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曹雲金同為前弟子,他與郭德綱薑昆都交好,相聲團體比德雲社牛

初秋的天气日渐转凉,娱乐圈却才刚刚进入八卦与撕逼齐飞的盛夏。这边儿演艺界一波未平,那边儿曲艺界一波又起,先是王宝强,接着曹云金,两条长微博承包了八月下九月上所有的热搜词汇与头版头条:

乐坏了卓伟,累疯了媒体

德系向来不排斥搞大新闻

与曹云金同为前弟子,他与郭德纲姜昆都交好,相声团体比德云社牛

有人说,曹云金、郭德纲的师徒纠纷没有赢家。这话没毛病。只不过在铺天盖地的舆论轰炸之下,真正的输家也同样遭到了忽视。无论事件最终会以怎样丑陋的方式收场,唯独它是输得丢盔弃甲、颜面无存。

也许你已经猜到了,我想说的正是:相声艺术

与曹云金同为前弟子,他与郭德纲姜昆都交好,相声团体比德云社牛

自祖师爷张三禄开创相声至今,这门艺术已经风风雨雨跨越近两个世纪屹立不倒。

然而近几年来,相声似乎跌进了史上最黑暗的泥潭。面对现代网络与快餐式文化的发展,再加上各种全新艺术形式的冲击,相声依赖剧场、创新困难、门槛偏高等局限性被无限放大,在观众心目中的地位早已大不如前。

春晚舞台,就是最好的证明:

与曹云金同为前弟子,他与郭德纲姜昆都交好,相声团体比德云社牛

相比外患,问题更大的还是内忧。行业不景气意味着从业人员流失,人员流失再加上新鲜血液供给不足,就意味着整个行业的青黄不接,这是个恶性循环。转投小品、影视剧、综艺节目甚至商业活动的相声演员大有人在,真正靠着说相声守住饭碗的,屈指可数。

因主持《今晚80后脱口秀》走红的“小王爷”王自建

与曹云金同为前弟子,他与郭德纲姜昆都交好,相声团体比德云社牛

真正伤及相声筋骨的,还是公众形象急剧恶化。郭、曹事件之前,各门各派已然丑闻不断、撕逼不止,老一辈艺术家积累的名望跌至冰点。

当相声真正失去民心的时候,大概就真的离灭亡不远了。

你们是我的衣食父母。——郭德纲

耳熟能详的一句话,如今听来竟略感刺耳

与曹云金同为前弟子,他与郭德纲姜昆都交好,相声团体比德云社牛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

每一位站出来捍卫相声的演员,都显得弥足珍贵。

新生代相声演员里,

岳云鹏成功的完成了曲线救国,他算是其中一位。

但今天想说的并不是岳云鹏,而是与岳云鹏走着相同的路,却比岳云鹏走得更远的另一位八零后相声人——

高晓攀

岳云鹏和高晓攀,是一条船上的两名水手

与曹云金同为前弟子,他与郭德纲姜昆都交好,相声团体比德云社牛

大多数人第一次知道高晓攀,可能是通过去年播出的《欢乐喜剧人》。

在当时,高晓攀无论名气或资历似乎都欠着火候,他补位加盟的消息一经公布,质疑与唱衰不绝于耳。

高晓攀是以炮灰姿态登陆《欢乐喜剧人》

与曹云金同为前弟子,他与郭德纲姜昆都交好,相声团体比德云社牛

事实上,由高晓攀执掌的八零后相声团体“嘻哈包袱铺”早已在京城称霸一方。

而在参加节目时,“嘻哈”才刚刚完成A轮融资,成为业内首家融资成功的相声团体。

在此之前,就连德云社都没能做到。

高晓攀:韬光养晦,亦或是不擅长自我营销?

