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军事小说

烽火儿女情

标签:

状态:连载中

类别:军事小说

作者:郑必成

时间:2019-06-11 02:47:34

特殊说明

章整体流畅,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

小说简介

郑必成小说烽火儿女情,郑必成小说烽火儿女情在线阅读河口镇镇南门外金水桥边那棵老槐树又说话了,这个见证古镇百年的“老人”,这个沉默了几年的“老人”,说起话来滔滔不绝,如风如影,如诉如泣。它一直从晚饭时分说到半夜。它的声音苍老悲切,就是一个悲惨的老人在诉说他痛苦的人生。槐树老人的声音震撼着河口镇每一个人的灵魂,这天晚上,整个河口镇都笼罩在黑暗与恐慌之中

精彩章节

河口镇镇南门外金水桥边那棵老槐树又说话了,这个见证古镇百年的“老人”,这个沉默了几年的“老人”,说起话来滔滔不绝,如风如影,如诉如泣。它一直从晚饭时分说到半夜。它的声音苍老悲切,就是一个悲惨的老人在诉说他痛苦的人生。
槐树老人的声音震撼着河口镇每一个人的灵魂,这天晚上,整个河口镇都笼罩在黑暗与恐慌之中。
这是一件怪事,而这件怪事近十年中发生过几次。大家都清楚记得,老槐树每次诉说,都会给河口镇带来重大性的变故。那是一九二八年,老槐树就这么说过一次话,过了不久,河口镇十几个汉子,在鲁瞎子的带领下,伙同一个外商,杀了河口镇商会会长,分了地主的土地,没收了商户的钱财。过了四年,老槐树又这么说了一次,说话的第二天,商会会长的儿子,纠结保安团第一中队队长焦世雄,袭击了苏维埃,把鲁瞎子等十几个干部绑着,押到金水河边,在他们的身上浇了汽油,活活的烧死了他们。再过两年,老槐树说了第三次话,这次说话给河口镇带来了很大的灾难,红三师在曲原县的紫金山全军覆没。红三师三千多人中,三分之一是河口镇人。一时间,河口镇阴霾蔽日,哭声震天。河口镇几百妇女,一夜之间成为了寡妇。
老槐树又叫了起来,河口镇又要发生什么重大事件呢?
胆大的人张开耳朵细听,想听听这“老人家”到底说的是什么。一些人听后说,这是鲁瞎子的声音。鲁瞎子告诉大家,不要怕,大家好好过日子;不要急,好日子在等着大家。又有一些人说,是曲河河神的声音,河神说,要河口镇民备牲猪一条,绵羊两只,公鸡五个,灯油百斤,如不照办,就要作怪。而最有权威的翻译家就要算老举人与老秀才了。两个清末的文人,想到了一块,他们说,这是老槐树自己的声音,老槐树说:“青天已去,黄天当亡,白云悠悠,霞光四起。”大家不知这话是祸是福,非常诚恳的请问老举人与老秀才,这老槐树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两位文人说,神仙说的话,凡人怎么知道呢?
大家感慨的说:“真没想到,老槐树会说话,更没想到,它“老人家”还能说出这么深奥的话......”
老秀才到了该炫耀自己文才的时候了,声音抑扬顿挫:“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神则灵......”老秀才还要继续背下去,他不得不在大家轻薄的笑声与鄙视的眼神中停住。老秀才慨叹人世沧桑,伤感道:“真是落难的凤凰不如鸡呀!”
老秀才经常这样慨叹,他慨叹时运不济,命运多舛。现在,他虽说穿着长衫,虽说戴着那个很小很存旧的老花眼镜,虽说也蓄了一撮长须,虽说从他嘴里吐出的都是一些高级语言,而在这些穿着粗布、腰系汗巾的农夫面前,老秀才不为高雅的形象与“之乎者也”的语言却是他们的笑料,在穿着绸袍,手拄文明杖的名人面前,老秀才被视为这批文明之师的败类。
老秀才的慨叹不错,他曾风光一时,他十四岁就中了秀才,是通过正规三试而中的秀才,他没有趁乱世出钱买通主考,也没有顾请替考枪手,也不是由于家道充裕而纳粟入监,年轻时的潘仁贵(老秀才)是个神童!考取秀才之日,河口镇上上下下,老老少少赞叹不已,都说,河口镇山清水秀,人杰地灵,又多出了一个文曲星了。
十六岁时,潘仁贵(老秀才)就到了县衙任职,并得到县令的重用,潘仁贵(老秀才)是风光一时的。只因一九一一年,老朝气数已尽,老秀才被人按着脖子,剪了辫子。不过,老秀才却能适者生存,他逃过兵荒,做过劳役,现在,他大多的时间是与痞子阿四一道,他讲讲故事,说说小书,过着“逍遥自在”的生活。
老秀才也挤身于河口镇众名士之间,聚集在老举人董识之的家里。
“我前几天连续梦见过树神,‘老人家’鹤发童颜,飘然若仙。”
