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资讯

《总裁大人:请放手》全文免费阅读资源

作者:侠名 来源:童话村 时间:2020-01-23 16:01:14

《总裁大人:请放手》全文免费阅读资源 《总裁大人:请放手》小说全文已完结,主角是沈黎初贺子谦的小说名字叫做《总裁大人:请放手》,小编在这里为您讲述沈黎初贺子谦小《总裁大人:请放手》全文免费阅读资源小说试读:《总裁大人:请放手》全文免费阅读资源 《总裁大人:请放手》小说全文已完结,主角是沈黎初贺子谦的

《总裁大人:请放手》全文免费阅读资源小说精彩章节

《总裁大人:请放手》全文免费阅读资源 《总裁大人:请放手》小说全文已完结,主角是沈黎初贺子谦的小说名字叫做《总裁大人:请放手》,童话村小说在这里为您讲述沈黎初贺子谦小

《总裁大人:请放手》全文免费阅读资源小说试读:

《总裁大人:请放手》全文免费阅读资源 《总裁大人:请放手》小说全文已完结,主角是沈黎初贺子谦的小说名字叫做《总裁大人:请放手》,童话村小说在这里为您讲述沈黎初贺子谦小说精彩片段。总裁大人:请放手小说精选:沈黎初最终还是被贺箐箐拖上去了,用她的话来说,正好救急,反正你也吃不成喜酒了,为了节约一顿饭钱,直接上去大吃一顿。

总裁大人:请放手小说试读:

她一想,也对,这是个不错的办法,于是将贺子谦抛在脑后,跟着贺箐箐浩浩荡荡上去了。

开席的时候,贺箐箐还没看到贺子谦,偷偷伸头过去跟沈黎初说:“我哥一定是又被人抓过去应酬了,他每次都这样,丢下我一个人烦死了,幸亏今天你在这里。”

沈黎初恍然大悟:“这才是你非要让我来的目的吧。”

“嘿嘿,我就知道你不会介意的。”她夹了龙虾放在她碗里:“多吃点,化悲愤为食量,然后我们等下心情好还可以到四楼去砸场子。”四楼就是谭小慧跟杜云帆结婚的茉莉厅。

沈黎初默默将龙虾肉放入口中,还没吞下去,突然感觉周边空气骤然一冷,抬头看去,贺子谦稳稳当当在身旁的空位置上坐了下来。

她有一种想哭的冲动,为什么刚才没有跟贺箐箐换一个位置,这样一尊大佛坐在旁边,正常人都会被影响胃口的吧,尤其还是跟他有过节的自己。

“箐箐,不如我们换个位置吧。”她悄悄压低了声音。

贺箐箐说:“不用,这就挺好,我哥在旁边可以替你挡酒,不信你一会儿看看。”

“什么意思?”

他们只是宾客,又不是结婚的主角,为什么要喝酒?

沈黎初完全懵了,因为贺箐箐说中了,没过多久,那些人就开始断断续续围过来,一看到她坐在贺子谦身边,纷纷投过来暧昧的眼神,敬贺子谦就算了,为什么要连她也一起?

她觉得好冤,这分明是无辜路人受害吧?

而且沈黎初对于自己的酒量再清楚不过,她是个三杯倒,不是三杯洋酒,也不是红酒,三杯啤酒,上次在贺箐箐的酒吧,才喝了两杯,就对贺子谦做出了那种事情,真是太可怕了。

她拉着贺箐箐手臂,投过去求救的眼神。

“自求多福吧,除非你可以让我哥开口。”否则死定了。

沈黎初死心了,让贺子谦帮自己?那不是开玩笑吗?他这么讨厌自己怎么可能会帮忙,落井下石还差不多,这不第一杯过来硬是给喝下去了。

不过她喝掉两杯之后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她为什么要喝酒呢?这些人自己分明不认识,得罪了也没什么大不了啊,愚蠢。

