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军事小说

论剑吕梁

标签:

状态:连载中

类别:军事小说

作者:飞行的鱼

时间:2019-06-28 01:25:55

特殊说明

情节跌宕起伏紧扣人心故事完整,文章整体流畅,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

小说简介

飞行的鱼小说论剑吕梁,飞行的鱼小说论剑吕梁在线阅读
第一部
中原论剑
上卷
论剑吕梁
一吃讹诈囊中羞涩
赚良马日夜兼程
(一)
初秋的早晨,白雾锁大地,朝霞飞满天。红彤彤的太阳从对面山梁上冉冉升起,金色的光芒霎时覆盖了苍茫大地,千山披红,万里着彩。一阵秋风吹来,白茫茫的浓雾奔腾翻滚着四处流动,填满了千山万壑。真是苍山如海,雾弄如潮。
江山如画。此时

精彩章节

第一部

中原论剑

上卷

论剑吕梁

一吃讹诈囊中羞涩

赚良马日夜兼程

(一)

初秋的早晨,白雾锁大地,朝霞飞满天。红彤彤的太阳从对面山梁上冉冉升起,金色的光芒霎时覆盖了苍茫大地,千山披红,万里着彩。一阵秋风吹来,白茫茫的浓雾奔腾翻滚着四处流动,填满了千山万壑。真是苍山如海,雾弄如潮。

江山如画。此时却有两个打扮普通的汉子,正急匆匆地赶路,顾不上驻足欣赏这壮丽的秋色。前面的人身材魁梧,双目如电,剑眉紧锁,不怒自威;身着灰色衣服,正大步流星地前行;后边一人身材较单薄,正气喘吁吁地紧紧追赶着,早已是汗如雨下,衣衫湿尽。渐渐地又落下了一段距离,还未到山脊,后面的人累得实在走不动了,便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边喘边喊道:团长,歇┅┅歇一会儿吧,俺实在┅┅走不动了,这一晚上┅┅至少走了一百多里吧。团长转头看了他一眼,无可奈何地在路边坐了下来,一边喘气一边恨声骂道:你个小兔崽子,让你在后面慢慢来,**的偏要跟着老子,真想把你个狗日的踹下山去喂狼。后边的人只顾上喘气,哪里有空回话。团长掏出一支烟来,点燃后很很地吸了一口,又骂起来:照你这么磨蹭,什么时候才能赶到师部?

上面又没有规定,我们什么时候到,忙啥嘛。

你懂个屁,老子已经就迟到了。再多的肉也被狼吃光了,再不早去,骨头都捞不到一根。快走!

要是有匹马骑多好啊!

小李,你个兔崽子尽想美事,哪儿去弄马?说着站了起来,督了一眼小李又说道:嗯,照你这样子走,不知啥时才能到!是要想个办法。

没有马,骡子也行。

你小子又在放屁,骡子那玩意儿能顶事?还不如个小脚老太婆走得快。

正说着话,远远的从山梁上传来一阵高亢的歌声:

天上的大雁一行行,

地上的汉子会姑娘。

当面问妹想哥不想?

愿让哥抱你开句腔。

憨哥哥呀你太鲁莽,

这样做事岂不荒唐。

小妹妹傻笑把脸藏,

只愿伸手来让哥香。

急得哥哥呀团团忙,

妹妹呀你让哥想得慌。

这是一首陕北信天游民歌,黄土高原的汉子一般都能唱几句。一曲唱罢,隐隐约约传来一阵铃铛声。俩人抬头盯着山头,远远地望见一人,牵着一头骡子晃晃悠悠地正从山脊上走下来。团长大步迎了上去叫道:老乡,你这是往哪儿去呀?那人吃了一惊,呆呆地望着两人,好半天才嗫嗫地答道:我┅┅我给东家送东西┅┅去保长家。你们是┅┅?

哦,我们是到山西走亲戚的团长抢着答道,喂,老乡,你们这儿有没有人卖马?

卖马?哦┅┅没┅┅没有。马,那是有钱人家才养得起的,我们这些下人怎么会有那东西?

哦团长失望地答道,那,有没有人养呀?

有!我们东家就养了好几匹。

你们东家?他在哪儿住?