与曹云金同为前弟子,他与郭德纲姜昆都交好,相声团体比德云社牛

既然要说高晓攀,那就要从他的奋斗经历开始说起。八岁跟随冯宝华先生学艺,其后拜冯春岭先生为师,用高晓攀本人的话来说就是:我是听着相声长大的,我这辈子就该说相声。

旁听相声的高晓攀

与曹云金同为前弟子,他与郭德纲姜昆都交好,相声团体比德云社牛

直到2003年,高晓攀首次创建相声青年剧团,那一年他18岁,中国戏曲学院的在校生,不成熟的想法,不丰满的腰包,只有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勇气,结果是败给了现实。

刚刚开始北漂的高晓攀

与曹云金同为前弟子,他与郭德纲姜昆都交好,相声团体比德云社牛

这之后的五年时间,大学毕业的高晓攀陷入了漫长迷茫期。为了维持生计,他辗转做过婚礼司仪、主持人、衣店售货员、推销员、油漆工等,还曾经在德云社呆过一阵子。相声梦想近在咫尺,又遥不可及。

串场主持的高晓攀,曾与邓紫棋自拍合照

与曹云金同为前弟子,他与郭德纲姜昆都交好,相声团体比德云社牛

经过现实的磨砺与阅历的积累,2008年5月,高晓攀再次创办相声团体“嘻哈包袱铺”。

初期由于宣传经费紧张,他与带着团队白天跑宣传、晚上忙排练,宣传手段则是最寒酸的走上街头发传单、论坛灌水刷帖子,如此玩命的奋斗终于让他第一次尝到了甜头。

高晓攀和“嘻哈”的事迹登上报纸

与曹云金同为前弟子,他与郭德纲姜昆都交好,相声团体比德云社牛

“嘻哈包袱铺”的走红势头一发不可收拾,甚至可以与“德云社”、“周末相声俱乐部”两大老牌喜剧团体鼎足而三,在北京拥有四家演出剧场。 —— 京城某报纸

演艺界人士一旦做了老板,基本都会开始考虑退居幕后,并伴随时间流逝距离舞台和观众也越来越远。大概是多年北漂社会经历让高晓攀更明白自己需要什么。于是他逆流而上,年复一年地坚持剧场演出。

台上台下,高晓攀拥有多重身份

与曹云金同为前弟子,他与郭德纲姜昆都交好,相声团体比德云社牛

他甚至还把相声带出国门,带到了北美地区,在美国和加拿大制造出现象级的相声热潮。

高晓攀一度在北美爆红

与曹云金同为前弟子,他与郭德纲姜昆都交好,相声团体比德云社牛

他早已准备好迎接全国的观众,他缺少的只有曝光度,和一个契机。

没有人能永远背对镜头

与曹云金同为前弟子,他与郭德纲姜昆都交好,相声团体比德云社牛

得票率惨淡,登台的次数也不过寥寥四期,总决赛更是首轮就遭到淘汰出局,高晓攀的《欢乐喜剧人》之旅似乎失败透顶?恰恰相反,他获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功,说他是整个节目的最大赢家也丝毫不过分。

自媒体热度是最直观的体现

与曹云金同为前弟子,他与郭德纲姜昆都交好,相声团体比德云社牛

人们开始发现,这个长得还算不错的相声演员,竟然完全没有一个正常八零后年轻人的样子,举手投足倒像个斟词酌句的老先生,言辞间太过于淡定轻松,甚至....让人怀疑是假惺惺的照本宣科。

高晓攀是否真的不在乎名次?

