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资讯

萌宝助阵,甜妻翻身记

作者:侠名 来源:童话村 时间:2019-05-16 04:05:38
萌宝助阵,甜妻翻身记状态:连载中作者:佚名全文阅读

《第两千零二十七章 平行空间轰塌》出自猫小咪的小说《萌宝助阵,甜妻翻身记》,《萌宝助阵,甜妻翻身记》无错版章节《第两千零二十七章 平行空间轰塌》免费阅读就到在线小说网。

萌宝助阵,甜妻翻身记小说精彩章节

第两千零二十七章平行空间轰塌

顾子琛蹲在具有悬浮力的死水上面,摊开的掌心紧紧的贴在了死水上,似乎是在感觉着它的水纹波动。

一阵阵,缓缓交替而来。

死水的波动带有一定的规律性,一圈圈的扩散。

顾子琛突然半眯着眼,似乎是察觉到了死水的波动规矩:小三圈波动,大三圈波动。

掌握住了规律的顾子琛这才发现,每当小三圈波动,大三圈波动之后,死水下就会闪过一道微弱的红光。

顾子琛能够感应到的是,那道红光是藏不住的强大力量!

也许是因为他是异能拥有者的原因,所以,他能感觉到死水下面的力量。

“也许,这是唯一的突破口。”

他双目渐渐闭上,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冷静下来之后的他,大脑变得逐渐清晰。

死水坚固无可破,伸直具有强大的悬浮力,保证他能够像站在陆地一样站在水面上,甚至他无法达到死水的下面去,打不破死水。

但是,既然规律在这里的话,就一定会有漏洞,任何的设计都不会是最完美的存在。

小三圈波动,大三圈波动,之后便是红光闪烁!

顾子琛的眼里突然闪耀出了惊喜的光芒,也许,小三圈波动,大三圈波动之后的那道红光,就是他离开这个平行空间的唯一办法!

这么想着,他就收起了所有的思绪,蹲在面前的死水上,仔细的感受着死水的每一次规律波动。

在来回失败了几次之后,顾子琛终于是抓住了规律,在波动之后,红光刚露出丝丝红色边角的时候,他猛然之间举起了手里的拳头,狠狠的朝着脚底下的死水打了过去。

一拳头落下,死水本坚固不可破的水面突然摇晃起了强大的波动,水波纹不断的朝着外边扩散而去,随之越散越开。

而这个时候,看似稳固的平行空间,也在摇晃之中,仿佛过不了多久,这里就会坍塌一般。

顾子琛嘴角渐渐勾起,果然,和他猜想的一样。

眼见着有了效果,他手里的拳头也不再犹豫,一拳比一拳有力量,狠狠的打在了水面上。

水面的波纹越扩越大,突然之间,顾子琛脚底下所踩着的水面突然裂开,犹如被打碎的玻璃一般。

死水的水面上爬满了无数的裂缝,在顾子琛最后一拳头落下之余,砰地一声,无数的裂缝在一瞬间炸开。

脚底下很快就露出了一个大洞,而蹲在水面上的顾子琛像是一瞬间失去了悬浮力,整个人都掉进了水里。

此时的死水不再有悬浮力,反而是将人拖入到了深不见底的深水之中。

小三圈波动,大三圈波动在一瞬间完成,紧接着,一道红色的光芒在水底下闪烁而过。

顾子琛在漆黑的死水之中睁开了双眼,随后立即朝着深不见底的水里游去。

就在红色的光芒朝着他的前面一闪而过的时候,顾子琛突然之间伸出手,紧紧的抓住了那带着强大力量的红色光芒。

他的内心有一种直觉仿佛在告诉着他,这个力量,一定能将他给带回现实生活之中去!

红色光芒突然被顾子琛抓住,随后闪耀出了强大的光芒,一瞬间,漆黑的深水被无数的红光代替。

顾子琛几乎是睁不开眼睛,本能的伸出手挡在了眼睛所在的位置。

就在这个时候,秦御凯整个人都趴在了书桌上,额头跳出青筋,突然朝着桌面大吼了一声。

就在那么一瞬间的功夫里,他的眼里一闪而过一道红色的光芒,一股强大到凝结了空气几秒钟的力量也瞬间倾泻了出来。

雪狼小白感觉到这股强大的力量,立即回头:这股强大的力量!

突然,秦御凯的头顶处突然裂开了一个大洞,一个身影朝着他身上砸落了下来。

出于本能反应,秦御凯伸出了双臂,以公主抱的形式接住了从天而降的男人。

他微微一顿,额头上布满了虚汗,脸色苍白,看起来十分虚弱的样子。

等到他看清楚怀里的男人时,他才整个人愣住:“顾子琛?”

