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资讯

家有美媳

作者:侠名 来源:童话村 时间:2018-09-06 19:21:14
家有美媳状态:已完结作者:玻璃糖全文阅读

下面小编要隆重推荐这本小说是《家有美媳》男女主人公是秦芸雨刘兴旺,是作者秦芸雨写的,据说只要是有书龄的朋友都看过,且都说超级棒,剧情绝对超乎你想像,不要错过哦,这里提供小说在线阅读哟!精彩片段:老旺心里暗自发狠,“狗蛋校长!上一次在车里欺负我儿媳妇,根据小雨说,差点就被你操了。但是还是被你占了不少便宜。哼,老子今天操了你老婆。这也算是你的报应。”

家有美媳小说精彩章节

沐慧已经被那条蚂蟥折腾的神经崩溃了,听老旺要帮忙,迫不及待地说:“老旺哥,你……快帮我。”

老旺大喜,就跪到沐慧的双腿中央,伸出手指朝着沐慧嫩滑的蜜唇伸过去,指头微微偷入她紧暖湿滑的娇小桃花洞口,沐慧娇躯一阵轻颤,“老旺哥,深一点……啊。”

老旺就把手指全部伸进去抓蚂蟥,可是,偌大的桃花洞府,一根手指哪里扣的住蚂蟥,那玩意肯定跑进沐慧的花房去了。老旺扣了半天也没有见效,反倒是把沐慧扣得娇吟不止,春水不断提流出来。把老旺的手指都打湿了。

“老旺哥,还没有抓到吗?我都不行了。”沐慧难过地说。

老旺叹口气说:“沐慧,那个小东西太滑溜了,估计都跑到你的子|宫里去了,我的手指够不到。”

沐慧焦急地说:“这可咋办啊?只有去医院做手术吗?”

老旺说:“可是,我们坐车回家,要颠簸两个来小时,你受得了吗?要是引起炎症,搞不好以后会出大毛病的。我听说好多女人子|宫癌起初都是子|宫发炎。”

《家有阴夫》我是胎里素,却变成了食肉动物,最近还好爱吃酸…… 莫名其妙怀了孕,阴夫晚上还不放过我……相公,你小心弄到宝宝…… 求大家帮忙点一下上面的星星和追书哦!点了的阖家幸福,生活顺利!

第一章 真假梦境

我最近越来越不像自己了,只感觉整个人都变了。自从上周五我们宿舍最后一次宵夜,之后,我就成了纯肉食动物。

我是天斋,从小就不吃肉的,可是两个月前我就对肉食莫名的渴望,一直坚持了一个多月,最后在上周,彻底破功了。

那天周五,我们宿舍五个人,依旧在将近凌晨,开始宵夜进行时。

已经大四,而且下周开始,也就是四月份,就要各自去实习,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短,所以我们格外珍惜在一起吃的时光。

可是看着眼前的麻婆豆腐,我一点食欲都没有,反倒是室友吃的辣鸭架,我被那香味勾的嘴里不断分泌唾液。那种感觉就像几十年没吃过东西一样。

杨柳顺着我的目光看到了,直接推给我半盘:“想吃就赶紧吃,她们这些吃货,一会儿就没你的份了。”

我只觉的胃里一紧,再也忍不住了,拿起一个三两口解决掉,那半盘有三四块吧,我一会儿就解决掉了。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明明晚饭的时候还好好的,吃了一份红烧茄子喝了一碗八宝粥的,我一直都是素食动物的,可是这才几个小时,我就特别爱吃肉了。

但也不是从心里爱吃,就是生理反应,就是想吃,特别难受。

“子葶,要不是知道你没男朋友,还真以为你怀孕了呢。”隔壁床的何娇递过来一包鸭脖:“尝尝这个,是不是真改口味了。”

我一向怕辣讨厌肉,看到这种就想躲开的,我明明伸手是拒绝的:“我不吃,太辣——”可是话还没说完,就接过来了,还直接撕开就吃!

我是吃不了辣,一吃就拉肚子。可是今天,我吃了这么多辣的,还想吃!

