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童话村小说>书库>科幻灵异>一个天才的平凡人生> 章节目录 第五百三章十三章 婚礼

章节目录 第五百三章十三章 婚礼

    第五百三十三章  婚礼

    由于现在已经是下班时间,再说朱司其也是办私事,所以他开着唐梦美的宝马去的省城机场。

    “你怎么一个人来的?”唐梦美看到出口只有朱司其一个人,很诧异的道。

    “现在可是下班时间,再说我只要是不出去就很少让小李开车送我,用公车还不如用你的车。”朱司其笑着道,然后接过了唐梦美手里的大行礼箱。

    “只是我好像没有把我的车钥匙给你吧?你是怎么把车开出来的?”唐梦美疑惑的道。

    “这个嘛,你到车上就知道了。”朱司其笑着道。

    来到唐梦美的车边,朱司其随手就打开了车的尾厢,

    “怎么可能?难道你竟然把我的宝马扔到这里锁都不锁一下?”唐梦美惊讶的道。

    “你说我会这么粗心大意吗?”朱司其道。

    “难道你会法术,我以前好像见过你表演吧?”唐梦美道。

    “你可能忘了,我记得在香港的时候可是在你面前展示过吧,难道你忘了?”朱司其道。

    “你以前是开锁,现在是开车,两码事嘛,再说我这个可是电子加密锁!”唐梦美道。

    “那你就看看我是如何破解你这个电子加密锁的吧。”朱司其道。

    本来唐梦美已经拿出了自己的车钥匙,但是听到朱司其如此说的时候,她马上把钥匙拿在手里,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看着朱司其的动作。

    只是从表面又怎么可能看得出朱司其是如何办到的呢?朱司其甚至都没有把手放到钥匙孔那里去,直接坐上驾驶员的位置之后,只听火花塞马上像被点着了一样,朱司其一加油门,离合器一松,车子就轻轻的滑了出去。

    “你是如何做到的?”本来唐梦美坐了几个小时的飞机,身体有点累了,但是看到朱司其在自己的眼皮底下没有借助任何东西就把车子给发动起来,她马上来了精神。缠着朱司其一定要问个明白。

    最后朱司其没办法,手臂都快被她给摇断,只好告诉她这是自己的真气,通俗的讲就是气功。

    唐梦美听到是气功没话可说了。

    “今天晚上还回华南?”唐梦美看到朱司其开车的方向是往省道走,问道。

    “当然了,明天还得上班呢,怎么,你很累?”朱司其瞥了一眼唐梦美道。

    “我想今天晚上就睡在省城,而且你还得陪我。”唐梦美的声音有如蚊子般,但听在朱司其耳里却有如雷鸣般。

    朱司其少知道唐梦美是什么想法,不是说好要等到新婚之夜吗?

    “你可别想左了,我说的是你在隔壁陪我!”唐梦美看到朱司其在那里若有所思的样子,知道他想歪了,脸如红霞。

    但是入住酒店之后,两人因为很久没有好好的在一起缠绵,如果从朱司其正式编制华南医院管理系统开始的话,两个人已经快有一个月没有单独相片了。虽然两在嘴里都说只是聊天,但是谁都不会愿意分开。

    “小美。”

    “嗯。”

    “要不我们今天晚上就结婚吧?”

    “今天晚上怎么结,再说你连结婚戒也没买给我,休想。”唐梦美娇声道。

    “看,这是什么?”朱司其稍微分开两人的身体,变戏法似的,突然手掌里就出现了一个装着钻戒的盒子。

    “你难道早有预谋?”唐梦美娇羞道,看着朱司其把钻戒戴到自己的手指上,唐梦美只感觉幸福把自己包围了起来,哪个女人不在心底渴望着这一刻。

    “但只有钻戒没有仪式好像于礼不合吧?”唐梦美看到朱司其的动作越来越“放肆”,欲拒还迎的道。

    “天地作证,月光这媒,小美,你愿意嫁给我吗?”朱司其望着唐梦美的双眼,轻轻的拖着她的下巴问道。

    “我……,嗯。”唐梦美点点头,她还想说话,但她的樱桃小嘴已经被朱司其给“霸占”,两人慢慢的倒到了沙发上面……

    “我怕……”

    “别怕,我会很温柔的!”

    “啊!痛……”

    “现在好了吗?”