就在这山梁下的马家湾,回头指着来路说,你们再走几步翻过这道山梁就到。顿了一顿,摇摇头又说:唉——算了,你们也别指望着,他不会卖的;再说了,你们也到不了他家。

为什么?俩人诧异地齐声问道。

他们家养了十多条猎狗,还有狼狗,那家伙有半人多高,凶得狠,一口就能把人的骨头咬碎。没人敢去。除非┅┅

除非什么?俩人又是齐声问道。

我们东家说过,谁要是一个人能单独走进他家的后院,你要他家什么他就给什么。接着又摇摇头说:哪个敢去呀!除非不要命了!说完就牵着骡子从他们身旁走过。

团长,我们还是走吧,不要再想马了。小李边说边走到团长身边。

团长慢慢地抬起头来,盯着小李,突然嘿嘿地笑起来道:走什么走,你小子不是想骑马吗?走!弄马去。说完把烟头往地上使劲一摔,头也不回地疾步朝前走去。

(二)

马家大院是马家湾最注目的建筑,分前院和后院,前院两层,两头矗立着炮楼,中间是二十多丈长,宽约十丈,用青石铺成的坝子;后院又分为两个小院,有几十间大小小的房屋。整个大院四周全是丈多高的围墙,气势宏大。在黄土高原上像这样规模大的院子确实很少见。主人叫马啸天,现在是本乡的团总。他老子是前清的举人,儿子又在阎锡山的军队里当着旅长。马家在当地可算是名门望族,权势熏天。

这天,马啸天吃过早饭,美美地吸了一通大烟,正准备骑马出门,远远地就望见房前的大路上走来一群人,热热闹闹地正朝院子走来。马啸天心里吃了一惊,急忙下楼来到大门口,只见领头的是个陌生的汉子,有些威武。见众人来到房前,他忙跳上门口的石狮子上,指着这伙人厉声喝道:你们是什么人?你们想要干什么?

只见那个陌生的汉子向他瞟了一眼,只一眼就像一道闪电穿过他的胸膛,他不禁打了一个寒噤。你就是马团总?陌生汉子说着又瞟了马啸天一眼,马啸天心里又一紧,那汉子一字一字地朗声说道:听说你家后院你赌没有人敢进,是也不是?

哦,原来是个不怕死的硬汉子,马啸天心里踏实了,于是嘿嘿地冷笑起来,不怀好意地望着汉子大声说道:是有这么回事,怎么,你想来试试?

马团总,这么说是真的啰?兄弟初来乍到,我想请马团总把你夸的口儿,当着乡亲们再说一遍,不知你意下如何?那汉子说完又盯着马啸天。那眼光里分明含着几分嘲笑,几分挑战。众人也跟着起哄叫好。

马啸天有生以来还未受过如此挑畔,只气得脸色发青。咬牙切齿地说道:我马某人是什么人,老子不是夸口,只要老子跺一跺脚,方圆几十里地也要给我抖一抖。好!好好!只要你小子不怕死,敢走到我家的后院,你要我家什么就给你什么。一口唾沫一颗钉,老子绝对说话算话。说完跳下狮子,转身推开大门,朝院子里的人大声喊道:放狗!又转身对着众人吼道:哪个不要命的就来!

须臾,一大群又高又壮的猎狗,争先恐后地从后院涌出,一边呲牙咧嘴嚎叫着,一边凶狠地朝大门扑来。

人们顿时惊叫着四下里跑开,只剩下那汉子和一个后生。那后生急忙蹲下,解开臂上的包袱,从中捧出一个盆口大小的红色圆饼来,几把撕开封纸,扯出一长挂飘带似的鞭炮交给那汉子。那汉子不慌不忙地点燃一支烟,一手接过鞭挂的一端,另一手抄起地上的圆饼,上前一步往院子里一抛,那圆饼顿时车轮般滚进院中,留下一路履带似的鞭炮。紧接着一手提起鞭炮带子,一手取下嘴上的烟头就着端头只一点,顿时,噼噼啪啪的震天爆炸声响起来,绵绵不绝。在浓浓的烟雾里,在一片爆炸声中,只见那汉子手舞着鞭炮带,大吼一声冲进了院子,扑向群狗。

那群恶狗,平时狗仗人势作威作福惯了,哪见得这个阵式,只吓得个个肝胆俱裂,惨叫着没命似的四处逃窜,瞬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那汉子一阵大笑,提着仍在连连炸响的鞭炮带子,快步走进了后院。

马啸天惊得个目瞪口呆,半晌才回过神来,望着从后院奔出的汉子,不知所措。那汉子哈哈大笑着,扔掉手中仍在不断爆响的鞭炮带子,快步来到马啸天身边,冲着马啸天抱拳施礼道:马团总,得罪了!

