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军事小说

枪客

标签:

状态:连载中

类别:军事小说

作者:洪水檄文

时间:2019-06-11 02:47:01

特殊说明

微虐中带有丝丝甜意,催泪后又会让人满心期待,故事情节引人入胜!适合闲暇时阅读哦!

小说简介

洪水檄文小说枪客,洪水檄文小说枪客在线阅读伪满洲国行省副省长的家里,灯火一片通明,一家人欢欢喜喜吃夜饭。忽然间,整个大大小小的吊灯和壁灯都灭掉了。一身影像幽灵一样闪进,又幽灵一样的地飘出去了。不一会儿,灯亮了。可是一家之主人,躺倒在地板上,一家老少惊呼大叫。副省长已经气绝身亡了。这位副省长活时高调异常猖狂,杀起人来,不眨眼睛,日本人大大地赏

精彩章节

伪满洲国行省副省长的家里,灯火一片通明,一家人欢欢喜喜吃夜饭。忽然间,整个大大小小的吊灯和壁灯都灭掉了。一身影像幽灵一样闪进,又幽灵一样的地飘出去了。不一会儿,灯亮了。可是一家之主人,躺倒在地板上,一家老少惊呼大叫。副省长已经气绝身亡了。
这位副省长活时高调异常猖狂,杀起人来,不眨眼睛,日本人大大地赏识,中国人恨入骨髓。他也因此得罪的人各行各业。不想遭到报复,惨死家中厅堂……
满洲国奉天行省副省长被暗杀在家里。家中没有任何被破坏的痕迹,被刺杀的副省长身体没有明显的伤痕。警察局的正副局长,探长都悉数到场,日本特机构的机关长木吉野夫和他的助手牵着大狼狗也到现场,寻找证物。这里边只有警察局的探长洪民,他有丰富的破案经验。
家人竟然说不出什么线索,就只感到灯一灭,有个鬼影的黑型,飘忽了一下,就又飘走了,没有枪声响起。
木吉野夫问:“这是什么枪打得?”
洪民说:“这一定是自制的手枪。”
行省副省长挨枪弹的地方,没有明显的痕迹,也没有血污。子弹的力道恰好穿到心脏,没有射出去,留在内脏里边。
洪民心中已经有数了,这样的谋杀,是超一流的水平,非枪客莫属。枪客实施行动的案子,几乎破不了,也找不到证据。
奉天行省各大小报纸纷纷报道渲染。枪客更加被神秘化了。枪客的出手,极大地震慑了一些汉奸和满洲国卖命给日本人的官僚。
枪客何其人也?
枪客,是一杀手。以杀人为职业谋生,枪客很神秘,但枪客是人不是神,枪客被传得神乎其神。枪客来无影迹去无踪形,杀人取其首颅,像拿自己的干粮般容易。传说中的枪客打人左眼,绝不伤及右眼,传说枪客的子弹长着人眼。枪客是何许人也,多是传,少是见,见过的人微乎其微。传说川岛芳子和他是朋友,只有川岛芳子可以随时求见,其次是掮客。这也只是传说,未被证实过。
传说枪客在奉天发一枪,子弹能打到天津卫还拐弯到北平,他的子弹只选择目标,像洲际弹道导弹,枪客被神化了,可见枪客的威力是多么巨大。
枪客是众矢之的,他自己当然要隐蔽自己,才会少几分危险多几分安全了。枪客作为杀手,当然是以经营为目的了,他要挣这份高危险的钱。枪客玩的就是个心跳,做的就是这个高难动作。枪客把杀人作为谋生职业,他得广泛招揽生意,这就有个中间人来当掮客,类似于现在的经纪人。
枪客和掮客是互惠互利的关系。掮客就像是当今职业拳击里边的唐金一样炙手可热,客户们趋之若鹜。
枪客对外界很是谜团,而神秘色彩对掮客来说就不神秘了。他们应该是一对棒打不散的鸳鸯,形影不离。但是枪客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凡是客户的猎物,他都要先研究一番猎物是不是犯有他认为必然该死的死罪,是罪大恶极者,可接活,这一单买卖就成了,至于酬劳是多是少,枪客不去过问,任由掮客拿捏定夺。枪客不财迷,有自己固定的信仰。如果客户的猎物没有什么罪过,或者罪不至死,枪客是绝对不接这类活路的,不管酬劳多么厚重,千金万银,他也连眼都不眨。当然,很多是敌对的仇家要置对手于死地,如果枪客要是盲目地接下单子,那不知要有多少冤魂人头落地。枪客以杀人为买卖,他不缺钱花,可是他认为被杀者无论是不是该死,自己都罪孽深重,枪客常常是到庙中去拜佛,祷告,赎罪。
寻枪客业务谈买卖的有国军的特务,也有县大队的游击队,还有日本的关东军。可见枪客的能量有多大,技术水平有多高。