我到底是怎么了?这周是五一假,我回到家,更难受,还有我妈妈时不时的让我做家务,收拾我弟的房间,还要洗衣服,就是在洗衣服的时候,我直接昏倒在了洗衣机旁……

“你什么时候交男朋友了?不告诉我就算了竟然还怀孕了!那人是谁?你让他来见我,我保证不打死他!”

一醒来,迎接的就是我妈摔我脸上一张报告单,还有一通怒骂。

我弟贴心的递过来一杯水,我还以为他开窍了,没想到是杯滚烫的开水!一入手我就扔了水杯,手指顿时烫红了,我眼泪都要出来了,十指连心,疼的我直抖。

“立刻马上把这孩子给我做掉!”我妈摔给我一摞钱,转身就走。

竟然没有打我?我还以为要挨打呢,以她那脾气,竟然忍住了,我捡起地上的报告单,检查结果:阳性!!

我刚才之所以没惊慌,是因为我知道,我根本不可能怀孕,我都没交过男朋友,总不可能说句话就怀孕吧?但这报告单,却清楚的写着我的名字!

找到医护办公室,我低头走了进去:

“医生,我要流产。”

我是单亲,就算我妈没摔到我脸上让我流产,我也不会生下的,更何况我前后把记忆筛了好几遍,怎么也想不通自己怎么就怀孕了。

那医生看了我一眼:“你检查过了吗?”

我是因为昏倒送医的,所以各种检查都做了一遍,很齐全。放在那医生眼皮底下,她头都没抬:“去准备一下,一个小时后手术。”

我点头,正想说话,却“呕——”干呕一声,恶心的感觉突然袭来,我捂住嘴,急忙去卫生间,一阵吐,却什么都吐不出来。

拧开水龙头冲了冲脸,我看着镜子里憔悴的自己,这都半个月了,我顿顿吃肉,什么肉都吃,一点都不挑,可是,一点都没胖,想来或许真是怀孕了,不然怎么会这么饿,想吃肉。

我是单亲,我妈趁着五一各种相亲,刚过四十的她,一点都不显老,可是我弟苏子枫没人管还不行,各种调皮各种闹,十二岁,只想着学音乐学跳舞,文化课一点都不去学,我妈不给他钱,他就偷我的画出去卖,我恼的不行,也没有办法。

现在我要做手术,我妈生气不管我,他又只会玩闹,我想了很多,最坏的打算也做好了,换好了手术服,我看了一眼在玩手机的苏子枫,进了手术室。

当我做好一切准备的时候,医生却说:“做什么人流,根本没怀孕。”

我正紧张的捏着衣角等着,被她这话给惊到了,没怀孕?!

“起来吧,报告写错了。”她说着,就要往外走。

手术室的门忽然开了,进来了一个男人,我立刻从手术台上下来,裹紧了身上的衣服。

“手术室不能进闲人的,你赶快出去——”那医生立刻就说,却被这男人直接推开,一伸手就是一团黑气,直接笼罩了过来。

这大白天的,是我眼花了吗?我竟然看到那黑气突出来一张人脸!五官分明,尖嘴獠牙!

啊——我原本想惊叫,可喉咙被扼住似的,一句都出不来,只能这么眼睁睁的看着!

他大步过来,直接抓住了我,一把扯掉我的手术帽,拉着就往外走,我急忙挣扎,这人是谁,闯了手术室,还这么拉着我,想干嘛!可我偏偏说不出话来,力气又挣不过他,几乎被他拖着往前。

狼狈不堪的被他拽出手术室,苏子枫总算不玩了,可一开口却是:“姐夫,你别这样对我姐。”

“你别管。”他直接推开他,继续拉我,我手抠着等待座椅,他一下没拉动,回头见我这样,直接拧眉:“孩子被人看到也就算了,还有胆子堕胎!跟我走!”过来就拦腰抱起我,直接下楼。

我诧异于我弟对他的称呼,还有他这责备,原本不准备伤害自己的,可是在他怀里,竟然一点心跳都感觉不到!我被他紧紧的抱住,他竟然没有心跳!也不喘气!我顿时拳打脚踢,打的自己手疼,也不见他有半点松开的迹象。

楼下正停着一辆车,随着他走近,那车旁边的人就开了门,我就这么看着自己被放上车,被带走。我胸口很闷,觉得喘不上气,还反胃,偏他就在一旁不让我动,我实在忍不住了,直接哇的一声吐在他身上……

再次睁眼看到的,是一个圆顶蚊帐,大红的,还带着流苏,我也不想看这么仔细,可是我根本动不了,这又在视线的正中间,我就这么看着蚊帐顶,努力听着声音。

太安静了,安静的不像卧室,不知过来多久,有声音近了:“醒了?”