刚刚从惊愕中醒悟过来的团丁们,纷纷端起枪,从四处涌出,吆喝着密密地围住那汉子。

门外的后生见此情景,急忙扯下一颗手榴弹,揭开盖,一手拉住引线,一手高举着,大吼一声冲进院子,几步奔到马啸天身旁,厉声喝道:谁敢伤害团长?

被团丁们围住的汉子若无其事地望着马啸天微笑着。

马啸天气得直喘粗气,狠狠地瞪着团丁们,突然疾声吼道:你们给我放下枪!滚开!滚!团丁们很不情愿地放下了枪,慢慢地退开去。小李看到团长向他微微摆头,也就放下手榴弹后退了一步。

马啸天突然干咳一声,向团长抱拳施了施礼,微笑着说道:好汉,哦┅┅不不不,是团长,失敬失敬!不知团长如此所做是为哪般啦?

团长回了礼,朗声说道:马团总,我们是八路军,只为兄弟领命要去前线打鬼子,路程遥远,时间紧促,想借团总的两匹马骑骑,无奈才出此下策。还望团总肯允!我们都是中国人,现在小日本儿都欺到咱们的家门口了,我想团总也不愿给人家当奴才吧?

哪里哪里,团长客气了;想我们堂堂中华,央央大国,竟如此软弱窝囊,被外人在家里追着打,竟没一点办法。想想我这肺都快气炸了。哦,团长,你别说了,只要是打鬼子的事,你看需要什么尽管说好了,我都一点不含糊!别说是区区两匹马,就是要我这个家,我也给!

好!马团长真是识大体,真他娘的爽快!兄弟我要不是急着上前线,一定与马兄痛饮几碗,喝他个昏天黑地,一醉方休。哈哈哈哈┅┅俩人同时击掌大笑。

此人便是我红四方面军一位团长,名叫王飞虎,别人都叫他王老虎,又叫他王疯子。他本在延安的抗日军政大学学习,这次接上级命令赴八路军129师报到受命。后边一人叫李小虎,原是王飞虎的警卫员,因王飞虎从白匪手中救下他,嫌他原名李二狗不好听,就给他改名李小虎。小李本就是一根筋,这辈子只认王飞虎,哪儿也不去。所以这次就非要跟随王飞虎到前线。

(三)

团长——等等——骑马跑在后面的小李朝前面的王飞虎大声喊道。

王飞虎勒住飞奔的马,转过身子不满地说道:你小子瞎嚷嚷啥?

团长,从昨天下午到现在,我们还没喝口水呢,我就不信你不饿呀?我是哦得发晕了。小李纵马上来朝前指着说道,你看,前面有个镇子,我们还是去吃点东西再赶路吧!

王飞虎恼火地本想狠狠训斥他一顿,看着小李有气无力的样子,自己顿时也觉得饿得慌,便说道:好吧,去填饱肚皮再走。说完策马朝镇子奔去。

他们牵着马走进街道,远远地便望见一家饭馆。他们在对面的柱子上系好马绳,走进饭馆,在一张空桌旁坐了下来。早有跑堂的过来问道:二位老总要点什么?

先来两碗开水解解渴。再来十个馒头。王飞虎随口说道。

好呢,二位稍等,马上就来。跑堂的转身而去。

糟了!突然,小李像被蛇咬了一口,惊叫一声跳了起来,惹得几个吃客都惊诧地望着他们。

你小子炸尸了咋的?吼什么?王飞虎一巴掌拍在小李的头上,怒喝道。

咋办?我身上只有四个铜板了。小李嘴巴凑到王飞虎耳根悄悄地说道。

什么?王飞虎气得睁大两只铜铃般的虎眼,死命地瞪着小李,咬牙切齿地压着嗓子说道:老子要把你个瘟屁活刮了!

