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资讯

穿越成恶毒女配的我

作者:侠名 来源:童话村 时间:2019-05-16 04:18:45

春虫作者的穿越成恶毒女配的我小说最近非常有名,该小说的男女主角是温瑾睿叶书离,这是一本非常刺激的女频小说,看完还想看:叶书离苦笑一声:“我怎么可能会怪他?如果不是他恐怕我早已葬身崖底,如果不是他,我恐怕这一辈子都要被遗忘在庙里常伴青灯古佛了,我怪谁也不会怪他。”这里是古代,她深知那样恶毒的流言力量会有多大,不仅会拖垮一个家族,毁掉一个活在封建社会下的女人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穿越成恶毒女配的我小说精彩章节

穿越成恶毒女配的我第056章 被原著遗忘的人

叶书离瞪了他一眼:“快说!”

楚潇不怀好意地“嘿嘿”笑了两声:“叶三小姐……求人可不带这样的啊!爷刚刚那条件怎么样,您考虑考虑……?”

叶书离翻了个白眼,忍住一酒杯砸他脑门儿上的冲动说道:“一副欠打样!免了你的酒水费用就是了!少墨迹赶紧说!”

楚潇得逞的奸笑了一下,然后开始毫无保留的卖队友,“瑾睿平日里都住在我府上或是潘宁哪里,他从不住在京城的将军府中。”

叶书离微微皱眉,不知他为什么说起这个:“为什么……?”

楚潇收起玩笑的神色,轻轻地说道:“因为住在将军府里,他的继母随时会要了他的命!”

叶书离一惊:“继母……?瑾睿的生母不在了吗?他是温大将军的儿子,谁这么大胆子敢动他?”

“他的生母早在十五年前便逝世了……他的继母是当今皇上同父异母的姐姐——大长公主。”

叶书离敏锐的察觉到他说出大长公主的时候眼中飞快地划过一丝厌恶。

“大长公主……?瑾睿双腿重伤掉下山崖也是他的手笔么?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叶书离咬唇,回想起温瑾睿腿伤狰狞的伤口,心中一颤。

楚潇神情复杂地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道:“温衡与原配夫人育有二子一女,大长公主并无所出。瑾睿还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妹妹,全都被温衡带去了边疆,只有瑾睿一人不愿跟随父亲,常年独自在外游历,极少回京。”

叶书离揉揉醉酒发胀的脑袋,直觉温衡这么做定是为了护儿女周全,这大长公主和将军府间怕是有什么难以解释的事情。

“为什么瑾睿不愿意和温衡将军一起呆在边疆?为什么大长公主如此嚣张……都没人管的吗?!”

楚潇抿紧嘴唇没有回答,只是继续说道:“这事情的原因有些复杂……大长公主下嫁给温衡不是那么简单的事,牵扯到皇家辛秘和丑闻……你还是少知道为妙,瑾睿他心中,最是不愿提起这事。”

叶书离心中五味陈杂,连她也不愿意说吗?

罢了……他们只不过是在崖底有过三天的生死之交,她凭什么要一个人将他的秘密和伤口毫无保留的展现给她看呢?

“你之前在花诗会上遇到龙珧了?他没对你怎么样吧?”楚潇突然话锋一转问道。

叶书离一愣:“三……三皇子?他没怎么我啊……”虽然看她的眼神的确莫名其妙有些让人不寒而栗……

楚潇锐利的眼神直勾勾的盯着她说道:“三皇子与大皇子私下明争暗斗已有多年,瑾睿是大皇子的人。”

叶书离脸色微白,大皇子?那不是那个在原著中被龙珧发动政变一举干掉的失败者么?

思及此心中微微一凛,她怕是知道原著中为何没有提过温瑾睿这一号人了。

楚潇继续说道:“前些日子你莫名陷入流言风波中,为了助你力挽狂澜,瑾睿不得不公开身份并将你称为将军府的贵人。他这些年来虽然羽翼日渐丰满,但你是文国公府的人,大长公主和龙珧虽然再无法轻易动他,但怕是一点也不想见到你们这两个势力交好。”

“大长公主和龙珧怕是恼上你了,瑾睿这么做,你心里是否怪他?”楚潇定定地看着她问道。

叶书离苦笑一声:“我怎么可能会怪他?如果不是他恐怕我早已葬身崖底,如果不是他,我恐怕这一辈子都要被遗忘在庙里常伴青灯古佛了,我怪谁也不会怪他。”