这个声音没听过,这是在说我吗?正猜测着,一张滴血的脸忽然出现在我眼前,一半脸已经腐烂,滴着黑血,一半还带着发白的肉,肉里还有蛆在蠕动……

我顿时炸毛!可是我不能动,唯一的表现就是瞳孔放大,无限大——

“去!”

一声呵斥在我耳边响起,我心脏差点停了,看着那张脸瞬间消失,我才无声的喘了口气,可是转瞬,我才是真被吓死了——

“你醒了?”一个男人,中长的短发,不羁的刘海,浓黑的剑眉,细长东方眼,高挺胆鼻下面是红艳薄唇,那唇色衬的一张脸格外俊美,一身黑色西装,身形挺拔。我一时看呆。

“起来吧。”他说着伸出一只手,直接扶起了我,还在我头上摸了一下。

我觉得身上一松,赶紧扭头看,已经做好被吓到的准备了,但——这里很美,一点都不吓人:

高大的柱子矗立着,这个大房间没有梁头,四周墙布上满是雕画与油画,此时鲜花布满,很有节日之风,但我没看到房门,抬头准备看屋顶,却又看到了他的脸。

虽然不是之前我看到的那张脸,但这颜值一点都不低,一时没反应过来,只听他张嘴:“老婆。”

再次听到这称呼,我下意识的低头,这才看到自己一身白纱,那裙摆大的,能铺满这个床了,我想问这是哪儿,可是张嘴却没声,只能看着这华美又死气沉沉的地方,是欧美宫廷风格。

“你已经醒了,那我们就可以礼成了。”身旁的男人伸手,掀起那裙摆,我顿感腿上一轻,立刻能动了。

我心里无数个问题,眼前这屋美人靓却完全不是常见之态,我立刻往里面躲开,这男人,长的好看但动作很像变态,给我的感觉特别不好,我试图跳下床——

男人忽然抬眼对我笑了一下,我只觉身上一僵,已然不能动!

不要,不要,不要!!!

我惊恐的看着他离我越来越近,却不能言语不能动,像个人偶一样,只能这么看着他扒下了那身白纱,然后,在我身上这样那样,我又急又臊,只想赶紧挣开,忽然肚子一痛,身体顿时下沉——

好像是身下忽然空了,全部都是空气,我一直往下沉下沉下沉……

“休息好了吗?苏小姐你没有怀孕,真是对不起,报告写错了,请您原谅。”

炽白的无影灯,消毒液充斥着,身边还有一个女音的道歉声,我动了动眼珠,看清楚了眼前:我还在手术室里。

第二章 找上门的男人

手术室!这个认知让我立刻清醒,看身上,绿色手术衣!摸了一下,都还在!呼,呼,幸好是做梦。

我急忙从手术床上跳下来,也不顾那医生在旁边道歉,直接去换了衣服,到等候椅上找苏子枫。

可是没人,我跑遍了整层楼,都没见他的人影,难道没有等我?打电话没人接,人也找不到,我又不敢在医院等,不管了,先回家再说。

耽误这么久,出医院已经是下午四点了,太阳还很大,我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报了地址。可是才上车,就下雨了。

我靠着车门,看着外面雨越下越大,十几分钟后到我家门口,外面已经成白茫茫一片了,两步之外都看不清人。

我一下车就直接被淋了个透,几步的路,到门口的滴水檐下时,衣服都能拧出来水了。

“姑娘你总算回来了。”

我刚拿出钥匙准备开门,忽然有人说话,吓了一跳,钥匙掉在了地上。抬眼看来人,一眼看过去就看到了那浑圆的肚子,往上是一张肉呼呼的脸,那鼻子就是肥肉堆里一朵草莓,格外个性,寸头,还带着美人尖。

“你是哪位?”我确定没见过他,这么胖还个性,见一眼肯定有印象。

“我叫左宗,”他说着,捡起钥匙递给我,笑的见牙不见眼:“姑娘是苏子葶吧?”