秦御凯还没来得及理清楚这里面的情况时,他就已经连同顾子琛一起晕倒在了地上。

此时的顾子琛也是昏迷着的,晕倒在地上,两人倒在一起。

小白一步步缓缓的走到了秦御凯和顾子琛的身边,借助着月光,她再次从雪狼的形式转换成了人形的样子。

她随意的拉扯过了沙发上的毛毯,这才裹在了身上,随后蹲在了秦御凯和顾子琛的身边,仔细的打量了一眼面前的两个男人。

“刚刚散发出的强大力量,是从谁的身上散发出来的?”

虽然那个力量只有短短几秒钟的时间,但是,她还是第一时间就扑捉到了。

正当小白正在思考的时候,突然,一只手拍在了她的肩膀上。

小白的眼睛陡然之间染上了如同雪花一般晶体漂亮的白色,随后手朝着身后打去,眼里尽是警惕:“谁!”

身后的女人往后跃步后退了好几步,发出了阴森森的笑声:“别紧张,是我。”

小白缓缓站起,这才收起了攻击的形态:“你怎么来了?”

只见小白的身后站着一个看似娇小的女人,女人看起来只有一米六的样子,留着一头长发,圆乎乎的脸蛋看起来格外的招人疼爱。

这个女人就是暂住在黎家的林雨甜。

在漆黑的房间里,能够看到的是,林雨甜的模样却不同于白日里那可怜兮兮,招人疼爱的模样。

此时她的眼瞳之中,正在闪烁着绿幽幽的光芒,无可流动的眼睑看起来更是让人不敢去和她对视。

这双眼睛,简直就和眼镜蛇的眼睛一模一样,光是对上,就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停止的流动,温度一瞬间凝固了下来。

林雨甜轻笑着一步步上前,随后蹲在了顾子琛的面前,她冰冷的如同冰块一般的手轻轻拂上了顾子琛的英俊的脸庞。

“我来,当然是来找他的。”

小白环着双臂,冷哼一声:“怎么?这就是你这一次任务的对象?”

如果您觉得《萌宝助阵,甜妻翻身记》还不错的话,请粘贴以下网址分享给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谢谢支持!

萌宝助阵,甜妻翻身记小说章节试读,(十)真龙十八式章节阅读。《第两千零二十七章 平行空间轰塌》出自猫小咪的小说《萌宝助阵,甜妻翻身记》,《萌宝助阵,甜妻翻身记》无错版章节《第两千零二十七章 平行空间轰塌》免费阅读就到在线小说网。

实星光对萌宝助阵,甜妻翻身记点评:主题凝炼,集中,议论深刻,有力,震撼人心.情节生动,文章有波澜,读起来深受教益.全文结构紧凑,完整,文笔也较流畅.重力推荐阅读!

童话村小说推荐文案试阅读《(十)真龙十八式》我所厌倦的江湖

“朕没事,刺客被朕打跑了,你们都退下吧。把这些尸体处理掉,顺便,让财政处给他们每个人的家属发五百两黄金作为抚恤金。”

“五百两黄金?!”

这些刚赶到的侍卫一个个开始惊呼。五百两黄金,这是是什么概念,他们每一个人干一辈子侍卫或许都赚不了这么多。

“是,陛下!”

……

“大将军,陛下没事。说是刺客让他打跑了。”刚才那个带头侍卫来到了段弑天的将军府。

段弑天让他退下。

“妈的,看来那个老家伙身体并不是如传言那样,已经病危。”

段弑天对旁边的中年男子道。

“是啊,我说过,他不可能这么容易死掉,弑天兄,看来我们还不能着急。”

“嗯,既然他还能活上一段时间,接下来咱们把全部注意力放在段锋那个小屁孩身上,老家伙肯定是要把皇位传给他。咱们一定得在老家伙驾崩之前杀掉他,到时候……哼哼,老家伙没有其它子嗣,唯有我段弑天才最有资格坐上皇位。”

……

……

正当黄昏之际,越国边界处那条小河河滩边。段心觉得是时候该离开了。

“师傅,真的要走了吗?”李世民扯着他的衣服,十分不舍的看着他,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段心捏了捏他的鼻子,打趣道:“真没想到,你小子也有苦鼻涕的时候,我可是头一次见,真新鲜。”

“师傅,我真的好舍不得你。”李世民直接一把抱住段心的腰。

“段小兄弟,你真的要离开吗?”李世民他父亲问道。

“是啊,大伯。这些年,真的很感谢您,让我体验到了真正安静幸福的生活。说实话,我很舍不得离开。这样的生活,我巴不得一辈子都这样。但是现在是真的不行了,我还是要走的,还有好多事在等着我去做。”

“嗯,我能理解,像你这样不凡的年轻人,怎能一直屈居在这里。外边才是你遨游的江河。只是听大伯一句话,要是遇到什么不善的人,打得过,咱不能下死手,要留情。打不过,咱就跑,聪明些。做人啊,得圆滑一些,不能锋芒毕露。”

“知道了,大伯,我会注意的。”