团长,怪你昨天摧的太急,我都忘记去后勤处领路费了。

正在这时,门口传来乞讨人哀求的声音:大爷,你行行善吧,给我们点儿吃的吧。我们都两天没吃东西了,我不吃没什么,可怜可怜我这孙女儿吧,她饿得快不行了,你就行行好救救

走开!走开!哪儿来的叫化子?一个老板模样的人从屋里疾步走出,朝一个背着孩子的老人大声吆喝着,滚!滚得远远儿的,别在这儿挡着我做生意。滚!随即一脚将老人连孩子踹倒,还要上去踢时,住手!见此情景,王飞虎怒火中烧,大喝一声,一个箭步冲出屋门,一掌推开老板,挡在老人前面,一边扶起老人和女孩,一边恶狠狠地对老板说道:你的心他娘的被狼吃了?不给吃的咋还打人?你信不信老子今天砸了你这个鸟店?又对老人说道:走!进屋去!我管你吃。老板正要发威,但瞧见他那付凶神恶煞的模样,也只得忍下作罢。

王飞虎一手抱着女孩,一手扶着颤晃晃的老人,走进屋内在饭桌旁坐下,见桌上已摆上了两盘热气腾腾的馒头,双手立即端起来大声吆喝道:给老子换五十个包子来!跑堂的急忙进来端走馒头,随即又端来了几大盘包子。

王飞虎对众人说道:吃!都他娘的敞开肚皮吃饱。说着抓起一个包子送到女孩手里说:吃!叔叔请客,别怕,慢慢吃饱。见老人还在不住地说着感恩的话,又塞给他一个包子摧促道:你老人家就别再说那些没用的,快吃!说完自己也拿起一个包子吃起来。抬头见小李迟迟未动,就对小李吼道:你个狗日的,啥时就吆喝饿死了,你咋不吃?快吃!别给老子磨磨蹭蹭的,有老子在,怕什么?天蹋下来有我顶着,还轮不到你个兔崽子扛。

几人狼吞虎咽一阵,吃饱后,王飞虎吩咐老人把剩下的包子全提走。老人不住地给王飞虎俩道谢,在他俩的不断摧促下,老人一手拉着孙女,一手提着装着包子的布巾,蹒跚地走出门去,渐渐地走远了。

小李忐忑不安地望着王飞虎,正不知如何收场。只见王飞虎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把烟蒂往地上狠劲一扔,站起来冲着店内高声喊道:老板——我们走了——

只见跑堂的急忙进来央求道:两位老总,你们吃了饭还没付账呐,怎么就要走了?

什么——付账?付什么帐?你个兔崽子说说看,老子该给你付啥子账?

咦——老总,你们吃的包子还没给钱呐。

你给老子听清楚了,那五十个包子是老子用十个馒头换来的,凭啥子给你钱?

你你这人怎幺这样横蛮不不讲理?跑堂的急得语无伦次。

这时店老板进来狠狠地说道:那你就给我付馒头钱!

馒头钱?嘿嘿,老子又没有吃你的馒头,我又凭什么付你钱?

你这这老板顿时哽住了,一时找不出付钱的理由来,气急败坏,直指着王飞虎急得说不出话来。

听到这么有趣的事儿,屋子里的人,街面上的人都围过来看热闹。人们指指点点,叽叽喳喳地议论着,嬉笑着。

王飞虎哈哈大笑一阵说道:你要我付钱也行,你总要找个理由,让我给你付啥子钱?我吃的包子是老子拿馒头换的,你让老子给你付馒头钱,我又没吃你的馒头,为啥付给你钱?

老板,找不出理由来吧,那老子就失陪了。王飞虎说着就要往外溜。

不准走!今天不付钱就别想出这个门!老板伸开双手拦住二人大声嚷道。

怎么?你想打劫呀?说着掏出枪来指着老板的头大声说道:闪开!你信不信老子一枪蹦了你?你个王八蛋,见死不救的畜牲,敢跟老子叫板,你爷爷早就想赏你一颗花生米了。

大当家的息怒,山寨的弟兄们还在镇子外等我们的消息呐。我们快走吧。小李机智地上前解围,假装劝道。

哎呀——老总,饶命啦饶命!这时挤进来一个肥胖无比的婆姨来,对着王飞虎又是作揖又是求饶,老总,你就高抬贵手饶了他吧,我们不要钱了,算我们请客,还不行吗?你们快请走吧。说完又拉又推地把老板拽走了。