我点头,看他大半个身子都在淋着,接过钥匙开门:“左先生是找我的?那,请进。”

“给姑娘道喜了。”他一进来就立刻拱手,我原本递给他毛巾的手就顿在了半空,什么意思?

他也没接毛巾,手指奇怪是捏了一下,浑身一擞,就像野鸡抖土一样,那么上下一颤,水珠肉眼可见的就出去了,我目瞪口呆的看着,听他乐呵呵的说:“姑娘,大喜啊,小道在这儿先道贺了。”

“你找错人了吧?”我拿着毛巾抱在怀里,他刚才那一手就显示出不是个普通人,我还是小心的好。

他一直笑着,那胖脸上的肉一直在颤着:“小道虽然不是上知五百下知五百的,但前后些许还是算得出的,姑娘贵人天象,小道不会找错。”

他说的很有意思,但我却戒备更甚,这种演戏似的说法,听着都那么的不可信……

门外的雨下的更大了,随着风飘进来,门口没一会儿就湿了,可是他在门口我又不好直接撵人,关门对我更不利,我就那么和他对着站着,心里很没底。

“既是姑娘新婚之喜,没有空手的道理,小道贺礼一份,聊表心意,还请姑娘笑纳。”他进我没有让他座的意思,在身上掏了掏,拿出一个红线绑着的小木牌,双手递过来。

他是双手递的,我不想接都不好意思不伸手,但这恭敬,却让我很不安,仿佛谜团一样,罩了下来:“左先生,这是什么?”我总得知道是什么东西吧?

他却故作神秘,还不直说:“姑娘近来不是恶心呕吐状似怀孕吗?佩戴这个,就不会再有那些症状了。”

我将信将疑的接了过来,这些症状让我为难好多天了,眼前这胖子虽然第一次见,却没有一点负面感,让我有种感觉:他说的是真的。

“多谢左先生,我……”我这会儿说什么都不合适,刚才没让座,而且我浑身都湿透的,不换衣服也不能陪着客人坐下,而他的样子,就好像是刻意如此一样,我一时语塞。

“小道还有事,有缘再见。”他说完就走,外面那么大的雨,他就直接走了出去任那雨水落在身上,几步之后就看不到人影了。

雨太大,我站在门口看他消失在这水白之中后自己身上又湿了一层,立刻关门,去浴室洗热水澡。

不知道是我的心理原因,还是这木牌真的有效,我确实没恶心,也没再贪肉,虽然还觉得有些饿,想对于要吃子枫这程度,已经好多了。

晚上子枫回来,只和妈妈前后脚差了几分钟,我就等着他们回来好去睡觉,今天格外累,那木牌我真的就随身带着,睡觉的时候就放在枕边。

“真是个傻女人。”

半梦半醒中,有人进来了,我感觉到他拿走了那个木牌,急忙伸手,想要留住,触感却是冰冷的,直接冰醒了我!

“你是谁?”外面漆黑一片,只有隐约天光,这人身影高大,绝对是陌生人!我家除了子枫是个男孩子,根本没有男人,我妈也单身,而且管我甚严,这人,怎么会到我房间?!

“你老公。”他就在我手边,我还没送开。

他在开玩笑吗?我是在做梦的话,总不会是和我在手术室里那样吧?那种很真实的梦?我立刻松了手:“把东西还给我。”

“什么东西?”他说着摊手,我不知道在这昏暗的天光下,为什么能看清他手里没东西,但却看不清他的脸。

枕边确实没了那木牌,眼前这人摆着空空的手,我又不能去搜身,就这么僵持着,他竟然没走,反而直接坐下了。

“这么笨,我是怎么看上你的,竟然连我都认不出来。”他坐在我床边这么说。

我此时看清了他的脸,黑青色!心脏瞬停!千万别看上我!