段心放开了李世民,叮嘱道:“世民,一定记住师傅教你的道理。还有那本《梦幻无极》和《易筋经》,千万不能让其它人知道,否则会招来杀身之祸。”

李世民抹了一把鼻涕。“我知道,师傅,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将来有一天,我要改变这个世界,铲除那些贪官污吏,还世间一片清明。”

段心溺爱的摸了摸他的头:“好样的,一定要记住我说的话。千万不要走邪门歪道,将来,无论你面对多么残忍阴暗的事,一定不要忘了初心,要走正道。”

说完最后一句话,段心背上行囊,离开了。

两父子就这样看着他走远。

“你们回去吧!”已经走远的段心冲着两人大吼。

夕阳西下,离别人不再归家。

段心走着,感觉鼻头酸酸的。家,到底什么是家,三年来,或许那个大伯,那个小孩,那个河滩边的小木屋,就是他的家。

也不知走了多远,那种离别的忧愁才逐渐淡化。此时的他,并不是三年前那副清新爽朗的打扮,三年的时间里,他早已习惯穿着一件朴实的长衫,腰系一个酒囊。整个人看上去,不是很干净但却十分朴实,甚至连皮肤都比以前要黑了一些,头发也很随意的披着。与三年前俊美的模样比起来,完全不是一个样子。虽然平凡了一些,但却更加稳重了。

三年的时间里,由于喜欢回忆,他爱上了喝酒。在每一个不眠夜里,他想了很多,思考了很多,那些事,那些人,痛苦的,快乐的,一遍又一遍的去想。想得最多的是母亲和段若水,其次是段情和洛逍遥,之后才是那些痛苦的往事和仇恨的人。因为他总是有一种已经死过一次的感觉,所以他总喜欢回忆幸福快乐的事和身边最亲的人。他知道,不是自己变得懦弱了,而是更加成熟了,懂得珍惜和怀念,懂得了母亲在生前对自己说的一些道理。但是,他说过,错的始终是错的,有些事他还是要去做,也许是并未放下,也许是更加执着,但更多的却是厌倦。

步行两日后,他来到了越国一个名叫南阳的的小城市。现在正值午时,他在一家小酒馆吃饭,顺便把酒囊装满。突然间,大街上变得十分热闹起来,全部人都趴在地上,他听人们议论,仔细往街上一看,原来是越国皇帝来了。因为今天是一年一度的武圣节,越国皇帝领着臣子和民众去朝拜武圣皇的陵墓。段心仔细一想,竟然跟武圣皇有关,所以他也准备去前去瞧瞧。

一路跟着人群,走了差不多一个时辰,来到了一片空旷的草原。草原之上,一座无比宏伟的陵墓矗立着,陵墓呈雪白色,干净而又神圣。且不少人都在打扫陵墓,周围更是被无数士兵所围得水泄不通。

越国皇帝落轿后,接过随从的三柱香,径直走到陵墓前开始鞠躬,在场所有人全都跪下,包括士兵在内。为了不引起注意,段心也跪下了。

段心没想到,这武圣皇影响这么大,连当朝的越国天子都要对他朝拜。鞠完躬后,越国皇帝当场在陵墓前盘坐起来,一名白胡子法士在那里又挥拂尘又是大喊,听别人说,这是在祈福,段心缺觉得十分滑稽。

整片草原,人山人海,整整数万人,全都跪着,差不多半个时辰,朝拜仪式才举行完毕,越国皇帝才率人离开。

段心则一直停留在这里,没有离开。他想进这陵墓内看一看,因为这或许跟自己常做的那个关于武圣皇的梦有关,看看能否得到一些答案。

就这样一直等,一直等,直到半夜,其它人才走了个干净。段心才敢放心靠近陵墓。然后他开始在陵墓周围四处打量,但是发现好像并没有进入的通道。整座陵墓像一块大石头那样,连缝隙都没有。

“怎么办呢?”段心嘀咕着。

然后他走到陵墓正前方,也就是越国皇帝朝拜的位置。他下意识的用手抚摸一下陵墓的石壁。怎料,他将右手放到刻有墓铭志的石壁上的时候,手掌的轮廓居然冒起了金光。

“发生了什么?!”段心显得很疑问。他又将另一只手掌放上去,手掌周围的轮廓也冒起了金光。“难不成,这就能进去?”

