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童话村小说>书库>轻小说の>中国制造> 章节目录 第二第百零四章 大结局

章节目录 第二第百零四章 大结局

    第二百零四章  大结局

    可惜的是,在那场战斗中,我们七组的战友们还是损失巨大,这种沉重的伤痛让我一生都难以释怀。

    书生战死、娃娃就倒在了我的身边,而血手更是因为当时担任前锋,被那些围攻的佣兵数枪击中。

    万幸的是彭拯胸前中弹,伤在右腑,有幸和我一起坐上mh-53j‘铺路iii’到了云南军区医院,然后被抢救了回来,这小子也算是太难不死了。

    此外魑魑伤得也较重,听说也在医院躺了三个多月,而密码和沙仔都只是受了轻伤,个把月后又活蹦乱跳了,现在我们七组又补充了几位战士,而密码担任了组长呢。

    只是,王玉龙和恶灵竟然会毫发无伤,这着实没有天理,难道说生了个小男孩,还有怕蛇就牛b吗?这着实让我们有些想不通。

    战斗的结果勿用置疑了,等美军他们攻破了第三道防线,还是在我们里应外各的情况下发生的,那么这个特种之王的称号那也就不用再说得太明白了。

    就连美军的mh-53j‘铺路iii’跑那里去了,他们也没有往下深究了,看了地道下面那些面目全灰的尸体,他们可能绝没想到mh-53j‘铺路iii’还会完好如初吧。

    但这些都不如那每个国家都送来的一幅‘特种之王’的锦旗来的牛叉,现在全世界的特种兵那个一想到中国的物种部队,他们不肃然起敬呢?起码美国的海豹特种和德国的第九反恐大队可不是好玩的,但他们都对我们竖起了大拇指,你不服行吗?

    至于剑龙特种大队的第七分队无疑是这场大场亮点中的亮点,第七分队集体获得二等功一次,我、娃娃、书生、血手被授于一等功,战死的三位兄弟还被评为烈士,其他的兄弟都拿到了二等功,这种荣誉来之不异,却也是我们用鲜血换来的,我只希望以后永远不要有这样的战斗了。

    另外,那经过我们国家和美国的协调,然后对东南亚几个国家施加了巨大的压力,作为林克供出来的荆氏家族立即遭到了灭顶之灾,这个杀手组织从此后就在这个世界上消失。

    看来一切都得到了较好的解决,知道了我病好的消息之后,战友们纷纷地赶到军区医院来看我,我甚至还发现北京军区还派来报道队来对我进行采访,他们要在整个部队里对新时期的战斗英雄事迹,而我竟然还被竖为了典型,这实在让我觉得怪不好意思。

    几个漂亮的部队记者拿着大眼睛看着我,然后还亲切地和我说着话,害得我死死抓住边上刘嘉的手,实在点怕她们把我给吃了,那时刘嘉的脸红红的,可是她的手没有抽出来,反而脉脉地看着我,眼里有种以我为荣的依恋之情在其中。

    病全好了之后,我和彭拯、王玉龙、密码、恶灵、魑魉一起到了书生、血手、娃娃的墓前去了一趟,那一次我们都在他们的墓前流下了伤痛的泪水,然后那次我们几人大醉一场,纵是睡在梦里,我们也会轻声地呼唤着战友们的名字,我们的兄弟终是比我们早一步而去。

    但此后,我又带着刘嘉一起去了云南,还去了金三角,我想去看一看我们曾经战斗过的疆场,最重要的是我想去看看荆雪薇的墓地,我有种感觉,也许我能够在这次的战斗中逃离一死,可能与荆雪薇死前的那一句话有关,或许是有她的英灵在护佑着我,可能我才没有丧命吧。

    真是一场讽刺啊,是我一刀要了她的命,可是她却在临死之间希望我不要死去,战争这东西真能说清谁对谁错的?就算她做了很多对不起我们和国家的事,可她也是受人指使,而且也算是身不由已了,她也是一个苦命的人吧。

    来到当年战斗过的地方,这里那里还有当年战斗的痕迹呢?仅仅过了半年多的时间,当年的毒贩基地却已经变成了广阔的农田,这里竟然能够种植罂粟,当然也能种植庄稼,看着绿油油的稻田长势喜人,我不得不有种迷失在这其中的错觉。