与曹云金同为前弟子,他与郭德纲姜昆都交好,相声团体比德云社牛

不过几场演出看下来,高晓攀用作品证明了自己不是一副只说空话的花架子。

作为粉丝心目中的“八零后相声代言人”,他在可操作范围内绞尽脑汁努力为相声正名。

舞台上指挥彩排的高晓攀

与曹云金同为前弟子,他与郭德纲姜昆都交好,相声团体比德云社牛

初次登台的《兄弟别闹》是使用了与传统相声完全不同的“相声剧”模式,脱掉长袍马褂换上五颜六色的演出服,整部作品用紧跟网络潮流的快节奏对白进行衔接,并采用了“兄弟情”这一相对冷门的话题。这,是对相声的创新。

不吹不黑,《兄弟,别闹》是值得回味的作品

与曹云金同为前弟子,他与郭德纲姜昆都交好,相声团体比德云社牛

紧接着又是《有相有声》、《论捧逗》两部传统相声作品,无论是四十多人同台高诵相声祖训的震撼场面,还是利用电子屏与已故先师天人对话,高晓攀用两个完全不同的故事讲述他的传统艺术保护情怀。这,是对相声的继承。

这一刻,是想象力与情怀的交融

与曹云金同为前弟子,他与郭德纲姜昆都交好,相声团体比德云社牛

尤其是高晓攀与先师隔空对口的设计,像极了想起了周杰伦2013摩天轮演唱会时“复活”邓丽君那一幕:

曾多次获得奥斯卡殊荣的特效制作公司“数字王国”(Digital Domain3.0)是“虚拟邓丽君”的关键缔造者,据其管理层代表透露,“虚拟邓丽君”在台北的登台亮相只是实验性的第一步,未来还将为观众呈现更加完美的形象与表演。图为邓丽君“复活”与周杰伦合唱《红尘客栈》《千里之外》。

不同的艺术领域,同样的致敬经典

与曹云金同为前弟子,他与郭德纲姜昆都交好,相声团体比德云社牛

总决赛的《梨之园》被观众称为是:”应该登上春晚的作品”,这次高晓攀把快板、鼓曲、京剧等国宝级曲艺形式陆续搬上舞台,许多观众甚至被纯粹的艺术感染力打动,伴随着悠扬的背景音乐现场流下眼泪。这,是对相声的传承。

《梨之园》背景音乐:《相思赋予谁》

4 《相思赋予谁》 来自华语娱乐聚焦

《梨之园》大概是实验派相声的一种尝试

与曹云金同为前弟子,他与郭德纲姜昆都交好,相声团体比德云社牛

坐在舞台下看表演的姜昆也流泪了,对于高晓攀,他是这样评价的:

姜昆对高晓攀给予很高的评价

与曹云金同为前弟子,他与郭德纲姜昆都交好,相声团体比德云社牛

想让相声出名,没想到竟然依靠相声出名,高晓攀对于相声的未来还有更加长远的目标。之前曾说过相声有场地、题材、形式等方面的局限,高晓攀一直想打破的正是这层局限。他想让相声出现在更广阔的舞台。

他想把相声做成IP

娱乐行业IP当道

与曹云金同为前弟子,他与郭德纲姜昆都交好,相声团体比德云社牛

不过在高晓攀的眼里,当红IP都是空头支票,都是幌子。

作为有野心的男人,高晓攀对于自己的IP有更加长远的计划。

他真正想做的其实是一个成长型IP。

以下他在《哈弗商业评论》公开课中抛出的观点,事实上他也是这样去践行的:

在我看来,IP其实就是一个幌子,是资本市场的一个噱头。

当然我也不是一味地否定IP,看另外一个例子《变形金刚》。它从1984年一个动画片风靡世界之后,开始出玩具,到最后2009年出大电影,它一直是一个成长型IP。静下心来把握IP内容的精髓,精心把它打磨成不同的艺术形式,这样我们才能伴随它一直成长。