果然,不出片刻,一道石门的轮廓突然呈现而出,同样散发着阵阵的金光。段心退后,那道石门开始慢慢打开。

“我去,这么神奇。”

石门彻底打开后,一条通道浮现在眼前,段心想都没想直接进去。然后外面的石门又自动合上,金光消失,整块墓铭志的石壁上连一点痕迹都没有,那道石门就像凭空浮现出一般。

段心走在漆黑的通道内,运转内力,让内力的光华来照亮通道。然后他就这样一直走着,十分的小心谨慎,他觉得,说不定就有什么机关。要是段心将内力的光华用来照明的事传出去,必定会引起武林一番震动,用内力来照明,那可真是太奢侈,连丹田十分强悍的武者持续输出内力也顶多只能持续几分钟便会内力枯竭,段心却整整坚持了半个时辰。

回归正题。段心一路走来,半个时辰后便到了陵墓最深处,令他没有想到的是,一路上一道机关都没有。这令他十分不解。

“难道,是个人都可以平安出入武圣皇的陵墓吗?没道理啊。”

到了陵墓最深处后,便不再是一片漆黑,而是一座金碧辉煌宫殿!甚至连地板都像是用一块块黄金铺垫而成!只见,九个巨大的柱子巍然矗立着,柱子上刻满了一条条活生生的龙!宫殿最深处则是一台*无比的阶梯,阶梯上有一把十分霸气、巨大的龙椅!龙椅上有一道碧玉砌成的棺材!这竟然是一座皇宫!

“我去!”段心也不禁一阵惊呼。这陵墓最深处竟是一座皇宫!

“武圣皇真厉害,这手笔!不愧为中原大地上的千古一帝!”

段心开始仔细打量宫殿,他很好奇光源是从哪里来的。外界都是一片漆黑,里面连一盏灯都没有却金碧辉煌,完全不符合常理。

“这真的太神奇了,到底是什么手段?”

段心打量了半天都没有发现光源是来自何处,然后目光聚集在了龙椅上的那道棺材上。他开始小心翼翼的靠近龙椅,缓慢的走上阶梯。走在阶梯上,他突然感到一种像是在登天一般的感觉,感觉很压抑,直到只剩下最后一步阶梯。段心吞了吞口水,原本意志和胆识都远胜常人的他,愣是感觉踏这阶梯有一种无形的压力,哪怕是他也感到不寒而栗。要是常人,别说登上阶梯,恐怕靠近阶梯都会被这种无形的威慑而吓得跪在地上。这是真正的帝王的威压,连万物也要伏倒在帝王的脚下,帝王的意志不允许忤逆!终于,他踏上了最后一步,来到了龙椅旁。突然,一种感觉突然浮现在他的心间,似乎有一种无形的力量在吸引他打开龙椅上的棺材。他情不自禁的用手抚摸了一下棺材盖。只感觉手感温润细腻,心想,果然是碧玉砌成的棺材。于是他深呼吸一口气,双手一用力。

“噌……”随着声响,段心使尽全身力气终于是将棺材打开!只是没想到的是,棺材里居然躺着一个“活生生的人”,不对,是一具保存得十分完好、胜似活人一般的尸体!段心看到他的脸后,直接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我的天!有没有搞错!”

棺材里躺着的尸体,竟与他梦中那个中年男子一模一样!甚至连穿的龙袍都一模一样!

然后他又努力回过神来敲打自己的脑袋,口中不停嘀咕道:“我是在做梦,在做梦,肯定是在做梦…这梦里出现的人怎么跑到了现实中……”

然后他发现敲打自己的脑袋感觉到了痛楚。

“原来不是梦。对,肯定是假的,是假的。我看错了,我看错了。”

于是他又起身看了眼棺材,一时间,瞳孔剧缩!“我的天!竟然是真的!”

然后他又开始围着棺材来回走动,以平复自己的心情。不是他过于激动,而是这件事对他来说的确太匪夷所思,这个世界怎么会出现这么神奇的事,几乎颠覆了他的人生观。要是其他人,没准会被直接吓晕过去。

终于,他安静下来后开始仔细回想那个梦境,回想在梦中武圣皇所说的每一句话。不管此时他接不接受这个情况,事实都已经摆在了眼前,不信也得信。

于是,他重新靠近了棺材,看着棺材里武圣皇的尸体,已经不再那么震惊。

“行,看来我不信也得信了,武圣皇帝,原来你真的是我的老祖宗。但是你也太厉害了吧,把部分意识炼在了血脉之中,这真的…你是怎么做到的?”

段心回过神来,又发现自己居然跟一具尸体对话,觉得自己被吓傻了。

突然间,他注意到了,武圣皇的双手中各种握有一本书。左手是一本叫做《真龙十八式》的书,听书名很像是武功秘籍。右手则是一个书盒,书盒上写着《武圣天书》。“《武圣天书》?”段心惶恐起来,他曾听洛逍遥说过,这可是一本惊天预言啊,说不定,这就是传说中的最后一本。于是他伸出手去拿,但是发现,这武圣天书居然只是一个空书盒,里面的书不见了。

“难道有人来过?”

“哦,我知道了,逍遥曾给我讲过,一个名叫段天涯的家伙因为叛乱被越国皇帝所擒,然后才导致武圣天书四处分散。说不定就是这个家伙进入陵墓带走了天书。”

然后他又伸手拿起了那本《真龙十八式》,发现,这本书居然沉如磐石。“我去,这是铁做的吧。可是,为什么他又不拿走这本书呢?”

