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军事小说

血魃

标签:

状态:连载中

类别:军事小说

作者:梅芳

时间:2019-06-24 11:08:21

特殊说明

.情节生动,文章有波澜全文结构紧凑,完整,推荐阅读!

小说简介

梅芳小说血魃,梅芳小说血魃在线阅读公元1937年9月30日上海,淞沪会战,史称“8。13抗战”逾一月半之久,激战正酣。1937年8月9日,驻沪日海军陆战队官兵两人,驱车闯入虹桥机场进行武装挑衅,当即被中国守军击毙。8月13日,日军以此为借口,大举进攻上海,史称八一三事变。驻守上海的中国军队第九集团军,在张治中率领下奋起抵抗。国民政府

精彩章节

公元1937年9月30日上海,淞沪会战,史称“8。13抗战”逾一月半之久,激战正酣。 1937年8月9日,驻沪日海军陆战队官兵两人,驱车闯入虹桥机场进行武装挑衅,当即被中国守军击毙。 8月13日,日军以此为借口,大举进攻上海,史称八一三事变。 驻守上海的中国军队第九集团军,在张治中率领下奋起抵抗。国民政府陆续调集6个集团军70余万人抗击,初战获胜。 从8月23日起,日军多次在长江口登陆,攻击守军左翼,遭顽强抗击。 随后,日军逐次增兵,加强上海派遣军的力量。中国军队也陆续增援,不断调整部署。 9月11日以后,国民政府军事委员长蒋介石,自兼第三战区司令长官。9月下旬至10月初,日军增援部队陆续在上海登陆。 9月30日拂晓,日军向中国军队发起猛攻,中国守备部队陷于苦战,伤亡惨重。 上海虹口,日本侵略军海军陆战队司令部所在地,也是淞沪会战中,战事最激烈的地区之一。 昔日号称“十里洋场”的喧哗热闹,早在侵略者的肆意轰炸下,化为一片片残砖烂瓦,一堆堆支离破碎,荡然无存。一个大约四五岁的小男孩,浑身是血,跌坐在地上,正面对着这恐怖的人间地狱,四肢乱舞,哇哇大哭。 隔着这一大堆仿佛永无边际的瓦砾和尸体,隐隐约约可见一条铁路,闪现在残砖烂瓦之中,一直蜿蜒伸到更大的残砖烂瓦深处。 日本侵略军海军陆战队,是此次参战日军中,最凶恶和残杀中国人之多的恶魔部队之一。 可自吹三个月灭亡中国的日本鬼子,在这儿却遇到了中国军队最顽强的抵抗和反击。 即便调上了号称“军中之花”的小鬼子海军陆战队,面对中国军队的防守和反击,除了死伤大半,甚至连海军陆战队司令,皇储龟井太郎都身负重伤,险些丧命。 这不,面对隔着一大堆瓦砾和尸体的中国守军,一向骄傲目中无人的日本皇储,请来了长谷清师团长,共商大计。 长谷清师团长何许人也? 日本帝国陆军大学教育长,专攻陆战的攻防研究,在日本军界赫赫有名。 日本侵华战争一拉开序幕,教育长便投笔从戎,立志要用中国人的鲜血,验证自己在课堂上的理论和办公室得出的研究成果。 就是这个长谷清,率领一帮亡命之徒,在中国的北方宛平,演释了“七七事变”,成为侵华战争的急先锋。 还是这个长谷清,在中国的南方上海,于8月13日上午9时15分,集结驻沪陆军及海军陆战队约万余人,向我保安队进攻,挑起事端,淞沪战事拉开揭幕。 所以,面临困境焦头烂额的皇储,无可奈何的请来了这尊煞星。 面对日本皇储,长谷清师团长虽然表面上恭恭敬敬,暗地里却在冷笑。 “陛下不急,中国军队不过是因为蒋介石亲自督战,表现给其看罢了。待我亲率了皇军主力绕到他们后方,其抱头鼠窜,溃不成军指日可” 鸣!劈劈啪啪!嘎咕!嘎咕!轰轰!突发的乱响打断了他的狂语。 惊骇之下,皇储和长谷清都连忙伸颈了望。 但见一片枪林弹雨中,一辆高大威猛的铁甲车,从远方轰隆隆的驶了过来。趴在战壕里的海军陆战队小鬼子,都呆头呆脑地瞅着这突然出现的钢铁怪物。 许多人还好奇的站了起来,挥舞着枪口上的小菊花军旗,叽叽喳喳的闹腾。 自“八一三”开战以来,小鬼子们见惯了中国军队的集团冲击和单兵偷袭,吃够了中国军队的集束手榴弹苦头,可没想到,此时血流成河的战场上,居然驶来了这么一辆玩意儿? 就在这时,有眼尖的小鬼子突然指着铁甲车,惊愕的嚎叫:“哟西!枪的有,炮的有,好玩儿的有!” 可不,面对小鬼子这一面的铁甲板下面和中间,突然洞开,黑洞洞的枪炮口,直直瞄准了他们。 不待小鬼子回过神,枪林弹雨突然降临,转眼间,站着的小鬼子全部报销。剩下的小鬼子,包括皇储和长谷清师团长,连忙趴下还击。 咣当!铁甲车的钢甲却突然收起,刹那间在小鬼子面前竖起了一道钢铁屏障。 小鬼子猛烈的枪弹和炮弹打在钢甲上,丁当作响,还反溅回来,小鬼子又死伤一大片。 正当小鬼子面面相觑,瞠目结舌之际,铁甲车的钢甲又突然全部打开,从上中下三排的枪眼中,射出了愤怒弹雨。在一片鬼哭狼嚎里,皇储靠了卫队的机灵和掩护,顾不得皇储尊严和体面,屁滚尿流的连滚带爬,躲进了掩体。 而骄横的长谷清师团长却没有那运气。 慌乱间,被铁甲车的一颗子弹击中胯下,虽然还没致命,却从此成了日军将领中,有名的阳蒌将军。 骄横的日军海军陆战队司令部前,倭尸累累,一片狼藉。 对面的中国守军阵地上,发了出惊天动地的欢呼声。 在一片声浪中,鸣鸣鸣!铁甲车高吭的鸣笛,向天空喷洒出几道雪白的蒸汽花,嚓嚓嚓的顺着铁路后退着驶去。 一路上,铁甲车喷射着弹雨,直打得小鬼子哭爹叫娘,死伤屡屡。 这时,远在后方的小鬼子炮兵观测哨,发现了前方的异样,小药膏旗一举,叽里呱拉的发出了开炮的联络暗号。 于是,咣咣咣!咣咣咣!一排炮弹打了过来,却远远的落在了守军战壕之外。 于是,叽里呱拉,小药膏旗又举,显示着修正炮弹着陆点的联络暗号。 咣咣咣!咣咣咣!一排排炮弹飞了过来,落在铁甲车顶和车壁上,被坚硬的钢铁反弹回去,重新落在布满小鬼子尸体和小鬼子步兵的工事里。 直炸得天昏地黑,鬼哭狼嚎,小鬼子的碎尸残片,纷纷扬扬,如下雨一般…… 鸣!嚓嚓嚓!嚓嚓嚓!嚓嚓嚓!铁甲车一声欢叫,一跑欢歌,凯旋而归。

更多

小说相关章节:

猜你喜欢

精品军事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