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小说

异界纵横之特种兵魂

标签:

状态:连载中

类别:都市小说

作者:何必17e0cb31d0b

时间:2019-06-11 02:34:49

特殊说明

故事完整,文章整体流畅,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

小说简介关注微信公众号:看书读

何必17e0cb31d0b小说异界纵横之特种兵魂,何必17e0cb31d0b小说异界纵横之特种兵魂在线阅读夏日某天,秦重带着未婚妻——叶唯,从五十里外的山村赶往南水城。  正午时分,天气正火热,秦重与叶唯走进南水大街最南边的一家杂货店,打算买一些红烛、红绸。再过两天,心灵手巧的叶唯做好新婚绸服,两人就可以成亲了。  昨天,秦重在天朝大陆的一个小村子里,过了第十八个生日。曾经是特种兵少校的他,依然不改军人

精彩章节

夏日某天,秦重带着未婚妻——叶唯,从五十里外的山村赶往南水城。
  正午时分,天气正火热,秦重与叶唯走进南水大街最南边的一家杂货店,打算买一些红烛、红绸。再过两天,心灵手巧的叶唯做好新婚绸服,两人就可以成亲了。
  昨天,秦重在天朝大陆的一个小村子里,过了第十八个生日。曾经是特种兵少校的他,依然不改军人的气质:一米七八的个头,长长的黑发下一张白晰而瘦削的国字脸,浓眉平展如刀锋;深邃的黑眸里,隐透着与年纪非常不相符的沉稳;坚挺的鼻梁下,微抿着的厚唇两边,与脸颊形成两道隐约可见的刚毅之痕;上身一件青衣短褂,宽阔微突的胸膛轮廓,强劲有力的双臂;下着黑色短腿裤,露出结实的小腿,脚穿一双青狼皮漏格短靴。
  叶唯一身粗布白裙,还有三天也十八岁了,身姿如水,细眉如弯月,杏眼如泉一般清亮,唇如山茶红;黑发微束,两边低垂的鬓发,如两道墨色润泽的流云贴在白玉般的小脸上。她站在秦重的身边,宛然小鸟依人的农家俏丫头。
  杂货店的中年老板看秦重二人虽然身着粗衣,可男的身姿傲然、女的如水温婉,见叶唯在选着红色绸料,不由得笑问道:“两位这是、、、要成亲了?”
  “恩、、、成亲!”叶唯脸上微红,冲那老板一点头,深情回望一眼秦重。
  秦重冲叶唯微微一笑,露出洁白的牙齿,黑色双眸里荡漾着幸福之光,倒让她两腮更加生出两抹羞红,接着低头看布料。
  “呵呵,好俊的丫头!天火热啊新婚火热啊洞房也火热啊,小伙子你有福啦!”店老板看了一眼叶唯,马上望着秦重,神色里有点儿很那个的意思,笑道。
  秦重不语,只是对那店老板微微一笑,露出稳重而谦和的笑容,然后眼光温情地洒在叶唯身上。
  “重哥,你看这块料子怎么样?”叶唯拿着一块红绸,扭头望着秦重,脸生红晕,声若清泉微响一般。
  秦重正要说话,店外的天空突然浓云汇聚,烈日下的白天,仿佛一瞬间变转为黑夜,大地一片清凉。此时,不知是谁扯了嗓子:“快来看啊,南水门水见仁少门主要踏天成仙啦!!!”
  “踏天?!”
  秦重心里一震,右手拉着叶唯,两步就跨到大街上。大街上已是无数的人们拥挤着,大家都一起往正北方向看着。
  长坡形的碎石大街延伸向北,在百里尽头高地,便是天朝大陆四大实力派之一——南水门所在地。秦重心里无比激动与向往,与叶唯站在一棵小刺槐下,一起抬头望出去。
  只见遥远的北边天际下,依山而建的南水门大宅里,两道粗如水桶般的光芒,带着浩然而动荡不息的气势,如水质一般,射向无尽黑暗的天穹。
  两道光芒,并挨在一起,左边一道如火一样红,右边一道金光黄灿,爆发出万道柔和波光。波光衍散四方万里,刹那之间照亮了黑暗中的大地。人群里的秦重,身姿更为挺拔,叶唯更显几分女儿娇媚。
  没有人能看清楚,那两道光芒射到了天穹多高处;可每一个天朝大陆的人都知道,那两道光芒发自于南水门的两块踏天石,就是大地连接天穹的通天光路。
  据说,在天朝大陆四大实力派——东天宗、南水门、西朝宗和北云门,都有两块那样的踏天石,只是发出的光芒色彩不一样而已。能把源气修炼到第五重——源虚级,便可以一脚踏一石,升天成仙!
  传说,在天朝大陆顶上,天有九重。在第九重天上有一眼生命源泉,把一个逝者的命脉放在里面,他完全可以复活!
  命脉,每一个天朝大陆人生下来就有,就在胸口正中央,呈红玉之色,长不过两寸,形如牙签。当一个人生命结束之时,命脉就会飘出体外。
  如果这个时候,你用手握住逝者命脉永远不打开的话,命脉永远都在你手中存在。如果你不慎第三次打开你的手,命脉就会永远消失,这是天朝大陆一个永远解不开的迷。
  如果你手握一条命脉,如果你可以修炼源气达到源虚级,能踏上九重天取得生命源泉,那么逝者会因你而重生!
  然而,在天朝大陆能修炼源气的人,需要人体的源穴吸纳天地源气。很多人都没有源穴,所以无法修炼,包括秦重。
