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军事小说

伪保长和他的家人们

标签:

状态:连载中

类别:军事小说

作者:猫头鹰

时间:2019-06-24 11:07:51

特殊说明

文章文采盎然,寓意深刻,条理清晰,构思新颖,重力推荐阅读!

小说简介关注微信公众号:看书读

猫头鹰小说伪保长和他的家人们,猫头鹰小说伪保长和他的家人们在线阅读午夜时分,天黑寂静,偶尔从远处传来几声狗叫声。一小队鬼子的皮靴声有远而近传来,五个鬼子走了过来,旁边是道道铁丝网。镜头转入旁边的黑暗隐蔽处,三个农民打扮的人正在观望这群鬼子的动静,带头的是个满脸络腮胡子的壮汉,他的手里拿着一把鬼头大刀,背上背着一个鼓囊囊的大包,他的左边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青年,右边是

精彩章节

午夜时分,天黑寂静,偶尔从远处传来几声狗叫声。 一小队鬼子的皮靴声有远而近传来,五个鬼子走了过来,旁边是道道铁丝网。 镜头转入旁边的黑暗隐蔽处,三个农民打扮的人正在观望这群鬼子的动静,带头的是个满脸络腮胡子的壮汉,他的手里拿着一把鬼头大刀,背上背着一个鼓囊囊的大包,他的左边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青年,右边是个三十多岁的胖子,手中的钢刀在黑暗中发着光。 络腮胡子毛根,胖子跟我上。络腮胡子说着就要冲向铁丝网。 壮哥、胖子,慢点,我有点怕。那个年轻人鬼促着不肯向前。 胖子:怕什么,跟着壮哥干还怕什么,走,上。胖子看样子是个急性子催着要茅根上,茅根哆哆嗦嗦随着二人来到铁丝网前。络腮胡子从背后的包里拿出老虎钳子,咔嚓咔嚓剪着铁丝网,不大一会儿,一个小洞显现出来,三个人陆续爬进洞中。 这时,突然一缕强光从炮楼里射出,只把大地照的如同白昼,三个人赶紧趴在地上不敢动弹,探照灯游走后,三个人继续前行,不大一会儿,来到一堆麻袋前,络腮胡子放下钢刀,抓住一个麻袋包就往肩上扛,胖子,茅根也不肯怠慢,很快三个人各自背着一个大麻袋走出了铁丝网。 镜头转章到麻袋堆,码的整整齐齐的麻袋少了一个窝子,一把钢刀还在旁边放着阴光。 噜噜一阵哨声传来,那群鬼子发现了剪开的大洞,向据点内发出了警报,炮楼里的探照灯照了过来,随着一阵皮靴向后,仓库旁边聚集了一大群鬼子兵。 报告,一共少了三袋大米,旁边发现一把大刀。一个鬼子兵立正报告。 日军的小队长名叫三田,是个满脸漆黑,高大身健的家伙,他留着日本人特有的仁丹胡,随着说话胡子一翘一翘的,模样十分让人恐怖。 巴嘎他一边摸着鬼头大刀观看,一边叫唤着这不是八路在活动,一定是挨饿的农民在捣乱,把治安队长叫来。镜头一闪,治安队长和几个治安队员映入眼帘。 山田队长,发生了什么事?队长苟清海哆里哆嗦的问道。 苟队长,你看这个洞,还有少了的三代军粮,限你三天把此案给破了。 是,队长。苟队长点头哈腰道。 几个治安队员正在研究对策,鬼头大刀上的罗字越来越大。 金鸡报晓,太阳渐渐从东方升起,一个村庄逐渐清晰起来。村口的罗家庄三个大字异常耀眼,罗家庄的村民有的正在起床,有的还在呼呼大睡。昨夜活动的大胡子鼾声如雷,他住的屋里空荡荡的,一小袋大米放在床前的凳子上,最多有二十多斤,这是他昨夜忙碌的报酬。 