谁稀罕你请客?老子倒想给你钱,是你们自己找不到收钱的理,怪谁?哼!边说边与小李气哼哼地走出店门,骑上马扬长而去。留下了一串粗犷的歌声:

爷爷住在黑风口,

天王老子我为首。

天南地北任逍遥,

大块吃肉碗喝酒。

不求富贵不做官,

替天行道威风抖

(四)

下午,两人骑马来到一处黄河渡口,远远就望见两只木船来回摆渡。王飞虎望了一眼小李说:我看你小子拿什么过河。

正在这时,就听到从渡口处传来一阵吵闹声:你没钱?没钱还想过河?滚开——滚!别在这里挡路老板,你就行行好,做个好人吧,我女儿在对岸的李家坡病得要死了,临死之前要见我一面呀。你发发善心帮我王老汉一回吧。求求你了,老板——帮你?这年头,天天做好事做的完?老子去喝西北风?少罗嗦,快滚!

王飞虎指着渡口说:你听听,没有钱能让你过河?你个兔崽子,真想揍你狗日的一顿。说完跳下马来,把衣服给老子脱下来!小李顺从地脱下外衣不解地问:干什么?走!捡鹅卵石!王飞虎说完就去路旁山坡上寻石头。小李也迷惑不解地跟着团长找起鹅卵石来。

这石头遍地都是,两人一眨眼功夫就捡了一堆。王飞虎命小李拿出仅有的几个铜板与这些石头一起用衣服包起来。王飞虎提着包裹大摇大摆地朝渡口走去,包裹里的石头和铜板被王飞虎故意碰得叮当直响。

来到渡口,他见先前的王老汉还在苦苦哀求,就对船老板说:这个老汉的钱我给。转头对王老汉说:还啰嗦什么?快上船!说着走进船内,把包裹朝船尾一扔,只听得咣当一声,震得木船直晃悠。船老板还以为是一包银元铜元呢,直喜得急忙帮小李牵马上船。

船老大一边撑着船一边拿眼偷偷地不住瞟向二人,见二人这身打扮,知非善类,忍不住小心翼翼地问道:二位爷,你们要到哪儿去?

怎么?你想干啥?王飞虎回头恶狠狠地反问道,你如果想多活几天,最好是闭上你的鸟嘴!不该问的休问!

船老板见他眼露凶光,又早见二人腰间胀鼓囊囊的,知道是藏有家伙,顿时吓得闭紧嘴巴,生怕再说出一个字来,立即惹来杀身之祸。

站在船头上,望着黄河北岸熙熙攘攘往南逃难的人群,王飞虎心里不是滋味,若大的中国,竟挡不住倭寇侵略的脚步!这家是怎么当的?这个蒋光头真是可恶,年年就只知窝里斗,全然不顾国家安危,不念百姓的死活。好!你不敢抗日,那就让老子们来收拾这群强盗!一股豪气直冲脑顶,顿时全身热血鼎沸。家贫生孝子,国难出忠臣。国破家亡,英雄豪杰何在?舍我其谁?真想大喝一声:小日本儿,爷爷来也!

不一会儿,渡船就到达对岸。靠岸时,王飞虎对王老汉说:快走!我们好牵马。王老汉道一声谢谢!上岸就飞快地跑了。

王飞虎和小李牵着马上了岸,也不打声招呼,骑着马就跑远了。急得船工振臂就要喊给船钱。慌得船老板一手捂住他的嘴,一手指指那个包裹说:喊什么,快开船!两人也顾不上岸上的渡客了,手忙脚乱地拼命往回撑着船。急得岸上的人群大喊大叫,二人只顾撑船,全然不理。

到得河中间时,船老板忍不住内心的狂喜,放下竹篙,就去解包裹,喜得口里连连直叫:这下老子发财了。这两个诨球,这么大的一包银钱都丢了,活该老子发财,这就叫

'好运天天来,

时时发大财。

天上掉馅饼,

还做啥买卖。'

啊——他打开包裹,惊叫一声,哪来的银元?里面竟全是包着一堆鹅卵石和几个铜板。气得他大骂一声狗日的!就狠狠地把包裹摔下河去。

更多

小说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精品军事小说推荐

var _hmt = _hmt || []; (function() { var hm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hm.src = "https://hm.baidu.com/hm.js?83d2d2a6846bdd27efd370d26b22abc3";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hm,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