    “嗯,嗯”

    初尝禁果的两人虽然在外人的眼里都是天才级的,但是做这样动作却很笨拙。但食色,性也!这是本能,两人由生疏到熟练,由熟练到精通,由精通到享受……

    “该起床了,小懒猫。”朱司其的生物钟提醒他应该要起床了,外面天色已经微亮,如果想赶上华南的上班时间,那现在就要准备出发,否则省城到华南也要有两个多小时的车程。

    “我还想睡一会,你陪我好不好?”唐梦美眼睛都没睁开,像八瓜鱼一样缠着朱司其道。

    “不行了,现在就得起床,否则到华南的时候大家都知道你今天回来了,你难道想让人看笑话?”朱司其亲了她一下道。

    “好吧,我起床,唉哟……”

    “怎么啦?哪里不舒服?”

    “还不是你惹的祸?”唐梦美白了他一眼道。

    朱司其马上就知道了她是哪里疼,轻轻握着她的手,一股真气直奔她的“关键部位”,不一会儿,唐梦美马上感觉全身暖洋洋的,全身舒服,像在被人在搞全身按摩一样。

    “可以起床了吧?”朱司其轻轻推推她道。

    “我再睡一会嘛,好舒服的,唉,我下面……不疼了?司其,以后你每天给我来这么一次好吗?”唐梦美道。

    “当然可以,但是晚上也得跟昨天晚上一样,ok?”朱司其道。

    “你坏死了啦!”唐梦美娇羞的道。

    两人都是做事干脆之人,既然想赶在早上八点以前赶到华南,那很快就洗漱完毕,朱司其开着车子一路直奔华南,但是跟昨天一个人孤零零的感觉完全不同,可以说是满车皆春。

    “小美,我觉得既然我们昨天已经自己“完婚”,但是也得在外人面前再举行一个仪式才行吧?我想赶在是近的时间就正式举行婚礼,你觉得如何?”朱司其道。

    “当然了,否则你就想这样打发我?”唐梦美道。

    “按我们那里的规矩,你是必须要到我老家去结婚才行的,我老家是农村,你不会有意见吧?”朱司其道。

    “只要是和你结婚我就没意见,不需要太奢华,但要隆重。”唐梦美道。

    “当然,你好像还没有正式见过我的父母吧?看来我又得请假回去一趟才行。”朱司其道。

    小两口在去华南的路上仔细的研究结婚的细节,要知道现在朱司其的身份不同一般,不可能长时间的离开华南市。而且像他这样的身份竟然还没有结婚的人在全国来说也算罕见,如果因为这件事请假,可能朱司其又要创一个先例了。

    朱司其在市委大楼直接下了车,唐梦美的车子由她自己开回去。虽然昨天晚上她休息了一个晚上,但由于有了朱司其的加入,她休息的质量就非常之差,可以说基本上就没睡几个小时,体力跟精力都大量缺欠,现在她还得很回自己的住所再被睡一觉才行。

    女人充足的睡眠是美容的保证,唐梦美以前很少熬夜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如果晚上能谈生意但自己又得休息,她宁愿选择上床睡觉也不会去谈生意,哪怕这生意再大!

    “什么,你要请假半个月?”许箭接到朱司其的电话很惊讶。

    “对,半个月是绝对要请的,有可能还不够,最好二十天。”朱司其道。

    “你走了市里的工作怎么办?”许箭道。

    “不是有你吗?再说现在市里的工作已经走上了正轨,下面有什么事由各部门的头头决定就是,我只掌握大方向,再说我也不是失踪,有什么事可以电话联系嘛。”朱司其道。

    “但中心医院这里呢?没有你恐怕不行吧?再说现在还是测试阶段,如果有什么问题你不在那就没办法解决啊。”许箭道。

    “我会等一个星期之后再走的,到时我相信只要不出意外情况,中心医院这里不可能出事,我相信我自己搞出来的东西。”朱司其道。

    “那好,但是我能知道你为什么要请这么长时间的假吗?”许箭道。

    “没办法,我这个理由不管是谁都必须答应:结婚!”朱司其道。

    “结婚?真的,定了日子没有?到时我一定到。”许箭高兴的道。

    “还没呢,但是我是在老家举行仪式,刚才你说要到,到是我一定好好接待你。”朱司其道。

    “啊,老家?我能收回我刚才说的最后一句吗?”许箭道。

    “不行,说出来的话怎么可以收回的呢?但是为了不影响你们的工作,我会选择在星期天办的。”朱司其道。

    “那天就先恭喜你,如果是这样那市里的事你放心交给我就是了。”许箭难得一次的大包大揽道。

    许箭的态度让朱司其可以安心的准备着自己的婚礼。

    </div>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