段心打量着书,发现怎么也打不开。直到此刻他才注意到了武圣皇的尸体是完好无损,如同活人一般的。

“哇,这武圣皇的尸体至少也有几百年了,为什么到现在还不腐化?”

“难道,是这道碧玉棺材?”

他开始再次伸手抚摸棺材外部,仍然是温润而细腻,连手掌的肌肤都有一种变得柔滑的感觉。“肯定是这样。”

“这碧玉肯定是绝世宝物,竟能保尸体不腐。”

突然间,他灵机一动,突然有一个很奇怪的想法。

“说不定,我可以将棺材也搬出去,把母亲的尸体装到里面。”

但很快又打消了这个奇怪的想法。

“算了,这武圣皇我可得罪不起,怎么敢抄人家的棺材。万一再跑到我梦中来吓我,那可就真的不好了。”

于是他合上棺材盖。在一旁研究那本像是用铁铸的《真龙十八式》。

可是,无论他怎么用力都打不开这本书。

“我就不信了!”

他使劲咬牙,双手泛起光华,想要用内力打开它。但是这本书仍旧是纹丝不动,合得很紧。他仍然坚持着,丝毫没有放弃的想法。搬了差不多整整半个时辰,直到此刻,连手指的皮都磨破了,血也流在了书上。令段心没想到的是,当他手指上的鲜血流在了书上后,整个书泛起一阵金光。然后它自动打开了,更神奇的是,书中的文字竟然浮现在了空中,呈现出一个个金灿灿古朴的文字,几十个,几百个,甚至是上千个,如同一道光幕浮现在空中。段心开始用心铭记,将一个个文字全都不落的记在了心中。片刻后,光幕消失,铁书突然自动化为了灰烬,如同凭空消失一般。

段心不管那么多,直接盘膝在地,按照脑海里的文字开始修炼。开篇的几句话介绍了,《真龙十八式》乃是武圣皇一生所创的最强功法,只有其嫡系血脉返祖的后人才能修炼,并且天生与其血脉的天赋契合,修炼后,将会抹除修炼者之前所学的所有其其它功法的内力。

段心看完介绍后睁开了眼睛,自语道:“倘若我修炼这《真龙十八式》,《梦幻无极》的内力会被完全抹除。可是,按道理说,这《真龙十八式》应该更强于《梦幻无极》。那行,就这样吧。”

于是段心开始仔细修炼起来。按照脑海里的古字,开始重新运行新的穴位连接方式。果然如此,段心刚一入门,梦幻无极在丹田中的内力开始逐渐消失,段心有种突然精气神都跌落的感觉,一时间竟满头大汗,脸色苍白。突然失去一身的内力,这种精气神跌落万丈的感觉,要是其它人,恐怕会当场因为极度不适而晕厥过去。好在段心的体质强横无比,才承受住了这种感觉。

《真龙十八式》:

自夏朝开创以来,唯天下第一掌法,不仅传承了武圣皇霸刚猛道的皇道气质,更是结合了百家武学之长,注入了《易经》的道所创。虽招式仅限十八招,但招招皆无敌,天下少有人能抗衡。

武技招式:

第一式:亢龙有悔。精要:击敌三分,留力七分。

第二式、飞龙在天。精要:居高下击,威力奇大

第三式、见龙在田。精要:敌来则挡,敌不至则消于无形。

第四式、鸿渐于陆。精要:掌行于上,先天不败。

第五式、浅龙勿用。精要:收力聚气,待时而发。

第六式、利涉大川。精要:我心无敌,万法皆破。

第七式、神龙摆尾。精要…

……

……

第十八式、君临天下。精要:帝道唯尊,天下皆臣。

然后,逐渐逐渐,按照新的运气方式修炼后,丹田内开始有了一股暖流,新的内力开始逐渐注入。一时间,竟令他全身上下精神得一阵哆嗦,似乎每个细胞都活跃了起来。内心不禁想道:“果然如此,这《真龙十八式》与我的血脉十分契合,才不过练到第一层便有一种曾经将《梦幻无极》练到第八层后才会有的愉悦感。”

然后,时间过去了大概四五个时辰,段心才睁开了眼睛。此刻的他满头大汗,口中道:“这《真龙十八式》真是难练。”

是的,就算天赋强如他段心,过去了这么长时间,也只是将其练到了第五层“浅龙勿用”而已,而且已经是他的极限了。其穴位走位方式,堪称难度逆天,一道气便要走五十次小周天、一百八十个穴位以上。而在武林上算得上是绝顶功法的《梦幻无极》最多,一道气也不过走五次小周天、二三十个穴位。

起身后,他先仔细感受一下内力的纯厚度。然后双掌一伸,平齐向上,一道道金黄色的内力开始从掌中溢出。再双手一划,向前一推,一道龙型的真气脱掌而出。“咚!”的一声,宫殿的墙壁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痕迹。

“好掌法,果然是刚猛之极。”