    这里的农民根本就不知道这里以前是毒贩的基地,他们的脸上带着满足的笑脸看着那些稻田,他们原来是当地政府从别处迁过来的居民,对于这样的一片沃土,他们感到相当的满意。

    只有问过了当地的军政部门,我们才知道当年战死的那些毒贩子,尸体全部都埋在一个大坑内,说实话若不是因为我的证件,他们还以为我与那些毒贩是一伙的呢,要知道虽然那些毒贩已经受到了应有的惩罚,可是对当地百姓所留下的伤害依然巨大无比。

    我们依着他们指定的方位才看到那只是一个小山丘,别看它小,下面可是最少有百多号尸体啊,当年的荆雪薇是一个人无助地被拐到异乡,今日她却依然凄凉地躺在这里,她实际上是一个可怜的人。

    山丘上面杂草丛生,半年多了这里的草已经有膝盖那么高,我和刘嘉从当地的农民那里借了两把锄头,将这里的杂草清了清,我们点上清香,然后烧了一些纸钱,再拜寄了一下,希望她能够收到吧。

    黯然神伤地往回走,突然一阵清风吹来,我突然发现了那膝盖高的杂草丛中竟然出现了几缕白光,我心中一奇,在山丘上面找了找,竟然发现是几株玉兰花,长得倒也格外可人,可是却被那些杂草团团困住,就是总拔不住头来。

    这种情况很少见啊,难道……

    我小心地将那几株兰花连根地拔了出来,然后将它们放置再一个瓶子里来,再将他们从千里之外带回了我的家乡,多年之后,几株玉仙似乎都不适应气候大部都死去,可是却有株顽强地生存了下来。

    每当清晨的时候,我去外面晨跑,都会看到它洁白的花枝迎风飞舞,似乎在向我诉说着什么,之后的它格外招我和刘嘉的喜爱,我们对它是悉心的照顾,当看着它时,我们似乎会感觉到一股温柔流到了我们的心田……

    “怎么了?舍不得离开这里了?”

    部队放了一段时间的假,待我休息完之后,刘嘉的假期也结束,她依然回去上课,而我也又回到了那片穷山恶水之中,依然是那样的山,依然是那样的水,以前住在这里面的时候,总觉得也不怎么样,可是一旦要离开了,却是有种不舍在其中。

    “当然,毕竟在这里好几年了,当然舍不得了!”

    我看了边上的旷连长一眼,毫不掩饰心里的不舍,笑了笑说道。

    可是我也清楚,当那日竟然军区内会派记者来采访我的时候,虽然的相片没有落在那些报纸上,当我也知道我已经知道上级一定会别有安排,我一定要调离了。

    “男儿志在远方,还有更大的事业和更宽广的舞台在等着你,难道你就不想去尝试下吗?”

    旷连长笑了起来,在我的肩膀上拍拍鼓励着说道。

    “嗯,我又落在你的手里了,要打要杀你看着办吧!起码你要记得给我汤里给我留块肉啊!”

    我故意苦着脸看着老旷戏说着,这个老家伙自从被军区医院整容成功之后,现在又是一副祸水的模样,甚至还犹有过之,我下意识地就帮嫂夫人担心了,这家伙没准那日会经不起诱惑红杏出墙哦!

    “现在全军向科技强军的路线迈进,我们肩上的担子实在不轻,也不知道要面对着一些什么样的敌人,你怕不怕?”

    旷连长笑笑不语,这家伙又开始神神秘秘了。

    “怕啊,就怕我们的军队不强大,就怕我们不能更好的为国家为人民作出更大的贡献!”

    我扫一他一眼,一步就窜入了边上那辆越野车内,然后笑着说道:“走吧,我的中校大人,什么时候帮我将彭拯和王玉龙也给调过来,密码也行啊,大家都配合得顺手了,你总不成让我们俩去孤军作战吧……”

    “呵呵,行啊!等我们站稳脚跟再说,现在还没头绪呢!”

    老旷奸诈地笑了笑,然后对着我说道:“一会回营,你请客啊!我要喝茅台!”

    “老大,不是吧!你身上子我多了一条杠,怎么说也是我的上级,竟然让我买单,你还有没有人性啊!”

    “嘿嘿,上次那一亿美金落在你父亲的账户上面,后来从里取出来的时候,我记得似乎还有一部分是留给了你的父亲啊,这是按国家规定的意外之财,难道你就不应该贿赂我一下吗?”

    “那是我父亲的钱好不好?你怎么可以向我敲诈呢?你简直毫无人性……”

    当然……

    </div>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