枪客原本是绺子中人,在山中为匪,神枪手。但是老大,当家的总是下山去杀人越货,伤及无辜,抢劫民财,枪客愤愤不平,离其而去,才自己业务了。这个时候正是军阀大势丢尽,国民党起势之机,共产党发展中,日本关东军猖狂虐杀中国人中。
枪客处在中年档上,三十六岁。此人虎背狼腰,中等身材。平时看去穿戴平平常常,从无过人之处,双枪也深藏在衣服里。枪客住在哪里,谁也不知道,就连掮客也不知道具体的地址。枪客与掮客接头是在不定的场所,在奉天,枪客会把接头地点写在纸上,放在城外的一柳树洞内。在天津卫,在北平,则有另外的地点放纸条子。
枪客究竟有多神奇,不必细究。但凡枪客接下的活,没有一次失手,次次是百事百中。当然这也惹来了麻烦,更加难度大的活计,也不断地送上门来。有人要杀蒋委员长;有人要杀土肥原贤二,要杀东条英机;有人要杀共产党的要人等等。这些可都是大活,不好做,你接还是不接,接了,你做得到吗?不接,你枪客一世英名是不是徒有虚名啊?
枪客自有自己的办法。他觉得这骨头要是真的啃不动的话,也不讳言,就说自功力不够,拿不下这大任。该回绝的,一律不拖泥带水。枪客在社会上名气不大,而在同行中如雷贯耳,震得山在摇地在动。杀手们嫉妒他,由于枪客的存在,很多杀手都要丢了饭碗。枪客并不抢别人的生意,在圈子里还常常是谦让。但是,客户们买他的帐,就是要和枪客合作。枪客的名字尽管圈内很响,却少有人见过其庐山真面目。这就增加了神秘的色彩,枪客只要接单子,从来没有走单子的时候。
外界传说枪客和金壁辉是好友不知真假,枪客的传说林林总总多个版本,神得传奇色彩像天书。枪客是她还是他,就是说是男的还是女的?多大的年龄?什么来头?
这些圈内的人也不是很明了,枪客的行踪很诡异,狡兔三窟。他活跃在奉天城和天津卫北平三地,当然一般的情杀仇杀劫财杀之类活路,没人敢找枪客,那是找挨撅。传说中的枪客形象:中等身材,平时大黑色口罩护在嘴上,一只墨镜挡了双眼,还有一顶礼帽压在头上,根本就看不清真人面貌。这是平时,做业务时,就戴头套。
金壁辉真的和枪客是挚友的话,那她一定能随时找到枪客。金壁辉川岛芳子之后,他是日本的大大红人,就连日本的天皇都给她面子。川岛芳子穿梭在北平和东北之间,秘密活动频繁。不过,这要找到川岛芳子,也非易事,川岛芳子何许人也,名人。这位公主女扮男相,紧凑精神,喜欢玩枪。
枪客是有一团队还是单枪匹马孤独作战?外界看不大清楚!
掮客
掮客是寄生虫式的人物,他吸附在枪客的身上,喝他的汁液。掮客赚得一点都不比枪客少,他花销不大,佣金不低,还私下里收受人家客户的红包。掮客的风险也小,他不同枪客在生死线上如走钢丝一般如履薄冰,折腾的是心跳。掮客挣的是外快俏钱,风吹不着,雨也淋不着,所付出的就是一张三寸不烂之舌胎,招揽生意。
枪客傻吗?自己有推都推不出去的生意,为什么还用这掮客来剥削压榨他?掮客只是坐等客户上门,把价码往上一提,又能捞到好处。找枪客做杀手的,多是上方人士,或大户人家(含和军界有往来瓜葛的实力人物)。
掮客五十多岁数,老祖宗是老奉天人。典型的公鸭桑,说起话来男也不男声音,女也不女声音。这人家中养着漂亮女子。掮客是一太监,在宫中稍有权势,但是大清朝倒台了,溥仪白赶出宫外,在长春做了个傀儡政权而无权利可使用。掮客是满旗人士,属镶红旗。枪客本是皇宫内长大的,自小练习武艺,是掮客的主人。这样说来就理顺了来龙去脉。枪客认识金壁辉,就可能。那么,掮客既然是太监出身,也该会认识金壁辉。

更多

小说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精品军事小说推荐

var _hmt = _hmt || []; (function() { var hm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hm.src = "https://hm.baidu.com/hm.js?83d2d2a6846bdd27efd370d26b22abc3";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hm,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