  可是秦重的左手握着的,就是母亲钟二娘的命脉,而且一握就是十七年,从来没有打开过。十八年前,二十五岁的秦重在一次惊险的任务中,为了保护战友而牺牲,便从地球穿越到现在的天朝大陆。他还在母体的时候,就常听到村里人在闲聊时讲起踏天石、命脉,当时还觉得特别好奇,可没曾想——
  十七年前的那场地震,毁掉了整个村子。其时,秦重刚刚出生十个月。在黑暗中,钟二娘用她的乳汁她的血,延续着秦重的生命。曾经在抢险中遇到过这样情形的秦重,没有想到这样至伟的母爱,会出现在自己身上。
  七天七夜后,钟二娘已经皮包骨,在生命衰竭之际弱弱地呼了一声“重儿”,便离开了人世。秦重伸出稚嫩的左手,紧紧地握住母亲飘出体外的命脉,一声声哭喊着:“娘,重儿要复活你!娘、、、、”
  当时的叶唯老爹闻声过来,扒开重重乱石才救出了秦重。可秦重被救出来之后,母亲的遗体,已然消失了,而父亲秦老汉的遗体,早都不见了,连命脉也不曾留下。逝者遗体消失和命脉消失一样,也是天朝大陆千古不解的迷!
  那时候,叶老爹很惊讶,不到一岁的秦重竟能说话。他听秦重说要复活母亲的时候,这个朴实的山里人,怀里抱着小叶唯,背上背着秦重,走了数万里路,历经九年,到过东天宗、南水门、西朝宗和北云门,想求这四大实力派收秦重为弟子。
  那四大派的收徒长老看过后,说秦重身体里没有源穴,甚至有人嘲讽断言,秦重总有一天会松开自己的左手。没有办法之下,叶老爹带着已经十岁的秦重与叶唯,回到早已荒废的村子里。
  可就在第二天,叶老爹上山打猎,就再也没有回来。曾经是全国军界连续三届格斗卫冕王的秦重,那凌厉的格斗技法猛然重现脑海,从此以后他上山打猎,维持自己与叶唯的生计。
  这些年来,叶唯持家,纺麻织布;秦重练就了铁打的腿脚和钢铸的身板,徒手便能搏狼猎熊。两个人的日子,虽然清苦,可也温情满满。两小无猜的他们,相约等到叶唯十八岁就成亲。
  虽然复活母亲只能是梦想,可秦重这些年无论做什么,始终都没有放开左手!此时此刻,他看到了两道通天的光芒之路,眼里有些羡慕,更有些失落。
  此时,一个高大的人影,看不清穿的什么衣服,背对着南方,左脚虚踏在红色光芒中,右脚虚踏在金色光芒中。他抬头向天,仿佛在接受着天主的召唤一样,突然就火速冲上天穹。
  “一百年了,又飞升一个啊!”人群里,开始有人感叹了。
  “是啊!百年前,东天宗飞了一个天启年,西朝宗飞了一个朝思暮,北云门飞了一个云非笑,如今轮到南水门了!”
  “这也不怪了,你没听说吗?天朝大陆南水北云强大了,东天西朝没落了、、、、”
  “他们四大派倒也怪啊,宗主门主的孩子都能修炼,为什么我们就不能呢?”
  “你做梦去吧!人家是古老的门派,当然有办法能修炼了!”
  “唉,可惜啊,我不是宗主门主的孩子哟,你看那水见仁少门主,才十八岁啊,就源虚级踏天当神仙去了!说不定,还能见到生命源泉呢!唉,我怎么当不成神仙呢?”
  “呸呸呸,你羡慕有什么用?不能修炼,永远别想踏天!”
  “、、、、”
  两道通天的光芒还在散发着万千柔光,水见仁的身影早已经消失。那些抬头北望的人们你一言我一语,传到秦重的耳朵里,让他总感觉人家在说自己一样,心里特别不好受。
  人家也才十八岁,竟然能踏天而去!为什么那些宗主门主的孩子,就能修炼呢?为什么我就不能啊?不能修炼,就真的永远没有踏天的机会吗?想到这些,秦重紧握的左拳,微微动了两下。
  叶唯最懂秦重的心事,转身面对他,伸出纤细柔嫩的双手握住他的左拳,抬头看着他,清澈的双眼里闪动着关切,轻轻地安慰道:“重哥,不要难过,一定会有办法的!就算不能复活娘,可她在你的手心里,永远都在的!”
  秦重看着叶唯,心里热热的,低头看着自己的左拳,他能感觉到母亲的命脉,永远都有温度——暖暖的。他轻声说道:“娘,重儿现在不能修炼,可是我绝不会放弃的,一定要复活你!娘,重儿要成亲了,唯唯是个好姑娘,你为我高兴吗?”
  话到此处,秦重左拳捏得更紧,眼眶红了,可是他没有泪水。从十七年前那场地震后,一直到现在,秦重都没有泪水。因为在地震中,他一声声唤着娘,泪水已哭干了,真的干了!
  叶唯知道秦重一直没有泪水,心里一揪,回头看着北边那正在消失的通天光芒,再扭头望着秦重,柔声说道:“重哥,我们去买了东西,回家吧!再过两天,我们就、、、”
  叶唯没说完的话,秦重听懂了。他看着叶唯羞红的小脸,心里也是幸福的。在复活母亲没有很大希望的时候,能娶温柔可人的叶唯为妻,也是莫大的安慰啊!
  秦重默默地点点头,抬头望着北边,心里还是无比的向往!南水门大宅内的通天光芒已经消失,黑暗的天空慢慢变得亮了,街上的人们还在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重哥!”叶唯突然身子下坠,发出一声尖叫。

更多

小说相关章节:

猜你喜欢

精品都市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