“胆子这么小,长的还不好看,又不想生孩子,”他说一句,就近一分,说到孩子,已经到我眼前了。

青黑的脸,细长的眼,艳红薄唇此时看上去格外嗜血,这个念头一出来,我还没来得及躲,就被他按住了肩:“笨女人,我是你老公,想什么呢,好好休息,明天我来接你。”

我想要拒绝,却被他在头上一摸,什么都不知道了。

再次有意识时,已经是早上七点了,苏子枫在门外说了一句:“姐,我拿你两幅画,去上课了。”

我还没应声,一股子恶心感从心里出来,再也忍不住,一把拉开门冲去卫生间:“呕——”

我妈阴沉着脸:“你还想生下来?”

抬眼间从镜子看到她,她身后还有个人在笑,一脸得意,我漱了口回头,只有我妈一人在卫生间门口,面沉如水。

再看镜子,她身后明显站着另一个女人,对我扬着下巴,很是得意。

“妈,你身后——”

“啪!”我妈一巴掌打在我背上:“把你自己的事处理干净再来说我,后天我就开始上班了,你抓紧时间!”

我分明看到她身后那个女人,扬起手打我,我妈根本没抬手!她说完转身走了,可是那个女人却还在门口!

五官和我妈长的几乎一样,除了眼神!

她在门口,我在里面,我妈已经走了,她竟然还在,虽然只是在镜子里看到她,门口根本没身影,但我怕是看不到却真的在门口,……我该怎么办?

“子葶在吗?”

我在焦灼不安的时候,门口传来敲门声,捻熟的口气叫我的名字,但这声音,……很陌生。

“她在,你是?”我妈开了门。

脚步声临近,我更紧张,那个女人,已经进来了!

我看着镜子,她看着我,明明是我妈的脸,但那眼神,分明想要把我拆吃入腹!

“我知道你能看见我,别装了,现在谁来也帮不了你,把你肚子里那团气给我!”她伸手,一把抓住我的头发就往后扯!

肚子?我肚子平坦紧致,哪有什么气?可是我头皮被扯的快掉了:“我不知道……你想要就拿走吧,快松手——”

我挣扎中,被一只有力的手臂给按住,头皮顿感一松,疼痛锐减,我妈带着些许慌乱的说:“你怎么了?都流血了。”

我按住头发的手也感到黏腻,伸手一看,果然流血了,难怪那么疼。

身后那人拉下我的手,低声说:“没事了,我来接你了。”

这声音!我立刻回头,竟然是闯进手术室的男人!手指冰冷,没有心跳的!我急忙挣开,这人的脸,和我后来见的不一样,又说不上来哪不一样,但,就是不一样!

“子葶,你不做个介绍吗?”我妈拿着云南白药过来,声音冷清。我仔细看了她身后,没有其他的,或许是我看不到,虽然她这样子并没有什么变化,但和以前相比,又莫名的有变化。

我妈让我说这人是谁,我也不认识,只是半梦半醒见过一次,刚才又救了我也不能说不认识,只好求助的看着他:“他是……”

“阿姨,我是子葶的男朋友安泽,您好,第一次来看您,一点小心意。”不知他怎么晃了一下,就拿出一只盒子,递给我妈。

而我妈看到里面的东西之后,喜笑颜开的让座,又把我推回房间,让我换好看点的衣服,她去殷切的招呼那个“我的男朋友”了。

鬼知道我什么时候有男朋友了,我一边换衣服一边竖着耳朵听他们说话,听着我妈问他年纪,什么时候和我在一起的,最后话题落到了我身上。

“子葶,怎么这么慢?”我正在门后躲着听,我妈忽然老敲门,吓了我一跳,只能开门出来。

他就在客厅里坐着,好像是特意等我过去一样,好整勿暇的看着我。

喜欢这本小说请加群:739997730

关注公众号 有声听读 “ystdxs”  回复:家有阴夫

手机在线阅读 https://link.zhangwen.cn/link?code=230520

 

家有美媳状态:已完结作者:玻璃糖全文阅读

关注公众号:看书读“kanshudu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