“咦?梦幻无极的心法我还记得,倘若我再重修梦幻无极,岂不是刚柔并济?……嗯,以梦幻无极为辅功,借其包容万象,变化多端的特点来修真龙十八式,绝对会有意想不到的结果。只是…万一我走火入魔了,那可就糟了。”

“不行,一定得试一下,我有易筋经打下的基础,筋脉和丹田的强度都很可观,就算出现真气相斥,也能抵抗得住。”

于是他再次盘膝而坐,闭目凝神开始重修梦幻无极。片刻后,他的脸色显得极为痛苦,满头大汗。脸色一会儿白,一会儿绿一会儿红,一会儿黄。“兹兹兹”的内力盘旋声在他的体内响起,正在丹田内发生着强烈碰撞。

然后,他开始进入了一种幻象,四周的环境一会儿呈冰天雪地,一会儿呈夏日炎炎、一会儿又呈秋风瑟瑟、一会儿又呈满园春色

…………

终于是熬过了这一痛苦的过程。段心收功睁开了眼睛。“虽然没能彻底做到将梦幻无极的精髓练进真龙十八式中,但却让我对内修功法又有了一个新的认识。原来,天下武功,除却武技的套路之外,内功皆行一路,穴位的连接如同一道道桥梁一般,走过桥梁,走到最后都是同一个点。而那个点就是我,就是自我,本我。”

段心再次进入沉思之中。

“《真龙十八式》集百家武学之长,又引入《易经》的道。武圣皇真是相当了不起,将武功与道结合,真不知他当年强到了何种程度,达到了何种境界。梦幻无极竟是连做为辅功的资格都没有,因为梦幻无极的精髓已经被其所包纳了。后面的第十二式:损则有孚,便是大缺与大圆满的表现,与梦幻无极的精髓是一致的。整部内功的精髓便被《真龙十八式》的一招一式所包纳了。这…我还以为这只是一本比较强的武功秘籍,现在才发现,这简直就是一本天书啊。传说中,少林包含万千玄妙的《般若经》也不过如此吧。”

注:

江湖有三大奇经。《般若经》《鸿蒙经》《太阴真经》,几乎江湖上所有的绝顶功法都是衍生于这几部经书。《鸿蒙经》是道教至尊宝典,《太阴真经》是截教的至尊宝典。《般若经》是佛家的不传经书。其中,最为神秘的《般若经》被传为三大奇经之首,由少林祖师,达摩大师一人独创。其中为人知的《易筋经》和《通神诀》便是绝对的奇书,虽说都不是武功秘籍,但却是有更神奇的功效。《易筋经》能帮人改变体质根骨,拥有罕见天赋。《通神诀》能提高人的悟性,让人顿悟突破,几乎可以解决所有内功心法的瓶颈。但是这本《通神诀》在江湖上已经失传了有数百年,没有任何人知道下落。只有《易筋经》还在流传在江湖上。

至于《鸿蒙经》,其中无极门创始人紫阳真人便是观《鸿蒙经》有感而创出《梦幻无极》,唐门的《战神四象诀》也是由唐门初始人观《鸿蒙经》才创立的功法。还有《先天归元功》《天圣诀》等等。

《太阴真经》,武圣皇观其后有感而创出《天女散花》,《寂灭魔功》便是直接源于其中的武功。可见这三本书有多宝贵。

段心起身,找一个角落,先解一个小手。又对着武圣皇的棺材行了一个跪拜大礼才离去。

仍然是从原路返回,“唰…”石门再次打开,他一脚踏出,石门再次闭合,仍然是不留下一丝痕迹。段心只感觉,此次的经历颇为不凡,而关于那个梦境,他也确信了是事实,武圣皇的确是有一个使命让他去完成。而自己也算是继承了他的传承。想着想着,他不禁有一种大梦初醒的感觉,感觉之前所发生的一切神奇事情都不像是真的,甚至他都开始不再质疑那些小说里写的荒诞故事,比如古人们可以飞天遁地,只手摘星,甚至可以长生不老。但是很快他又抹杀掉这种想法,强如武圣皇,能有将部分意识炼化进血脉这等堪称奇迹的手段也逃不过时间的腐蚀,逝去在历史的长河之中。只能说,那些上古的修炼者或许真的将武功练到了一个至高的境界,但是也无法拥有逆天的能力。因为练武本身就是一件强健身体,开发身体潜能的事,对于痴迷于武道的修炼者来说,或许这也是一件探索人体奇妙能力的过程。令人沉迷无法自拔,因为人体就像一个没有极限的宝藏一样,而练武者就是在开发这些宝藏,所以对于武功来说,没有最高,只有更高。对于武道说,没有尽头,只有更远。