所以在第三杯到自己面前的时候,对上贺子谦戏谑的眼神,她很霸气的拒绝了。

那人尴尬的举着杯子,沈黎初就当没看见,一句话也不说,埋头苦吃,填饱肚子才是大事,其他的一切靠边站,贺箐箐冲她竖起大拇指:“能够在我哥的虎口下逃生,你是第一个。”

不过她显然忘记自己喝过两杯酒,脑袋开始发热,偏偏贺箐箐去上厕所的时候遇到了急事,来不及跟她打招呼匆匆就走了。

后来半路上想起,直接给贺子谦打电话让他照顾自己的好朋友,说她要去上战场。

这个妹妹一向风风火火,贺子谦懒得理会,只不过要照顾一个喝多的女人,也是一件让人头疼的事情好吗?加上他也喝酒了。

最后没办法,只能叫来司机,贺子谦拖着沈黎初走的时候,她还叫嚷着要去酒吧,没喝够。

为了避免在酒店门口被人围观,他很自觉将她抱上车了,然后打电话给贺箐箐问她地址,结果电话没打通,而身旁的女人开始发酒疯,贺子谦脑袋更疼了。

到底是多差的酒量,两杯就可以弄成这样?

这可怎么放心让她在一个人出去呢?

“喝酒,箐箐,我们去你的酒吧好吗?”

“别乱动,回去。”

“我不回去,求你让我去酒吧。”

“你喝多了。”

沈黎初扑过去,趴在贺子谦胸口:“我不要回去,我失恋了,胸口疼,我要去喝酒。”

贺子谦将人提起来,双手按着她肩膀:“沈黎初,你看清楚我是谁了吗?随便乱扑。”

她这会儿脑子根本就不清醒,反而更加贴近贺子谦的脸,温热的呼吸都快喷到他脸上去了,本来就喝过酒,这么一闹,扰得他心慌意乱,呼吸也变得急促。

“管你是谁,陪我去喝酒好不好?”

贺子谦被撩得浑身发热,咬牙切齿的说:“我是贺子谦。”

“贺子谦?”

沈黎初脑子停顿了一秒钟,接着一只手竟然摸上了他的脸:“贺子谦是谁?”

他真想抽这个女人,这种时候是可以随便乱摸的吗?再摸下去就要出事了,尤其她还手脚并用,胸前两团绵软的白馒头压在了他的腹肌上,心猿意马也不能怪他啊。

“沈黎初,你是不是想我在这里办了你?”

“怎么办?”

“你说呢?”贺子谦暧昧的贴近她耳垂,吹了口气。

沈黎初满脸都是红的,但是反应有些迟钝,软绵绵靠在他身上,看着面前英俊的脸庞,完全失去了抵抗力,心里好像也有些不对劲,贺子谦不是那个讨厌鬼吗?

“贺子谦是不是讨厌鬼?”

“你说什么?”

“我不知道,贺子谦最讨厌了。”她自言自语,嘀嘀咕咕,丝毫不知道车内温度骤然下降,而面前的男人,眼神如狼似虎,恨不得下一刻就将她给吃了。

“讨厌什么?”

“老是欺负我,还让我……”

“让你什么?”

贺子谦眯起眼,一只手抚摸着她嫩滑的脸庞,这个女人心里头指不定怎么腹诽自己,趁着这个大好机会,问出来,改天有她好看。

“太丢脸了,我不想看到他。”

“哦?”他挑起眉,继续不紧不慢的诱哄:“怎么不想看到他呢?难道他还会吃了你不成?”

“不,那天不小心亲了他那里。”

“噗!”

贺子谦双肩耸动,忍了好久才让自己没有大声笑出来,这个女人脑子是什么做的?竟然可以看着自己说出这番话,刚才怎么忘记用手机录下来,等明天她酒醒之后放给她听一听。

“还有什么?”

“他这个人太龟毛了,又小气,老是在恐吓人。”

龟毛吗?

贺子谦表示不服,他什么时候龟毛又小气了?他一掷千金,一直都很大方好吗?

关注公众号:看书读“kanshudu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