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军事小说

予卿怀

标签:

状态:连载中

类别:军事小说

作者:Ete.

时间:2019-06-28 01:24:49

特殊说明

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文章文采盎然,寓意深刻,情节跌宕起伏紧扣人心故事完整,文章整体流畅,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

小说简介

Ete.小说予卿怀,Ete.小说予卿怀在线阅读东云国位于乌丹大陆东方,北邻平国,西部与漠国相接壤,而南方又被巴国、双河国、沙龙国等小国包围其中,唯独东方与乌海相连,乍看之下倒成了乌丹大陆上一朵被三面包围的牡丹花,之所以说它是富贵之花皆因其超群的经济实力。不过,那都已经是过去的事了。上一任国君赵坚帝,因感念祖宗德行登基上位改年号奉德,可偏偏却是个

精彩章节


东云国位于乌丹大陆东方,北邻平国,西部与漠国相接壤,而南方又被巴国、双河国、沙龙国等小国包围其中,唯独东方与乌海相连,乍看之下倒成了乌丹大陆上一朵被三面包围的牡丹花,之所以说它是富贵之花皆因其超群的经济实力。
不过,那都已经是过去的事了。
上一任国君赵坚帝,因感念祖宗德行登基上位改年号奉德,可偏偏却是个无德又无能的皇帝,在位12年间愣是将历任先皇留下的基业败了个七七八八。
在位期间,赵坚帝因听信方士谗言,广纳良家少女扩充后宫,且夜夜流连床榻,致使后宫险些人满为患,朝廷上下怨声载道。
奉德12年,赵坚帝猝死于刘美人宫中,太子赵中继位,次年改年号长安,以期在自己的治理下东云国能够长治久安之意。
赵恒帝因自小深受后宫争宠之害,更是在短短十多年时间内见惯了先皇赵坚帝荒淫的所作所为,于是弗继位的三年间后宫只得了皇后萧氏与另两位妃子沈氏、钱氏统共三人,可从古自今有一条规律从来没有变过,那就是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而女人多的地方是非自然多,这后宫仅仅三人却已经热闹得天天唱戏似的,将好好的一个赵恒帝逼得两三个月都难得能入一次后宫。
长安8年,此时正是春暖花开的三月天,东云国各城都都迎来草长莺飞的季节,没有人能够理解皇城内那纯金色椅子上万人之上的皇帝到底过得好不好,顺心不顺心,家家户户都忙着在这样没有战争没有饥荒的日子里享受天伦之乐。
古云城作为东云国的国都已经有数百年的历史,能够居住在皇城对普通百姓来说或许是莫大的幸福,可对于已经见惯了富丽堂皇、骄奢淫逸的古云城富商们来说,已经鲜少有什么东西能够掀起他们心中的波澜了。
于是这天,当烦乱的马蹄声架着身后略微有些不起眼的马车出现在云古城东西街的时候,人们甚至连看都没有看一眼这藏青色的马车。
拉车的马儿长着再寻常不过的棕色长毛,落地却十分平稳,带着这小小的马车从古云城东西街一路往西,又在西川街折往南方,踏起地面无数细小的尘埃,仿佛一只只长了绒毛的小手挠得人心中痒痒。
叶士衡微微闭着双眼斜靠在马车壁上,惯常带在身边的医箱此刻却没了踪影,他有些紧张,虽然自己作为太医院院使已经见了太多的生生死死,更别说不过是生个孩子而已,可当他意识到此刻要回去的地方他的妻子正在等着他,不知怎么的,一颗心就不能控制得怦怦直跳。
老爷,回府了。
从皇宫出来之后一直与叶士衡在一起的小厮轻轻提醒着已经不知道将注意力丢到哪个地方的老爷,夫人今日生产,可谁知稳婆进去了这大半日竟然一点消息都没有,叶府里每个人都急得额头直冒汗,只盼着他们那个在太医院当院使的老爷赶紧回家来处理才好。
叶士衡当年年逾三十才有了少爷,奈何生完少爷之后夫人身体一直不好,直到这8年后才终于又传出了喜讯。
才刚走进叶府大门,管家便已经匆匆忙忙赶来报告情况:
老爷,夫人房里几个稳婆都已经慌了手脚,连经验最丰富的黄婆都已经束手无策了,只等着老爷您来看一看情况再决定。
这话说得十分明白,搞不好再生下去夫人就真要去见阎王了,原本这生孩子就是一只脚在棺材里的事情,而夫人虽然比老爷年轻许多,却也已经三十有余,这年纪也是经不起这样的折腾了,他们这些做下人的没一个敢出来出谋划策,深怕一个不小心就将事情搞砸了。
好在他们老爷是这皇城里最出名的大夫,更是太医院院使,夫人的情况大概也只有他能够顺利解决。
叶士衡顺着回廊往内院走,夫人银铃素日最爱这三月百花盛开的小花园,可现如今却挣扎在生死线上,他是大夫,年少还未进入太医院时便与她相识,奈何当年的自己心无旁骛只对着一堆医书以及一个已经成为过去的人,可她一直痴痴等了自己许多年,直至成亲时她都已经成了这皇城里出了名的老姑娘。
可也是这个老姑娘将他当成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一心一意将这个叶府打理得仿佛人间仙境,8年前有了卿儿,现如今又有了肚子里那个素未谋面的小东西,这让他激动之余如何能够不感激上苍的恩赐,这么多年了,他们终于又有孩子了。
爹,爹!
小花园中突然飞出一个圆滚滚的小东西,那唇红齿白的摸样长得十分可爱,让人见了难以忘怀。
