寂言低头看看自己稚嫩的幼童身躯,拧眉,眼底暗光一闪而过,抬眸看她,缓缓摇头,“我记不清了!你呢?你又是什么人?叫什么名字?这里是人烟稀少的荒山,你一个妇人带着孩子,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安若素被他这一迭声的反问给惊到了。
这些话该是一个五岁的孩子问的吗?
正常来讲,他不该眼泪汪汪的扑到自己怀里求安慰的吗?
见她沉默不答,雪寂言再度发问:“我身上的伤口是你帮我包扎的?你懂医术?”歪头又瞅见自己手上的针头,那针头连着一只细细长长的管子,最上端一只透明瓶子,一个里面装着清水,另一个里面却是鲜红鲜红的。
他从未见过这么稀奇古怪的东西,不由皱眉:“这又是什么?你看起来……好古怪!”
安若素哑然失笑。
“你才是个怪胎!”她耸肩,“小屁孩哪来那么多话?别管这是什么,总之呢,是对你有好处的东西就对了!你身上多处受伤,尤其小肚肚那里的刀伤,都划到小JJ了,乖乖躺着别动,否则,JJ掉了我可没办法给接回去!”
雪寂言的嘴角微抽,这个女人说话还真是够直白的!他的手下意识捂在两腿之间,想到身体竟然在晕迷中被这个女人看光光,微有些窘,转而又想到是这个女人救了他,当下沉声道:“你救了我,大恩不言谢!”
当然,所谓的沉声,只是他自已以为的,事实上他发出的声音又嫩又亮。
安若素瞬间被萌到了。
这小屁孩儿圆脸大眼,皮肤粉嫩,黑发微卷,像只毛绒绒的泰迪犬,可爱到不行,可一开口说话,却是一本正经老气横秋,这鲜明的对比,简直喜感十足。
“你这小屁孩儿说话真有意思!跟个小老头似的!”她笑,“对了,我也不能老叫你小屁孩儿,看你头发卷得这么萌,就叫卷卷怎么样?”
“卷卷好听!”花花那边开心拍手,“我叫花花,他叫卷卷,加起来就是花卷,花卷香香的,最好吃了!”
“花花是饿了吗?”安若素笑,“那我们现在就开饭!先给你卷卷哥来一碗汁浓味美的野鸡汤!”
她递过一只奇奇怪怪的碗,碗里香气扑鼻。
雪寂言缓缓摇头。
他实在是没胃口。
看到他那愁云惨淡的小模样,安若素再次被萌到。
她揉着他毛绒绒的卷发开解他:“卷卷别发愁,有我在呢!嗯,虽然我和你没什么关系,但我既然救了你,就一定会对你负责到底的!等以后你想起自己是谁了,我就送你回家,就算一直想不起也没关系,就给我做干儿子好了!正好跟花花做伴,反正一只羊也是赶,两只羊也是放!”
雪寂言抬头看她,小女人笑得很温柔很甜,让人心里暖暖的,他沉寂半晌,忽然想到一事,低低问:“那些人被你杀死了,尸体你可曾妥善处理?”
安若素呆呆看他,张着的嘴半天没合拢。
靠,这孩子说话,怎么……神叨叨的?该不是这山里的妖怪吧?
“回答我!”雪寂言盯住她,“如果没有处理掉,现在快去处理,被人发现,会留下大患……”
他还想再多强调一句,忽觉耳朵微痛,却是被面前小女人揪住。

更多

小说相关章节:

猜你喜欢

精品科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