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资讯

医色倾城,王爷为我翻墙

作者:侠名 来源:童话村 时间:2019-11-08 19:19:06

一朝穿越变成蠢钝如猪的尚书府三小姐,父亲捧杀,母亲不认,兄弟姐妹个个都瞧不起她,就连夫君都视她为蝼蚁。不怕!苏沐羽翻身大计第一招:王爷大腿我来抱!“王妃,王爷跟别人打架,掉了根头发等你去接。”“王妃,医色倾城,王爷为我翻墙小说试读:一朝穿越变成蠢钝如猪的尚书府三小姐,父亲捧杀,母亲不认,兄弟姐妹个个

医色倾城,王爷为我翻墙小说精彩章节

一朝穿越变成蠢钝如猪的尚书府三小姐,父亲捧杀,母亲不认,兄弟姐妹个个都瞧不起她,就连夫君都视她为蝼蚁。不怕!苏沐羽翻身大计第一招:王爷大腿我来抱!“王妃,王爷跟别人打架,掉了根头发等你去接。”“王妃,

医色倾城,王爷为我翻墙小说试读:

一朝穿越变成蠢钝如猪的尚书府三小姐,父亲捧杀,母亲不认,兄弟姐妹个个都瞧不起她,就连夫君都视她为蝼蚁。不怕!苏沐羽翻身大计第一招:王爷大腿我来抱!“王妃,王爷跟别人打架,掉了根头发等你去接。”“王妃,王爷跟敌国打仗,蹭花了指甲等你去修。”“王妃,王爷说他有隐疾,不孕不育等你根治!”苏沐羽叹:“生活不易,医妃不易,且行且珍惜。”

医色倾城,王爷为我翻墙了

《医色倾城,王爷为我翻墙了》小说介绍,总裁撩妻无下限他脉象平稳有力,不浮不沉,来去从容,哪里有半点哮喘病人的奇脉之象。北堂辰傲挑眉,方才还摊开的手掌,倏地握成了拳头。“哦,那我先诊脉。”苏沐羽微凉手指轻轻搭在他的手腕上,他的体温真热,只是两个指尖的碰触,竟温暖了她整只手臂。苏沐羽这才回过神来,调整呼吸后,重新诊脉。,一朝穿越变成蠢钝如猪的尚书府三小姐,父亲捧杀,母亲不认,兄弟姐妹个个都瞧不起她,就连夫君都视她为蝼蚁。不怕!苏沐羽翻身大计第一招:王爷大腿我来抱!“王妃,王爷跟别人打架,掉了根头发等你去接。”“王妃,王爷跟敌国打仗,蹭花了指甲等你去修。”“王妃,王爷说他有隐疾,不孕不育等你根治!”苏沐羽叹:“生活不易,医妃不易,且行且珍惜。”

《医色倾城,王爷为我翻墙了》第7章 王爷,妾想一亲芳泽免费试读

北堂辰傲微闭双眼,爱理不理。

陈伯上前应了句,“王爷今日尚未有不适。”

“哦,那我先诊脉。”苏沐羽微凉手指轻轻搭在他的手腕上,他的体温真热,只是两个指尖的碰触,竟温暖了她整只手臂。

苏沐羽略微失神,怔怔地看着这只宽厚的手掌,清晰的掌纹仿佛地图,纵横交错间竟有一道深得入骨的伤痕,对应的四指之上也有,应是徒手握住剑身留下的印记。

“不疼吗?”苏沐羽呢喃着。

北堂辰傲挑眉,方才还摊开的手掌,倏地握成了拳头。

苏沐羽这才回过神来,调整呼吸后,重新诊脉。

他脉象平稳有力,不浮不沉,来去从容,哪里有半点哮喘病人的奇脉之象。

苏沐羽收回手,思忖片刻,再次按住他的手腕。

这时,北堂辰傲的脉博突然加快,时而强健有力,时而细短不畅,仿佛踩不到鼓点的舞蹈,全然没有半点规律。

苏沐羽从未诊过这种脉!

她出生在中医世家,五岁便跟着爷爷学医诊脉,看过的病人没有上万也有几千,她从未见过这种脉象。难道他得的不是哮喘,是她从未见过的疑难杂症。

抑或是,他在装病?

苏沐羽下意识地凑了过去,她要看清楚北堂辰傲颈上的红疹,是否是真的。

北堂辰傲正暗自嘲笑她如跳梁小丑,忽然觉得芬芳扑鼻,一股淡淡的清香将他包围,女人柔软发丝轻轻落在他的颈窝上,有点痒。

“你想做什么!”北堂辰傲突然扼住苏沐羽的劲,目露凶光。

“咳咳咳!”苏沐羽被掐得无法呼吸,脸胀得通红。她拼命地指着北堂辰傲的手,见他微微松开,赶紧认怂,“妾……妾只是一时心动,想……一亲芳泽。”

紫夏说苏沐羽虽是庶女出身,可在尚书府极为受宠,所以有些任性妄为。自嫁过来后对王爷心生情愫,偏被冷落排斥,最后痴情错付,才被齐胪渣男骗财骗“色”。

如今苏沐羽强行用计解决了齐胪,但要保命还需要北堂辰傲高抬贵手。所以她一早就来献殷勤,顺便提醒他,她是他的王妃,可“辱”不可杀!

果然,北堂辰傲听到她的话之后,只是厌恶地推开她,并未像昨晚那般又把她拖出去活埋。

“滚!”

“王爷,您这病……妾身怕是治不好……”

这次,北堂辰傲连滚都懒得说,手一扬,桃子被砸在墙上,碎得稀巴烂。

苏沐羽“屁滚尿流”地跑走后,陈伯支支吾吾地说道:“王爷何必用内力弄乱脉象,这不是故意告诉王妃您在装病吗?”

“哼,我是故意让她察觉的。”北堂辰傲道:“苏真儒以为安了个眼线在我府里就能监视我的一举一动,他也不想想,这个蠢女人除了会在藏书阁盯着我的书房外,还会干什么!”

“王爷是想试探王妃经由姘夫之事,是否还会通风报信?”陈伯是看着北堂辰傲长大的,对他的心思猜得极准。

“她不是说对本王动了心吗?”北堂辰傲冷笑着,屋里的温度骤然降低,仿佛掉进了冰窟窿,“我倒是要看看她,到底动了什么心。”

《医色倾城,王爷为我翻墙了》精彩分享“她出生在中医世家,五岁便跟着爷爷学医诊脉,看过的病人没有上万也有几千,她从未见过这种脉象。难道他得的不是哮喘,是她从未见过的疑难杂症。这时,北堂辰傲的脉博突然加快,时而强健有力,时而细短不畅,仿佛踩不到鼓点的舞蹈,全然没有半点规律。他脉象平稳有力,不浮不沉,来去从容,哪里有半点哮喘病人的奇脉之象。苏沐羽略微失神,怔怔地看着这只宽厚的手掌,清晰的掌纹仿佛地图,纵横交错间竟有一道深得入骨的伤痕,对应的四指之上也有,应是徒手握住剑身留下的印记。苏沐羽从未诊过这种脉!苏沐羽收回手,思忖片刻,再次按住他的手腕。”,小说《医色倾城,王爷为我翻墙了》 第7章 王爷,妾想一亲芳泽 试读结束。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