这里是古代,她深知那样恶毒的流言力量会有多大,不仅会拖垮一个家族,毁掉一个活在封建社会下的女人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楚潇难得真诚地笑了:“那样便好,若是你怪他,就算他不觉得如何,我怕是也无法忍受他为了你将自己陷入危险之中却得到这样一个结果。”

“潘宁是瑾睿的人,同样也是大皇子的人,你和他们合开酒楼,现在就算是一根草上的蚂蚱了。不过你也不用担心,三皇子不会跟你这么个小小的酒楼计较,而和瑾睿合作,也绝了大长公主来跟你找茬的心思。”

“呃……”叶书离闻言讪讪地说道:“可是我好像已经惹上三皇子了……”

楚潇皱眉:“怎么回事。”

叶书离将池临渊的事情细细地跟他说了一遍,直说的她口干舌燥,拿起茶杯喝了一口又继续说:“总之事情就是这样了……我现在算是惹上了龙珧的小老婆,也不知道那侧妃受不受宠,万一要是特别受宠的话,随便吹吹枕边风岂不就……”后面声音越说越弱。

“……”楚潇无言地抽了抽嘴角,“我的大小姐……您可真能找事儿啊……”

叶书离也满头黑线,她寻池临渊的时候,哪里知道瑾睿和大皇子、三皇子之间还有这样的关系……

卧槽,她会不会刚在文国公府翻了身,转眼就被三皇子的势力给炮灰掉啊!那可是未来的皇帝……

“那侧妃姓陆?还有,你说陆家那小子犯了强掳民女逼迫致死的事儿?”

叶书离点点头,立刻便见楚潇露出一个阴险的笑容,不由打了个寒颤。

“嘿嘿……龙珧那乌龟王八蛋……爷可算是找着机会参你一本了!”

“总之呢,京城就这么大点儿,权贵官宦这个圈子就这么小。你若是遇上了大长公主和龙珧,千万要小心,爷可不保证他们不会暗地里给你点教训和你过不去……”

叶书离闻言心中一紧,立刻如小鸡啄米般点头。

与楚潇分别后,叶书离也回了府,却辗转反侧难以入睡。这一晚的信息量着实有点爆炸,她还没来得及好好消化……

虽然她穿越而来就是一直为了避免被炮灰的结局而努力奋斗,但是温瑾睿如此真心待她,哪怕她知道大皇子一党将会是炮灰,也真的无法做到与他断绝关系,更不忍心看他重蹈原著中那样的结局……

一夜难眠。

最后,叶书离真心觉得楚潇这混蛋是个乌鸦嘴!

因为才和他交谈过后没两天,她就接二连三的碰上了大长公主和龙珧……

穿越成恶毒女配的我小说章节试读,偷亲章节阅读。春虫作者的穿越成恶毒女配的我小说最近非常有名,该小说的男女主角是温瑾睿叶书离,这是一本非常刺激的女频小说,看完还想看:叶书离苦笑一声:“我怎么可能会怪他?如果不是他恐怕我早已葬身崖底,如果不是他,我恐怕这一辈子都要被遗忘在庙里常伴青灯古佛了,我怪谁也不会怪他。”这里是古代,她深知那样恶毒的流言力量会有多大,不仅会拖垮一个家族,毁掉一个活在封建社会下的女人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让珺俐对穿越成恶毒女配的我点评:理清晰,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文章文采盎然,寓意深刻,情节跌宕起伏紧扣人心故事完整,文章整体流畅,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推荐阅读

童话村小说推荐文案试阅读《偷亲》你再撩,我就吃掉你

随着夜色渐浓,枯井下面的寒气越来越重,轩辕洛辰知道他们再呆下去的话,炎诉现在的身体还很虚弱,很容易受寒的。

“嘻,我不管,反正我已经入了你们轩辕家的门,我就是你的媳妇了。”炎诉耍赖地把他抱得更紧了。

“看来你的体力已经恢复差不多了,我们也该上去。”在这枯井里面又阴又寒的,在这里呆久了对她的身体也不好,轩辕洛辰扶着她的手臂,作势要起来。

“别,人家还是感到身子有点不舒服啦,在这里多呆一会嘛。”炎诉见他要起身,赶紧伸手扯着他的衣袖撒娇似的说。

就这样,不知道过了多久,炎诉慢慢地在轩辕洛辰的怀里睡着了,即使实在梦中,他的手依然紧紧地抱着他,仿佛担心自己一旦放手之后,他就会不见了似的。

“真是弄不懂,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人。”看着她安然地在他的怀里合上了眼睛,轩辕洛辰忍不住摇头轻笑了一声。

