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资讯

都市至尊狂龙凌天

作者:侠名 来源:童话村 时间:2019-10-21 01:16:56

圣君原创小说《都市至尊狂龙》,主角分别是凌天秦晓兰,并为您倾心打造不一样的阅读体验。在这里为您提供都市至尊狂龙圣君小说阅读。孙龙很清楚,刚才的一战,凌天明显手下留情了,毕竟,前面的九招,他连凌天的衣角都市至尊狂龙凌天小说试读:圣君原创小说《都市至尊狂龙》,主角分别是凌天秦晓兰,并为您倾心打造不一样的

都市至尊狂龙凌天小说精彩章节

圣君原创小说《都市至尊狂龙》,主角分别是凌天秦晓兰,并为您倾心打造不一样的阅读体验。在这里为您提供都市至尊狂龙圣君小说阅读。孙龙很清楚,刚才的一战,凌天明显手下留情了,毕竟,前面的九招,他连凌天的衣角

都市至尊狂龙凌天小说试读:

圣君原创小说《都市至尊狂龙》,主角分别是凌天秦晓兰,并为您倾心打造不一样的阅读体验。在这里为您提供都市至尊狂龙圣君小说阅读。孙龙很清楚,刚才的一战,凌天明显手下留情了,毕竟,前面的九招,他连凌天的衣角都没碰到。 《都市至尊狂龙》精选:“喂,还没看清楚?我要出手了!”眼看十招就要过去,凌天又冲着徐柔喊

都市至尊狂龙凌天

都市至尊狂龙凌天临时夫妻向南高雪小说精彩片段:“小子,你在耍我!”“喂,还没看清楚?我要出手了!”被凌天轻视,孙龙自然不爽,当即怒吼一声,碗口般大小的拳头,携带着呼啸的风声,奔着他的脑袋,狠狠的砸了下来。 《都市至尊狂龙》精选:

都市至尊狂龙凌天临时夫妻向南高雪热门章节在线阅读

圣君原创小说《都市至尊狂龙》,主角分别是凌天秦晓兰,并为您倾心打造不一样的阅读体验。在这里为您提供都市至尊狂龙圣君小说阅读。孙龙很清楚,刚才的一战,凌天明显手下留情了,毕竟,前面的九招,他连凌天的衣角都没碰到。

《都市至尊狂龙》精选:

“喂,还没看清楚?我要出手了!”

眼看十招就要过去,凌天又冲着徐柔喊了一句。

“小子,你在耍我!”

被凌天轻视,孙龙自然不爽,当即怒吼一声,碗口般大小的拳头,携带着呼啸的风声,奔着他的脑袋,狠狠的砸了下来。

啪!

可是,只见凌天猛然抬手,一把握住了孙龙强有力的拳头,同时,另一只手死死的扣住了他的脖颈,沉声道:“你输了!”

“嘶!”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孙龙忍不住心中一惊,难以置信的倒吸了口凉气。

甚至,直到现在,他都没有察觉到,凌天到底是什么时候出手的。

强!

太强了!

“我输了。”

前一刻还愤怒不已的孙龙,很快就平静了下来,冲凌天点了点头。

军人出身的他们,有着属于自己的尊严,同时,也有勇于承认失败的勇气。

孙龙很清楚,刚才的一战,凌天明显手下留情了,毕竟,前面的九招,他连凌天的衣角都没碰到。

可是,最后一招的时候,他却连凌天怎么出手的都没看到,就已经被人捏住了喉咙,他们之间的差距,显而易见。

“客气了。”

淡定一笑,凌天得意的看着徐柔道:“美女,这一次,看清楚了吧?要不要再来一次?”

“你!”

如果不是凌天的实力太强,徐柔现在肯定会跳起来揍他一顿,可惜没有如果。

“哼!算你厉害,行了吧。”

“不行!什么叫算我厉害?我本来就很厉害的好不好?”

“你、我还从来没见过你这么厚颜无耻的人。”

“那你现在见过了?”

“......”

徐柔无言以对,突然,却惊叫道:“呀,来不及了!”

“兰姐,我要去上班了,先走了。”

说完,徐柔不再搭理凌天,风风火火的离开办公室。

“我靠!”

看着飞奔而去的徐柔,凌天懵了,看向秦晓兰问道:“老板,我明天是不是可以来上班了?”

老板?