段心自问,练武的确是会让自己拥有无比强大的能力,这让人无法拒绝。但是,真正对他来说,这只是一件可以让他做事情简单快捷的方式,他真的讨厌杀戮,讨厌阴谋,讨厌背叛。其实如果可以,他愿意做一个平凡人,过着平凡而又安宁的生活,但是现在还不行,因为有的事还要等着他去做。他只能变得更强,能力越强,做事便越简单。

直到此刻,赶来救援的侍卫才到。

“陛下,您没事吧?”带头的侍卫恭敬道。

伤不悔叹了口气,看了一眼段千里,段千里点头同意。于是她开始缓缓道来。

“或许,当全天下都误会他的时候,只有我一个人知道实情。从最开始就知道,从他抛弃了白柳依也就是段心的母亲时候,我就知道。虽然他这人除了武功厉害之外,人品确不怎么样,但是错也不能全怪他。段心的死只是一个意外,当年……”

……

然后他起身走出门外看着遍地的侍卫尸体,他不是不在乎这些侍卫,也不是不在乎段家。他只是在想,或许是吧,是应该死一些人……或许最该死的是自己。

“这江山我段千里拿来有什么用么?光复大夏,呵呵,武圣皇,我的老祖宗,你跟我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啊…费尽心思,不顾一切…咳咳……如果心儿,你还在就好了…”

他乱了,他感觉自己很乱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他只是感觉,他真的快要死了,只觉得,除了遗憾和愧疚,他什么都没有留下。

……

“若水,随姐姐离开吧。要不然,外面那么多尸体被人发现,我们就走不了了!”

段若水不为所动。

听完伤不悔的一席话后,段若水震惊得无以加复。她并不质疑伤不悔的话,就算是全天下的人说这些她也不会完全相信,但伤不悔是她在这个世界上仅有的最亲的人。于是她很快平静下来,然后十分讽刺的看了一眼段千里,同时对他说出了一句:“懦夫!”便随伤不悔离开。

待两人离去后,段千里坐在床上,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口中还溢出了鲜血。直到此时此刻,再次提及段心,仍然是他一生中最大的遗憾,抹之不去的愧疚,以至于成为心病,一直折磨着他。本来听了段浪的一席话令他抱有一丝希望,开始派人四处寻找段心的下落,但是都无功而返。所以现在,对他来说,段心死了,真的死了…再也回不来了…

“那是有些事的内情你不知道,快跟我走!”伤不悔执意要带她离去。

“不!今天你要么把话说清楚,要么,不是他死,就是我死!”

段弑天大笑了一声,对身旁穿着暗蓝色长衫的中年男子道:“成哥,这也许是个机会。”

“这可不一定,段千里是何人,就算是他迟暮病重之际,那人也不一定能杀死他。”

“好了,快感谢你段伯伯大人有大量,你杀了段家那么多人他都没有对你下手。”

“什么?!”段若水不可思议的看着伤不悔。

“姐姐,你看清楚了,就是他,就是他,他是害死段心哥哥的主谋!你还说他大人有大量?!”

“难道你杀的人还不够多吗?!你到底要怎样?!”伤不悔开始呵斥她。

段若水不语,不想对她生气。

“报,将军,刚才我听见有其它侍卫说,陛下遇刺了,寝宫外边的大内侍卫全都被人杀死。”

“嗯?我就知道,那个人一定会去杀老家伙。现在,听我命令,让那些去救援的侍卫晚一点赶到!”

小头领迟钝了一下:“是,将军!”随即离去。

(十)真龙十八式精彩评论

第两千零二十七章平行空间轰塌

顾子琛蹲在具有悬浮力的死水上面,摊开的掌心紧紧的贴在了死水上,似乎是在感觉着它的水纹波动。

一阵阵,缓缓交替而来。

死水的波动带有一定的规律性,一圈圈的扩散。

顾子琛突然半眯着眼,似乎是察觉到了死水的波动规矩:小三圈波动,大三圈波动。

掌握住了规律的顾子琛这才发现,每当小三圈波动,大三圈波动之后,死水下就会闪过一道微弱的红光。

顾子琛能够感应到的是,那道红光是藏不住的强大力量!

也许是因为他是异能拥有者的原因,所以,他能感觉到死水下面的力量。

“也许,这是唯一的突破口。”

他双目渐渐闭上,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冷静下来之后的他,大脑变得逐渐清晰。

死水坚固无可破,伸直具有强大的悬浮力,保证他能够像站在陆地一样站在水面上,甚至他无法达到死水的下面去,打不破死水。

但是,既然规律在这里的话,就一定会有漏洞,任何的设计都不会是最完美的存在。

小三圈波动,大三圈波动,之后便是红光闪烁!

顾子琛的眼里突然闪耀出了惊喜的光芒,也许,小三圈波动,大三圈波动之后的那道红光,就是他离开这个平行空间的唯一办法!