卿儿,你怎么出来了?这个时候你不是应该在书房温习功课吗?
跟在叶予卿身后的小书童跑得上气不接下气,这少爷也真是的,仗着自己学了点功夫就总是欺负他,走起路来虎虎生风,怎么追都追不上,最可恨的是他总是一边跑还不忘回过头来嘲笑自己。
爹,先生今天有事没来,我听小生说娘亲在给我生妹妹是吗?
刚跑到叶予卿身旁的叶生听到少爷点自己的名,立马噤了声,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这还不是他去厨房跑腿的时候听几个在夫人房里当差的小丫头说的嘛,不仅如此,听说还很危险呢,老爷刚离开家门不久,稳婆就进了叶府,眼看着天都快黑了,这孩子还是没有一点踪迹。
可眼下这情况他哪里还敢吭声。
叶士衡轻轻扫了一眼跟在叶予卿身后的小书童,两个小孩子还什么都不懂,也不能怪他,于是轻轻笑着摸了摸叶予卿的脑袋:
卿儿先回书房去,一会儿该开饭了,我去房间看看你娘亲怎么样了,至于妹妹的事情明天再说好不好?况且,那也未必是妹妹,是个弟弟也说不定。
叶予卿感受到那双摸着自己头发的右手带着平日没有的颤抖,心里不知怎的咯噔一下,还没来得及开口说一声嗯,叶士衡却已经自顾自朝着娘亲的房间去了,这让他有些失落,难道一个妹妹就真的这么重要?比他还重要?
少爷,我们回去吧。
叶生望着老爷远去的背影,幸好他没有开口询问夫人的事情是从哪里听说的,要不然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嗯。
这是叶予卿第一次觉得家里有个妹妹或者弟弟未必是一件好事,他除了是你的弟妹之外,还可能是个跟你争抢父母时间的敌人,尤其是对他这个一天到晚几乎都没什么时间跟父亲相处的孤独少爷来说。
叶士衡脚下脚步越来越快,平日总听银铃抱怨这花园不够大,怎么现在走起来却仿佛大得跟皇宫里那御花园似的,他已经加快了脚步却还是没有见到那熟悉的朱漆房门。
绕过回廊,跨过雕花的拱形石门,出现在眼前的是方方正正却不缺秀气的一排瓦房,中间的二层小楼便是银铃的住处,平日她总喜欢在门前的荷花池边看看荷花纳纳凉,就算是冬天也总能搬出一把太妃椅躺着晒太阳,可此刻看起来却异常寂静,甚至有些令人害怕。
叶士衡深吸一口气,将脑海中那些还未发生的影响统统摈除出去,抬腿往屋内走去才肯定里面定然已经乱成了一锅粥,不然怎么门外连个小丫头都没有,才刚刚镇定了一些的情绪又出现了波动,他只默默祈祷着一切顺利,不然他这个太医院院使就真的太窝囊了!
朱红色房门微微敞着,里面闹哄哄一群人也不知道在吵什么,叶士衡站在门口,隔着半扇屏风看不真切房内的一切,只觉得三月里竟然还能升起水汽,心里十分诧异。
老爷,你可回来了!
也不知是哪个小丫头眼尖见到了站在门口的叶士衡,慌忙行礼,于是一旁呼啦啦立马跪了一片,参见院使大人的声音不绝于耳,他却没有半点心思让他们起来,却也不知该怎么抬起自己的左腿进入这房门。
如此僵持了一会儿,叶士衡突然惊醒过来,眼下不是发愣的时候,可谁知才一抬腿,地面突然一阵抖动,也不知是否发生了地震,晃得他整个人都站不住脚跟,那震动持续了好一会儿才慢慢停止,叶士衡扶着门框将自己稳住,大踏步走了两步绕开屏风,却不想耳边突然传来一阵婴儿的啼哭!
那声音异常洪亮,带着尖锐的孩子气,却仿佛对他这个当爹的带着无数不满,一声声几乎将他的耳膜震碎!
老爷,老爷,夫人生了,生了!
原本跪在床边的一个稳婆几乎喜极而泣,虽然叶士衡是出了名的好脾气,可如果叶夫人死在了自己手上,他再好的脾气,自己也自然是逃不了关系的,可谁知刚才那阵没来由得地动竟然将孩子顺利带了出来,而叶夫人虽然白着一张脸已经昏迷了过去,可好歹还有气息!
让我看看!
叶士衡三步并成两步冲到床沿,孩子已经被好好包裹在襁褓里,小小的脸带红扑扑的煞是可爱,上面那双乌溜溜的眼珠子一转一转灵气十足,才刚出生却仿佛已经能够打量这人世间,将叶士衡看得一阵心虚,于是慌忙将手中的孩子交给一旁的稳婆。
好在银铃没事,只是因为失血昏迷了过去,将养些日子并无大碍。
叶士衡长长得松了一口气,真是太好了。
恭喜老爷,恭喜夫人,喜得千金!
他原本还想着如果卿儿的愿望能够实现便好了,这世道男人未必比女人好生存,尤其是生来便注定肩负重任的男人,他只希望自己生个健康快乐的女儿,不用大富也不必大贵,只需有一个疼爱她的夫君,这一生便已经足以。
现在看来,愿望倒已经实现了一半。
老爷,给小姐取个名字吧!
稳婆复将孩子交到叶士衡手中,也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她总觉得这孩子抱在她手里颇多怨气,她接生了这么多孩子,大富大贵的人家多了去了,却从未见过这样出生到现在除了一开始的啼哭便再也没有哭闹的孩子,尤其还是个女娃儿,让她好生惊讶。
叶士衡接过孩子,望着那一双滴溜溜转着的眼珠子,其实名字他早就已经跟银铃想好了:
叶予怀,怀儿,爹爹跟娘亲的怀抱永远都是你的家园!

更多

小说相关章节:

猜你喜欢

精品军事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