“我不管,如果你不想让我抱你亲你的话,依你的身手,我有那么容易就得手吗?我偷亲你,你的心里一定很高兴吧,所以我现在抱着你,你也没有推开我,对不对?”炎诉说着忍不住得意洋洋地说,仿佛抓到他的把柄,可以以此为乐似的。

“拜托,我没有推开你,是因为你的身子没有力气,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吗?你怎么知道我心里高兴的?”她的歪理还真是不少啊,不过她还有力气跟他辩驳说明她的力气并不是全失。

“既然你身体不舒服,那你就不要说话了,乖乖地安静休息一下吧。”看着她憨笑的可爱样子,轩辕洛辰忍不住伸手轻轻地抚摸着她的头发,那种感觉就好像是在抚摸着情人的头发一般。

“嗯!”炎诉听话地轻轻点了点头,他从来不知道原来被人扶摸着头发的感觉是如此的好。

就好像是被这个男人痛惜着,这种窝心的感觉有点暖暖的、甜甜的,让他忍不住产生了一股想要永远就停在这一刻的冲动。

“你的身子真的不舒服?”瞧她还有那么多的精力跟自己抬杠,他还真的看不出来她那里不舒服了,轩辕洛辰怀疑地盯着她。

“咳咳……真的啦,人家的身体真的还有点不舒服,人家跟你说笑,转移注意力的啦。”炎诉见他不相信自己,赶紧用很认真的语气说,难得在这里的气氛那么好,他怎么舍得那么快就离开呢?

“你……”被她突然偷袭的轩辕洛辰,脸部表情顿时石化。

“我怎么了?我是你的妻子啊,难道我不可以吻你吗?你抱也抱过我,亲也亲过我了,你已经不能抵赖了,如果你在不承认这婚事的话,我真的会死给你看的。”炎诉有点紧张地说。

“听说被亲的人应该是我,被抱的人也是我吧。”哪一次不是她霸王硬上弓的?轩辕洛辰的眉毛顿时挑得老高,不过就算要承认这婚事似乎也并不是一件坏事。

偷亲精彩评论

穿越成恶毒女配的我第056章 被原著遗忘的人

叶书离瞪了他一眼:“快说!”

楚潇不怀好意地“嘿嘿”笑了两声:“叶三小姐……求人可不带这样的啊!爷刚刚那条件怎么样,您考虑考虑……?”

叶书离翻了个白眼,忍住一酒杯砸他脑门儿上的冲动说道:“一副欠打样!免了你的酒水费用就是了!少墨迹赶紧说!”

楚潇得逞的奸笑了一下,然后开始毫无保留的卖队友,“瑾睿平日里都住在我府上或是潘宁哪里,他从不住在京城的将军府中。”

叶书离微微皱眉,不知他为什么说起这个:“为什么……?”

楚潇收起玩笑的神色,轻轻地说道:“因为住在将军府里,他的继母随时会要了他的命!”

叶书离一惊:“继母……?瑾睿的生母不在了吗?他是温大将军的儿子,谁这么大胆子敢动他?”

“他的生母早在十五年前便逝世了……他的继母是当今皇上同父异母的姐姐——大长公主。”

叶书离敏锐的察觉到他说出大长公主的时候眼中飞快地划过一丝厌恶。

“大长公主……?瑾睿双腿重伤掉下山崖也是他的手笔么?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叶书离咬唇,回想起温瑾睿腿伤狰狞的伤口,心中一颤。

楚潇神情复杂地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道:“温衡与原配夫人育有二子一女,大长公主并无所出。瑾睿还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妹妹,全都被温衡带去了边疆,只有瑾睿一人不愿跟随父亲,常年独自在外游历,极少回京。”

叶书离揉揉醉酒发胀的脑袋,直觉温衡这么做定是为了护儿女周全,这大长公主和将军府间怕是有什么难以解释的事情。

“为什么瑾睿不愿意和温衡将军一起呆在边疆?为什么大长公主如此嚣张……都没人管的吗?!”

楚潇抿紧嘴唇没有回答,只是继续说道:“这事情的原因有些复杂……大长公主下嫁给温衡不是那么简单的事,牵扯到皇家辛秘和丑闻……你还是少知道为妙,瑾睿他心中,最是不愿提起这事。”

叶书离心中五味陈杂,连她也不愿意说吗?