凌天的称呼,让秦晓兰一头黑线,连孙龙俩人都诧异的盯着凌天。

“可以,当然可以!”

秦晓兰现在已经完全确定,凌天就是救自己的人,愣了一下之后,急忙兴奋的点了点头。

接下来,凌天在柳若茜的带领下,简单的办理了一下手续,正式成为了致远集团的一员,也就是秦晓兰的贴身保镖。

另外,孙龙选择留在致远集团,去应聘了保安队长一职,许峰则是选择离开,毕竟,岗位就这么多,技不如人,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办公室里,秦晓兰拿出手机,拨了一个足有十五位数的电话号码。

嘟嘟嘟......

可惜,电话的另一端,仍旧是一阵忙音。

几年前,秦远山亲口把这个号码告诉秦晓兰,并且,叮嘱她,这个人不仅完全可以信任,并且还有着他们难以想象的力量。

除非是生死存亡的关头,否则的话,不要轻易联系他。

现在,在秦晓兰看来,就是致远集团生死存亡的关头,可惜,她连续半个月拨打这个电话,却一直打不通。

“爸,无论如何,我都会坚持下去,完成你的遗愿。”

放下手机,秦晓兰盯着照片上的秦远山,双眼闪动着泪水,无助的哽咽道:“爸,你能不能告诉我,我该怎么办?”

“我是不是真的好没用,我好害怕......”

无助的泪水,顺着秦晓兰的脸颊,快速滑落,无声的哭泣,最为悲伤。

嘭。

突然,办公室的大门,再一次被撞开,凌天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

听到动静,秦晓兰急忙擦了擦脸上的泪水,收起了悲伤的神色。

“嗨,美女,怎么着?”

可是,她的动作还是被凌天察觉了,笑嘻嘻的盯着她道:“我才离开这么一会,就想我想的哭啦?”

“噗,真是厚颜无耻。”

秦晓兰瞬间破涕而笑,忍不住冲他翻了个白眼。

凌天也不在意,耸了耸肩,坐在她对面的椅子上,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她。

“喂,干嘛这样看着我?”

凌天赤裸裸的目光,让秦晓兰有些招架不住。

“我想知道,是什么事情,能让我的老板哭的这么伤心?”

一番打量,凌天觉得,这女人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可恶嘛,至少,长的是挺标致的。

“谁,谁哭了?”

仿佛被猜到尾巴一般,秦晓兰急忙抬手,胡乱的擦了擦脸。

“好了,不逗你了。”

不再纠缠,凌天收起了笑容,有些严肃的问道:“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既然我现在拿你的工资。”

“那么,我有必要知道,你或者说是致远集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我先问你一件事,你是不是认识我爸?”

犹豫了一下,秦晓兰也整理了一下思绪,看着凌天问了一句。

刚才的事情,她虽说没有插手,但她可不是傻子,自然看的出来,凌天是看了照片之后,才决定留下来的。

“是。”

凌天很干脆,点了点头。

“昨天晚上,是不是你救了我?”

这个回答,秦晓兰并不意外,继续发问。

“是。”

事到如今,凌天也没有继续隐瞒的意义,再次点头。

“呼,果然是你。”

长长的出了口气,秦晓兰微微一笑。

啪。

抽出一根红塔山,凌天向秦晓兰示意了一下,看她点头之后,方才点燃,抽了一口问道:“如果我没猜错,是秦远山出事了吧?”

“你、嗯。”

先是一愣,旋即,秦晓兰又点头道:“一个月前,我爸出了车祸,抢救无效去世了,据调查,这不是一起简单的车祸,很可能是买凶杀人。”

“可是,当时的卡车驾驶员,出事之后就跑了,到现在还没找到人。”

“什么?秦远山被人杀了?”

听到这话,凌天腾的一下站起身,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暴戾的气息。

吓!

凌天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得秦晓兰身体一颤,她甚至能清晰的感觉到,整个办公室的温度,似乎都下降了一些。

“董事长,吴经理要见你。”

就在整个时候,办公室的座机里面,传来了柳若茜的声音。

“嗯,知道了,让他等一下。”

缓过神来,秦晓兰按了一下座机,吩咐了一句。

“凌天,你是怎么认识我爸的?”

很快,凌天平静了下来,秦晓兰有些奇怪的问了一句。

“他救过我的命!”