咣咣咣一阵锣声打破了寂静的早晨,随后手拿铜锣的保长映入镜头,他一边走一边吆喝各位老少爷们注意了,今天上午咱们村在大杨树下开会,不准缺席,谁要缺席,当通八路论,皇军说了是要杀头的。咣咣咣上午到大杨树下开会。罗大壮依然鼾声如雷,这真锣声并没把他惊醒。 壮哥,开门。当当当茅根和胖子敲打着大壮的房门,茅根两眼透红,一脸疲惫,身子还在不时的哆嗦,胖子比较镇定,眼睛不时的向四周张望着。 屋内的大庄猛地从床上坐起,伸手就往枕头下摸,但摸了几下没有摸着,心不由得一颤。等发现是茅根和胖子的声音后,打开了大门。 干什么?把我吓了一跳。 茅根和胖子闪进屋里听到了吗?茅根急匆匆的说:保长让我们在大杨树下开会哪。鬼子是不是发现了我们的行踪。壮哥,你看,该咋办呢? 罗大庄思索了一会看来,我的刀出问题了,昨夜我把它遗忘在那堆大米旁了,难道鬼子知道是咱们干的了罗大庄是个办大事的人,遇到事他一点也不着慌,茅根,快把智多星喊来,茅根听罢,撒腿就要往外跑。 慢,我来了。话音未落,屋里进来了一个三十岁左右的高高嗖嗖的男人,此人带着一副高度近视眼镜,文质彬彬的,一眼就发现他是个读过书的人。屋里的人光顾着说话,此人何时到门前都没人发觉。 罗云涛,快进来,我正想去找你哪。罗大壮一把拉住罗云涛,把昨夜的事告诉给了他,罗大壮接着说云涛,你看,鬼子兵是不是发现了我们,我们需要避一避吗。 大庄哥,你丢的是什么刀,那上面究竟有没有特殊标记。 没有,那只是一把普通的刀,上面只刻着一个罗字。 奥,这就好办了,光咱们村刻有罗字的刀就有几十把,鬼子不会怀疑我们的,要不然,他们早把你们抓起来了,另外,你们也不能跑,你一跑,正中了他们的调虎离山之计,鬼子轻而易举就会抓住你们。现在我们要办的事,就是把昨夜偷来的粮食藏起来,等鬼子发现了我们就不好办了。罗云涛很有才华,他的逻辑推理十分到位。 罗大庄道:胖子,茅根大米哪? 胖子茅根道:早藏好了,鬼子来了什么也找不到。四个人手忙脚乱把凳子上的大米藏在床下的地洞里。 四个人陆续走出房门,智多星安排道:不要害怕,要镇定,要像没发生昨夜那事一样。四个人散开,然后分别汇入开会的人流中。 大杨树下,早聚满了开会的村民,里面有老人,妇女和儿童,最多的还是村里的青壮年,按规定,他们是一个也不能少的,队伍的前面,站着保长和苟队长,治安队员在旁边个个端着枪,如临大敌似的。 上午九点,人员基本到齐,保长清了清嗓子开始讲话:各位乡亲,今天让大家来开会,不为别的,昨天夜里,皇军的粮库被盗,少了好几百斤大米,在作案现场,皇军发现了这把钢刀,上面写着一个罗字,他们怀疑是我们村的人干的,你们看这是谁家的刀,通报的皇军有奖,快来看,这是谁家的刀? 不知道。 那哪知道,咱们村这样的钢刀多着那,不知道。人们议论纷纷,没有一个说知道的。 苟队长,村民说不知道,咱们村过去确实有很多这样的刀,不好确认啊。 我自有办法,不怕他们不说,现在你先点点名,看看人员到齐了没有。是保长从新来到队伍前,开始点名。 罗家美到 罗二康到 罗大壮到 罗西安没人章答:罗西安?保长又喊了一声。这时,一个妇女忽然答道:他生病了,现在还正躺在床上呢! 去,把他给我带来。苟队长一摆手说道。 于是从队伍中走出四个治安队员,跟着保长朝罗西安家奔去。不一会儿,四个队员把一个骨瘦如柴的人压了上来。 罗西安此时精神很差,抖抖索索着,让人一眼就可以看出是一个病人。 苟队长围着罗西安转了一圈,阴阳怪气的说道:昨天晚上你干什么的去了,今天为何不来开会? 我得了摆摆子病不能来。罗西安艰难的说道。 得了摆子病,怎么现在不摆了?苟队长继续问道。 