罢了……他们只不过是在崖底有过三天的生死之交,她凭什么要一个人将他的秘密和伤口毫无保留的展现给她看呢?

“你之前在花诗会上遇到龙珧了?他没对你怎么样吧?”楚潇突然话锋一转问道。

叶书离一愣:“三……三皇子?他没怎么我啊……”虽然看她的眼神的确莫名其妙有些让人不寒而栗……

楚潇锐利的眼神直勾勾的盯着她说道:“三皇子与大皇子私下明争暗斗已有多年,瑾睿是大皇子的人。”

叶书离脸色微白,大皇子?那不是那个在原著中被龙珧发动政变一举干掉的失败者么?

思及此心中微微一凛,她怕是知道原著中为何没有提过温瑾睿这一号人了。

楚潇继续说道:“前些日子你莫名陷入流言风波中,为了助你力挽狂澜,瑾睿不得不公开身份并将你称为将军府的贵人。他这些年来虽然羽翼日渐丰满,但你是文国公府的人,大长公主和龙珧虽然再无法轻易动他,但怕是一点也不想见到你们这两个势力交好。”

“大长公主和龙珧怕是恼上你了,瑾睿这么做,你心里是否怪他?”楚潇定定地看着她问道。

叶书离苦笑一声:“我怎么可能会怪他?如果不是他恐怕我早已葬身崖底,如果不是他,我恐怕这一辈子都要被遗忘在庙里常伴青灯古佛了,我怪谁也不会怪他。”

这里是古代,她深知那样恶毒的流言力量会有多大,不仅会拖垮一个家族,毁掉一个活在封建社会下的女人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楚潇难得真诚地笑了:“那样便好,若是你怪他,就算他不觉得如何,我怕是也无法忍受他为了你将自己陷入危险之中却得到这样一个结果。”

“潘宁是瑾睿的人,同样也是大皇子的人,你和他们合开酒楼,现在就算是一根草上的蚂蚱了。不过你也不用担心,三皇子不会跟你这么个小小的酒楼计较,而和瑾睿合作,也绝了大长公主来跟你找茬的心思。”

“呃……”叶书离闻言讪讪地说道:“可是我好像已经惹上三皇子了……”

楚潇皱眉:“怎么回事。”

叶书离将池临渊的事情细细地跟他说了一遍,直说的她口干舌燥,拿起茶杯喝了一口又继续说:“总之事情就是这样了……我现在算是惹上了龙珧的小老婆,也不知道那侧妃受不受宠,万一要是特别受宠的话,随便吹吹枕边风岂不就……”后面声音越说越弱。

“……”楚潇无言地抽了抽嘴角,“我的大小姐……您可真能找事儿啊……”

叶书离也满头黑线,她寻池临渊的时候,哪里知道瑾睿和大皇子、三皇子之间还有这样的关系……

卧槽,她会不会刚在文国公府翻了身,转眼就被三皇子的势力给炮灰掉啊!那可是未来的皇帝……

“那侧妃姓陆?还有,你说陆家那小子犯了强掳民女逼迫致死的事儿?”

叶书离点点头,立刻便见楚潇露出一个阴险的笑容,不由打了个寒颤。

“嘿嘿……龙珧那乌龟王八蛋……爷可算是找着机会参你一本了!”

“总之呢,京城就这么大点儿,权贵官宦这个圈子就这么小。你若是遇上了大长公主和龙珧,千万要小心,爷可不保证他们不会暗地里给你点教训和你过不去……”

叶书离闻言心中一紧,立刻如小鸡啄米般点头。

与楚潇分别后,叶书离也回了府,却辗转反侧难以入睡。这一晚的信息量着实有点爆炸,她还没来得及好好消化……

虽然她穿越而来就是一直为了避免被炮灰的结局而努力奋斗,但是温瑾睿如此真心待她,哪怕她知道大皇子一党将会是炮灰,也真的无法做到与他断绝关系,更不忍心看他重蹈原著中那样的结局……

一夜难眠。

最后,叶书离真心觉得楚潇这混蛋是个乌鸦嘴!

因为才和他交谈过后没两天,她就接二连三的碰上了大长公主和龙珧……

看了穿越成恶毒女配的我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童话村小说。

var _hmt = _hmt || []; (function() { var hm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hm.src = "https://hm.baidu.com/hm.js?83d2d2a6846bdd27efd370d26b22abc3";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hm,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