眯了眯眼睛,凌天似乎不愿多说,起身道:“好了,你先忙吧,这件事情,我会查清楚的。”

说完,凌天也不理会秦晓兰,转身走出办公室。

看着凌天的背影,秦晓兰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一股复杂的情绪,涌上心头。

只是,现在的秦晓兰,根本就不知道,凌天的这一句话,代表的是什么,更不知道,狼王的救命恩人,意味着什么。

凌天走出办公室,一个青年擦肩而过,看起来,倒也是气宇轩昂,颇有几分成功人士的姿态。

可是,凌天却从他的目光之中,察觉到了一丝敌意,这让他心念一动,敲了敲门,走进了柳若茜的办公室。

看了都市至尊狂龙凌天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玩客书屋哟。

都市至尊狂龙凌天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天哥,起床了。”

第二天一大早,刘欣买来了早餐,敲响了凌天的房门,不过,这一次房门被反锁了。

“来了。”

舒舒服服的伸了个懒腰,凌天才慢悠悠的爬起来。

在之前,安安稳稳睡一觉,对他来说,就是一种奢望。

“天哥,你今天不用上班吗?”

等凌天懒洋洋走出房间后,刘欣有些奇怪的问了一句。

刘欣已经知道凌天开始上班了,而且,还把人家老板的豪车都开回来了,把张晓云激动的不要不要的。

“上啊,不过不着急。”

揉了揉眼睛,凌天走进洗手间洗漱去了。

“晓云姐,起床了。”

茫然的摇了摇头,刘欣又跑去叫张晓云起床。

张晓云昨晚很激动,一直跟刘欣讲,女人,就应该找个有钱有权有势的男人,说凌天就是她心目中的白马王子什么的......

总之,女人聚到一起,总会有说不完的话题,对于她的一些想法,刘欣不认同,也不反对,只是听她说个不停。

最后,实在忍不住,刘欣稀里糊涂的睡着了。

可能是因为睡的太晚的关系,刘欣并没能成功叫醒张晓云,最后也懒得继续喊了。

凌天洗漱之后,刘欣跟他一起吃早餐,犹豫的看了他一眼道:“天哥,我今天想出去找工作。”

“嗯?你要出去找工作?”

愣了一下,凌天看着她问道:“你不上学了吗?”

“嗯。”

轻轻点了点头,刘欣低头道:“我想早一点上班赚钱。”

“不行!”

刘欣的心思,凌天很清楚,果断的摇了摇头。

“欣欣,我不管你是因为什么原因不想上学,我只问你一句话,你学习成绩怎么样?”

不等刘欣继续开口,凌天目光如炬的盯着她,严肃道“你应该也参加了高考,收到录取通知书了吗?”

“我......”

听到这话,刘欣显得有些激动了起来,低下头,不敢直视凌天。

“说!”

“收、收到了。”

“哪个大学?”

“清、清华大学。”

啪。

听了这话,凌天点了一根红塔山,皱着眉头抽了起来,他的想法很简单,如果刘欣学习成绩不行,那么,不上学也无可厚非。

可是,刘欣考上了清华大学,学习成绩,自然是毋庸置疑,如果不继续上学的话,绝对是一种损失。

“欣欣,你听我说,虽然我没上过几天学,但是我知道你能考上清华,绝对不容易,你现在放弃,不是明智之举。”

抽了两口烟,凌天缓和了一下语气,柔声道:“我知道,你爸妈的事情,对你的打击很大,可是,你觉得你现在辍学,对得起他们吗?”

“天哥,我......”

凌天的话,让刘欣很感动,可是,她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低头抹眼泪。

无依无靠的刘欣,这两天也想了很多,说不想上学,那绝对是不可能。

可是,她父母的事情,对她的打击太大了,另外,她哪里来的钱上学?清华大学的费用,现在的她又怎么承受的起?

“好了,欣欣,别哭了。”

无奈的摇了摇头,凌天抚了抚刘欣的长发,继续说道:“你别想太多,上学的事情,我来想办法。”

“清华就不要去了,太远了,你孤身一人,我不放心。”

刘欣擦了擦眼泪,抬起头感激的盯着凌天,一时之间,倒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呵呵。”

看着眼前梨花带雨,一双大眼睛里又充满希望的刘欣,凌天摇头一笑说道:“还有半个月就开学了,我想办法送你去江州大学,你看行吗?”

“嗯嗯嗯!”