“老人家就是神仙。”
“画一个肖像。”
“要画出神的风采。”
“要画出神的威风。”
“搭一个台子。”
“台子要搭结实。”
“我提议,多杀一条猪,以示河口镇百姓对树神最大的虔诚。”
“我与阿旺有的就是力量,三几百斤的猪,不在话下,也抬得飞跑。”
“抬祭品不能飞跑,要一步一步,脚踏实地。”
......
大家商讨着,为了逢凶化吉,大家不遗余力,群策群力。三个臭皮匠,抵个诸葛亮,更何况这是几十个有学之士及脑袋瓜非常好使的人呢?
很快,大力士女屠户丁一枝杀了一条猪。这女屠户,杀猪很有一套,非常利落,三下五除二,就把一条肥猪剥得干干净净。丁一枝用刀尖把肥猪的脚裸剜了一个口子,把一根铁杆送进去,抵向猪的各个关节。“啪”的一声,丁一枝那肥硕的大手重拍了一下猪的脚裸,把猪腿提起,把嘴凑到被剜成“人”字形的口子,使劲的吹了起来。她两边面颊鼓起,好似塞进两个鸭蛋,真是使出了生崽的力量。剃得雪白的两百多斤的猪逐渐变大,它四脚张开,又可爱,又漂亮。阿坤与阿旺这两个勤快的年轻人走了过来,他们把一根粗棍往猪的背上一放,利索的把猪绑在了棍子上。事毕,两个年轻人右手握着棍子,瞻望前方,神态非常严肃,只等着老举长叫了一声:“起奠啦——”
随着锣鼓“咚咚”两声,阿坤与阿旺立即蹲下,把猪抬起。一长溜人素衣素服,跟着往镇南开去。
老槐树下已搭了一个台子,大家把大小祭品恭放到台子上。
董识之这时脱了官袍,穿上道服,手里还拿着一把佛尘,在台子旁边转了起来。他走一步,停半步,嘴里念念有词。
玄文妙典叹无穷,印造读育福不轻。真仙由此成圣道,孤魂籍以出幽冥,消灾散祸除恶愆,延寿益算纳福星,神钦鬼佩邪魔畏,难逢难遇太上经......
镇南门的广场上跪着几百人,他们低声默念,求神树保佑一镇平安,保佑年年顺利,岁岁清明。阿四也在膜拜的人群当中。阿四穿着一件黑色褂子,脚趿一双布鞋。他今天的形象很不乐观,他头发零乱,胡须拉碴,褂子千窗百孔,一双布鞋只有半截,十个脚趾就有五个傲出了鞋外。阿四今年二十五岁,他中等身材,相貌也能一般,只因他工作繁忙,没时间打扮,脸像化子的脸,眼睛像猴子的眼睛。两个眼球上下左右滚动,他在寻找潘家的二少奶奶,看这位仙女来了没有。
旁边的阿全对阿四道:“阿四,你也来了!”
“我怎么不来呢?”阿四对阿全不敬的话感到不满,他白了阿全一眼,“我也是河口镇的人,有拜神祝福的权利,我也希望河口镇百姓得到树神的保佑。”
阿四说完,对阿全啐了一口,他向前爬去,等老秀才转到他的身边,便悄悄叫道:“潘叔!潘叔!”
老秀才听到叫声,低头一看,是阿四。老秀才正做老举人的帮手,在自我陶醉之中,根本不想理这个河口镇最下等的人。他别过头去,继续跟走。
阿四又叫道:“潘叔,我回来了!我回来了呀!”听阿四的口气,好似在哪里风光回来似的,阿四见老秀才不想理他,他接着低声叫道,“潘叔,你别走呀,我有话对你说。”
老秀才又转到阿四的旁边停了下来,他蹲在地上,问道:“你有什么话要对我说?”
阿四悄悄的说:“今天,是在潘家祠堂吃大户还是在董家祠堂吃大户?”
老秀才听了,立即显出鄙夷的神色,低声斥道:“阿四,你可知道,我们这是在打神祭,不是要打牙祭!年轻人,不想做事,就想吃喝,成不了气候!”
阿四低声说:“跟在老举人的屁股里,就认为自己也是举人了,把老伙计都忘了!”
“你这样的人,我真不愿意与你为伍!”
“不愿意与我为伍?”阿四冷笑了一声,说,“恐怕过不了几天,又求我带你沿街乞讨去!”
老秀才瞪了阿四一眼,哼了一声。他赶上前去,跟在了老举人的后面,帮着吆喝,扔着冥币。
祭树神花了七八个小时,直到太阳快要西沉的时候才结束。主事人把肥猪剁了,在潘家祠堂摆了十几大桌,祭奠帮忙的人聚在一起,喝了酒,吃了肉,直忙到天黑时分,大家才打着饱嗝回家休息。

更多

小说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精品军事小说推荐

var _hmt = _hmt || []; (function() { var hm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hm.src = "https://hm.baidu.com/hm.js?83d2d2a6846bdd27efd370d26b22abc3";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hm,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