这么想着,他就收起了所有的思绪,蹲在面前的死水上,仔细的感受着死水的每一次规律波动。

在来回失败了几次之后,顾子琛终于是抓住了规律,在波动之后,红光刚露出丝丝红色边角的时候,他猛然之间举起了手里的拳头,狠狠的朝着脚底下的死水打了过去。

一拳头落下,死水本坚固不可破的水面突然摇晃起了强大的波动,水波纹不断的朝着外边扩散而去,随之越散越开。

而这个时候,看似稳固的平行空间,也在摇晃之中,仿佛过不了多久,这里就会坍塌一般。

顾子琛嘴角渐渐勾起,果然,和他猜想的一样。

眼见着有了效果,他手里的拳头也不再犹豫,一拳比一拳有力量,狠狠的打在了水面上。

水面的波纹越扩越大,突然之间,顾子琛脚底下所踩着的水面突然裂开,犹如被打碎的玻璃一般。

死水的水面上爬满了无数的裂缝,在顾子琛最后一拳头落下之余,砰地一声,无数的裂缝在一瞬间炸开。

脚底下很快就露出了一个大洞,而蹲在水面上的顾子琛像是一瞬间失去了悬浮力,整个人都掉进了水里。

此时的死水不再有悬浮力,反而是将人拖入到了深不见底的深水之中。

小三圈波动,大三圈波动在一瞬间完成,紧接着,一道红色的光芒在水底下闪烁而过。

顾子琛在漆黑的死水之中睁开了双眼,随后立即朝着深不见底的水里游去。

就在红色的光芒朝着他的前面一闪而过的时候,顾子琛突然之间伸出手,紧紧的抓住了那带着强大力量的红色光芒。

他的内心有一种直觉仿佛在告诉着他,这个力量,一定能将他给带回现实生活之中去!

红色光芒突然被顾子琛抓住,随后闪耀出了强大的光芒,一瞬间,漆黑的深水被无数的红光代替。

顾子琛几乎是睁不开眼睛,本能的伸出手挡在了眼睛所在的位置。

就在这个时候,秦御凯整个人都趴在了书桌上,额头跳出青筋,突然朝着桌面大吼了一声。

就在那么一瞬间的功夫里,他的眼里一闪而过一道红色的光芒,一股强大到凝结了空气几秒钟的力量也瞬间倾泻了出来。

雪狼小白感觉到这股强大的力量,立即回头:这股强大的力量!

突然,秦御凯的头顶处突然裂开了一个大洞,一个身影朝着他身上砸落了下来。

出于本能反应,秦御凯伸出了双臂,以公主抱的形式接住了从天而降的男人。

他微微一顿,额头上布满了虚汗,脸色苍白,看起来十分虚弱的样子。

等到他看清楚怀里的男人时,他才整个人愣住:“顾子琛?”

秦御凯还没来得及理清楚这里面的情况时,他就已经连同顾子琛一起晕倒在了地上。

此时的顾子琛也是昏迷着的,晕倒在地上,两人倒在一起。

小白一步步缓缓的走到了秦御凯和顾子琛的身边,借助着月光,她再次从雪狼的形式转换成了人形的样子。

她随意的拉扯过了沙发上的毛毯,这才裹在了身上,随后蹲在了秦御凯和顾子琛的身边,仔细的打量了一眼面前的两个男人。

“刚刚散发出的强大力量,是从谁的身上散发出来的?”

虽然那个力量只有短短几秒钟的时间,但是,她还是第一时间就扑捉到了。

正当小白正在思考的时候,突然,一只手拍在了她的肩膀上。

小白的眼睛陡然之间染上了如同雪花一般晶体漂亮的白色,随后手朝着身后打去,眼里尽是警惕:“谁!”

身后的女人往后跃步后退了好几步,发出了阴森森的笑声:“别紧张,是我。”

小白缓缓站起,这才收起了攻击的形态:“你怎么来了?”

只见小白的身后站着一个看似娇小的女人,女人看起来只有一米六的样子,留着一头长发,圆乎乎的脸蛋看起来格外的招人疼爱。

这个女人就是暂住在黎家的林雨甜。

在漆黑的房间里,能够看到的是,林雨甜的模样却不同于白日里那可怜兮兮,招人疼爱的模样。

此时她的眼瞳之中,正在闪烁着绿幽幽的光芒,无可流动的眼睑看起来更是让人不敢去和她对视。

这双眼睛,简直就和眼镜蛇的眼睛一模一样,光是对上,就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停止的流动,温度一瞬间凝固了下来。

林雨甜轻笑着一步步上前,随后蹲在了顾子琛的面前,她冰冷的如同冰块一般的手轻轻拂上了顾子琛的英俊的脸庞。

“我来,当然是来找他的。”

小白环着双臂,冷哼一声:“怎么?这就是你这一次任务的对象?”

如果您觉得《萌宝助阵,甜妻翻身记》还不错的话,请粘贴以下网址分享给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谢谢支持!

看了萌宝助阵,甜妻翻身记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童话村小说。

萌宝助阵,甜妻翻身记状态:连载中作者:佚名全文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