病这会刚刚过去,还没有好完全呢。罗西安说道。 是昨天活动冻的吧,冻得伤风了?苟队长刁难道,然后朝着身后一摆手,严厉的说道:给我带走! 不,长官。他确实是病了,你可不能把他带走啊?罗西安的老婆哭着就想冲上来,但是被治安队员拦了下去。 苟队长哼哈了一下,说道:这个我会查清楚的,带走! 治安大队刑讯室,罗西安依然被捆绑着,旁边的各种刑具阴森恐怖。罗西安无缘无故被带进治安队,只把他吓得面色蜡黄,浑身颤抖不已,他上牙碰着下牙,十分恐惧。 说吧,免得皮肉受苦,昨夜你干啥去了? 罗西安:我,我确实是病了,一直在家躺着。 苟队长:到这时还不老实,你真的不想好了? 长官,你看我的身子,能干什么吗?你可不能冤枉人啊 苟队长: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给我用刑。 慢,队长我看他是真的有病,等缓会再用刑吧说话的是副队长侯兵。 苟队长:你懂得什么,我看他是装的,皇军交给咱们三天破案,缓了怎么能行左右,给我用刑。这时立即过来两个治安队员压住罗西安强行按在凳子上,搬开罗西安的手,把一套夹指刑具就给他套上了。 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交代了吧 我交代什么?经过这段时间的适应,罗西安反而不害怕了。 还嘴硬,用刑。两边的治安队员一使劲,罗西安可受不住了,只听见罗西安奥的一声,身子动了动,就晕了过去。 给我用凉水泼过来。哗一桶凉水泼在罗西安的身上,罗西安慢慢睁开眼睛,头昏脑胀的他看了看模模糊糊的四周,强用力想坐起,但是没有成功,只见他哇的吐了一口鲜血后,气绝身亡。 队长,他死了。 苟队长:什么死了,这么的不经打,他真的有病苟队长在原地思索了一会后,说:侯副官,给皇军写份材料,就说昨夜偷粮食的已被抓住,在治安队员的追铺中,暴徒自杀而亡。 马副官那,那赃物这么写? 苟队长:怎么写不行,比如在追铺中,半路丢进深坑里,或者已经吃完总之,说个理由就行,不就三代粮食吗,皇军不会太认真的。 苟队长:喊来几个治安队员,咱们罗家庄再去一趟,看看他家有没有赃物。 保长家里,罗西安的老婆正在和保长说着好话,她要保长到皇军那里求求情,叫罗西安早点章来。 一小队治安队员冲到罗西安的家,三下五除二倒开了罗西安的房门,不问青红皂白走到屋里就乱翻起来,立马屋里被搞得乱七八糟,各种家什洒落一地。 报告队长,没发现大米。报告,没发现大米。 罗西安老婆哭喊着跑了过来长官,你们这是干什么吗?俺们究竟犯了什么法,抓住我们家西安不说,还乱翻我们的家。 罗西安老婆像疯了一样,抓住一个治安队员的手就不松开了,扑打着,似有满腔仇恨要发泄。 治安队员根本不吃她那一套,照着罗西安老婆的身上就是一枪托,罗西安老婆又被打翻在地上。 罗西安老婆趴在地上嚎啕大哭你们这些不吃人粮食的,你们丧尽天良,要遭报应的。 苟青海看着倒在地上的罗西安老婆,心里确实有点发憷,他也不敢再停留了,带着治安队员就要撤章。罗西安的老婆不依不饶,她向前一把抱住苟队长的腿西安哪。你们把他关哪了?他可有病啊。 苟队长狗急跳墙道罗西安他,他偷了皇军的军粮,被皇军押进城里去了。苟队长不敢再做停留,带着治安队员绝尘而去。 罗西安老婆听此噩耗,奥的一声也昏了过去。

更多

小说相关章节:

猜你喜欢

精品军事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