泪眼婆娑的刘欣,只是抿着嘴,兴奋的点头。

“那好,赶紧吃饭吧。”

笑着拍了一下她的脑袋,凌天低头喝了一口豆浆。

“哥,谢谢你。”

刘欣却一把扑到了凌天的怀里,泪水止不住的涌出眼眶,哽咽道“哥,这辈子我做牛做马,一定会报答你......”

“傻丫头,说什么呢,谁让你做牛做马了。”

突如其来的举动,凌天倒是一惊,急忙放下豆浆,拍了拍刘欣的后背。

“呀!”

就在这个时候,张晓云睡眼朦胧的走了出来,看到这一幕,当场惊叫一声,瞪大眼睛喊道:“欣欣,你、你们干什么呢?”

“啊?”

听到张晓云的声音,刘欣一惊,急忙离开凌天的怀抱,小脸通红的低着头道:“没、没干什么啊。”

“咳.”

凌天也没想到,张晓云会在这个时候出来,尴尬的轻咳一声道:“那个,欣欣说不想上学了,我劝了她两句。”

“是吗?”

虽说事实如此,但他们俩人的反应,在张晓云看来,似乎不是那么回事。

“嗯,是啊。”

刘欣急忙点头,看到张晓云狐疑的目光之后,故作镇定问道:“晓云姐,你、你干嘛那样看着我们?”

“算了,没什么,我去洗脸了。”

摇了摇头,张晓云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刘欣,转身走进洗手间。

“呼......”

张晓云走了,刘欣好像做了坏事的小孩一般,长长的出了口气,冲凌天做了个鬼脸。

“呵呵。”

这可爱的模样,让凌天忍不住摇头一笑。

这一顿饭,凌天吃的很舒心,他觉得,这种平静的都市生活,其实还是蛮不错的。

一觉睡到自然醒,醒来有饭吃,还有有美女相伴,说说笑笑,这不是很好吗?

“啊!我迟到了!”

可是,张晓云的尖叫声,打断了凌天的思绪。

“欣欣,你干嘛不早点叫我啊?”

紧跟着,张晓云慌张的冲出来,冲着刘欣嘟囔了一声,又冲进房间换衣服去了。

“我叫你了啊,是你不起床的嘛,还怪我。”

张晓云的话,让刘欣有些无语,嘟着嘴冲她喊了一句。

“哎呀,来不及了啊。”

很快,换好衣服的张晓云走出房间,来到凌天面前,拉着他的胳膊撒娇道:“天哥,我上班来不及了,你开车送我好不好?”

“啊?”

凌天一愣,无奈的说道:“可是,我上班也快来不及了啊。”

“哎呀,没事的天哥,我们顺路嘛。”

使劲的摇晃着凌天的胳膊,张晓云继续撒娇道:“好不好嘛,坐公交已经来不及了啊。”

“这样啊,那好,走吧。”

张晓云的心思,凌天又怎么能不知道,不过,他也很无奈啊,只能微微一笑,冲她点了点头。

“太好了,谢谢天哥,波......”

果然,眼看凌天同意,张晓云兴奋的跳了起来,直接在凌天的脸上亲了一口。

“哎,你别乱来啊,我要去上班的。”

胡乱的抹了一把脸上的口红印,凌天故作责怪的瞪了一眼张晓云。

凌天的这种表现,就是典型的得了便宜还卖乖,脸上MMP,心里笑嘻嘻的表现......

“咯咯。”

掩口一笑,张晓云顺势把凌天的手臂抱在怀里,笑道:“天哥,我们走吧。”

坐在价值两百多万的玛莎拉蒂里面,张晓云别提多高兴了,一路上各种自拍,各种嗨,倒是让凌天很无语。

江宁第一人民医院,正值上班高峰期,人来人往,门口接送的车辆,也是络绎不绝。

可是,白色的玛莎拉蒂,却是格外的引人注目,特别是想低调都低调不了的引擎轰鸣声,引得周围众人,连连侧目。

张晓云学着电影里面的动作,缓缓推开车门,先伸出一条雪白的长腿,然后弯腰下车,还不忘甩一下酒红色的长发,

“天哥,我去上班了,再见。”

动作完成,转身,弯腰,低头冲车里的凌天挥了挥手。

“再见。”

凌天无奈的挥了挥手,轻点油门,玛莎拉蒂缓缓驶入车流中。

直到凌天远去,秦晓兰才转身,享受着周围羡慕的目光,昂头挺胸,如一只高傲的孔雀,迈着小碎步走进医院。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