高晓攀出席《哈弗商业评论》公开课

与曹云金同为前弟子,他与郭德纲姜昆都交好,相声团体比德云社牛

仅仅半年时间,高晓攀就在话剧领域打响了他的IP第一仗。

他居然把自己参加《欢乐喜剧人》的首期作品《兄弟,别闹》进行了丰富与改编成,把二十分钟的相声剧改编成了两小时的话剧。

高晓攀《兄弟,别闹》话剧海报

与曹云金同为前弟子,他与郭德纲姜昆都交好,相声团体比德云社牛

话剧是他尝试相声IP的敲门砖,高晓攀就倾注了所有心血。

虽然不是话剧的主要编剧,但高晓攀仍然做到事必躬亲。当深夜磨台词、改剧本变成家常便饭,高晓攀就像一个焦躁的父亲,对这个孕育期的“成长型IP”放不下心。

深夜创作中的高晓攀

与曹云金同为前弟子,他与郭德纲姜昆都交好,相声团体比德云社牛

影视演员为角色减重不是稀罕事,相声演员为演话剧减重恐怕是头一遭。《兄弟别闹》立项的第一天,高晓攀走进了健身房进行减脂塑形,他说“我不想让别人看到一个肿胀的青春”。

人们称他是“相声界颜值担当”,这身材你又能打几分?

与曹云金同为前弟子,他与郭德纲姜昆都交好,相声团体比德云社牛

然后,不撞南墙不回头的高晓攀又成功了。

《兄弟,别闹》首演就取得了爆棚的票房和口碑,笑中带泪、赢在细节,相声剧版《兄弟,别闹》的那段经典台词同样加分不少:

兄弟就是我不困你也别想睡的人

兄弟就是他吃饱了还会陪你吃一顿的人

兄弟就是别人恭维你敢变成毒舌泼你冷水的人

兄弟就是你有难了敢为你两肋插刀的人

兄弟就是你喝多了痛哭不觉得尴尬的人

兄弟就是你看完了他们的故事第一个想起的人

最真实生活故事往往最能刺痛内心的柔软

与曹云金同为前弟子,他与郭德纲姜昆都交好,相声团体比德云社牛

与曹云金同为前弟子,他与郭德纲姜昆都交好,相声团体比德云社牛

未做过多停留,高晓攀迅速投入了电影版《兄弟,别闹》的筹备期,这是第一部改编自相声的影视作品。也许是它对于高晓攀太过重要,杀青截止目前,尚未向外界透露太多信息。

《兄弟,别闹》电影,或许能让高晓攀放开手脚大干一场

与曹云金同为前弟子,他与郭德纲姜昆都交好,相声团体比德云社牛

只有在高晓攀前几天的长微博中,才能看到他按捺不住的兴奋与激动。

他扬言要做中国最好的喜剧。

高晓攀发布名为“剑已出鞘,何必收回”的长微博

与曹云金同为前弟子,他与郭德纲姜昆都交好,相声团体比德云社牛

做了这么多,高晓攀再也不是迷茫又着急的愣头青,他和他拥有的一切都在发生改变。

唯一不变的,是他还会坚持回到熟悉的剧场,穿上大褂摇起折扇,进行最纯粹的相声演出。

对一个热爱相声、热爱舞台艺术的人来说,死在舞台上是件多么幸福的事啊!记得一次演出后,我躺在小梨园的舞台上,不愿离开。抚摩着舞台,它平滑如水,又十分安静,我的心也安静了许多。那时候,我就在想,我要在这舞台上留下一些属于我的故事。那些舞台之外的不快乐又算得了什么?————高晓攀

嘻哈的重要演出,总能看到高晓攀的身影

与曹云金同为前弟子,他与郭德纲姜昆都交好,相声团体比德云社牛

这世上不存在某人有义务拯救相声,

身为观众的我们,

也没理由要求某人去拯救相声,

兵荒马乱的年代,

能够独善其身就已经自求多福了。

与曹云金同为前弟子,他与郭德纲姜昆都交好,相声团体比德云社牛

Finally

只是希望高晓攀还能再坚持久一点,

最好能再久一点:

更希望未来能有更多高晓攀们能够出现,

别让恶俗与守旧成了相声艺术的代名词。

电影资讯头条转载地址:http://toutiao.com/a6329144266031530242/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